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说实话,北伟是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在看到王晋方案时,北伟就觉得,这方案笨归笨,但炼器协会人多,说不定还能跑在炼器联盟的前面,率先的通过考核。
结果让他有点失望。
炼器协会的动作较慢,让炼器联盟跑在了前头,赢得了风头。
这之后,北伟也就没啥期望了。
只期望团结社那边安安稳稳的做出右门试题。
然而,结果又是一次让北伟极度失望。
登月股份
团结社解出来的答案,居然是错的。
接二连三的让他失望,那就说明,团结社的能力是真的有问题,不足以担负重任。
这个时候,北伟最害怕的,就是炼器联盟入场搅局。
倘若炼器联盟也解了右边的题,那炼器协会的脸面就丢大了。
前面的试炼题,炼器协会可以输。
圈套下的愛情
因为前面的试炼题,由天才来决定。
陆晚就是天才,许齐声的弟子,那没办法,炼器协会可以找到理由;张文凯也是天才,炼器协会有眼无珠,虽然丢脸,但也说得过去。
但是团队合作若是输了,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这意味着,炼器协会这么多人都是酒囊饭袋,这意味着炼器协会这么多人都比不上炼器联盟。
这样落败,伤的不仅仅是颜面和士气,伤的就是元气了。
自从建宇屋试炼开始以来,炼器协会遭到了数次的打击。
最开始是颜面,脸面被打得啪啪直响,导致颜面无光。
然后是士气。
张文凯这个人,重挫了炼器协会的士气,让炼器协会挺不直腰杆。
而这一次,若是团结协作也输了,那就伤的是元气了。
此刻,面临着这紧迫的情况,北伟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办法。
水若寒 vendy
其一,就是启用秦浩。
秦浩的那个方案,非常的简洁,再加上炼器协会人多,完全可以赶在炼器联盟之前通关。
天道論壇
等团结社通了关,炼器联盟再去通关也就意义不大了。
第二个办法,就是找归乔商量。
想办法让归乔给炼器协会留点颜面,高抬贵手,放这一马。
当然,归乔代表着散圈利益。
要完成这个事情,炼器协会需要割让利益。
左思右想,北伟又跟宗湘联系,两人商量了一阵,决定双管齐下。
網遊之女祭司
所谓的双管齐下,就是两个办法都用。
秦浩那边要启用,归乔那边也要去探探。
敲定了主意,北伟就召来了秦浩。
他也担心过多的干涉会找来建宇屋的惩罚,所以,北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取出了令牌,交给秦浩,并沉声道:“你明白的,这一次不能输,不能再出半点差错。”
秦浩拿着令牌,完全明白了北伟的意思。
王晋那边失败,必然会让炼器联盟有想法。
因为燃神香的奖励实在诱人,炼器联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错过这个机会,他们一定会立即开始行动。
而炼器协会不能输,不能出差错,那就只能用他秦浩的简洁方案。
简洁方案再配合上炼器协会的人手,就是顺利通关的办法。
而北伟给他令牌,就是给他团结社的最高权力,要求他全权负责。
因为建宇屋的关系,北伟说的隐晦,但秦浩确实懂了。
他神情激动,朝着北伟施礼道:“秦浩一定不会辜负元老所托。”
拿到令牌的秦浩,一路来到团结社。
王晋和周深正在争论着什么。
秦浩举着令牌,一路走了过去,现场的人看到元老令牌,便明白这是“尚方宝剑”。
之前秦浩单独去找北伟元老的事情,在场人都知道。
周深和王晋还因此刻意针对秦浩。
此刻,看到秦浩拿着元老令牌,两人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们非常清楚,这枚元老令牌意味着什么。
很显然,秦浩拿到了北伟元老的支持。
周深和王晋再怎么看秦浩不顺眼,也不敢忤逆元老的意志。
两人非常的忐忑,生怕秦浩利用这事来报复他俩,毕竟,他俩在之前可是把秦浩整得挺尴尬的。
然而,秦浩并没有在鸡毛蒜皮的是事情上斤斤计较。
出示了元老令牌以后,秦浩淡淡的说道:“元老只嘱咐我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能输。而我之所以拿着令牌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我不想输。
我是炼器协会的人。
炼器协会要是被比了下去,谁都脸面都会无光。”
周深和王晋撇了撇嘴,心想:看把你能的,好像炼器协会跟你秦浩有多大关系似的。
当然,这些话他们也只会在心里想想,不会真的表露出来。
秦浩接着说道:“我既然接受了元老的托付,那就一定会把事情做好。从现在开始,我全权接管团结社的事物,上上下下的社员,都要听我的指挥,谁若不听号令,那就滚出炼器协会。”
平日里,秦浩当然没有这样的权势。
但现在,他手持元老令牌,有北伟元老为他背书,那就不是空话。
周深和王晋再怎么看不顺眼,面上也不敢硬顶。
他俩知道北伟的情绪,更清楚无论如何,不能在明面上抗命。
“好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都听你的号令,行了吧?”周深的语气极度不爽。
“秦社长,你赶紧安排吧!”王晋也带着阴阳怪气。
秦浩:“我们炼器协会的人多,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很快就可以通关。这次,我准备执行我之前提交的方案。这份方案的子项目比较少,只有十五万的子项目。我打算执行三测一辅检。即便这样,也大概能在一个月左右出现结果。”
“行吧。都听你说的。你说啥就是啥。”周深表面很遵从,但谁都看得出来他有情绪。
秦浩沉声道:“虽然用的是我的方案,但奖品我一概不取。这次的奖品,就交给周深师兄和王晋师兄来处理。”
秦浩深知自己根底浅。
虽然拿着令牌,但其实没几个人支持他。
大家只是畏惧元老令牌而已。
我被冰凍了100年
所以,他主动退让,将利益让出来,希望以此来换取周深和王晋的配合。
秦浩知道,只有这两个人主动配合,事情才能做得成。
将奖品交给两人,其实就是在给两人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