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之死神副船長
小說推薦海賊之死神副船長
新世界,某海域。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海军总参谋长的军舰,船舱底部。
明哥继续对鹤中将说道:“之前我可是一直算是你们的人啊,如今就此倒下,你们肯定会为此后悔的。”
他现在毕竟是阶下囚,鹤中将的脸色不变:“别说那些没有骨气的话了,这世上最没用的话就是‘如果当初那样做的话’,你现在是一败涂地的结果,这才是真正的现实。”
明哥虽然被五花大绑的像个粽子一样,但仍旧奸笑道:“我还是敌不过你们啊,呋呋呋!”
鹤中将也真有耐心,说道:“所谓‘鼠有鼠道,蛇有蛇道’,海贼的世界今后会发生什么变故?”
明哥说道:“这听起来更像是我反问您的问题吧?您觉得在锁链扯断后,没了饵食的怪物们会怎么做?如今真的拥有‘大海王者’的存在吗?谁才是这大海上真正的王者?是四位帝皇的某一位吗?是某一位七武海吗?还是那些‘极恶世代’的小鬼们?”
听到这话,鹤也有了些兴趣:“那你认为是谁呢?”
明哥笑着道:“只有海军才是这片大海上真正的‘霸主’。但是有着众多强者和人数的革命军也不可忽视。那些隐藏在历史深处的D之一族又会出现什么样的面容呢?谁会支持谁?谁又会背叛谁?替我转告那些待在圣地玛丽乔亚的天龙人吧!他们注定会被拉下马来。”
“哥尔·D·罗杰,前所未有地征服了伟大航路已经过去二十五年。他的宿敌白胡子虽然没有登上王之宝座,但也一直君临天下。现在又如何?相对于人数不断暴涨的海贼们,空缺的王座只有一个,你应该明白吧?”
鹤中将:“嗯?”
明哥继续道“海贼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霸权争夺战,就要拉开帷幕了!呋呋呋!我这是要被送往推进城吧?我麻烦您能派人将每天的报纸送到我的牢房里来吗?那样的话,我就不会无聊了——”
第二天。
经过昨天的宴会之后,老蔡、海尔丁、奥隆布斯等跟辰奇、路飞等道别,他们到了巴托洛米奥的船上。
路飞好像还一脸陶醉的沉浸在昨天的宴会中:“真是一场欢快的宴会啊,我真的开始喜欢上他们了。”
罗一本正经地说道:“巴托洛米奥,咱们立即赶往【佐乌】吧。”
辰奇摸着下巴道:“山治他们应该已经在那座岛上了吧?”
弗兰奇道:“毕竟他们有娜美在,所以航行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他们拜托了毕古麻姆的攻击没有。”
索隆正在看着报纸,忽然说道:“喂,辰奇、路飞,我们的赏金好像又增加了。”
辰奇微笑。
魔帝狂妻:至尊控魂師
路飞一听,喜出望外:“哎?真的吗?”
草帽一伙儿大驾光临自己的船,巴托洛米奥更是兴奋的不知所措:“哎呦喂!您还不知道吗?小弟们的房间里已经将各位前辈的悬赏令供起来了!”
“哎?”
小弟们:“各位前辈!您们请!”
巴托洛米奥对特拉法尔加·罗道:“喂!特拉法尔加,尽管我吧你那张悬赏令扔了,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你悬赏也上五亿了。”
罗则一脸不在乎道:“知道了,谢谢你,我对赏金多少并不感兴趣。”
草帽一伙儿走到了巴托洛米奥的船舱内。
十人的悬赏令都被挂起来,被精心的装裱起来,每一张甚至还闪着金光。
風中的五月
这鸡冠头真是有心了。
‘铁人’弗兰奇,悬赏金9400万贝利,死生不论!
‘小贼猫’娜美,悬赏金6600万贝利,死生不论!
‘喜欢棉花糖的’托尼托尼·乔巴,悬赏金100贝利,死生不论!
重生倚天之北冥神功 血之傷愛之恨2
‘灵魂之王’布鲁克,悬赏金8300万贝利,死生不论!
花都獸醫 五誌
弗兰奇的赏金没有上亿,但是十分接近了,感觉有些遗憾。
娜美的这张悬赏令比之前更漂亮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到的。
乔巴的悬赏金——大家已然无力吐槽。
而布鲁克的悬赏令还是在香波地群岛举办的演唱会上拍的。
这四位虽然涨幅不少,但是比起其他六位,怎么说呢?有待提高吧。
網遊神釣
其他六位都过了亿。
‘恶魔之子’妮可·罗宾,悬赏金1亿3000万贝利,死生不论!
罗宾看到自己悬赏令的第一反应就是‘讨厌,又增加了’。
圣·乌索普,悬赏金2亿贝利,死生不论!
獸人之強養雌性 土豆芽兒
这么高的悬赏,乌索普看到顿时就郁闷了,还有,拍到的这张居然是重伤下被海尔丁举起来拍的那张,差评!
‘海贼猎人’罗罗诺亚·索隆,悬赏金3亿2000万贝利!死生不论!!
索隆看了一眼悬赏令,可能觉得涨幅不高,边去找巴托洛米奥问他船上有没有酒。
接着,悬赏最高的两位。
‘草帽’蒙奇·D·路飞,悬赏金5亿贝利!死生不论!!
船长超过了五亿,船员们脸上也有光吧。
‘魔剑’辰奇,悬赏金7亿2000万贝利!死生不论!!!
“一开始看到辰奇前辈的悬赏令的时候,我也下了一跳呢。”
巴托洛米奥这样说道。
确实是个让人瞠目结舌的赏金。
而那边,有人却不愿意了。
弗兰奇一把将乌索普的衣领抓起来:“为!你在逗我吧?凭什么你的赏金涨的那么多,我却连一亿都没上去,真是气死我也!”
乌索普吐槽道:“哇啊!连同船的都想杀我啊!住手!娜美他们不是也没上亿吗?”
路飞更是不乐意:“喂,辰奇,为什么你这家伙又比我高?我可是船长啊!”
辰奇:“哈?我原来就比你高吧?再说赏金也不是我定的啊!”
“什么叫做‘你本来就比我高’啊?”
“这本来就是事实啊!”
“你这魂淡!”
為了宇宙和平!
两人吵着,又像是两个孩子一样扭打起来。
过了一会儿,巴托洛米奥道:“除了各位前辈之外,在这次事件中表现出危险度的人悬赏金都提高了五千万,连我们也跟着涨了五千万,还有,不知各位注意到这位前辈了没有——”
巴托洛米奥说着,将手指向了山治的悬赏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