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丁乙懊恼的离开金山茶场,一路上他都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必须承认,这次的潜伏,彻底失败了。他这次潜伏,表现得太高调了,不论是制茶,还是去不夜城参赌,他都不该处处显得特立独行,与众不同。
虽然说,这次的失败算不上什么大事,想必江见石、于晴儿他们也很难将他和小魔神丁乙联系起来,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很多大事情,往往就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没处理好,结果导致了最后的失败。这一次的教训,对自己而言,是应该好好深思的。
混迹在人群中,往往比一个人置身在荒野,目标要小很多。丁乙的策略并没有错,丁乙唯一做错的,只是他一时还没有放下,作为傀儡大宗师的身段。居移气,养移体,自己即便是学习了《演员的修养》,还是时不时的将自己的情绪投射进来,导致自己装扮的角色,最终失败。
龙眼湖边,丁乙再度改变身形和容貌,扮成一个饱经风霜的渔夫,此刻他青箬笠,绿蓑衣,独钓湖边。
江见石搜寻过这一带,一路上,他都在观察下方的每一个凡人,这湖边垂钓的老者,自然也在他神识的观察范围。只不过他修为低微,并没有看出这名渔夫就是丁乙装扮的,他还是用习惯性的思维去追缉丁乙。
从金山茶场到龙眼湖边大概有十七八里山路,一个武林高手,就算是施展草上飞的绝技,他到达湖边起码也要一刻钟,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群修士在追捕,他不可能无所顾忌的奔跑,可事实上,江见石一路飞到龙眼湖,他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可疑的人物,这个沙岛,就像是一阵烟雾一般,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搜寻未果,江见石也只能承认现实,这个沙岛,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他匿踪反侦察的手段,十分强大,自己终究还是让他逃脱了。
在湖边,呆了三个多钟头,转眼到了正午,丁乙正想离开,意想不到的是,他看到六七个少年骑着飞鹅,带着一大群飞鹅,飞到了湖边。其中就有和丁乙打过交道的,粟苗和应强。
仙劍問情(全) 射天狼
飞鹅严格意义上来讲,算是妖禽,它们一只只长得像高头大马,身高足有两三米,身形雄俊,非常威武,那些豢养它们的鹅巴子,和它们相比,要小很多。
这些鹅巴子,都是穷苦人家的少年,他们一个个身形单薄,衣不蔽体,面黄肌瘦。
寵妻無度
他们中年纪最大的不过十三四岁,年纪小的只有六七岁,饲养这一群百十只的飞鹅,其实是非常辛苦的。他们不仅要不分昼夜,不分天气,随叫随到,还要精心照顾这么大一群妖禽,他们的健康状态堪忧。
飞鹅的觅食能力还算不错,龙眼湖这边有大量的鱼类,为它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物,它们的潜水能力也非常了得,能够潜入水下十几米深,捕捉深水鱼。不过龙眼湖这边,同时还栖息着湖怪,和妖兽,鹅巴子们在龙眼湖这边放牧,要时刻注意周围环境,提防意外发生。
夜尊異世
还有一个要当心的是不怀好意的猎人和盗匪,尤其是大方国那边的猎人,他们时常会‘捞过界’。
飞鹅虽然具有相当的攻击性,不过对付人类,哪怕只是凡人,它们仍然不是对手。
看到时常放牧的湖边出现一个陌生的渔夫,鹅巴子们有意识的让鹅群,远离丁乙。
三世輪回之靈珠的庇佑
飞鹅兴冲冲的扑通、扑通,跳入湖中,鹅巴子们则留在岸上。
丁乙和他们保持着五六百米的距离,他在仔细的观察那些放牧的少年。
艳阳当头照,这时也是鹅巴子们的午餐时间。鹅巴子们生活极为艰苦,他们的主食是葛根和木薯。他们身上带有小包的盐巴,他们用泥巴包裹住葛根、木薯,撒上一点点盐巴,放入火中烧烤。运气好的话,他们能够在湖边捉到蛇和青蛙,有时甚至还能在草丛里发现鸟蛋,不过一般而言,他们的午餐就只是这些带着苦涩味的葛根和木薯而已。
闻到鹅巴子们烧烤的香味,丁乙不禁肚子也觉得有些饿了,自从他的饕餮资质觉醒后,他每天花在吃东西的时间,比以前要长了许多。
木薯和葛根的味道并不好,粟苗他们早就吃败了胃口,不过这是他们的宿命,为了家人,也为了他们自己能够生存,活下去,他们没得选择。
火塘的明火已经撤去,大家从热灰里面扒拉出埋在泥土里面的食物,领头的少年突然警醒过来,他扭过头来,丁乙这时已经出现在他们二十米左右了。
少年摸出了藏在身上的短刀,大一点的少年们几乎同一时刻,都亮出了他们的武器。
对这些少年来说,妖兽远不如人类可怕。
望着同仇敌忾,紧握武器的少年,丁乙摆了摆手。
“我不是坏人,只是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我想跟你们做个交易,用我鱼篓里面的鲜鱼,换你们的木薯,可以吗?”
