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杀了我!
森寒气息鼓荡沸腾,如寒流般的毒素似冻结了整个太阳系,气势滔天,足以让任何人为之恐怖,颤栗。
但他的神色仍然平静且谦恭,似是温文尔雅,又像是哪怕到了如今,心中也有无比的忌惮。
这拉塞尔心中越发发毛。
他完全想不通,这样一尊强者,为什么会忌惮那短命种。
且分明已经忌惮到这种程度,却偏生还是要来,且要主动为敌。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饶是拉塞尔想破脑袋,也根本不知道这尊将自己当做‘同类’的强者到底在想什么。
那斩了自己一头的短命种,难道就是那什么元阳上帝?
这怎么可能?
“至毒吗?”
感受着彻骨冰寒以及心中涌动的危机,安奇生眸光一凝,感知到了这白光的恐怖之处。
与他印象之中一切毒都不一样。
星界之王
组成那白光的无穷微粒,并非是正常形态,而是狰狞扭曲,让人望之心寒的‘毒虫’。
这毒虫纵横交织化作白光,所过之处,组成万物的其他微粒统统都被其吞噬,继而,分裂出更多的毒虫。
周而复始,似无穷无尽!
相比于这一道白光外显的可怖冰冻,其内中的恐怖还要更胜亿万倍之多!
而更让他注意的,则是他所说的‘不得不来。’
一尊‘四星道启’境界的巨妖,谁能让他不得不来,不敢不来?
在齐寸的话中他感受到了他复杂且矛盾的心理,且能感觉到一丝异样。
似乎,他在期待与自己交手,或是想要死在自己手上……
但他也没有寻根究底的意思,因为无论他为何前来,终归还是要做上一场。
只是淡淡的看着齐寸。
“除却此点之外,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齐寸也看向安奇生:“作为交换,我也想问您一个问题。”
他的气势澎湃激荡,甚至不在乎绝灵宇宙那强绝到他都无法忍受的压制。
为了来到此地,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代价,但在此时,他却似乎并不急着动手。
“哦?”
安奇生眸光微抬:“你有疑问,不妨说来听听。”
他也想知道,这头皇天地仙界的巨妖,横跨无穷遥远的距离来到这里,想要问自己什么。
遥隔星空,一人一妖平静对话,不像是要生死相搏的敌人,更好似是寻常友人之间的问询。
看的拉塞尔心中越发的发麻,甚至于产生了极为不好的念头。
“这片星空,对您一定很重要……”
齐寸也不推辞,凝望这片星海,直至看向极遥远之处的玄星:“或许说,那颗有着完整的天地循环,草木生灵的小星,对您来说定然很重要吧?”
他的精神修持极高,纵然玄星已脱跪远离,他却似还能捕捉,甚至察觉到其上发生的事情。
安奇生神色平静,不置可否。
“若不重要,您也无需如此大费周章,因为区区试探,就暴露了自己此时的实力……”
齐寸也不在意安奇生的态度,声音平缓:“可即便您于天变之前诸多谋划,不惜暴露自己也要救世,甚至,这些人还在中伤,诽谤,唾骂于您……”
似在他看来,整个太阳系的毁灭,也只是区区的试探。
“他人毁誉于我何干?废话话不必太多。”
安奇生打断了他的感慨,并扫了一眼其身下面色狰狞,无比仇恨的看着自己的拉塞尔。
这头梦魇九头蛇的后裔,在这头巨妖的镇压之下,温顺的好似没断奶的小狗,哪怕自己与其有着大仇,竟也始终不敢开口。
“我想问您,若有一族群,以口舌之欲圈养万灵,于生存之外,肆意宰执万灵,扒皮吞肉食髓,无所不用其极,以至于万灵凋零……”
齐寸脸上浮现一抹难以形容的神情,似哭似笑:“这样的种族,可称的上高贵?”
“天生万物,本无高低,只有强弱,何来高贵与低贱?”
道台之上神光缭绕,安奇生自然懂得齐寸说的是什么,淡淡的回答:“真正的高贵,不是血脉,不是族群,而是心灵的升华,灵魂的纯粹。”
“天生万物,本无不同,如您这般,已摆脱凡俗脱胎长生的存在,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齐寸说着,面上的表情渐渐退去:
“可您,为什么,只救了‘人类’了?”
幽冷的太空之中,似乎变得越发的冷寂,彻骨寒意让拉塞尔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声。
但此时,哪怕他如何痛苦嘶鸣,其身上的那头巨妖却恍若未觉。
“先人后己再天下,如此而已。”
安奇生眸光深处泛起一抹涟漪,神色有些微妙。
面对这头巨妖,他心中总有着错觉。
似乎对于这头巨妖来说,这些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让他不能理解。
自己,似乎就该如天悬空,万族万灵一视同仁……
这种错觉突如其来,安奇生却不会以为是没来由,心中不由泛起思量,隐隐间猜测到了这头巨妖的来历。
但对他而言,万事万物,力尽则可,他自问已做到所能做的一切。
正如他所说,他人毁誉与他无关,问心无愧就好。
“先人后己再天下……您说的不错,您说的很好……”
平静的声音有了波动,齐寸仰天大笑,笑声苍凉:“原来就算是您,也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终归,终归是我太过奢望了…..”
似看到了世上最为好笑的事情,齐寸笑着笑着,竟笑出了泪水。
他的笑声通达无边,其中却没有半丝笑意,只有无尽的悲凉,甚至是痛苦。
可惜,人与人的悲喜尚且不能相通,遑论是跨越种族?
