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太好了老师,刚才摩根那边说会投资十万美元跟我们一起进期货市场!”
李阳兴冲冲的向周铭汇报着自己刚刚得到的成果,可面对的却是周铭有些错愕的表情,还有陈树和叶凝他们也都是异样的眼神。
李阳这才反应过来十万美元投资期货?如果散户这可以算得上是一轮豪赌,但对于摩根这样的豪门来说,这不等于是在打发要饭的吗?自己还这么兴高采烈的,这就有点自轻自贱了。
不过周铭也并没有批评和指责李阳,毕竟这也不能怪他,之前米德兰丹尼斯那边不断传来糟糕的消息,就连弗里曼这边也委婉表示他们并不愿意继续跟自己合作这种无聊的事情了。这让他们都感到十分沮丧,现在摩根这边说仍然愿意支持合作,李阳下意识就高兴上天,忘了力度。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一个积极的好消息嘛。”周铭说。
穿越到虛幻空間
安抚了李阳几句,周铭让他继续关注期货市场股市和其他市场的动静,凯特琳这边告诉周铭现在的情况就是非常糟糕的,由于华莱士和米德兰丹尼斯联手,除非有同样量级的粮商进场,否则这个市场没人能撼动。
凯特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在这个市场里,恐怕就是摩根和洛克菲勒都没用。”
“没有办法从局势本身下手吗?”周铭又问。
周铭从来没打算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现在也是如此。
凯特琳还是摇头,她说局势同样很难改变,而且就算改变局势,也只可能是为对手做嫁衣,比方自己炒作粮食绝收的消息,只会不断推高粮价,这正顺应了卡基集团的心意。相反自己如果想要做空粮价,可自己手里并没有这么多粮,可怎么抛?利用金融杠杆吗?
但要知道华莱士米德兰和丹尼斯他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他们把自己抛出的期货全部吃下,再卡住杠杆合约,自己不就成送钱上门?
在这一刻,周铭真有一种进退两难的困境,不过周铭并没有放弃,周铭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只有不肯开动的脑筋,再难的局面也总有应对的办法,只是自己还没有找到。
这时,凯特琳的电话响起,是她对接的萨皮罗事务所那边的电话,是萨皮罗将他准备公开的信息告知凯特琳,好让凯特琳有准备。
这原本只是公事公办,周铭连过问都不需要的,可偏偏周铭这时为如何解决眼下局面的事情心烦意乱,就和凯特琳一起听了听。
“先生女士,在克莱恩的身上,我发现了一起十分严重的种族事件,我认为这个事情的舆论可以有效的左右案件的审判结果……”
萨皮罗随后把克莱恩身上的故事告诉了周铭,作为两世都生长在红旗下的人,周铭对克莱恩这种只因为父亲没工作到位就被挖掉眼睛的做法简直没法想象,更可怕的是这并不是一个个例,除了克莱恩还有其他更多人的手脚被砍掉,仅仅只是作为“不努力劳动的惩罚”。
周铭当即表示必须让华莱士的那些杂碎们付出代价,为此周铭不仅会帮忙在媒体方面做文章,还允许萨皮罗重新就这个案子向法院提起诉讼,甚至还说:“哪怕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也一定要把这个公道给讨回来!”
有了周铭的答复,萨皮罗跟他的团队立即开心的准备去了。
而周铭这边在挂掉电话以后,则不好意思的问凯特琳自己是不是太意气用事了,毕竟这种事情或许在殖民时代是很正常的,全世界的种植园里这种事情都不少见。
凯特琳却十分肯定周铭的决定:“我并不是在宽慰,我是真的认为这个事情或许能成为一个打开缺口的机会!”
周铭知道凯特琳并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更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开玩笑。
周铭问她是怎么想的,凯特琳告诉周铭可以利用这个事情给卡基集团和其他传统农场贴上一个罪恶的标签,然后号召整个美国来抵制所有带有“卡基”标志的食品,人为的把卡基集团从市场上隔离出去。
省委大院 納川
人为的把卡基集团从市场上隔离出去?
陈树和叶凝他们是对此存疑的,因为卡基集团的规模太大,不说他那么多的产业和子公司了,就是他农场里出产的小麦玉米和牛肉,人们在吃的时候可不会去翻有没有卡基集团的标签。
凯特琳这时就强调了小麦:“按照期货市场的标准,明尼苏达小麦基本都属于卡基集团供应,我们的主要目标也就在这!”
