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之途
小說推薦命之途
没错,对凌天他们来说刻意留下多少最终雷劫之力都不见得能让那三个修士满意,倒不如直接将之尽数收集继而让另外三个修士提条件,根据噬神尊者以及眼前两个修士炼化最终雷劫之力的速度来看他们在尝试挣脱最终雷劫之力之前并不能炼化太多,甚至远远达不到一个修士渡劫后留下的的两成最终雷劫之力,而那三个人也不过只能炼化一个六成的最终雷劫之力,而且只是一个人渡劫后留下的最终雷劫之力。
眼前渡劫的修士有两人,他们同时渡劫,留下的最终雷劫之力定然会很多,最起码会比一个修士渡劫留下的要多,不出意外就是那三个修士一直炼化怕是在他们尝试挣脱宇宙之主束缚之前也不能炼化这两人渡劫之后留下的一半最终雷劫之力,而这是凌天他们完全可以接受的。
重生嫡女毒後 小桃歌
另外,凌天他们可以以可以提供充足的雷劫之力以及混沌之气继而作为条件让那三个修士留下风云界,而一旦他们入驻风云界那么对凌天他们来说将会有很多好处,这一点从眼前的两位修士以及噬神尊者入驻风云界就能看出一斑了。
想到这些,众人都点了点头,他们也认为这样更主动一些,而且获得的好处也更多一些。
“如果那三个修士不同意入驻风云界呢?”澹台长风想到了这个问题,一边说着他一边看向凌天:“毕竟很多修士都有自己的门人弟子,如果他们想为自己的门人弟子留下一些最终雷劫之力呢?”
轉身償 米洛
十號 龍們客
“甚至来人中很有可能是赤血他们师门中的一人,如此他们不直接对我们动手就很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入驻我们风云界。”澹台长风补充了一句,而他提出的问题也让众人神色稍稍凝重了一些。
“无妨,到时候任凭他们条件就是了,我们尽可能满足他们。”凌天道,而后他笑了一声:“反正对我们来说我们会有充足的雷劫之力可以炼化,如此倒也没有太必要在意这些,而我们主动将最终雷劫之力送给他们,甚至还送给他们一些混沌之气会让他们欠我们一个人情,他们多多少少会弥补我们,而这会让我们获得很不错的收获。”
“至于有可能是赤血他们的门中长辈嘛,也没有太大问题,毕竟对他们来说成功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更重要一些,他们不会主动对我们动手,特别是宇宙之主对他们又说限制的情况下,如此我们也不过损失一些最终雷劫之力就能将他们打发,倒也不用太过担心。”凌天补充了一句。
闻言,众人都点了点头,如凌天所说他们获得了很多最终雷劫之力,而且因为他们拥有混沌之气的缘故日后可以吸引很多修士入驻风云界,最不济也会有很多人在神界北域渡劫,如此他们会获得更多最终雷劫之力,倒也没有必要太过纠结这些。
我的諜戰生涯
想到这些之后他们也不再担心什么,纷纷同意了凌天的提议准备尽数收集那些最终雷劫之力。
哥混的那些歲月
暂不说凌天他们这边的决定,且说赤血他们也通过身边的圣级天地奇葩,不,只要他们的修为境界不太差都感应到了那三个强大的修士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向神界北域而去,聪明如赤血他们很容易就能判断出他们是要争抢最终雷劫之力。
夢幻天殤 無間望雪1
“果然如赤血道友分析一般,日后尝试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修士会越来越多,这意味着越来越多人会对最终雷劫之力有想法。”破天道,而后他看向神界北域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的笑意:“虽然我们不能赶到神界北域去争抢最终雷劫之力,甚至就连剑圣尊者都不会去神界北域。不过却有三个堪比剑圣尊者的修士杀向了神界北域,接下来他们很有可能会跟凌天他们爆发冲突。”
“嘿,那些修士不对我们动手不见得不会对凌天他们动手,特别是为了争抢最终雷劫之力,这一次出动的三个修士可是血脉之力开始颓败继而很快就会面临最终雷劫之力,这意味着他们不会有太多的顾忌,可以全力对凌天他们动手,一旦动手那么自然可以对凌天他们造成较大的伤亡,最不济也能轻松将万剑诛魔大阵给摧毁。”破天补充了一句,而说着这些的时候他越来越兴奋。
闻言,破家老十七等人也开始振奋而且有些期待起来。
最強特種兵之龍刺
“可是凌天他们很早之前就炼化了最终雷劫之力,而且这一次又是提前做了准备,没准他们能在那三个修士到来之前尽数将最终雷劫之力收集了呢,如此他们就不会因为争抢最终雷劫之力爆发冲突了吧。”石梦想到了这个问题。
