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一天的教学任务结束。
在放学后,陆野收到了来自优藤圣代的20份属性克制表。
“不错,字迹很端正。”
陆野感慨地点了点头。
人最终还是活成了当年最讨厌的模样啊!
“陆老师!”
鼓起勇气,优藤圣代朝走至门外的陆野喊道:
“我、我能参加年末的校际交流赛嘛!”
陆野停下脚步,扬了扬手道:“看你表现。”
黄昏洒落下来,优藤圣代有些出神,旋即深深鞠了一躬。
“万分感谢!”
回家的路上,耿鬼还是一副内疚的神色。
“没关系啦。”
靈系魔法師
陆野拍了拍耿鬼的脑袋。
“你也是为了我在考虑嘛。”
耿鬼缩了下脑袋,脑袋上忽然亮起一盏灯泡。
得去找个新的工作才行了!
金黄市…应该也有教练的活可以接吧!
天色渐晚,莉佳发来消息,询问陆野的感受。
莉佳微笑道:“第一天正式上课的感觉如何?”
回到過去重新愛 溫柔的墮
“陪学生们打了一天的牌,怪累的。”
“啊?”莉佳眨了眨眼睛。
“开玩笑的啦。”陆野心想道。
其实是打了一天的《宝可梦:对战》。
因为一周只用上两天的课,分别是周二和周五。
休息日,要么宅在家,要么在附近逛一逛。
希罗娜要周末才能回来。
陆老师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怪想她的。
坐在回市中心的大巴车。
陆野头抵靠在车窗上,窗外是昏黄的灯光。
邻座的耿鬼已经陷入了酣睡,嘴巴里流淌出哈喇子。
陆野戴着耳机,看着雨点逐渐溅湿车窗,思绪放空。
忽然,陆野觉得有人戳了戳他。
仙子伊布站在陆野的膝头,立起身子,缎带伸向陆野。
“握手?”
“布咿!(*`皿´*)ノ”
“哈哈,好啦好啦,我知道是要抱一下。”
“布咿!o(´^`)o”
仙子伊布的小脑袋,搁在陆野的肩膀上。
这感觉,就像在抱自家的小猫咪一样。
仙子伊布耳侧的蝴蝶结,微微摇晃,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最后,小家伙睡眼惺忪的趴在陆野肩膀上,陷入了熟睡。
陆野轻手轻脚地把耿鬼收回精灵球。
抱着仙子伊布,勉强拿出钥匙,打开家里的房门。
“忘关灯了?”
陆野愣了一下。
忽然见眼前钻出了两尊大佬,眼神不善地盯着他。
“路卡!”
“喀嗷!”
草,你俩怎么在这!
陆野微微一怔。
客厅内。
金发丽人穿着黑衣,戴着穿着熊造型的隔热手套。
捧着一盘黑漆漆的不明固体,略显尴尬地走出厨房。
“你来早了。”
希罗娜白皙的脸上,泛着一丝尴尬的红晕,轻咳一声。
“不然的话…我应该是能做好的。”
“这是啥玩意儿?”
雅致的修仙生活 穎狐玉禾
“蛋糕…”
“你管这个,叫做蛋糕?”
“我学了很久的。”
金发杂乱的希罗娜,靠在椅背上,望向天花板,略显无奈。
“我还特地和卡露乃一块去的卡洛斯甜品店…”
旁边的路卡利欧和烈咬陆鲨,投来了杀人般的视线。
你吃不吃?
陆野面色古怪。
这不是吃不吃的问题。
再往前一步,可就是地狱了啊!
陆野深吸一口气,颤巍巍地拿起勺子。
最终,陆野放下勺子,认真道:
“等到了卡洛斯,咱们一块开家咖啡屋吧。”
“我一定会认真教你做甜品,把那些不良商家给赶跑的。”
懒洋洋的希罗娜,脑袋抵在桌子上,金发垂散下来,抬眼望向陆野。
她的瞳孔明亮,泛着灰色且深邃的光泽。
“会很久么?”
“不会,你在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很短暂。”
“这是量子力学的范畴了吧。”
“准确来说,这是相对论。”
希罗娜轻侧了下头,思忖片刻。
旋即挺起身,舀了勺面前黑漆漆的蛋糕。
再度撩情,前夫放開我
她小心翼翼地把银匙贴近红唇,黑色长袖露出白皙的手踝。
“真难吃。”希罗娜叹了口气,默默放下了勺子。
两人靠坐在椅背上,相对而视,沉默不语。
餐厅的吊灯橙黄,光影摇曳。
忽然,希罗娜忍俊不禁,陆野捂脸干咳。
“难吃你就不要吃了啊!”陆野大叫道。
“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希罗娜拍桌道。
“你别塞给耿鬼啊,它还只是个孩子!”
“口桀!(*⊙~⊙)”
放心,爷是毒系,毒不歹
……
收拾的时候,陆野了解到。
希罗娜航班延误,所以赶回来一趟。
“所以明天还要出门?”
“是啊,早上的航班。”
希罗娜靠在沙发上,一手抚摸着冰伊布,一手抚摸着仙子伊布。
“冠军的职责…的确是辛苦啊。
“所以。”希罗娜撩开金色的秀发,眼睛弯成月牙。
“你什么时候来顶替神奥冠军的职位?”
“冠军什么的,不大好说,倒是有其他方式。”
陆野寻思着,像承包伽勒尔地区的洛兹会长。
定个小目标,先把神奥联盟买下来,也不算是个事。
爹地,媽咪又逃了 小滅
希罗娜微微一笑,也不追问,慵懒地打了个呵欠。
“我明天要早起…晚安。”
“不打游戏了?”
希罗娜的脚步,顿时停住了。
“对战。”希罗娜的眼睛闪烁亮光:“还是打牌?”
“我都行,你随意。”
“耿鬼,替我倒杯咖啡,谢谢~~”
“口桀![]~( ̄▽ ̄)~*”
满血复活的耿鬼,欢快地点了点头。
……
11月14日,周三。
希罗娜早早去了机场。
陆老师待在家里,准备教案。
“有年末任务…还是得训练这帮孩子啊。”
陆野沉吟片刻。
我是秘境之主
“要不然…让耿鬼来当教练?”
不过,这也只是随口一提。
在魔大担任助教许久的陆老师,在训练上,还是颇有心得的。
宝可梦卡牌这边。
城都的扩充包已经成功发布。
无论是在玩法还是规则上,都有了明显的改善。
当然,强度上,也比关都卡牌更甚一筹…
一代比一代超模,这是每款卡牌游戏的必经之路。
好在宝可梦卡牌才刚刚起步,至少还有五个世代可以扩充。
“等到发完伽勒尔的扩充包…又可以重新复刻关都的卡组。”
陆野摸着下巴。
“还可以来个关都les’sgo啥的,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啊!”
少帥的紈絝夫人
不知不觉中,一上午悄然而过。
今天轮到杰尼龟带娃。
为了怕波克比被人绑架,杰尼龟满头大汗。
最终,杰尼龟把波克比放进了排空水的鱼缸里,长长地松了口气。
相思一夢
这就是,我认为最安全的地方了!
陆野起身给小家伙们准备午餐,却不见耿鬼的行踪。
“又去打工,补贴家用了?”
陆野愣了一下,用手机查询了一下特别图鉴的定位。
刹那间,陆老师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蒼天霸魂 小佐
图鉴的定位显示。
耿鬼所在的位置。
赫然就是娜姿所镇守的金黄道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