丫鬟當道 淡紅指尖
所有人这才恍然明白,的确,为了期货的公平公正,所有货品都有相应的标准,而小麦由于各地气候和土壤条件以及种子等等东西的不同,出来的质量也各不相同。
期货交易所为了方便交易必须划定标准,比如堪萨斯小麦和明尼苏达小麦等等,而明尼苏达小麦的标准就是卡基集团在背后推动建立的,同样的卡基集团也供应了期货交易所里超过70%以上的明尼苏达小麦。
“卡基集团的名声臭了,那么他出产的粮食也将变成毒药被人抛弃,如果我们稍微带一下节奏,很有机会做空明尼苏达小麦,而只要做空成功,卡基集团作为最大供应方,就将蒙受巨大损失!”
但凯特琳迟疑一下最后还是保守了:“不过这只是最乐观的结果,最多只有一半的把握。”
凯特琳是想告诉周铭这个事情需要美国人民的配合,需要舆论滔天,因此成功把握并不大,不过在周铭看来:“居然还能有一半的把握,太让人意外了,就这么干!”
驚宋 幻新晨
唐然当然很支持周铭这么做,陈树和叶凝尽管同样没想到周铭当初预留的一手闲子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意外的巨大回报,但却认为周铭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太冒险了。
周铭的道理很简单:“难道我们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一句话把陈树和叶凝他们全问住了,的确,现在他们除了这个,根本想不到其他可行的办法。
周铭随后还说:“都别这么苦大仇深的,虽然我们这么
做有些冒险,但我认为成功率还是很高的,毕竟我一番演讲就能激起克莱恩的复仇欲望,就证明美国人民积攒了很多怨气的。而且更重要的,我们是在帮过去种植园农场里受压迫甚至虐待的人们讨回公道,我们是在做正义的事!”
陈树和叶凝他们这才重新打起了精神,他们告诉周铭他们会尽快做出投资模型,给出期货的投资方案,也会开始启动杠杆合约,准备更多的小麦期货准备抛售。
而且陈树还问出最重要的问题:需要私下进行吗?
陈树就是想问这个事情要不要让摩根和洛克菲勒他们知道。
旋風花 東方玉
周铭的答案很直接:“当然不需要,就找摩通和其他的投资银行,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我准备开始大规模做空明尼苏达小麦了!”
陈树和叶凝他们眼神火热,因为对于麦克伦的强势威胁,还有米德兰和丹尼斯的阴险背叛,他们就是该进行大胆反击,这太对他们的胃口了。至于能不能成功,反正现在的事情已经明显超出正常金融的范畴,任何金融精英恐怕都没法做出准确判断,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就只能相信周铭的判断。
早安!王子殿下
唐然很快带着陈树和叶凝去安排工作,在离开之前,唐然对周铭做了一个加油的表情。
“看来然然也发现了,其实周铭你并没有什么信心。”凯特琳说。
这时候只剩周铭和凯特琳了,周铭再没有之前在陈树和叶凝面前的那份轻松自如和信心满满,而是变得有些苦涩。
“我们现在只是不得不这么做,就算局面能朝着我们预想最好的结果发展,中间也存在太多的变数,这种情况我能有什么信心呢?”周铭说。
不过周铭却需要在陈树和叶凝面前做出轻松和自信的样子,哪怕这只是内部会议,参加会议的也只有他们也一样,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们真正相信。
但面对凯特琳就不一样了,因为凯特琳太聪明了,什么都骗不过她。
“只是没想到然然居然都发现了,看来我这次的演技有些捉急了。”周铭说。
情鎖錢塘湖 冷若卿
凯特琳却摇头告诉周铭:“其实唐然非常聪明,只是她在你面前不表现。”
周铭当然也明白唐然肯定不会真的像看上去那么憨,如果真是这样,凭她一个人也没办法收拾好这个四分五裂又混乱的唐家。
“好了,唐然和陈树他们做自己的事,我们也不能拖后腿呀!”
周铭说着拿起电话拨通了皮耶罗的号码:“老皮你好呀,我这边有个事情需要跟你商量下,放心不是需要你多出钱进期货市场,只是我准备做空明尼苏达的小麦,但是你知道我手上没有任何期货合约,所以需要从你这里借,全都按照市场流程来,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你可不准扣着合约或者给我涨价,要不然我一定会狠狠踢你的屁股!”
在皮耶罗之后,周铭又分别拨出电话给弗里曼和提斯曼等其他金融豪门,所提的要求也全都是希望从他们哪里获得期货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