“嘿,如果那三个修士不能收集到最终雷劫之力更好。”破家老九怪笑道:“因为这些人对最终雷劫之力势在必得,而凌天他们将所有的最终雷劫之力都收集了无疑是断了他们的后路,最起码那三人在尝试挣脱宇宙之主束缚之前没有太大的机会能收集到最终雷劫之力了,这会让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成功的机会,而想到这些之后他们定然会很愤怒,含怒对凌天他们动手也就是必然的,而一旦他们动手就不会有什么顾忌,甚至根本不会顾忌宇宙之主对他们有什么限制,而一旦如此他们就算不能将凌天他们尽数击杀也能将万剑诛魔大阵摧毁,而只要能将万剑诛魔大阵摧毁那么凌天他们几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闻言,众人也想到了这些,如破家老九一般他们也巴不得凌天他们将所有的最终雷劫之力尽数收集了。
“果然那两个修士要联手一起对抗最终雷劫了,如此他们挣脱宇宙之主束缚的机会会大很多,最起码比一个人渡劫时要大很多。”赤血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这两人是否能成功,而如果他成功之后对我们又有怎么样的影响呢?”
闻言,众人也开始思索这个问题,不过他们倒也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在他们心中无论那两人是否成功对他们都有好处,因为他们无论是否成功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都会对宇宙之主造成一些麻烦继而使之虚弱,而这也意味着赤血他们日后更有机会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
不仅仅赤血他们关心那两个修士是否能成功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凌天他们也是如此,只不过赤血他们并不如何担心,而凌天他们则有些担心,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他们跟那两人的关系很不错,特别是墨蕾,她很希望那两人能成功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哪怕她也知道这种可能依然很小,哪怕他们两人联手渡劫也是如此。
事实也如墨蕾心中感应一般,虽然那两人的实力不比噬神尊者差多少,虽然他们一起联手渡劫,不过他们依然没有什么机会挣脱宇宙之主的束缚,哪怕他们对宇宙之主造成了更大的麻烦也是如此,这一点从他们抵挡了数重雷劫就可以看出一斑——这两人面对的雷劫重数比噬神尊者还要多了两重,毕竟他们可以联手对抗雷劫,能坚持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饶是如此,最终他们也难逃陨落的命运,而这让墨蕾他们伤心不已,哪怕他们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也是如此。
一枝春 雲如笙
虽然伤心,不过接下来他们也知道事已至此再纠结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快得收集那两人渡劫之后留下的最终雷劫之力——这两人渡劫留下的最终雷劫之力更多一些,远远比一个修士渡劫留下的最终雷劫之力还要多,甚至比一个人的两倍还要多。
想想也是,虽然这两人面对的雷劫重数之比噬神尊者多了两重,不过后面两重雷劫却比之前的那几道雷劫都要强大,甚至强大了两倍有余,而这无疑会留下更加多的最终雷劫之力。
不仅仅如此,这两人留下的最终雷劫之力因为渡劫的重数增加而变得更加精纯,最起码是凌天他们收集的所有最终雷劫之力中最精纯的,威力也最大的,而如果收集了这些最终雷劫之力继而将之炼化那么也会让他们获得更多好处。
貧僧戒色,王爺請自重 畫詩語
掌眼大亨 元寶
当然,这也意味着凌天他们收集最终雷劫之力要麻烦一些,所花费的时间也会更长一些,不过他们倒也没有太过担心,特别是在发现那三个修士距离这里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之后。
“两位前辈留下的本命丹器帮忙,这让我们收集最终雷劫之力方便了不少,就目前我们收集最终雷劫之力的效率看在那三人到来之前我们完全有机会将最终雷劫之力尽数收集。”姚羽道,而说着这些的时候她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一切都在按照他们预计的发展。
“虽说如此,不过我们也不能懈怠,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三个修士会不会突然加速。”少年首领嘱咐道。
“唉,没想到这两人一起渡劫最终依然失败了。”破穹的声音响起在凌天脑海中,他语气中隐隐有些兔死狐悲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