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戰士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戰士
塔拉城偏远地区,当初李凯和联盟等人一起进入神灵血池的位置。在周围不知道为何出现一群人的情况下。
下一刻此处空间忽然产生了波动,而后随着波动的持续变化,下一秒一条腿击碎了空间从中走了出来。
浑身黑色铠甲的李凯走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举起了手臂。转眼之间黑色的盾牌在李凯的手上生成。
醒後我成了女同桌爸爸 貓溺
‘轰!轰!轰轰……’无数道流光从远处朝着李凯所在的位置落下将刚刚从空间之中走出来的李凯的人纳入到了他们的攻击范围之中。
微微皱起眉头,在壹号金属变形衍生出来的防御之下李凯毛都没有伤到一根,但是此时的李凯十分疑惑。为何会有人对刚刚出来的自己发动攻击?
在防御之中李凯头盔的显示器中一个个身影被标注了出来:“咦?一百多个能力者。倒也算是一个大场面了。”
李凯心底笑了笑之后摇了摇头,对着被自己保护起来的三个人,两只魔兽……不对,应该是一个人四只魔兽轻声说道:“谁想要活动活动?”
碎蜂和小小都没什么兴趣,毕竟在神灵血池之中已经打了好几场了。而外面的一群连一个六阶都不曾有的人实在是提不起他们的兴趣来。
化身和小小猫耳娘类似的月冥也没什么兴趣。虽然之前在和赵猎的对战之中她并不曾完全发挥出来就被封印了。
重生之時代先鋒 執筆亂紅塵
但是欺负弱小什么的,在她这里着实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要是自己麾下的狼群还在的话,它都不需要理会就都处理完了,所以它也摇了摇头。
因此李凯就将视线转移到了一边的金色猴子身上和肩膀上的一直赤红如血玉的小蝎子身上。
小蝎子练尾钩都不曾完全竖起来,懒洋洋的固定在肩膀处持续发热的减肩甲上一点想动弹的意思都没有。
種下的幸福
于是李凯只能够将最后的目光放在金色的猴子——搬山猿的身上了。看着对方,李凯再次说道:“你有兴趣虐菜吗?”
虽然不明白李凯口中的虐菜是什么意思。但是搬山猿对于出手收拾那些攻击自己这边的家伙倒是也有着一定的兴趣。
毕竟之前和赵猎的一番战斗打的实在是不怎么开心。还没等到打爽呢就被封印了。
而后要不是李凯过来将自己和月狼从外面解救了出来,那还不知道要摆个POSS站在那里多久呢。
所以对于能够解手痒的虐菜行为它才不会觉得不好呢。反而认为这是发泄自己不爽情绪的最佳选择。
看着搬山猿的眼中个流露出来的神色,李凯点了点头,然后手指一甩,身后一道紫色的空间门打开。
兴奋的嚎叫了一声之后,搬山猿就冲了进去。而后下一秒对面一百多人的队伍上空一个紫色的空间门开启。
一只金色的猿猴从天而降,掉落在地面上的时候直接踩死了三个人。随后在其他人惊骇的目光之中开始了大杀特杀。
化作盾牌的金属化作流光重新融入到身上的铠甲之中,李凯看着远处施虐的搬山猿。心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
“壹号,你说我要是穿着一身科技铠甲的话是不是也能够对我职业的伪装有着一定的好处呢?”
“主人,我认为这是可以的。毕竟全面伪装的话,即便是探测也只不过是探测我的数据而已,连你的装备都探测不到。
这般情况自然而然也不会有人觉得你会是一个召唤师、忍者或者战士了。”
媽咪來襲:總裁老公輕輕疼
李凯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随后看着自己的身上挂着的某一个技巧。抬起手想要摩擦下巴,但是被铠甲挡住了。
于是放下了手臂轻声念叨到:“好像可以适当的提升提升自己的狙击手法。毕竟掌握了之后在使用机械覆盖的话,谁也不能说我不是一个机械师不是吗?”
