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第二天一大早,林跃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来到楼下大堂。
小二正在往下搬门板和搭在餐桌上的长凳,见他一脸萎靡的样子直乐,不用想这位爷昨天晚上一定是干多了,搞不好整宿没睡。
肩膀都伤那样了还不消停,唉!让人怎么说呀。
不过仔细想想,换成是他,守着那样一个大美人,这一晚上也消停不了。
“笑什么笑?我脸上有花吗?”林跃在一张整理好的餐桌旁边坐下,端起中间的茶壶倒了杯隔夜茶灌嘴里。
“这位爷,昨天晚上没睡好吧,瞧您这黑眼圈儿……”
林跃一瞪眼,抄起杯子作势欲泼,吓得小二赶紧住口,嘴角噙着一抹坏笑钻进后堂。
确实,昨天晚上没睡好。
得亏早些时候开了两回荤,不然绝对憋不住。
9CM吧,用是够用了,可是对妙彤的感情不像对丁白璎、丁翀,他觉得还是郑重一点,认真一点,照顾女方感受一点比较好,最起码……再等等吧,所以昨夜睡在床上,他挺老实的,最多抓抓她的手,理理她垂到眼前的发丝,没做更出格的事。
过去差不多半个时辰,妙彤才从楼上下来,洗漱完毕后坐到林跃身边,俩人找小二要了几根油条,两碗淋了香油和芝麻的米粥,对付完一顿早餐。
又过去半个时辰,林跃将妙彤送回家,着两名番役看护,一个人前往东缉事厂衙门求见魏忠贤。
或许是因为送鸟儿送到老家伙的心里,把他当成了心腹,一进门就看到魏忠贤坐在客厅西边房间的朱红色大圆桌后,面前摆了好几盘吃食,小小的蒸屉里放着儿掌大小的包子,旁边的碗里是漂着油花的馄饨,再那边是豆汤、花卷、蛋羹和芝麻烧饼,配着清淡的小菜,还有一盘杏仁豆腐和油炸过的小咸鱼。
魏忠贤提着筷子点点前方食物:“吃了么?”
林跃摇摇头。
“过来吃点。”
“属下不敢。”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
“谢厂公。”林跃走过去坐下,用筷子夹起一个小包子放进嘴里。
魏忠贤的吃食都是尚膳监调配的,基本上跟熹宗一个级别,哪怕是最简单的早餐,食物的卖相和味道也比外面的店好了不知道多少,就说这小包子的面皮,香弹软滑,一口咬下去便知道才出锅不久。
燃情職場:漂亮女主管
“那只鸟儿的事,你办的不错。”
“厂公谬赞,都是属下份内的事。”
魏忠贤伸出手,后面有小太监送上一条干净手帕,他接过来在嘴角蘸了蘸,完事才注意到林跃左臂缠着绷带。
仙朝降臨
“肩膀怎么了?”
林跃说道:“禀厂公,昨天夜里有人把属下诱到城外行刺,还好属下机警,只是挨了一刀,没有丢掉性命。”
魏忠贤一挑眉头:“有这种事?那人为什么要行刺你?”
林跃说道:“我想是因为属下最近一直在调查郭真和北斋的事。”
“是有什么发现吗?”
“禀厂公,有。”林跃顿了顿说道:“凌总旗遇袭的那间院子就是郭真买下,得知这一情况后,我带人又搜查了一遍郭真的住处,发现一封北斋约他前往金陵楼见面的信,据送郭真去金陵楼的内官说,人进去不久便发生了命案,金陵楼内掌柜、堂倌、厨子无一幸免全都死亡,而郭真却不见了踪影,然后便是锦衣卫百户沈炼麾下小旗官编排厂公,凌总旗率众拿人,却被短刀蒙面客在沈百户眼皮子底下把人就走的事。”
“在调查进行的同时,前往料理北斋的沈炼遇袭,但是过程很蹊跷,事后裴纶查问永安寺的静海和尚得知,沈炼收藏了不少北斋的字画,所以我们怀疑沈百户故意放走了北斋。”
“在这之后,郑掌班奉厂公谕令调查内官监造船文书,当晚便发生了案牍库失火的事情,疑似重伤凌总旗的短刀蒙面客所为。第二天我去查验被烧文书,发现沈炼和郭真早在八年前便认识,于是到陆千户那里交底,让他配合捉拿沈炼,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陆千户派去监控沈炼宅邸的锦衣卫全部死亡,属下也险些中了敌人的圈套死在城外。”
魏忠贤看着他说道:“事情挺复杂呀。”
穿越為妃請君憐我
林跃说道:“属下怀疑锦衣卫百户沈炼、郭真、北斋、殷澄、短刀蒙面客是一路人。金陵楼发生命案那晚,沈炼和短刀蒙面客唱了一出双簧,救走了殷澄,然后躲到听闻厂公要查宝船案急于联络同伙商议对策却被灭口的郭真的院子里,而凌总旗遇害并不是殷澄要报仇雪恨,只是不想他调查沈炼。接下来的事……”
他微微抬头,眼睛斜向上瞄了魏忠贤一眼。
老家伙眼含精光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林跃离席,躬身说道:“属下怀疑皇上落水案并非意外,而是有乱臣贼子要加害皇上,金陵楼命案及之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是那些人为了毁灭证据,阻挠调查所做勾当。”
魏忠贤盯着他看了好一阵子:“你可知如果你的怀疑是真,事情有多么严重?”