领头的少年道:“你不是我们这里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我们也不知道你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木薯我们这里还有一些,我们可以分你一些,不需要跟你交换,还请你暂时留步。”
想不到这少年的警惕性这样高。
丁乙收住脚步,他看着这群鹅巴子,不由得想起了他在集云城的往事,不觉怜悯之心大起,他缓缓说道:“你们无须害怕,紧张,我真的没有恶意,也不是坏人。同时我也不想占你们的便宜,我是真心的想和你们以物易物。”
说道这里,丁乙将他的鱼篓扔了过去,他的力量控制得恰到好处,正好稳稳的落在粟苗面前。
“这里大概有三十来斤鲜鱼,都是我刚从湖里面钓上来的。你们只需要给我两三个木薯就够了。”
这是一个非常诱惑的提议,粟苗他们都有些心动,不过领头的少年,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并没有受到丁乙的诱惑。他的眼睛警惕的盯着丁乙,没有因为丁乙提出这样优惠的条件,而放松对丁乙的提防。
他让应强扒出几个烤好的木薯,连同木薯上包裹的泥巴,将它们放入鱼篓里。
“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们不想占你的便宜,这些木薯送给你,你的鱼,我们不需要。”领头的少年坚持说道。
生命沈思錄
丁乙赞许的看着少年,点了点头。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们的志气可嘉,我可不想占你们便宜,这样吧,我送你们几件物什,这些小玩意对你们的生活,多少有点帮助。”
丁乙取出几样东西,放在地上。
“这是一张渔网,不过却比市面上大多的渔网都要好,它收起来,只有巴掌大,不过施展开来,却能张开五十米。有了这张渔网,你们以后可以自己捕鱼吃。这是一个火折子,大雨天,大风天,也能用,这可是市面上都买不到的好宝贝。这是保温水胆,你们别看它不大,实际上它可以装五升的开水,出门在外,随时随地喝上热乎乎的开水,我想这对你们,多少有点帮助。”
丁乙轻轻一甩手中的鱼竿,鱼钩准确的勾住鱼篓,将鱼篓扯了回去,丁乙望着这群少年,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獨占契約:惡魔BOSS無下限
丁乙出身贫苦家庭,他对弱小,有着天生悲天悯人的情怀。
“沙大哥,是你么?”身后,一个怯怯的声音,突然传来。
丁乙不禁身形一僵,不过想起自己先前自我的反省,丁乙硬着心肠,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去。
“沙大哥,我知道就是你,我记得你的眼睛,这世上能真正关心,爱护我们这些鹅巴子的人,也就只有沙大哥你了。”怯怯的声音,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
丁乙还是收住了脚步。
“这世上真正关心、爱护你们的,其实是你们自己,唯有自救,方能成就。”
领头的少年,站起身来。
“沙大哥,我不知道是你,方才对你多有冒犯,你是大有能力的好汉,还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言语上的怠慢。”
丁乙再度叹了口气,折返回来,他面对这几个贫苦少年,始终还是硬不下心肠来。
粟苗和应强昨天夜里,已经向众人讲述了他们的经历。鹅巴子们对丁乙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也许是他们吃得苦太多,十分渴望这人世间的温暖,也许他们心中也有着一个英雄梦,而沙岛这个人物,满足了他们一定程度的想象。
丁乙教少年们如何制作简易的烧烤木架,又教他们如何去除葛根和木薯的苦味和毒性,教他们串鱼,烤鱼,以及其他生活窍门。鹅巴子们对这个‘沙岛大哥’,非常崇拜,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兼職特警 肖鉛筆
丁乙也非常喜欢这些自强自立的少年。
“沙岛大哥,你知道吗,现在整个金山的人都在找你,于大小姐发了好大的脾气,茶园,还有我们鱼花村,以及芦村,张沟村,所有的人都被发动了,一个个山头,一片片丛林拉网式的在寻找你。”粟苗向丁乙介绍道。
丁乙轻蔑的哼了一声。
“我是懒得和他们计较,这些自以为是的公子小姐,他们除了会向凡人撒气,以为自己是修真者,就忘乎所以,把自己当成这个地方的主宰,对于这里的凡人予取予求,简直是不知死活。”
领头少年郭勇道:“沙大哥,请问你是创世神教,小魔神丁乙的人么?”
丁乙摸了摸鼻子,他没想到郭勇还有这样的见识。他好奇问道:“你知道小魔神丁乙的事迹,还知道创世神教,莫非越支国这边也有人在传教?”
郭勇道:“越支国这么大,其实我也不清楚创世神教是不是有人在这边传教,不过小魔神的故事,还有创世神教的事情,早就传到了这边。”
丁乙摸了摸鼻子,问道:“你们跟我说实话,你们是怎样看待小魔神丁乙,还有创世神教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