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对于现在的伊尔根觉罗来说,自己的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把得到的消息送出去。
他们居然结盟了!科尔沁居然无耻地背叛了大汗!
重生之嫡女皇妃 淺淺愛.
一定要把消息送出去,让大汗早做准备才行。不然一旦他们的阴谋得逞,那么大汗就危险了。
只不过现在被关押着,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一定要想办法越狱!一定要想办法越狱!
伊尔根觉罗想到了手下阿古泰,这次行动他没有被抓。
虽然手下损失惨重,但心腹阿古泰还是跑了出去,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阿古泰了。
哪怕自己也不能被救出去,能把消息传递给阿古泰也好。只要把消息传递回大汗那里,自己的功劳也就有了。
外面的狱卒们依旧肆无忌惮、高声谈论着喝酒,对于伊尔根觉罗根本就不在意。
在他们的眼中,伊尔根觉罗就是一个要死的人了,对于死人自然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而此时此刻,在外面的阿古泰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现在情况变得非常糟糕,伊尔根觉罗和大部分的同僚被抓起来了,事情究竟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消息被封锁的很严密,阿古泰想要打探到情况也非常的不容易。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
整理了一下衣着,阿古泰出了门,四下小心翼翼地看着,生怕有人认出他。
他沿着街边向前走,含着胸低着头,生怕有人注意到他。
很快,阿古泰来到了一家的门口。看着门口上写着的王字,阿古泰转身就走。
没过多久,有一个人来到王家的门口,手中拿着一封信递给门子说道:“这封信是给你们家主的。”
陰陽師秘錄
听了这话之后,门子就是一愣,随后看了一眼来人。
这人看打扮就知道不是什么富人,这种人跑这里来送信,吃饱了撑的吧?
以为家主是什么人,什么东西都能递上去吗?
现在谁不知道张家口乱成了一锅粥?家主哪有心思管这些破事?
门子看了他一眼之后,骂道:“滚,什么东西都送来!”
来人却冷笑了一下说道:“这封信可是一个重要的人送给你们家家主的,可千万不要后悔。现在范家的人已经被抓进去了,难道你们王家也想步后尘吗?”
这句话一出来之后,门子就吓了一跳。
现在张家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范家被抄了家,家里面的所有人全都被抓了。而整个张家口的北门已经封上了,没有人能够从北面离开。
絕品帝女
至于说南面的门,那里也有人站岗,只许进不许出,搜索进行的很严密,现在也没有丝毫开放的意思。
在这样的情况下,城里面的大户自然全都懵了,王家的老爷也是如此。王家自然是人心惶惶。
门子原本就没有看得起这个来送信的人。可是这个人说这话却让他有些迟疑,他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把信给我。”
送信的人也不迟疑,直接把信递给了门子。
看了一眼送信的人,门子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看着他,我去找管家。”
说完这句话,门子转身向大堂跑了去。
很快,信就递给了管家,然后就转到了王家家主王登库的手里。
此时的王登库就是一个热锅上的蚂蚁。
对于他来说,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张家口能做主的指挥使陈忠已经被人控制起来了,现在想联系都联系不上。至于其他大大小小的官员,也都是一个个闭上了嘴。
整个张家口做主的人是锦衣卫,到处都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个小城市,现在已经全都被控制起来了,想要传递出消息已经是难如登天。
范家的人被抓、被抄家了,与范家人合作的人也被抓了起来。他们这些与范家有紧密关系的人,那就更是人心惶惶,何况他们做的生意都一样。
现在王登库就担心范永斗会把他供出来,到了那个时候,可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王登库连忙说道:“老爷,这里有一封信,是伊尔根觉罗的人送来的。”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王登库的脸色就是一沉,随后说道:“这个时候了他们居然还敢送信过来?他们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死吗?”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王登库的手还是非常快速地把信接了过来。
看了一眼密封没有人拆开过的痕迹,王登库小心翼翼地撕开了信封。
召喚千軍 高森