“属下知道,所以才来找厂公问询,这案子查还是不查?”
魏忠贤扭头瞄了一眼侍立在侧的小太监,挥挥手,意思是让他回避。
小太监走后,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闷。
魏忠贤的手指在桌面轻轻点按,眼睛时而眯起时而放开,看起来有些拿不定主意。对于熹宗落水案,他也有类似的猜测,只是没有林跃说的这么具体,不然也不会叫赵靖忠去查锦衣卫案牍库里的内官监造船文书了。
但是结果怎样?案牍库失火,内官监文书全部烧毁,案子自然就查不下去了。
按理说,林三查出这么多事,可谓有功之人,但是现在的举止像是请罪。
为什么请罪?
因为这个小太监聪明呀,聪明的很。
楚 莊不周
誰是誰 千思狐音
站在小太监的角度,如果不查,他魏忠贤对不起皇上,也对不起他自己。如果查,那么闹大了怎么办?查案人员的安全怎么保证?查案过程中遇到的阻力怎么克服?
漢瓦
还有,虽然小太监没有明说,但是刚才看他的眼神毫无疑问是一份提醒。
都市之狂尊 北極的流星
赵靖忠在这件案子上到底尽没尽心?案牍库那么重要的地方,为什么只在外院布防没在里面设卡?
都知道皇上活不长了……都在给自己找后路呢。
“如果我说查,你敢接这个活儿吗?”
“全凭厂公差遣。”
“你不怕再遇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吗?下一次或许就没这么好运了。”
“有个锦衣卫跟我说过,没银子没路子,靠得就是机会,机会来了抓住了,就能翻身。”
“好。”魏忠贤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得好,我就喜欢你这种敢说实话的人,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需要什么你尽管说。”
林跃说道:“属下只要一物。”
迷宮俏佳人 樓采凝
“什么?”
“厂公的腰牌。”
魏忠贤打了个愣,他的腰牌,在当下那无异于尚方宝剑呀,这小子脑子确实灵光。
便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然后是有些嘈杂的对话声。
“何事喧哗?”魏忠贤望外面说道。
刚才被他赶出去的小太监走进来:“启禀厂公,是赵公公和魏小姐来了。”
“叫他们进来。”
“是。”
小太监恭敬地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很快地,门口闪出两道身影,赵靖忠和魏廷一前一后走入房间。
前者看到站在一侧的林跃皱皱眉,表情不悦,后者看他的目光里好奇成分居多。
“你们俩来的正好。”魏忠贤伸长手臂,指着林跃说道:“靖忠啊,我看你最近在忙南京的事,宝船案是顾不过来了,这样吧,就交给林三去查吧。”
赵靖忠闻言张了张嘴,看起来是想出言辩解,不过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看了一眼林跃,回头望魏忠贤说道:“是,听凭义父安排。”
魏廷似笑非笑地瞄了他一眼,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这是你要的东西。”
魏忠贤解下腰里的玉牌丢在桌子上:“给我好好查,认真查,不管那人是谁,敢对皇上不利,那就是谋逆大罪。”
“是,属下一定用心查办。”林跃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玉牌,完事告罪离开。
赵靖忠微微低头,以掩饰目光里浓浓的恨意。
……
由长随升司礼监监丞,东缉事厂所有掌班、领班、司房、番役,及锦衣卫千户以下人员,如有需要可随意调遣。
这就是林跃见魏忠贤得来的好处。现在别说千户,就是镇抚使许显纯见了他,也要亲切地喊一声林老弟。
想想其实挺逗的,监丞什么品级?
监丞上面有少监,少监上面是太监,太监上面是随堂太监和秉笔太监,再上面是掌印太监。
按照大明律,掌印太监正四品,镇抚使只低一阶,从四品。
一个从四品跟一个小监丞称兄道弟,不吝奉承,确实很搞笑。
然而林跃才笑了两天便笑不出来了,因为屁股还没把这个官小权重的位子捂热乎,有人就给他来了一招千年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