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哟,还敢上线?”平可夫盯着关荫的微博呢。
关荫:“我为啥不敢上线?”
高粱:“说清楚,为什么嘴上一套心里一套。”
可惜这货被关荫拉黑了啊。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说一下,这事儿,我既不想追究,也不愿意追究,造谣的把东西收回去,自己去查实情,那么小的孩子,被你们拉到这么多人面前,有人性吗?这么闹下去,你们怕是给我递刀子呢。”关荫先把问题定义在这,他不想连累那么小的孩子。
因为他知道……
“实锤了。”周ZGC11176又发了一个视频,那边的人马出动了,直接封锁了那个地方,“很显然,某些人想既骗过自己的国家,又想蹭人家的资源,这下被发现咯。”
关荫很吃惊,这有点太任性了吧?
这时,皇帝笑嘻嘻地出来问了一声。
“哟,有儿子?干嘛不领回来?快领回来吧,你在那边啥名声自己心里没点数吗?”皇帝架秧子,“我就说你小子肯定不是省油的灯,这下石锤了,我看你怎么辩解。”
关荫怒斥道:“信不信明天给你带回去一孙子?”
太子:“卧槽!”
皇帝:“你给我滚下去——说的是太子,铁头娃,你过来,咱们讨论一下辈分,你觉着,你儿子不是朕孙子?你说清楚,我告诉你,我要审查你,你跑不了的!”
这微博要不是皇后发的才怪。
关荫无奈道:“别拿那么小的孩子说话。”
太子:“晚了!人都被抓走了,我就奇怪了,那小孩最多四五岁吧?他懂啥?就这么被带走了?老哥,你快去救儿子,领回来,你看那小子长的跟你多像啊,我肯定给你带成一个惹事精。”
滚!
“看来这些人是不收手,挺好,正愁没机会收拾你们呢。”关荫懒得跟他们解释,“准备进黑名单吧,在国内的,我不让你为造谣付出点代价,我还不当三部侍郎了,在国外的,我让你回来有钱也没地方花,你还不知道狼是个麻的呢。”
“恼羞成怒了!”周ZFC11176大喜。
关键是人家就以为这事儿是真的。
“有本事你骂啊,你要说一句,狗才是那小孩的父亲,我们就信你。”平可夫质询。
关荫真懒得跟这种垃圾对骂。
“是人就听好了,第一,我没儿子,还没生。第二,孩子上学,将来三观成熟了,想去哪那是自己的自由,我绝不干涉,如果三观变歪了,那是我这个当老爸的无能,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教育好,但在成年之前,敢看着那山高,先打断腿,反正老子有钱,养得起一个被老子毒打的儿子。第三,别把这孩子扯进来,想黑我,尽管冲我来,我要不弄死你们,那是我无能。但那孩子有什么错?他有机会选择自己出生地,选择自己上学的地方吗?面对着镜头,孩子都吓成什么了,你大可以上去询问,但别打扰人家的生活。最后,这事儿我不会去查,人家没干扰我的生活,自己的小日子,就算在那边上贵族学校,人家父母有能力,这跟我们没关系的,如果谁想要调查,我劝你善良,用正规途径可以调查,别找死。”关荫说完立即过去问,“怎么还把那么小点孩子抓起来了?”
使节回答说:“具体情况我们也在了解。”
“了解去吧,我是出于人道询问一下,既然在你们那边上学,应该算你们的人,怎么做,我也没权力干扰,反正你们做的缺德事太多,能做出什么我还是能猜得到的。”关荫说。
还真没出乎他的预料。
人欲
几分钟之后,一个注册地在那边的账号上来把关荫给骂了。
“我们招谁惹谁了?辛辛苦苦两代人,才移民到这边,有点钱,送孩子去贵族小学怎么了?就因为孩子长得跟你有点像,你现在把我们连累成这样?那么大点孩子,被人家叫去又是逼问,又是调查的,还有没有王法了?”注册名叫做“zhuudy-我就是来骂人的”的账号过来就是一顿谩骂,“祸害自己的国家就算了,跑来祸害我们算怎么回事?”
老公,快關門!
赵姐姐大喜:“就是说这孩子不是我老公的?”
末日聯邦 平凡普通
Zhuudy-我就是来骂人的:“这种垃圾能生出什么好孩子,我儿子就是再错,也不可能要那么一个祸害爹地。”
Emmmm——
平可夫:“这是剧本吧?”
“你个死秃子,造谣污蔑你就不怕你家一户口本都死绝?我们平时还是比较关注你的,说话也算公平,怎么,不就是一个帝国的明星吗,跪舔?什么好的都是他们家的?我儿子再没出息,那也不会要那么一个爹地,我老公……”洋洋洒洒一顿夸,主题就是连白殿夜总会……
呸!
那叫个酒会!
人家连今年的酒会都参加了!
