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鬼王
小說推薦茅山鬼王
龙尧真人这么一问,葛羽才知道,合着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夫郎到底有幾個? 淺唱
“脉搏跳动的十分微弱,感觉就只有一丝气息尚存,我用薛家药铺的药吊住了她的命,三天之内肯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葛羽道。
奪心之戀:龍神大人束手就擒 蒙之茉
億萬萌妻不準逃
“多谢祖师爷保佑啊,没想到我龙尧竟然能够施展出借尸还魂术,而且还成功了。”龙尧真人激动的说道。
我當師太的那些年
平步青雲 禦史大夫
“我就说吧,龙尧师兄是古往今来,咱们玄门宗动用借尸还魂术的第一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葛羽这时候拍起了马屁。
愛妃好甜:邪帝,寵上天!
情願愛不再
“别给我带高帽子,要不是看在师父的份儿上,我才懒得管你这档子破事儿,这下好了,贫道还以为不能成功,已经做好了全身而退的打算,现如今竟然真的做成了,贫道不知道又要折损几年的阳寿,小羽,这个天大的人情,你小子给我记着,一定要还。”龙尧真人有气无力的说道。
“别啊师兄,你救下的是亮子未来的媳妇,要欠你人情的是他,你该找他才是,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是过来帮忙的。”葛羽将这事情直接推的一干二净。
要不是葛羽找到了龙尧真人,龙尧真人也不可能为了他出现,之所以如此,是看在葛羽的面子上,钟锦亮跟龙尧真人又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
一旁的钟锦亮听闻,连忙凑了过来,激动的说道:“对,小羽哥说的对,是我欠龙尧真人的人情,以后有机会,我一定用命来还。”
龙尧真人翻了一个白眼过去,他在这里跟葛羽逗闷子,钟锦亮倒是当真了。
惡魔13號完美校草
他们可是亲师兄弟,一个师父交出来的,龙尧真人哪里发需要葛羽的报答。
葛羽给龙尧真人吃的薛家药铺的丹药,这药效已然发作了,龙尧真人的脸色好看了很多。
随后,他脸色一沉,开始说起了正经事:“陈雨跟棺材里的那个女孩儿命格和八字并不是完全契合,贫道不得不用逆天改命的手段帮陈雨跟这具尸体融合在一起,一时间受不得这反噬之力,不光是喷了一口血,人也晕死了过去。这具尸体虽然刚死没有多久,但是在冰柜里冷冻了一段时间,陈雨的神魂刚刚入驻她的身体,需要一段时间适应,但是也很有可能出现排斥想象,最坏的结果是,陈雨还是无法跟这具身体完全融合,只能将其超度了,如果三天之内,这具身体的各项生命特征都在恢复的话,那就说明咱们的功夫没有白费,人会慢慢好起来的。”
“也就是说,这几天咱们要呆在金陵城,看着陈雨?”葛羽道。
洪荒之槍破天 小磊飛刀007
“目前来说,只能这样了,她还不能随意移动,随时都有可能魂魄离体,有些麻烦。”龙尧真人道。
葛羽蹙起了眉头,无奈道:“我想尽快离开呢,怕是惹上大麻烦。”
“怎么了?最近几年在江湖上你可是没少折腾,你不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还有人敢触你的霉头?”龙尧真人问道。
“刚才你没瞧见?你开法坛的时候,引来的可不都是一些孤魂野鬼,这次还弄来了一个鬼仙,太吓人了,我和亮子差一点儿就被那鬼仙给灭了,它走的时候说还要来找我,我怕的不行,那鬼仙脑子有点儿不正常,不好应付,万一真找来了,动起手来,咱们谁扛得住?”葛羽道。
此时,龙尧真人才猛然惊醒,想起了之前出现的那个鬼仙,他虽然没有见那鬼仙长什么样子,但是在屋里同样也感觉到了那鬼仙身上裹挟的大恐怖,当时自己正在施法的关键时刻,无心顾及其他,在葛羽跟那鬼仙交手的时候,龙尧真人便晕死了过去,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那鬼仙是怎么走的?”龙尧真人问道。
情陷99分女人 沐月草
“看到了凤姨,一见钟情,说是来找我,估计是想找凤姨。”葛羽无奈道。
“我的天,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会有这种事儿?”龙尧真人有些不太敢相信。
随后,葛羽又跟龙尧真人简单说了一下这鬼仙的来历,原来是金陵朝阳宫供奉的一个明朝老鬼,是当年朝阳宫的一个祖师爷将那鬼仙给救下来的,这鬼仙在当时颇受百姓爱戴,承受了香火,才会有如今这般道行。
按理说,这明朝老鬼如此,早就应该是鬼仙了,但是那阳炔真人却说那明朝老鬼离着真正的鬼仙还差一个段位。
估计是那明朝老鬼心中还有执念未消,阻碍了修行之道,说不定这个执念便是当时没娶上媳妇,一直耿耿于怀,要不然一看见凤姨,为啥就变成了一个老色批。
几个人也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情。
折腾了一晚上,天色已经渐渐亮堂了起来。
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葛羽朝着门口看去,就看到冷冰心的父母正站在门口不远处,踮着脚尖朝着屋里看。
一看到这二人,葛羽心里还挺不是滋味。
毕竟这事儿是欺骗了他们。
冷冰心已经死了,换了一个灵魂。
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真的没了,老两口必然深受打击,以后也是无依无靠。
葛羽能做的就是这个善意的谎言了,正好陈雨也是无父无母,以后若是重生,就将这老两口当成自己的父母,好好孝敬,想来陈雨肯定不会拒绝。
“葛先生,我们能进来吗?”冷先生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问道。
“进来吧。”葛羽道。
老两口旋即迫不及待的进了屋子,然后直奔那水晶棺的方向而去,先是朝着躺在棺材里的冷冰心瞧了一眼,然后才看向了葛羽道:“葛先生,情况怎么样?”
“活过来了,不过现在气息十分微弱,随时都有可能断气,这几天,我们会在这里呆着,争取让她早点醒过来。”葛羽道。
听闻此言,老两口激动的嚎啕不已,抱在一起大哭了起来。
哭了好一会儿,那冷先生才死死的握住了葛羽的手,整个身子都激动的发抖,不停的说着感激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