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这……”
阮凝思看着那么小的份量,分明只够尝个味道。
“我知道她是什么心思,估计是想吃我一顿,然后就继续忍着。但我是不可能成全她的。这么一点虽然少了点,但总不至于饿得死她,你就放心好了。”
陈靖吃完就将剩下的全部倒掉,一点也不留。
阮凝思无奈,也只能将碗里的那一点,喂过去给师姐阮凝霜吃。
阮凝霜气得发抖,没想到连这般心思都被他给看穿了。
一气之下将师妹阮凝思喂到嘴边的食物给吐了。
“师姐,就这么点了,你再吐可就没了。”阮凝思赶紧劝道。
这是好不容易才要来的食物,你真就要这样糟蹋?
气极的阮凝霜几乎肺都要炸了,但听师妹这么一说,觉得也对。
这是她受着屈辱说了一句【官人,我要】才得来的食物,为什么要浪费?
若是浪费了,岂不是等于屈辱白受了?
而且,这食物若不吃,那狗男人必定还会想方设法的引诱她的。
这般想了想之后,她也就接受了。
师妹阮凝思一共喂了她三口。
食物味道是极好的,食材都是顶级的。
吃完三口,她意犹未尽,目光看着师妹,眼神似乎在说,快喂啊,发什么愣?
师妹一脸不忍:“师姐,已经吃完了。”
加上先前吐掉的那一口,总共就4口。这会儿,便只有3口,吃完就没了。
總裁,先有後愛
阮凝思气得煞白的脸色,忽然变成了青色。
怒视陈靖,有万千想骂的话酝酿于咽喉之内,想开口骂出,却想起他的所作所为,顿时又压了下去。
实际上这三口食物,不吃还好。有过饥饿感受的人都知道,在你非常饿的时候,如果什么都不吃,那么还能勉强顶得住一阵子。
可如果给你吃了一两口,又不给你吃了。那才是最折磨的。
腹中的馋虫被勾动之后,饥饿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大兽活过来一样,会在你体内肆虐折腾。让你坐立不安。
这般的难受,比之先前要更远胜十倍。
帶著系統穿時空
“你也不用担心,待会儿还有宵夜,如果你嘴巴能更甜一点,还是可以吃的。”陈靖笑着说。
宵夜,在夜深的时候如期而至。
影視搬運工
冥夫寵妻夜承歡
这一顿,陈靖准备了羊肉串。
先腌制羊肉半个小时,然后拿出炭火开始烤制。
烤好之后,他又一次邀请阮凝思。
阮凝思其实不想吃的,毕竟这不是正餐。
但奈何这东西味道太香,而且她从小到大也没吃过。
也就秉着好奇的心,尝了一两串。这一尝,就感觉有点停不下来了。
而她师姐阮凝霜眼巴巴地看着,从晚餐馋虫被勾起之后,她忍到这会儿,肚子已然跟打雷一样的响动了。
“想吃吗?想吃就老规矩,叫得妩媚点。”陈靖拿了几串从她鼻子前晃了晃。
阮凝霜犹豫了一下,也是一回生二回熟,反正吃晚餐的时候已经屈辱过一次了。
再屈辱一次,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官人,我要。”她说出了口。
“嗯,这语气还不错。”
陈靖笑着亲自喂了一串给她吃。
一串羊肉,也就小拇指大小,一串下去,也照旧起不到饱腹效果。
在阮凝思等待的目光里,陈靖却忽然回过身去自己吃了起来,不再喂她了。
“怎么……才一串?”她不甘地问。
“你还要几串?”陈靖回头看她,“想吃就再叫几声?”
阮凝霜咬牙,目光里尽是仇恨的火光:“官人,我要。”
脸上看着凶,可嘴里喊出来的声音却很柔媚。
她是知道的,如果语气不过关,这个狗男人绝对不会罢休的。
于是,陈靖又喂了她一串。
吃完之后,她也自动代入了角色,又喊了一声:“官人,我要。”
陈靖满意地点了一下头,又喂了她第三串。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女奴养成一样。
阮凝霜从最开始的不愿接受,万分排斥的情况,变成了现在这样,为了一串羊肉,也能主动地喊出这种话来。
不过陈靖给她的上限,也只有3串,再多的就不给了。
到他自己吃饱喝足之后,也是没放过她,掀开裙子又发生了好几次关系。
对这事,阮凝霜渐渐地也没了最开始那种排斥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
后两天的时间里,阮凝霜要显得“乖巧”得多。
陈靖要她怎么叫,她就怎么叫,相当配合。
等到手机上设定的720小时终于到点的时候,这营地附近,一个奇怪的光阵突然之间就显化了出来。
——返程的时间到了。
“还真是准点啊。”
陈靖看着那光阵,无尽的光芒,链接着天外宇宙,另外一头,分明是天域所在。
“回去之后,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说吧?”陈靖看着阮凝思。
“嗯。我们不会乱说的。”阮凝思点头。
秦鸢和钟哙这对表兄弟惨死,跟她们姐妹也脱不了关系。
钟哙的确是死在陈靖手中,但是在她们自己看来,秦鸢却是死在阮凝霜的手中。
——她们并不知道秦鸢在斗魂的过程里已经被陈靖杀了。反而是认为阮凝霜的偷袭,才将秦鸢给斩杀了。
所以,这事她们也要承担一半的责任。回去若是乱说,她们自己也逃不过惩罚。
一直被封了穴窍的阮凝霜这会儿却是一言不发。
吃了陈靖太多的亏,她现在很能理解【沉默是金】这个词的涵义。,
无论有什么心思,藏在心里就好,一旦说出来,这个狗男人必不会轻易饶她。
“阵法启动,大概是10分钟的时间,你先进去吧。”陈靖忽然对阮凝思示意。
阮凝思听他这话,有点担心地看着师姐。
大家不一起走吗?
“我给你保证不会丢下你师姐,只不过我有些话要对她单独说,所以你先走吧。”
“哦。”
阮凝思踌躇了一下,只得一个人先踏进了光阵。
她一走进去,转眼人就不见了。
愛的傷痕之痛 惠惠@huihui
陈靖见状,来到阮凝霜的身边,将她身上的封印解除:“你回去之后,应该也不会乱说吧?”
阮凝霜自己是当事人,当然不会乱说。
可越是听到陈靖这么郑重其事的要求她,她就越想叛逆地反他。
“若是乱说,又怎样?”她傲然地看着他。
極品大太監 今晚又打老虎
“不怎样,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好了,我不在意。”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想着回去之后,恐怕再碰你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在回去之前,我得再报复你一次。”
陈靖说着,从她背后又强行要了一次,两人同时走入玄色的光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