那肯定是人才。
这就让关荫不服气了。
“这怎么跟个失心疯似的?你搞清楚一点,老子比你年龄估计也没差到哪去,你儿子长的像老子……啊呸,你儿子长的像你老子我,那是我的错?合着我回炉重造一次,争取让你儿子长的不像我?自己儿子长的像我,你还怪起我来了,本想说这事儿,孩子那么小,家长不是东西,孩子未必就坏,但你这种当妈的,你不过是去探监,你得意什么呢?真以为你一亮出绿色户口本,人们就羡慕?好心好意让你过安生日子,你怎么就那么贱呢,孩子跟你们这种家长,可算倒了八辈子霉了,摊上这么一个东西。”关荫索性质询,“你要这么说,信不信我找世界先进基因研究单位,研究一下这基因链?我尊重你,你反倒觉着老子好欺负,你也好意思跑来问我这还有王法吗,你问谁呢?合着你的国家对你那样了,这也是帝国的错?”
Zhuudy-我就是来骂人的:“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你招惹我们干嘛?你不招惹我们,人家会因为有一点相像,就把我儿子带去审讯吗?”
关荫:“哦!”
放心了的帝国网友:“哦!”
懂的都懂,对吧?
花骨朵:“我刚问了下,那边的媒体已经蜂拥而至了,估计那一家以后别想有安静的生活,没有新闻人家也能编造出新闻啊。不过,把四岁多点的孩子带进去就离谱了,也只有畜生,才把那么大点孩子当‘人质’,另外,那学校的花名册也有人提供了,哦,人家是公开提供,校长也说了,不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带进学校,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那……
很快,人家给出了结果。
理由是那小孩威胁到人家的根本安全了。
術士傳承計劃
这——
关荫都忍不住惊叹:“论刷新我对垃圾的认识的下限还得是这些狗东西。”
关荫的黑粉办了一件好事儿。
他们逼问那女人是不是收了钱说话的。
“王八蛋才花钱买水军,看好了,我们家的纸质证明,电子证明!”那女人疯了,“可这有什么用?我们家好好的生活就被这么破坏了。”
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皇帝:“你还是想想办法吧,人家既跟你家没关系,又没把你们怎么着,至于谁在搞事情,一听到人家的孩子可能在那边上学,立马出动几百个人,连武器都用上了,这是多么滑稽的事情?这事儿,你怪不到人家头上。”
“皇帝也别拉偏架。”那女人怂了。
時尚大撕
皇帝:“长眼睛是出气的吗?这是为你好,我告诉你,那小子是个流氓,你真要把他惹烦了,信不信花个百万千万的,找一帮律师,天天跟你家打官司?你家很有钱,这可能不假,但你别跟那小子比谁钱多,朕看着都眼红,他真要跟你家过不去,你别说日子,你连坐月子的滋味都得再体验几十年。还有,那五个可都是小心眼,惹急了她们,连你家户口本都给你扬了,好话好说你不听,事到临头才痛哭?下去吧,过你的安乐日子去,相信以你们的规矩,会给你们一个具体的解释。”
这嘲讽。
简直就是对那边的打脸。
因为人家是公布调查结果了。
不是。
那小孩的确不是关侍郎的儿子,人家祖上到现在已经三代在那边了。
“我们是为了还他们一个清白,本次调查所需的费用他们得出了。”人家还振振有词呢。
我可是为了你们家好啊。
心似小小城 淺淺煙花漸迷離
这下就好办了。
“我该找谁算账呢?”关荫公然问,“是平秃子,还是这个什么数字呢?哦,高粱就别提了,这个人,不放在哪,怎么体现狗的价值呢?他得吵,他不吵我才找他的麻烦,今天跳的很厉害的这几个,注意啊,要么准备好钱,要么,准备好命,反正两样我总得都拿吧?”
啥?
太子:“你说话总是这么峰回路转的吗?”
“钱,他们留着也没用,不如给我花。命,那我得看心情,我就是这么心胸狭窄的人,你让我一时不高兴,我就得让你一世不好过,干啥不好偏给我造谣,不让你付出点代价,你不知道关侍郎是能一只手掐死你们的。我有几个朋友,很有才,我托付他们查一下这些人的蛛丝马迹,我看你们是打算给谁说话的。”关荫已经把苗头往一个方向引了。
他就不信这些人忽然给他造谣就跟那帮人没关系。
没关系也是有关系。
否则你把那几个王八蛋灭了啊。
你灭了他们就算你是无辜的,我再想个理由收拾你。
罕见的是那帮人竟没有冒泡儿。
“就算没关系,那也有勾连。”花骨朵询问,“谁知道,这视频是谁拍摄的?还有,怎么就这么巧,王雪也长的跟那女人一样?也不,那女人怎么长的跟王雪一样?”
Zhuudy-我就是来骂人的:“下作的把我的脸换成不知所谓的人的脸,有些人实在毫无底线。”
“就当她是在批判那些王八蛋吧,不过,那边的换脸技术好强大啊。”关荫其实早就猜到是这种技术。
只不过,那孩子长的跟他的确太像了。
这就把有些人的视线给转移了。
可这有什么不能的吗?
“我又没申请唯一皮肤使用权限。”关荫说。
小剧场片里的主角,还跟那谁那谁和那谁长的那么像呢。
大千世界你总不能说这张脸只能你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