安奇生心中稍稍有些触动,齐寸身下的拉塞尔,却只觉刺耳烦躁,恨不得将其掀翻在太空之中。
许久许久之后,齐寸恢复了平静,自蛇躯之上缓缓起身,遥隔星空,长长一拜:
“冒犯您,我很抱歉…..”
这一拜,齐寸的气息彻底沉凝了下来。
而待其再度长身而起之时,其面上已显现出彻骨的冰冷之意。
“今日,若您杀我不得,我就要‘屠圣’了!”
齐寸心潮一时澎湃,其气息更是凶狂至极,遥隔无尽星空的玄星之上,都有着恐怖的天象为之生出。
地表之上的诸多入梦者,地壳之下的普通人,都只觉心中刺痛,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哀嚎。
“啊!”
拉塞尔心中正自杂念翻飞,就听到一声足以将他都冻杀的恐怖低语。
隨身有空間:夫人別撩我
如巨蛇长嘶,似神龙怒吼!
一声低语而已,冻结太空的无尽白光就为之沸腾,如同有着灵性一般蠕动,挣扎,咆哮起来。
如同亿万灵蛇嘶鸣怒吼,更铺天盖地一般向着安奇生所在的那片星空扑击而去。
那白光森寒冷酷,带着极端恐怖的毒素,所过之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全都如被高温炙烤的黄油,消失的无影无踪。
乃至于太空本身,也在消融着。
“人需自救,方有天救……无论你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与我无关!”
浩浩荡荡的白光呼啸之中,安奇生缓缓起身,其周身交织的五色神光一时也为之大盛:
“若要杀我,你且自来!”
轰隆!
一声巨大沉闷的炸裂之声自安奇生体内透体而出。
这一瞬间,安奇生的神意都在燃烧,而他体内鼓荡的血气,却是千百倍的提升着!
狂涌的白光之中,如稻草般翻飞出去的拉塞尔只觉眼前一片空白。
只见浩渺虚空之中,似有一轮光芒纯粹到了极限的大日显现而出,那是纯粹而强烈的血气透体而出!
但凡血肉之躯者,无不有血气。
美國大牧場 抓不住的二哈
拉塞尔同样有,他的体魄强绝足以灭星,但纵然是他的血气,也远远达不到这般恐怖的程度。
綺夢妖嬈:不做帝王的寵妃 昕蕊
这短命种怎么可能这么强?!
如果他有这么强大的血气,之前那一战,自己怎么可能逃得掉?!
龍族特色 老斑鳩
拉塞尔心中震荡难言。
“嗯?!”
齐寸心头一动,却无诧异。
在他看来,纵然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只要是发生在面前这位的身上,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莫说是气息陡然暴增千百倍,即便是一下撕裂自己,他也不会有丝毫意外。
“吼~~~”
只是在安奇生气血排空震荡的同时,发出一声震荡星空,经久不息,无处不达的长嘶之声。
竟直接显现出本相,化作那一条足以环绕恒星,截断星河的庞大蛇躯。
在滚滚白光与浩荡血气碰撞的同时。
已是长尾横扫,抽碎大片星空,抽打向了道台之上的安奇生。
轰隆!
犹如一团绚烂的烟花炸开,无边血气已被一下贯穿!
安奇生瞳孔一缩,直接斩落散逸的血气,下一瞬,已一步踏前,披挂五色于身,一掌拍击而出。
轰!
五色神光纵横交织间,似有无穷光热显现,斑驳的道纹法理在汇聚。
恍惚之间,似有‘八卦炉’‘南天门’‘斩仙台’‘酆都城’‘打神鞭’五式散手同时迸发而出!
刹那而已,其大若无边的太阳系都被一下照亮,安奇生强绝的意志藉由蜕变的身体,显圣而出!
轰隆!
拉塞尔只觉无边神光抽打八方,充斥四面,只发出一声惨叫,就被轰的倒飞不知几千几万里。
在这极度凝实的意志光芒之下,那无边白光的色彩似乎都一时被彻底的遮盖了过去!
“太极真意……”
總裁的懶妻
以匹练银河似的长尾抽打而去的齐寸心头一震,感知到那蕴含着强绝到极致的意志杀伐之术。
他心中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似心头的大石彻底落了地!
嗡~
神光缭绕之中,安奇生心神放空,这一式神通打出,他自己都似乎成了彻底的空壳。
司茶皇後
斩三尸之法的明悟,绝不仅仅是让他藉由身体发挥意志的力量而已。
精气神三位一体,相互转换之下,所能做到的,也绝不是精气神的转换而已。
他之所以能照破那白光绝毒,正是因为,他的力量,在以元神都无法察觉的极速转动着。
那是在‘精气神’之间不住转动着!
那组成毒素的毒虫能够吞吃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精气神都难逃其侵蚀,但他的精气神不断转换。
却已超乎了‘精气神’的范围。
毒光如雨拍打,却泼水不进,无法可破!
轰!
刹那而已,安奇生已穿透白光狂潮,意志神通横掠虚无,直斩向那头无比巨大的纯白巨蟒。
但下一瞬,出乎安奇生预料的一幕发生了。
那本自以长尾抽打星海虚空的巨蟒,在他的神通及体之前,竟反而放开了所有的防御!
他,果真想死?!
安奇生心头一震,手下却没有丝毫的颤动,撕裂虚无白光的手掌直直拍向了巨蟒不知何时显现在外,无有鳞甲包裹的‘七寸’!
“上帝,问我为何心有恐怖却还前来……”
齐寸昂首,如星月般明亮的眸光之中有着惊世神光迸发而出,如潮水般狂飙而出。
在安奇生轰击在他‘齐寸’之上的同时,也将安奇生彻底淹没其中:
“我以吾命,铸上帝…..
成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