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云裳仙府-团队空间。
众人已经毫发无伤地坐在。即便是平常最精打细算,只要自愈能力能长回来就绝不浪费能量点修复自己的任棉霜此时也是毫不吝惜地直接全价修复了自己的身体。
虽然曲芸一脸不在乎没说什么,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最后一战了。而且后续还有更严酷的任务在等待着。
此刻的团队空间已经与早先云裳仙府刚成立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对生活质量颇为考究的尹熙颐小公主学习了全套的家具打造知识,把这小小的起居室弄得像宫殿一样奢华,而曲芸又借着练手在所有的家具上进行了各式各样有趣的附魔。
举例来说,现在尹熙颐往沙发上一靠,就有咖啡杯抬起四条陶瓷小细腿自动跑去糖罐,牛奶桶和肉桂盒那里讨来适量的加料,然后乖乖卧到杯碟上趴下开始自动加热。
如果不去看茶杯上那张让人有点恶心的哭丧脸,外人进来指定会觉得这是一个比血烛堡更加神奇的地方。
粉白相间的小碎花打底构成了团队空间的主要基调。如果让那些在诸多世界留下传闻的邪恶魔女们折磨死的敌人看到魔王的魔窟居然是这副小姑娘的情调估计都能给吓活了。
菩薩劫
睜眼見到 米斯特爾
尹熙颐自己从小体验过世界各地文化样式的奢华,对于这方面倒是没什么介意。之所以这样选择,一方面是因为曲芸偷偷隐藏着的小可爱口味,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欺负康斯妮。
毕竟按照血族的审美,一切都是金红黑色的视觉冲击式的张扬,处处彰显着残忍血腥与尖锐才是最舒适的艺术。让她抬头低头都感觉自己像个受宠爱的小公主,总能让这头蝙蝠不由自主地浑身不自在。
每到这个时候,不知藏于房顶上哪个角落的尹熙颐则享受着端详她时不时打个寒颤的模样。
当然,尹熙颐有闲处理这些小情趣主要还是因为她的进化了路线上没有太多需要从系统花费时间与点数学习的【知识】。
“你之前告诉子衿已经可以确认清算的胜利,看起来一切都在按照你的计划进行了吧?但大家似乎对接下来的事情多少有些紧张呢,何不借此时指点迷津?”梅娴诗会提出问题,那便是时机恰当了,绝对不会有错。
通常来讲,你很难从这位男装少女脸上看出好奇的神色。更多时候她会表现得波澜不惊,无论事情如何发展,都不会有兴趣探究。
如果需要她做什么,她去做就是了。不会质疑,也不会犹疑。她开口问了,比起探究具体的原因,更像是提醒曲芸别忘了说她原本就计划要讲的东西一样。
曲芸尚未开口,倒是尹熙颐抢先补充道:“芸芸回应夏子衿胜利宣言的时候,是在刚刚确认那神使开始对我们的世界做手脚之后,想必那份自信绝对不可能与此事无关。
芸芸,你是不是早就把使徒的第三方力量考虑进去后进行的布局,有什么把握能让这股力量在神国那边打开局面?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过使徒一方是希望那边在【清算】中胜出的么?”
抢在这个时机,显然是不想再被曲芸糊弄过去了。她可没有梅娴诗那么淡然。虽说同样信任曲芸的计划,也未必就认为自己能考虑得更加周全,但她这样的性格不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大局就是会不舒服。
曲芸闻言微微一笑,轻抿一口红茶:“她是帅才,足有一统天下之大略。但若要与神斗,难免会有些捉襟见肘。
其实这一点上我也是一样的,如果不能让我们敌对双方通力合作,笑道最后的一定是使徒背后所信仰的,发动【清算】意图毁灭我们那些家伙。
你说的没错,我的把握正是来自使徒的插手。虽然使徒更想要我们输掉战争,但恰恰那位统帅小节却始终是把使徒和裁判团当做首要敌对目标考虑问题的。
这也就意味着,统帅与使徒之间的冲突无法避免。
重生俏妻火辣辣
当然,如果使徒背后的家伙足够沉得住气,不论结果如何都始终高高在上坐山观虎斗,那么我的算盘恐怕就要落空,最终鹿死谁手尚不确定。
不需要应付第三方掣肘的话,以统帅小姐的智略恐怕还不至于被手下那些蠢蠢欲动的二流货色钻了空子。
但既然那边坐不住了,宇宙壁障另一边的事情,就一定会超出统帅小姐原本的预期。
一位可敬的将军摆下无懈可击的阵仗是令人望而却步的。但若这阵中的士兵心不齐,自乱阵脚,那么败相便露出来了。”
“可是主人又是怎么确定使徒的介入就一定会让神国那边露出破绽呢?毕竟他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啊。”康斯妮眨巴着大眼睛,学曲芸的样子饮下茶杯中的饮料。虽然同样暗红,她杯里的玩意可不是什么仙谷红茶。
國民校草的掌上甜心 唐橘子
曲芸盯着茶杯中的涟漪,思量少许才吐了口气解释道:“如果以玛塔尔神国为敌进行考虑的话,我们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龙隐界实力低微。
个人来讲,我不喜欢也不擅长和内部势力周旋,彼此推太极打政治牌。这些东西想必小蜥蜴都要比我更加游刃有余得多。
若不是大家都认同如果不听我的话全得死,恐怕龙隐界也不会如现在这般上下一心。而即便如此,仍然有桃花源那种想方设法努力投敌的存在。
统帅那边的情况和我类似。排兵布阵纵横捭阖难不倒她,但偌大一个神国在不少势力都抱有盲目乐观情绪时想要完全掌控大局不露丝毫破绽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使徒有怎样的底蕴和背景我们都清楚。一旦他们和神国中怀有相似想法的势力接触上,“已经不需要了”且掌控者神国绝大多数资源的统帅就会成为双方共同的敌人。
異神獻祭 黑天秤
有一句话你恐怕说错了,我们三方根本不存在任何共同利益,区别只是妥协多少,向谁妥协的问题而已。
當穿越變成日常之後
使徒的根本目的是消灭龙隐界,削弱神国;神国的目的是把权力牢牢握在手里,在确保【清算】胜利的前提下尽可能将使徒踢出他们的宇宙;而据我了解,统帅小姐的目的恐怕是不择手段地向使徒复仇。
那些過往的青春
这一点她藏得很深,否则她能力再强也根本不会被推举出来成为统帅。若非有相似的想法,这一点恐怕连我也注意不到。”
说来有趣,虽然有多方面的情报互相比对,但是关于玛塔尔神国与使徒间复杂关系的主要情报,还是从希罗多德那里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