将信纸展开之后,王登库就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实际上,这封信并没有写什么太多的正式内容,只是约见王登库见面,明确地告诉他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去见面,落款是阿古泰。
北京戰爭
阿古泰这个人,王登库知道,是伊尔根觉罗的心腹。
这个时候实在是不应该去见这个人,太危险了。
可是王登库迟疑了片刻,便决定去见阿古泰。如果不去,他就弄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现在这些人都像疯了一样,被关在了张家口。如果搞出了什么事情,他也脱不了关系。
看看这些锦衣卫要干什么,想办法把他们稳住,这是当务之急。弄清楚事情的情况之后,才能采取应对的办法,这也是当下必须要做的事情。
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王登库都要去见阿古泰。
只不过最终事情的结果如何,还要等见过阿古泰之后才知道。如果事情不可为的话,王登库也可以找个机会把阿古泰灭口。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
“按照上面的时间和地点准备,你先派人过去看看,没有问题我们再去。”王登库把信递给管家,直接吩咐道。
“是,老爷。”管家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而此时,朱由校所在的客栈之中。
朱由校正在安排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侍寝。
这件事情对于朱由校来说很重要,因为关系到他后续的计划。这一次到张家口来,实在是不方便,就没有带女眷。
事实上,朱由校以前出去也不带女眷。但是现在有了一个大玉儿,有些事情就必须提上日程了。
看了一眼眼前的布木布泰,朱由校说道:“有件事情还是要和你商量一下。”
布木布泰听了这话之后,直接说道:“有什么事情,陛下吩咐就是了。”
比起吴克善,布木布泰的认命速度显然更快,或者说她更加明白现在的情况。
哥哥已经与这位大明的皇帝暗中结盟,而她就是这个结盟的基础。虽然总觉得眼前的这位皇帝陛下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是她暂时也不知道。
空間靈泉之第一酒妃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她什么都不做是最好的。一旦搞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可能活着回去大草原了。不但她要死,哥哥也要死。
而且现在哥哥答应了对方的结盟计划,她就更没得选了。
朱由校看着布木布泰,对于她的态度很满意。他点了点头说道:“非常好,朕想和你商量的事情就是侍寝。”
听了这话之后,布木布泰的脸色就是一变。
卿本佳人 回憶島
虽然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可是也太早了吧?
抬起头看着朱由校,布木布泰的脸上全都是迟疑。
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大明的皇帝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超級妖孽保鏢
原本布木布泰还以为这个皇帝并不是一个变态,只不过就是想利用她罢了。可现在看来,这个皇帝不但想利用她,而且还是一个变态,这可怎么办呢?
虽然心智成熟,也很聪明,可终究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布木布泰面对这样的事情,有一些不知所措。
迟疑了半晌,布木布泰抬起头看着朱由校,说道:“我们还没有正式的婚约,你知道这么做是不是不合适?你也知道我的身份,这么做不合规矩。”
朱由校看着布木布泰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朱由校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声音也很清楚,非常努力的表现着温柔,生怕吓到布木布泰。
可是此时此刻,布木布泰已经被吓到了。
朱由校的笑容在她的眼里,已经变成了变态的狞笑,随时准备张开大嘴一口把她吃掉。
朱由校的目光也十分的凶悍,弄得布木布泰都有一些哆嗦了。
“不行不行。”布木布泰摇着头,红着脸轻声说道:“我才十岁,我还没来葵水呢。”
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朱由校的双眼,十分认真的说道:“既然双方结盟了,那就要保持结盟的态度,你不能够这么对我。你答应要把我封为妃子的,那就要明媒正娶。双方结盟之后,才能够正式的结为夫妻。而且也要等双方完成了盟约、我的年纪到了之后,才能够正式嫁给你。”
“现在绝对不行,你也不要想着用强,不然的话我不会屈服于你!”布木布泰看着朱由校,小脸上全都是倔强。
不过她整个人都有点控制不住地打哆嗦了,显然是十分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