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也不管此时监国王拿着袁守城的图谶到底想要研究什么,镜头却是要转到王府之外。
此刻,但见一队隶属于监国王府的内卫正押着慧能等僧侣顺着大路往外走,内卫的头领边走还主动向路人宣传,说是这些僧人与监国王辩论佛法输了,如今被罚步行前往天竺传教,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至于达摩西多和郑善果两人,却是在出了监国王府之后,就立马被人给带走了。
獨吞快活 竹葉青
而以慧能为首的僧众们,此时也只能是打落牙齿自己吞,一个是他们的确是没什么好申辩的,总不能说监国王考他们的三问不讲理,他们的确是答不上来,再一个就是这什么被罚去天竺传教根本就是说得好听,按照监国王给郑善果封的官来看,“灭佛”看样子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不朽真魔
但重点是什么,是他们现在怎么开口,又如何用三言两语去把监国王要“灭佛”的事情向广大的人民群众来解说?
而最倒霉的人还是慧能,虽然从头到尾就是他在幕后搞事情,但结果却是连一句话都没能跟监国王说上,如今不但白挨了打,还被礼送去天竺传教,这可比喝凉水塞牙更叫人闹心多了。
弄影 竹夜欹風
不久,也就瞧见王府的内卫们一直押着僧人们来到了西四环外,直接将这些僧人带入借宿的客栈旅店,然后当面将他们的行礼打开翻找,凡是财物之内的东西全部没收。
而后却是把慧能和大兴善寺的几个寺僧单独挑出来,先是搜身确定他们身上没有私藏什么钱物,也才拿出监国王的赏赐。
这慧能之前是当面给了通关文牒一份、九环木杖一把、吕瓷钵盂一个、锦襕袈裟一件、精钢圈一枚、僧衣一套、僧鞋十双。
而到了寺僧这里却是另有安排:一架宁采臣同款带遮阳伞的竹背篓、竹制油纸伞一把、单人行军帐一顶、大小四件铁制口杯一套、青木手杖一把、织锦袈裟一件、僧衣两套、僧鞋十双。
此外,在背篓上还外挂有红漆水葫芦一个、天凤军制式的野外生存包一个(含打火石、绷带、外伤药、剪刀、求生刀、鱼线鱼钩等)和一口采用冲压工艺制造的行军锅。
当然了,东西看似不少,但一架竹背篓刚好能够全部装完,背在身上也不累赘,并且竹背篓是按人头给的,便是慧能也得了一套。
穿越孿生:惑君側 慕蓉一
将东西交代清楚以后,便听领头的内卫头目与慧能等人道:“好了!监国王的赏赐既然已经交与你等,这便上路吧!不过在上路之前,有几句吩咐你等却是记好了:监国王交代,你等此去天竺必须一路步行,除遇水乘舟之外,不可寻车马代步。此外监国王也要求,你等此去一路,只可沿路托钵接受饭食布施,不可收受财物,亦不可在沿途寺院挂单,每日至少行路三十里方可休息。当然了,在我凤国境内穿州过县时自会有官府衙役沿途保护你等,同时也是监督你等。”
武之掌控 天涯何處覓知音
说完,自有身穿皂色公服,臂膀上系有“公安”二字臂章的城西派出所人员前来交接,然后便押着慧能等人径直出了客栈,出城而去。
重生之無限殺戮 滄桑的心
不过,在押送走了慧能和他带领的大兴善寺寺僧后,却瞧见那内卫头目却是拿眼光扫了扫剩下的僧人们,见这些僧人一个个垂头丧气,瑟瑟发抖的样子,却是感觉好笑,待得瞧见慧能等人全都走远了,也才开口道:“至于尔等……自然也是要去天竺的,不过却不是今日!”
说完直接挥手命人将僧人押走,出门却是向北一转,往东华世纪坛方向走去。
痞子也無敵
这东华世纪坛从设计规划到建成,足足弄了有三年多,因此肯定不是就建了一个光秃秃的坛体,实际上是建成了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不过此时,也就是主体的世纪坛和埋设有“东华本初子午线”的世纪大道全部竣工,其余的建筑群也还在分阶段施工。
也就瞧见,王府内卫押着僧人们来到一座大致竣工的院落之前,院落的门头挂着的牌匾上书“同文馆”三字。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凝灰
随着门人通报,很快便也瞧见同文馆内有大群的人迎了出来,领头之人倒也与王府内卫相熟,便见内卫们纷纷叉手见礼,齐唤一声“夏参事”。
絕世風流武神
这夏参事倒也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监国王收归麾下的老掌柜夏甫仁,至于跟随夏甫仁从同文馆里一起出来的其他人,可就有一些难以描述了:有着裘皮**臂膊的;有髡发结辫着左衽的;有碧眼红发满脸虬髯的;还有包五色头巾着长袍的。
但见得夏甫仁简单与内卫头目寒暄几句之后,便把跟他一道的外族之人都斥退了,这才领头将人带进了同文馆内,将僧人们领进了一间宽大的房舍之中。
待得僧人们进房一瞧,却发现房中形制好似书院,只是如今里面却是坐有三十来个剃了光头却不像是僧人的学子,正在认真的听一个碧眼红胡的外族夫子讲课。
夏甫仁与外族夫子点头示意之后,夫子忙也拱手退下,而后夏甫仁便指着室内空出的座位与一众僧人道:“你等既是由王爷遣来,废话夏某也就不多说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你等在此须得好生用心学习,一个是强化学习简字、再一个是尽力学习西域诸国口语,务必习得一技之长而利于西行,方能不枉王爷的一番苦心。”
这话说来顿时叫僧人们面面相窥,倒是夏甫仁也懒得多做解释甩手便走,然后便见一个身穿汉家直裰,但头发胡须皆黄的外族夫子快步进来,先是挥手让新来的僧人们都坐下,而后也才用一口流利的洛阳官话开讲道:“甚好!既然今日又有新学子到来,不若我等便来复习一下前日教授的西域通识。”
随后便见他伸手在身后的墙上一拉,便拉下了一张硕大的地图来,指着上面一片广大的区域道:“西域所指,乃是中土之西,以伊吾、鄯善、且末三郡为界,三郡以西皆可称为西域。”
而后但见他伸手往地图的左下部一指,便来瞧望方才新来的僧人们道:“至于说你等佛徒的祖庭天竺,却是在西域之南。欲往天竺,西出秦州之后,先经瓜州出玉门关,沿伊吾、高昌、屈支、碎叶、赤建等国抵达葱岭,再经铁门南下,经缚喝国(今阿富汗北境巴尔赫)、揭职国(今阿富汗加兹地方)、大雪山、梵衍那国(今阿富汗之巴米扬)、犍双罗国(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及其毗连的阿富汗东部一带)、乌伏那国(巴基斯坦之斯瓦特地区),到达北天竺的迦湿弥罗国(今克什米尔),沿途之行程,怕是超过了两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