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
杨帆也是一样,感觉有点儿懵。
任命凌天为宣褚镇守府的域主?
有没有搞错?
冷酷總裁的灰姑娘 紫冰凝
昨天他拜托诸葛信诚把屠昊焱牺牲掉的消息传递出去的时候,凌天还只是一位半步皇者啊。
是。
半步皇者已经不算弱者了,毕竟屠昊焱之前也是半步皇者境,甚至如果不是有杨帆的帮助,他现在极有可能还在帝尊巅峰上面徘徊不前呢。
从修为上来看,凌天似乎确实有资格去做这一方域主。
但是,三十六域的域主可从来都不是看谁修为高谁就能去担任的呀有木有。
如果真按修为的高低来排序,当年的傅正卿甚至才堪堪突破到王者境就担任上了西北镇守府的域主又上哪说理去?
是联邦中心城派不出修为更高的强者过去坐镇吗?
很显然,并不是。
联邦政府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弱小,只要他们愿意,别说是一位帝尊境的武者,就算是半步皇者甚至于半皇他们也派出去来。
“区域自治,可是当初人族联邦成立的基本国策。”
杨帆嘴里轻声自主,似乎在回忆着人族联邦成立之后针对三十六域所做出的一些制度规定:
“除非是三十六域各域本地的武者与居民之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同意联邦外派域主,否则域主只能从三十六域之中的至强武者之中任命。”
“凌天这小子虽然修为达到了要求,但是他出身圣林岛,并非是宣褚镇守府的本域居民,似乎是没有资格来担任这个域主啊。”
“联邦中心城这是想要做什么,想要推翻之前写下的基本国策,强行干预各域的自治进程吗?”
杨帆的眉头微微挑起。
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一个弄不好,整个三十六域都会离心离德的呀有木有?
要知道,人族,也是有地域之分,有种族之别的呀。
在联邦中心政府成立之前,人族在本源星上的国家大大小小也有两三百个,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等等等等,从肤色到语言再到生活习惯、民族信仰,全都是天差地别。
所以,当初各国为了求存,抱团取暖的时候才会制定出了这种区域自治的基本国策,为的就是防止会出现什么种族歧视之类的恶劣事件发生。
可是现在,姚溥心、李良才他们这些人在干什么,想要强行取缔宣褚镇守府的自治权吗?
没看到宣褚镇守府的本地官员之中已然有人怨气横生,没看到在场的这几十位半皇强者之中,已然有不同肤色种族的至强脸上都变了颜色吗?
城门外。
煙花笑,美人蕉 香朵兒
姚溥心、李良才、天蝉子等人显然也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们没有多作解释,而是全都回转身形,朝着他们身后的某位人族半皇看去。
“周寻兄,你不准备出来说两句吗?”
这时,吴道挺身而出,含笑轻看着同样被姚溥心、李良才等人关注着的那位人族半皇,淡声言道:
“凌天这孩子,虽然现在拜入了杨帆小友的门下,但是从根源上来讲,他算得上是我圣林岛一脉。”
“当年也是老夫在机缘巧合之下于这宣褚镇守府将他救下并抚养成人,原则上来讲,他的祖籍应该也是在这宣褚镇守府没错吧?”
周寻轻轻点头,缓步分开人群走到城门之前。
“周寻老祖?!”
“老城主大人,真的是你吗?!”
“太好了!老城主竟然还活着!这下咱们宣褚镇守府总算是又有主心骨了!”
“……”
周寻一出来,阮峰城的副城主,还有一些年龄全都在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以及宣褚周氏的族人,全都在第一时间辨认出了他的身份。
周寻。
宣褚镇守府的立府之主,联邦中心政府成立之后的第一任宣褚镇守府域主。
好多年以前听说就已经战死,之后才由屠昊焱接任了第二任的宣褚域主。
万没想到,原本应该是已经战死的周寻老域主竟然死而复生,再次出现在了阮峰城前。
“难得大家都还记得老夫,周某这里有礼了!”
周寻轻轻冲在场的所有本域官员及居民拱手一礼,而后朗声开口中:
“如果大家都还认我这个老城主,还相信我周寻的为人品性的话,我希望我接下来的话大家都能听在心里。”
周寻身上的半皇威压渐起,抬手冲着对面的诸多武者摆手下压,待所有人都闭口安静下来之后,这才再次开口。
“刚才圣林岛的吴道老弟说得不错,凌天域主,确实是咱们宣褚镇守府的人!”
“在场一些年长些的老伙计应该都还记得,八十八年前,发生在阮峰城西两百公里处的那场凌氏一族的灭族之战。”
“万妖山十数妖帝同时伏击了从萍山城举家徒涉到阮峰城的凌氏一族。”
“凌氏一族全族覆灭,唯有两个刚刚出生,尚在襁褓中的婴儿,被正好路过的吴道先生给顺手救走。”
“此事,乃是老夫率众赶去求援之时,亲眼目睹,作不得假!”
