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哈默主任气度从容。
威纶大法官犹如疯魔。
两人凑在一起,大概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哈默主任摇了摇头,威纶大法官则是很失态的一把拨拉了哈默主任一下,气势汹汹的来到了梅林、柯瑞尔、文策尔等人面前。
散乱的发丝被汗水黏在额头上,看上去颇为狼狈的威纶大法官直勾勾的盯着柯瑞尔:“警务大臣阁下,耳语森林俱乐部的失物在这里?我希望,罪魁祸首得到应有的惩罚……在俱乐部无辜丧命之人,得到应有的补偿。”
威纶大法官转过身,看着那小山一般的‘赃物’,猛不丁的嫣然一笑:“我必须感谢那些英勇的,在这件事情上,挽救了我的生命和荣誉的英雄……耳语森林俱乐部必有报答!”
站在一旁的一级警将多格冷不丁的开口:“无辜丧命之人?威纶大法官,或许你也需要和我们配合一下,说明他们为什么在耳语森林俱乐部服用五色通神散!”
威纶大法官转过身,异常笃定的看着多格警将:“五色通神散?有这回事么?抱歉,我不知情……俱乐部也不知情……客人上门,他们需要留宿,他们在房间里做些什么,我们无法控制。”
仙緣
耸耸肩膀,威纶大法官长叹了一口气:“就好像旅店一样,你不能因为旅店的客人在房间里酗酒打闹,而惩罚店家吧?这种连带责任,可不该算在旅店业主头上!”
多格警将深沉的看着威纶大法官:“五色通神散,是梅德兰各国,尤其是两大教会明文禁制的禁忌之物。”
威纶大法官肃然看着多格警将:“我比你们这些警察……更懂法律!”
多格警将用力的咬紧牙,他的脸帮子上,两条咀嚼肌就高高隆起,显然他心中充满了怒火。
哈默主任凑到了乔身边。
那些监察部的监察官们,禁止乔的下属靠近他,但是面对哈默主任这个司法大学的教务处主任,监察官们无奈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没办法,在场的监察官们,有六成左右,都是司法学院毕业。
時空道觀 鷹揚郎將
而不远处的帝国监察总长文策尔,在哈默主任有动作的时候,他也向这些监察官打出了手势,示意他们不要阻挠哈默主任的任何行动。
呃,文策尔早年,也有在司法大学求学、任教的资历……后来他调入帝国监察部后,才因为他的铁血手段、决断心性,在监察部平步青云,从一名普通的监察官,一路晋升到了监察总长的位置上。
在这个过程中,司法大学为文策尔提供了巨大的助力。
只要哈默主任不作出现场纵放乔的鲁莽举动,以他在司法大学的身份地位,一些小特权,哪怕是文策尔都不得不给面子。
哈默小老头叼着细细的烟卷,背着手站在乔面前,皱着眉看着比自己高出了老大一截的乔。从鼻子里喷了两团烟雾,哈默老头儿的声音颇为沉闷:“乔,告诉我,这里的赃物……”
乔举起了双手,他认真的看着哈默主任……他已经知道,那天贝尔芬、米开罗等人闯入哈默主任的办公室后,哈默主任和丹尼尔异常不给面子,给了这些第四大学骄狂、跋扈的教授们当头一棒,公事公办的让他们配合调查,很是给了他们一点苦头吃。
哈默主任护犊子,乔对哈默主任自然充满了天生的好感。
他认真的说道:“以伟大的穆,仁慈的穆忒丝忒的名义发誓,这里的所有的所谓的赃物,一根草,一块石头,一个金币,都和我没有半点儿关系。”
乔很认真的看着哈默主任:“或许,我做错过很多事情,比如说,用砖块拍人的后脑勺,半夜往邻居家的马厩里丢火把,或者在讨厌的高卢餐厅的酒桶里撒尿……这些错事,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错事,我做过很多。”
“我做过的,你来问我,我承认……但是这里的这些东西,和我,还有我的人,没有半点儿关系。”
乔重重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啪’的一声,乔吐出的吐沫,在地上厚厚的,长宽三尺见方的青石地砖上打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窟窿……一口吐沫,居然洞穿了半尺厚的青石地砖!
这威力,比普通燧发步枪要大了许多,几乎要三十毫口径的野战炮,才能有这样的杀伤力!
而这,仅仅是乔的一口吐沫。
囚婚索愛,霸道總裁強寵妻
梅林等人同时看了一眼乔制造出来的动静,然后好几个大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只是一口吐沫,这小子的实力,似乎有点超出了位阶的界定啊!
威纶大法官、埃尔文,还有一些混在人群中的警察,他们的脸色则是骤然变得无比难看。
这样的实力……如果不能一次打死乔,一旦他事后报复起来……
现在他们也都知道了,乔这个家伙不缺钱!
