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天有48小時
小說推薦我的一天有48小時
风吹过树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龍霸乾坤
一只麋鹿警惕的竖起了耳朵,然而除了树叶的声响外它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之后它又努力翕动了两下鼻子,同样什么也没嗅到,这才再次安下心来,麋鹿重新低头,准备继续吃草。
但是就在它低头的刹那,枪声却是突然响起!随后可怜的麋鹿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一命呜呼了。
別動死人的東西:返魂香
张恒走上前去,半蹲在地上,解下了鹿角上的黑色丝带。
还好,刚才他难得一次性的碰上了一只绑着红色丝带的野兔和一只绑着黑色丝带的麋鹿。
张恒没有选择立刻开枪,因为无论他选择向谁开枪,另一边的家伙听到枪声后都会逃跑,所以张恒决定冒次险,摸出了腰间的匕首,利用自己的刺客潜行能力,摸到了那只野兔旁边。
之所以先挑野兔动手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野兔身上的积分比麋鹿要高,万一张恒的计划失败了,没能用匕首干掉野兔也可以中途换枪,至少能拿到这5点积分。
不过结果比张恒想象中要来的顺利的多,他选择从下风向接近,那只野兔丝毫没有察觉危险已经降临,还在安心的刨洞,但是下一刻就见刀光一闪,野兔甚至都没感受到痛苦脑袋就已经搬家了。
大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另一边的麋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仰起头来。
只是它四周望了一圈,却并没有能看到张恒,最终也倒在了猎枪下,步入了野兔的后尘。
在解下了鹿角上的丝带后张恒清点了一下这段时间自己的收获,距离狩猎游戏开始才过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的手上已经有两条红色丝带和三条黑色丝,总计16点积分了,效率惊人。
獵戶家的小媳婦
鬼敲棺 絕恨長歌
不过张恒并没有因此自满,因为他知道西蒙那边只要不是运气太差,跟他的收获应该也差不多,甚至可能比他还要多。
所以张恒没有怎么停歇,就继续向着树林深处进发,他决定沿着树林中的小溪走,因为靠近水源的地方通常也是动物们最爱活动的区域,在这附近撞上猎物的几率也更大。
虽然这片森林的范围并不算太大,但是相比之下,那三十三头猎物的数量更少,而且野生动物们并不是静止不动的靶子,它们会四处乱跑,会挖洞,会藏进不知道什么地方去,甚至一些倒霉的还会被别的野兽给吃掉。
毕竟距离它们被放入森林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谁也不知道在这十个小时里它们的身上都发生了什么。
所以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张恒虽然也遇到了不少动物,但是戴丝巾的一个也没有。
不过张恒没有着急,依旧很是沉得住气,只是按照计划继续向前走去,直到在溪水边遇到了这次比赛的对手。
逆光
看样子西蒙也和他选择了相同的策略,而且a点和b点之间的距离也不算太远,让两人在比赛开始的一个小时后遇到了彼此。
张恒和西蒙都没有过河,尽管溪水才能刚刚没过他们的脚踝,但是两人都没忘了他们现在还在狩猎中,而且互为对手,凑到一起的话那打到猎物究竟该怎么算?
所以西蒙只是冲张恒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而张恒也挥了下手里的猎枪,用新学会的芬兰语问道,“收获怎么样?”
凰妃 梓兒
“一条红丝带,两条黑丝带,还有一条……彩色丝带。”西蒙道,她没有问张恒的收获,因为后者将得到的丝巾都绑在了左臂上,一目了然。
“彩色丝带,看来你的运气真的不错呢。”
“如果再被我找到一条彩色丝带,你八成就要输了。”西蒙提醒道。
tfboys戀愛記 水冰月
这一点张恒也早就想到了,毕竟彩色丝带一共只有三条,但每条却高达20点积分,只要拿到其中两条,那距离胜利也就不远了,因为以两人的狩猎和射击能力,只是不是背到极点,最终的猎物数量相差也不会太远,彩色丝带的20点积分很难被弥补。
但张恒还是道,“别高兴的太早,比赛才刚开始。”
“嗯。”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养成的习惯,即便现在已经没有了语言障碍,但西蒙依旧惜字如金。
两人只是在水边简单交谈了几句,就又分开各自寻找猎物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张恒那敏锐的观察力再次发挥了作用,从树洞里发现了一只带着丝巾的猫头鹰。
公平起见,之前庄园内的服务人员挑选猎物的时候,无论张恒还是西蒙都不在场,所以张恒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还选了鸟类,好在猫头鹰白天的时候基本都在树洞里睡觉,否则要是像别的鸟儿一样喜欢到处乱飞,那张恒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这条丝带。
张恒这次甚至都没干掉那只猫头鹰,只是抓着它,从它的爪子上解下了那条彩色的丝带,这样一来他也有20点积分进账了,和西蒙重新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前。
不过接下来张恒却是没有忙着再继续向前,而是举枪干掉了旁边草丛里的一只身上并没有丝带的野鸡,他刚吃完早饭没多久,所以这一枪当然不是为了给自己加餐,但是张恒在干掉野鸡后,的确用小刀将野鸡的肚子给破开了。
超級黑道學生
再然后他找了根草绳,拴住了野鸡的双脚,把它给掉在了树枝上,做完这一切后,张恒才继续向前。
张恒已经发现了,纯粹靠着双腿四处走动来发现猎物,运气的成分太高,如果赶上之前那种情况,半个小时都遇不到一只猎物的情况也是有可能出现的,所以他决定进行两手准备,花了点时间在这里制作出了一个简易诱饵,看看能不能让附近的肉食动物上钩。
總裁老公吻上癮
而他自己则继续探索周边的区域,结果张恒刚做完陷阱,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枪声,应该是西蒙又有斩获了,于是张恒也加紧了脚步。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银色的溪水从森林中穿行而过,在阳光下泛着粼粼的波光,而两位最出色的猎人也在这条溪水的两边隔空展开了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