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qx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ptt-第二百五十八章無路可退看書-zx31k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他们的同伴,被扣住了脚腕,直直的被拉到了树上去,整个人几乎是悬空的状态。
“艹,有埋伏。”那个人骂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想要把脚上的绳子磨断,然而,他刚有动作,突然就有一声响动,对准了他的脑袋,就是这么一下,血从高处洒下来,甚至挣扎的时间都没有。
南意棠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活生生的人挂在那里,毫无生气得飘荡着,血洒了一地。
與僵屍的宿世情緣
温热的血滴在她的脸上,南意棠的呼吸一滞,那种愤怒和悲伤的情绪席卷而来,她握住了自己的武器,直接对着那个武器来源的方向狠狠的一击。
闷哼声传来,那个人大约是受伤了,在受到了攻击之后,那些人开始疯狂的对他们进攻,秦北越拉着南意棠藏在树后头,躲开那密集的火力,跟刚开始上岛遇到的那群人不同,这一批的火力更加充足,脾气也更暴躁,对着他们直接是往死里弄的。
他们在原地动弹不得,双方火力焦灼,南意棠抵在树后头,给秦北穆判断方位,方便他可以准确射击。
“我们得撤了,不能跟他们这样耗下去。”
他们带的武器数量是有限的,长时间的消耗对他们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因为不知道后面还会遇到多少危险。
“我跟他们两个人断后,其他人带着她先走。”
“可是你……”南意棠有些犹豫,秦北越的身上都还有伤,
“赶紧走,没时间了。”
秦北越推了南意棠一把,对其他几个人说道,“保护好她。”
桃花四艷 白樓小漠
“明白。”其他的几个人马上拉着南意棠走,枪林弹雨是什么意思,南意棠在这个时候的确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我的体内有个神明
惹上豪门:帝少的心尖宠儿
他们几个人身上多多少少的都带了伤,看起来也是灰头土脸的,身后秦北越还没有带人跟上来,他们就被围堵了。
子弹已经没剩多少了,对方看起来也是一样,相视了一样,便吼着冲上来。
近身肉搏,南意棠是完全处于弱势的,刚开始他们还能把南意棠护在身后,但是很快就应接不暇,尽管对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研究,南意棠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这些人训练有素,出手利落,不像是完全没有组织的野路子。
南意棠后退了几步,躲开了那个人踢过来的一脚,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她踉跄了好几下,那拳头是擦着她的脸而来的,南意棠抓住那人的手,却很快的被反拧了过去,论力气,她完全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南意棠狠狠的踩了这人一脚,而后抓着手臂咬了一下,这人虽然吃痛,却还是纹丝不动,将她的胳膊一拧,钻心的疼痛传来,南意棠的手一松,脖子立即就被勒住了,她几乎窒息。
“一个女人,也敢来这里?”那人捏着南意棠的下巴,“这么漂亮,可惜了。”
南意棠看着那个人,即便是被勒的喘不过气来,眼睛依旧是非常清亮的,和长期生活在地狱里的人不一样,这是来自于人间的眼睛,当她勾起唇角一笑的时候,这个人都有片刻的晃神。
在他晃神的片刻,南意棠迅速的抽出了匕首,朝身后那个人刺去,她刺中的是那个人的眼睛,那个人霎时间爆发了惨叫声,捂着自己流血的眼睛,视野一下子变了。
幽冥之路 古亭
南意棠也趁着这个机会,拔出了匕首,再次朝他刺了过去,这个人怒吼着,抓住了南意棠的匕首,恶狠狠的盯着这个漂亮却又残酷的女人。
南意棠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一步步的往前紧逼,直到那山坡处,她踢了一脚这人的膝盖,想把人给推下去,他果然站不稳了,在摇摇欲坠的时候,突然抓住了南意棠的手腕,带着她一起掉了下去。
身体在下坠的时候,南意棠的脑袋是恍惚的,风从她的耳边呼啸而过,她终于挣脱开了那个人的手,她的手上身上全都是血。
到了后头的时候,不断有蔓延出来的树枝擦着她的身体,带出一阵阵的疼痛,在那样的疼痛中,南意棠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南意棠浑身都是疼的,她躺在那一片枝桠中,身上不少地方都是擦伤的,淌着血,南意棠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想爬起来,太疼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躺着缓了一会儿。
她跟大部队走散了,南意棠看了看周围,这个山坡的高度不低,要想上去的话,很难,尤其是她带着满身的伤痕。
更糟糕的是,南意棠在身上摸了摸,发现通讯工具也丢了,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去,可能在刚才的打斗还有坠落的时候掉出来了。
哈哈,捡了一个帅男友 水昕璇子
南意棠看着高处的山坡,也察觉不到丝毫上面的动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秦北越那边还好吗?
創師手劄:打造夢想 弱青
她站起身来,找了根长短合适的木棍,支撑着一撅一拐的往前走,试着想找到自己的通讯器和包裹,药品食物还有水全都在包裹里,没有这些,她相当于在原地等死。
腿上也在流血,南意棠走了一阵子,并没有什么发现,反而听到了有人在朝这边靠近,脚步声听起来还不止一个人。
遮天傳
糟了,不会又是敌人吧,在这里,生存的法则体现的淋漓尽致,没有任何规则和道德的约束,只有活下去和利益的驱使下的弱肉强食。
她这样一个满身是伤的女人,在这里如果碰到了那些身强体壮,武装充沛的男人的话,相当于送死。
戰神訣 始道高
南意棠赶紧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着,那些人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前进着,这样搜寻的方式倒像是在找什么人。
该不会是冲着她来的吧?南意棠的心里紧绷着,身边没有任何可以与之抗衡的武器,按照这种搜寻方式下去,她的位置是必然会暴露的,现在都还没有找到秦北穆的下落,难道她就要死在这里吗?
上天这一次是把她逼到绝路上去了,手边没有什么武器,南意棠只能勉强找个石头傍身。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