“所以,从根子上来说,凌天域主并不是外域之人,因为他本身就是出生在咱们宣褚镇守府,他的父母亲族也全都是咱们宣褚镇守府土生土长的人!”
“所以,联邦中心城此次任命他为宣褚域主,来统御宣褚镇守府,并不算是强行干预宣褚镇守府自治,希望大家可以理解。”
玉碎 匪我思存
哗!
周寻的话音一落,下面的人全都炸开了锅。
包括凌天本人也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竟然是宣褚镇守府生人,以前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吴道师傅提起过?
这么说来,他的父母、族人,还有他那个刚一出生就被妖灵给夺去的神智的弟弟,全都是在宣褚镇守府遇的难了?
凌天也是头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是头一次知道自己的仇家竟然是万妖山的妖族!
“当然,口说无凭,现在只凭我周寻的三两句话就想让大家相信,显然并不现实。”
周寻再次淡声开口:“所幸的是,凌氏一族在咱们阮峰城内尚有一支嫡脉存留,他们就是当年被派来阮峰城打前站的长房一脉。”
“因为要提前来阮峰城置办产业府坻,没有跟随本家大部同行,这才侥幸逃过一劫。不出意外的话,凌氏一族现在应该还有人在吧?”
“随便找一凌氏嫡系,血脉验亲,必然会有所感应。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凌天域主是咱们宣褚人!”
凌氏一族?
听到周寻的话,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一脸茫然。
首席老公太霸道:寶貝,別鬧
没听说过他们阮峰城有什么凌氏啊?
阮峰城的几大世家,除了屠、周、赵、王之外,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凌氏?
“老城主!”
親親你,愛愛你
这时,阮峰城的副城主站出来轻声向周寻禀报道:
“老城主有所不知,凌氏一族本就人丁不旺,当年人、妖两族大战爆发,凌氏一族的王者全部遇难阵亡,这一脉也就逐渐衰落了。”
“什么?”周寻眉头一挑,极为意外道:“难道连一个嫡亲血脉也没有了吗?”
副城主微微摇头:“这个晚辈也不知晓,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正常情况下,谁会去在意一个已经完全衰落的小小世家?
今天若不是周寻突然提起,这位副城主都快要忘记阮峰城还有凌氏这一族了。
“我……我……我!”
这个时候,城门口的一个角落里,突然有一只小手高高举起,稚嫩的童声高扬:
“我就是这一代凌氏一族的嫡系血脉!”
凌天的神色一动,一招手,就将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穿着简陋朴素,脸上还有一些污渍的小姑娘从人群之中挪移了过来。
九界仙尊 神出古異
“小姑娘,你说你是这一代的凌氏嫡系,可有明证?”
凌天轻声向小姑娘询问。
小丫头似乎有些紧张,瑟瑟地缩了缩了脖子,伸手入怀,从脖子下面掏出了一个菱形玉坠,玉坠上面刻着一个篆书的凌字。
“这是我凌氏一族的传承玉坠,里面有我凌氏一族老祖的一滴精血存留。”
刷!
凌天的神念突然探入那只菱形玉坠之中,身上的血脉之力竟然也跟着为之一阵颤动。
竟真的有所感应!
而且是来自血脉神魂之中的本源牵引!
爆笑洞房:狐王,輕點寵 木頭兮
凌天的呼吸一滞,整个人瞬时都变得激动、颤抖起来。
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只玉坠与他牵连甚深,没准儿真的就是他们凌氏老祖所留。
而眼前这个小姑娘,也可能真的就是他凌天的血脉族人!
“你叫名字?”
凌天的声音变得更加地轻柔,出声向眼前这个小姑娘询问。
“凌菱!”小姑娘清脆回道:“我叫凌菱!”
“凌菱?真是好名字!”
凌天的脸上泛起了丝温和的微笑,继续出声询问:
“那么凌菱小朋友,告诉叔叔,你们家大人在哪呢,叔叔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们!”
凌菱一低头,轻声道:“没……没了,现在整个凌氏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爸爸重伤离逝的时候,把这个玉坠交给了我,说我就是凌氏一族这一代的家主了!”
“可我不想当这个家主,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我好想我爸爸!”
说着,小丫头眼圈一红,竟然直接就哭了出来。
“叔叔,你也姓凌对吗?”
过了一会儿,正在伤心不已的凌菱抬手一抹脸上的眼泪,突然抬起头,一脸希翼地看向凌天:
“你也是咱们凌氏一族的人是吗,咱们都是一家人对吗?”
帝宮賦:凰飛紅墻外
凌天的心头一颤,一股情不自禁的悲切自心底升起,眼圈微红。
这样的眼神他太熟悉了。
曾几何时,他与弟弟凌云又何偿不是像眼前这个小女孩一样,多么希望、渴望自己还有亲族存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