龍珠之最強寫輪眼 禦劍門
“是的,主人。而且本身机械师除了专精武器之外想要使用其他热武器也没有什么加成,有着我的辅助的话,伪装一个未曾使用专精热武器的机械师不会出现任何的怀疑。”
李凯再一次点了点头,毕竟这番话说的十分有道理。好像的确是如此。
“很好,那就将这个备用计划放在你这里了。好好准备一番,我有时间的话就试试。”
“是,主人。”回答完毕之后,壹号就将这件事情记录为自身所有的事情之中最上方需要布置的任务存在。
这就相当于同时和一百多个人聊天将和某个特殊的人聊天的窗框置顶了一般。不论其他的谁来电,反正都不如这个置顶的人来电来的重要。
和壹号说完之后,李凯再次想了想:“给我变化出一杆狙击枪来,我是玩玩。”
李凯话音落下之后,随着双手举起,一把相当科幻的狙击枪出现在李凯的双手之上。
头盔之下的李凯面前一个个参数陡然出现。然后李凯二话不说,狙击枪如同步枪一般疯狂的倾吐着火蛇。
半分钟之后,手中的狙击枪化作了流光融入身上的铠甲之中。而不远处的搬山猿一脸幽怨的看着李凯。
将手中留下的活口扔在了李凯面前,然后去找月冥寻求被了抢怪的安慰去了。
蹲下身子看着四肢瘫软连站立起来都不能的对方。李凯那不敢任何感情的纯粹机械声音传了出来。
“将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为何会在这里埋伏我们。从哪里知道的情报以及身后的人是谁都说出来,这样我还可以免你一死。”
“真……真的吗?要是真的……真的的话……那我就都……都告诉你。”哆哆嗦嗦的说完这句话,中途还因为咬了舌头而有些语言不详。
李凯轻轻点头:“当然是真的了。所以,现在,请开始你的演讲。”然后伴随着对方巴拉巴拉的说完之后,李凯挥了挥手让对方滚蛋了。
“法洛斯·克劳迪吗?竟然还不曾死亡。而且竟然……”
李凯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遍布着塔拉称的一个个监控器却在壹号的控制之下将画面全都传递了回来。
到处都是破坏的不像样子的房间。一具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倒在宽阔的地面上。
从画面之中不难看出来,这是一场屠杀,是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不过在惨烈的场景李凯也不是没见过。
甚至和自己经历过的第一个任务世界相比这都只是小意思而已。所以李凯看着面前的场景无动于衷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法洛斯·克劳迪打算阻止我的成神仪式。他认为毁灭了三大成神要素之中的摧毁圣城就可以断了我的成神路了。”
听见是这个原因,原本还对于法洛斯·克劳迪毁灭塔拉城有着一些兴趣的其他人和魔兽全都面无表情了。
塔拉城偏远地区,当初李凯和联盟等人一起进入神灵血池的位置。在周围不知道为何出现一群人的情况下。
下一刻此处空间忽然产生了波动,而后随着波动的持续变化,下一秒一条腿击碎了空间从中走了出来。
聽說喬總難伺候 納蘭靜雪
浑身黑色铠甲的李凯走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就举起了手臂。转眼之间黑色的盾牌在李凯的手上生成。
‘轰!轰!轰轰……’无数道流光从远处朝着李凯所在的位置落下将刚刚从空间之中走出来的李凯的人纳入到了他们的攻击范围之中。
微微皱起眉头,在壹号金属变形衍生出来的防御之下李凯毛都没有伤到一根,但是此时的李凯十分疑惑。为何会有人对刚刚出来的自己发动攻击?
穿越之民以食為天
在防御之中李凯头盔的显示器中一个个身影被标注了出来:“咦?一百多个能力者。倒也算是一个大场面了。”
李凯心底笑了笑之后摇了摇头,对着被自己保护起来的三个人,两只魔兽……不对,应该是一个人四只魔兽轻声说道:“谁想要活动活动?”
碎蜂和小小都没什么兴趣,毕竟在神灵血池之中已经打了好几场了。而外面的一群连一个六阶都不曾有的人实在是提不起他们的兴趣来。
化身和小小猫耳娘类似的月冥也没什么兴趣。虽然之前在和赵猎的对战之中她并不曾完全发挥出来就被封印了。
但是欺负弱小什么的,在她这里着实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要是自己麾下的狼群还在的话,它都不需要理会就都处理完了,所以它也摇了摇头。
因此李凯就将视线转移到了一边的金色猴子身上和肩膀上的一直赤红如血玉的小蝎子身上。
小蝎子练尾钩都不曾完全竖起来,懒洋洋的固定在肩膀处持续发热的减肩甲上一点想动弹的意思都没有。
于是李凯只能够将最后的目光放在金色的猴子——搬山猿的身上了。看着对方,李凯再次说道:“你有兴趣虐菜吗?”
