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祭酒,咱那儿子,偏生不像我这般玩武,倒是对于夫子文章多有所得,早就听闻国子监名师辈出,咱粗略的识几个字,教不了什么,送与国子监,让你们多调教,多费心了!”
潘崇彻一脸的感慨,然后说道:“这小子若有什么顽劣,或者不听话,您就往死里打,只要打不死,什么都可!”
“天下最难父母心!”田晗闻言,这要是跟你一般无二,朝廷就得起疑了,又见其虽然有些粗鄙,但好歹有向文之心,他微微颔首,说道:
“贵公子一向聪慧,如今年岁还小,待过了几年,就可以去那科场,别的不提,一个秀才还是稳当的!”
“这便是大好了!”潘崇彻拍手大笑:“自从某领军作战以来,早期虽然屡次冲锋,悍勇杀敌,但后来身不由己,坐镇军中,就感觉,这浑身都不得劲,没有几个幕僚帮衬,就带不起兵来!”
盛世謀妃
“之后才晓得,兵一过万,光是后勤就难为死人,必须多读书识字不可,到了十万之数,没有一些孙子兵法,卫公兵法,这军就带不成!”
“所以,咱这才晓得,读书的重要性,这小子终究是要袭爵的,日后天下一统,多读书,也好列朝为官时不出差错,若还有战,这小子也能多带一些兵马,光耀门楣!”
“况且,这读书,才能知晓啥是忠义,军中这群浑小子们,随军学堂读了几个月,也越发的来事了,咱就觉得,读书是万分好的……”
“侯爷所言极是!”田晗嘴角扯了扯,他倒是不知,这个侯爷闲话竟然这般多,不过其向文之心倒是好,毕竟这乱世,尊重读书人的将领实在少些。
“哎呀,这饮酒过多,倒是有些碎言了,不知田祭酒有事否?我也得将歇了!”
潘崇彻摇了摇脑袋,仿佛喝多了一般。
“是这般道理!”田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这几日,宗庙不是迁移吗?宗法之制,乃朝廷根基,天下向道之心,岂能坐视不理……”
“咕噜,咕噜——”
这时,突然响起了呼噜声,田晗扭头一看,潘崇彻不知何时,竟然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呼噜震天响,就好像打雷一般。
“哎!”挥了挥衣袖,他多次想将其叫醒,但文人的操守,却让他难以举动,“罢了罢了——”
未來接收器 大秦騎兵
摇摇头,田晗只能无奈而走,又急又快,显然被气得不轻。
待其离开了府邸,潘崇彻立马就惊醒过来,连忙道:“快把大门关起来,就说咱饮酒过多,夜里着了风寒,这几日就不见客了!”
罪妾 塗山氏
“咱就知晓,半夜来的都没啥好事!”
潘崇彻思量着,他读书虽然不多,但也知晓文武殊途,他哪里玩得过这些文人的花花肠子,受其摆布,作为大唐首屈一指的将帅,他对于政治漩涡,一点也不敢掺和。
这几日来,朝廷的风向,政事堂早有耳闻,但却一直未曾言语。
寒煙翠 瓊瑤
即为宰相作为皇帝的亲近人,哪里不晓得其心思?
作为真正的政治家,他们对于礼法什么看得较轻,毕竟是从乱世过来的,武夫皇帝何曾在意过礼法,你要是较真,还真活不到现在。
虽然看的比较清,但好歹是读书,根深蒂固的东西,哪里能轻易地拿掉,所以就默许了,对于此事也言语。
反正只要宰相不参与,就不会有什么大事,随手一按,就能平歇。
而要是皇帝真的屈服了,他们就大喜过望了。
宰相们的这种态度,反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那些清流们,以礼部左侍郎张汀为首,御史为中坚,让朝廷越发的热闹起来。
终究是有明事理的,不由得劝说一二,反而被其怼了一通,被骂成了无君无父之人,惹得许多人大笑。
出入澳門 人生浮沈
虽然如此,但仍旧没有在意,礼法这东西虽然大,对于皇权的限制,并没有想象中的厉害,尤其是开国皇帝。
当然,只要是聪明人都知晓这事,但正因为聪明,所以这毫不耽误他们博取名声。
这事若是成了,他们自然名声大噪,加官进爵,但若是不成,也能得个忠君纯孝的美名,哪怕贬官,也是值当的。
反正就是一副我为皇家着想,我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的态度。
飛仙
皇帝自然晓得这群人在碰瓷自己,所以就冷眼旁观,你要是理了他,给个染料,就能开染坊。
高明的人,不动如山,尤其是官位到达一定品级,就不需要博取名声的加持了,当然像礼部左侍郎张汀这种老儒生就属于思想顽固了。
这天,宣王府进行一场平常的晚宴,一家人几十口人,男女别坐,规矩倒是齐整。
“父亲,最近朝廷风声你可听说了?”李郜吃着饭菜,见到父亲李骏自顾自地吃食,不由得问道。
“听说了!”李骏点点头,眉头一皱,说道:“这又与咱们王府有甚的关系?”
“你不会是想驳斥那些人吧?”李骏连忙说道:“万不可这般,皇帝宰相都在看着,你这个嗣宣王前去,岂不是找骂?”
“虽然这事对于咱家来说挺不利的,但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皇帝一向是心里有主意的人,些许清流之士,并不重要,皇帝自然有手腕对付他们,咱们只管看戏就行了!”
李郜颇有些尴尬,他硬着头皮说道:“父亲言语的是,只是儿子以为,这事关咱们宣王府,这般无动于衷怕是有些过不去!”
無限真君 新葉道君
“况且,嫡宗绝嗣,也无有人情可言语,民间的流言蜚语,怕是对皇帝不利……”
次元間的旅者 不撲街的小六
“不利个屁!”李骏恼怒了,直接骂道:“你莫不是读书读糊涂了?还是被人说了几句就难为情?”
“文景皇帝(李知柔)好不容易带着咱们逃到岭南,当今辛苦才造这般基业,平白无故地让给嫡宗?”
“你可是晓得,皇帝若是这般,我家又置于何地?你这个嗣宣王虽然不改,但人家会把你当回事?陛下又会信任与你?”
“被马尿糊了眼的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