相反,他的家族,在图伦港的威图家族,单单从流动资金上来说,甚至算得上帝国的超级富豪家族……或许在家族底蕴上,威图家还不如那些百年底蕴的超级容克,但是威图家族一旦豁出去,他能爆发出的金钱力量,可以轻松碾死在场的九成九的人!
更不要说,威图家不仅仅是一个威图家,如今的威图家族,可是整个图伦港的代言人!
鲁尔城大区代表了帝国的过去和现在,而帝国,乃至梅德兰所有有识之士都心知肚明——海洋利益,代表了各大强国的未来。
一百年,两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财富来自海洋,国力来自海洋!
谁要是敢小觑威图家族,谁要是敢忽视威图家背后的图伦港,那就真的是蠢到极点了。
乔吐了一口吐沫后,他认真的看着哈默主任:“我,还有我的人,今天第一次下到这个该死的地下室……您相信么?”
哈默主任认真的看着乔,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笑着点了点头:“我当然相信我的学生……那么,孩子们,我们和帝国警务部,和帝国法院,有一个精彩的问题要解决了。”
哈默主任猛地举起了双手,大声吼道:“准备战斗吧,我们必须要弄明白一个问题……法律的正确程序问题……当一项罪证是通过不恰当的,甚至是违法违纪的程序获取,那么,这项罪证是否是可靠的?”
“罪证本身更重要?还是办案的程序更重要?哦,哦,这关系着帝国司法的健全,关系着帝国司法的公平、公正,关系着帝国的法律,究竟是用来保护我们民众,还是用来戕害我们的民众!”
“两年前,司法大学提出的,关于在审讯过程中,严禁对犯罪嫌疑人严刑拷问的议案,被警务部和法院联手驳回,并没有形成立法!”
“那么,孩子们,现在是我们洗刷耻辱的时机……调动你们所有的助理,你们所有可以运用的力量和智慧,我们再和警务部、法院干上一场……程序的正义性在案件办理过程中的绝对作用……让我们大干一场!”
哈默主任蹦蹦跳跳的跑远了,他大声嚷嚷着,叫出了几个得意门生的名字。
几个在帝都司法圈享有盛誉,或者说凶名昭著的,年龄超过五十岁的大律师气度雍容的走出了人群,他们带着一批精神亢奋的助理,或者说门生,迅速凑到了乔的身边。
从现在开始,他们将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保护乔,一旦有人对他做了任何违背帝国现行法律规定的事情,他们就会像恶狼一样扑上去狠狠撕咬,势必要从警务部和法院身上撕下一大块血肉来。
梅林‘呵呵’笑了两声。
柯瑞尔和文策尔皱起了眉头……好吧,司法大学的这群家伙在哈默主任的带领下,又要开始发疯了!
文策尔琢磨了一小会儿,然后摇了摇头,很是同情的看着柯瑞尔。
文策尔反应过来了,他是监察部的头儿,他只要确保办案过程中,没有人徇私舞弊就足够了……确保办案过程的公正,这才是他的职责。
女帝師(全集)
至于由此案引发多少法律争端……呵呵,这和他有屁的关系……让克瑞尔和那些法院的大法官们头疼去吧。哦,哦,说实在的,能看到克瑞尔和这些大法官被哈默主任弄得焦头烂额的模样,文策尔也颇有点……幸灾乐祸呢。
让你们大清早的招惹事情,在帝都大打出手,把自己都吓得从床上跳起来,火烧屁股一样往这边赶。
克瑞尔无奈的看着好似蚱蜢一样,兴致勃勃的在人群中蹦跶的哈默主任。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肃然看向了乔:“那么,乔·容·威图,介于现有的一应证据,以及埃尔文警将对你的指控……你和耳语森林俱乐部一案有关……所以,我以帝国法律的名义宣布,你将被暂时关押,直到查明案件……或者,你被送上法庭!”
乔耸了耸肩膀,沉声道:“作为帝国警务人员,我绝对维护帝国法律的威严,接受它的公平审判……呃,一个小小的要求,我被关押期间,我希望能得到帝国现行的所有法律的……教材?或者公开发行的法律书籍?”
哈默主任在一旁鼓掌叫好:“哇哦,绝对明智的选择,乔,多读法,绝对只有好处,不会有任何坏处!”
混元傳奇
柯瑞尔深深的看了乔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如你所愿……来人,带他去……”
梅林在一旁开口了:“暂押血木棉堡吧……那里是皇家监狱,环境最好,而且,绝对安全。这件案子闹得很大,不容许有任何差错。”
柯瑞尔无奈的看了一眼挂在乔衣领的皇家海德拉徽章。
这就是得到皇家宠信的好处啊!
血木棉堡……好吧,也只能是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