冷王溺寵妻:傾世禦獸狂妃
虽然不明白李凯口中的虐菜是什么意思。但是搬山猿对于出手收拾那些攻击自己这边的家伙倒是也有着一定的兴趣。
毕竟之前和赵猎的一番战斗打的实在是不怎么开心。还没等到打爽呢就被封印了。
而后要不是李凯过来将自己和月狼从外面解救了出来,那还不知道要摆个POSS站在那里多久呢。
所以对于能够解手痒的虐菜行为它才不会觉得不好呢。反而认为这是发泄自己不爽情绪的最佳选择。
看着搬山猿的眼中个流露出来的神色,李凯点了点头,然后手指一甩,身后一道紫色的空间门打开。
兴奋的嚎叫了一声之后,搬山猿就冲了进去。而后下一秒对面一百多人的队伍上空一个紫色的空间门开启。
一只金色的猿猴从天而降,掉落在地面上的时候直接踩死了三个人。随后在其他人惊骇的目光之中开始了大杀特杀。
化作盾牌的金属化作流光重新融入到身上的铠甲之中,李凯看着远处施虐的搬山猿。心中忽然生出一个想法。
“壹号,你说我要是穿着一身科技铠甲的话是不是也能够对我职业的伪装有着一定的好处呢?”
長安初雪 水槿木年
“主人,我认为这是可以的。毕竟全面伪装的话,即便是探测也只不过是探测我的数据而已,连你的装备都探测不到。
这般情况自然而然也不会有人觉得你会是一个召唤师、忍者或者战士了。”
李凯想了想之后点了点头,随后看着自己的身上挂着的某一个技巧。抬起手想要摩擦下巴,但是被铠甲挡住了。
于是放下了手臂轻声念叨到:“好像可以适当的提升提升自己的狙击手法。毕竟掌握了之后在使用机械覆盖的话,谁也不能说我不是一个机械师不是吗?”
爺的錯
“是的,主人。而且本身机械师除了专精武器之外想要使用其他热武器也没有什么加成,有着我的辅助的话,伪装一个未曾使用专精热武器的机械师不会出现任何的怀疑。”
李凯再一次点了点头,毕竟这番话说的十分有道理。好像的确是如此。
“很好,那就将这个备用计划放在你这里了。好好准备一番,我有时间的话就试试。”
“是,主人。”回答完毕之后,壹号就将这件事情记录为自身所有的事情之中最上方需要布置的任务存在。
这就相当于同时和一百多个人聊天将和某个特殊的人聊天的窗框置顶了一般。不论其他的谁来电,反正都不如这个置顶的人来电来的重要。
和壹号说完之后,李凯再次想了想:“给我变化出一杆狙击枪来,我是玩玩。”
李凯话音落下之后,随着双手举起,一把相当科幻的狙击枪出现在李凯的双手之上。
头盔之下的李凯面前一个个参数陡然出现。然后李凯二话不说,狙击枪如同步枪一般疯狂的倾吐着火蛇。
半分钟之后,手中的狙击枪化作了流光融入身上的铠甲之中。而不远处的搬山猿一脸幽怨的看着李凯。
将手中留下的活口扔在了李凯面前,然后去找月冥寻求被了抢怪的安慰去了。
蹲下身子看着四肢瘫软连站立起来都不能的对方。李凯那不敢任何感情的纯粹机械声音传了出来。
“将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为何会在这里埋伏我们。从哪里知道的情报以及身后的人是谁都说出来,这样我还可以免你一死。”
“真……真的吗?要是真的……真的的话……那我就都……都告诉你。”哆哆嗦嗦的说完这句话,中途还因为咬了舌头而有些语言不详。
李凯轻轻点头:“当然是真的了。所以,现在,请开始你的演讲。”然后伴随着对方巴拉巴拉的说完之后,李凯挥了挥手让对方滚蛋了。
“法洛斯·克劳迪吗?竟然还不曾死亡。而且竟然……”
李凯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遍布着塔拉称的一个个监控器却在壹号的控制之下将画面全都传递了回来。
到处都是破坏的不像样子的房间。一具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倒在宽阔的地面上。
从画面之中不难看出来,这是一场屠杀,是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不过在惨烈的场景李凯也不是没见过。
甚至和自己经历过的第一个任务世界相比这都只是小意思而已。所以李凯看着面前的场景无动于衷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法洛斯·克劳迪打算阻止我的成神仪式。他认为毁灭了三大成神要素之中的摧毁圣城就可以断了我的成神路了。”
听见是这个原因,原本还对于法洛斯·克劳迪毁灭塔拉城有着一些兴趣的其他人和魔兽全都面无表情了。
只是因为为了挡住李凯的成神步伐就杀了一个城市的人,这也不过是一个人渣而已。
原本还以为对方能够完成什么奇特的手段,比如说血祭什么的,但结果就只是这么个原因而已。
李凯看着碎蜂:“走吧!去罪恶都市旅旅游。任务6的要求是重新开启神灵时代。而新时代的降临必须示意老时代的落幕为前提的。
原本还打算先收拾掉联盟和英雄协会以及黑暗正义联盟。但既然法洛斯·克劳迪那个狗东西这么着急的寻思。
那我们如果不满足对方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不是吗?而且我也想要看看被这个世界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罪恶都市倒是是个什么样?是不是真的到处都是罪恶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