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魏孝德一听马得功这么说,不由得看着马得功道:“那你说,该如何的证明,外界对血杀宗的传言都是假的呢?”
马得功沉声道:“师父,我觉得我们可以对血杀宗进行一次检察,从云灵山那里,在到三山城那里,在到青鳞山那里,进行一次全面的检察,这样就可以知道,血杀宗到底有多少实力了,至于说血杀宗的宗主抢走影族神器这一说法,我到是觉得,不太成立,因为抢走影族神器的,那可是一个巨人,而血杀宗的宗主赵海,好像并不怎么高吧?”
起舞弄浮萍
戰國俏冤家
魏孝德点了点头,接着他想了想,沉声道:“行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在考虑一下。”马得功应了一声,随后退出了房间。
惡魔總裁的小妻子
等到马得功一离开,魏孝德马上就开口道:“去,把陈喜旺叫过来。”一个小太监应了一声,马上就去找陈喜旺去了,不一会儿陈喜旺就来到了魏孝德的房间,冲着魏孝德行礼。
魏孝德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喜旺,最近听说外面有一些流言,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陈喜旺脸色微微一变,他马上就开口道:“师父说的是关于血杀宗的流言吧?我正在追查流言的源头,这些流言,突然就传开了,一看就知道,一定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弟子想要把这背后之人给挖出来。”
魏孝德看着陈喜旺道:“这么说,你是知道的,那对这些流方,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魏孝德想要看看,陈喜旺想要如何的处理这件事情。
鷹派大佬 wwwxxm
陈喜旺沉声道:“师父,这些流言我怀疑是有人故意放出来,就是准备对付血杀宗的,血杀宗宗控制的军队,是现在我们手里唯一控制的军队,如果能把血杀宗给收拾了,那么就等于是把我们的一条手臂给断了,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古怪。”
逆伐星河 試劍天涯
“那你的意思是,这些流言全都是假的,具体说说这流言都是关于那些方面的。”魏孝德看着陈喜旺,对于陈喜旺的说法,魏孝德到是也赞同的,仙界这里,突然传出了这样的一个流言,这里面确实是有古怪,他也觉得是如此。
陈喜旺沉声道:“师父,这些流言应该不是真的,这流言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说血杀宗的实力强悍无比,甚至比仙界还要强,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一个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宗门,他们的实力怎么可能比我们仙界还要强,这是完全没有可能的,所以弟子认为,这个一条一定是假的。”说到这里陈喜旺停了一下,看了魏孝德一眼。
一看魏孝德点头,他这才接着道:“第二条,就是说,血杀宗的宗主赵海,是抢走影族骷髅的人,这一条就更加的不可信了,血杀宗的宗主赵海,我们都见过,师父,他怕是没有那么强的实力吧?这明显就是在栽赃啊。”
英雄聯盟之流浪武士
魏孝德看着陈喜旺道:“那你的意思是,这些流言就不用管了吗?”
無限死亡地鐵 十一月的謊言
陈喜旺摇了摇头道:“不,师父,我认为这些流言还是要管一管的,最起码我们必须要把这些流言,告诉陛下,让陛下知道这件事情。”
魏孝德点了点头,沉声道:“接着说。”对于陈喜旺的这一条提议,魏孝德也是赞同,毕竟血杀宗现在是天子亲军,虽然说他们能指挥血杀宗,但是现在血杀宗名义上,还是归天子,直接指挥的,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情,都不告诉仙帝,那仙帝怕是就要动怒了。
陈喜旺接着道:“至于说如此的处置血杀宗,这个我觉得,还是让陛下来拿主意,不过弟子的提义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对外可以说要严查这件事情,至于说派什么人去查,那可就是陛下说的算了,我甚至怀疑,这些流言就是朝中的那些人放出来的,他们就是想要插手血杀宗的事情,但是一直没有借口,所以他们就制造了一个借口,这样他们就可以插手血杀宗的事情了,我们必须要提醒陛下注意一点儿,今天他们可以如此的对待血杀宗,那明天他们就可以如此的对待其它宗门,要是那些人真的把手伸到了这些军中,那陛下在想要控制这些军队,可就更加的困难了,当初他们不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控制六部的吗。”
魏孝德点了点头,随后沉声道:“行,我知道了,那你就先回去吧,随时注意一下那些流言,要是有什么新情况,马上就来向我汇报,还有,追查那些流言的源头,看看能不能查出些什么。”陈喜旺应了一声,冲着魏孝德行了一礼,接着退出了房间。
魏孝德看着陈喜旺离开的方向,微微一笑道:“有意思啊,真是有意思,这是一个想压,一个想保啊。”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往仙帝的书房那里走去,仙帝其实每天也都很忙,原本他要处理的事情还不是很多,但是现在一下就多出了十二只亲军,他要处理的事情就多了起来,要是在加上鹰盘山那里的军队,那他要处理的事情就更多了。
魏孝德去见仙帝的时候,还把马得功拿给他的那个小册子也带上了,等他到了仙帝的书房这里,通报之后,仙帝马上就让他进去了,一进入到书房里,魏孝德就给仙帝行礼,等到仙帝让他免礼之后,魏孝德就对仙帝道:“陛下,现在在外面,突然有了很多的流言,这些流言全都是针对血杀宗的,这是我让人整理出来的一些流言,请陛下过目。”说完把那个小册子拿了出来,自有小太监把那个小册子拿起来,放到了仙帝的面前。
仙帝拿起了那个小册子看了一眼,随后把那个小册子给丢到了桌子上,沉声道:“一派胡言,竟然说血杀宗的实力,可比仙界,说这话的人就不长一点儿脑子吗?还说是血杀宗的人,抢走了影族的神器,他们是不是疯了?这怎么可能呢?他们就算是想要诬陷血杀宗,也找两个靠谱一点儿的借口行不行啊。”
跟我玩,陰死你 北岸
軍少霸愛:豪門女兵王
魏孝德沉声道:“是,陛下,老奴也是不相信的,甚至怀疑,这可能是有人故意要对付血杀宗,但是是一时半会儿的,还找不出证据来,我已经让人去追查这些流言的源头去了,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放出来的,但是陛下,这并不容易,像这样的流言,一般都很难追查源头的,所以想要找到源头,很难,老奴现在担心的是,朝中的那些大臣,会借题发挥,拿这件事情当借口,想要把手伸到亲军里面,今天他们可以用这种方法对付血杀宗,明天他们可能就能用这件事情当借口,来对付其它亲军,陛下,我们不得不防啊。”
我的呂布兄弟 山人黔羲霖
仙帝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魏伴伴这话有理,这也是朕最为担心的,那魏伴伴你觉得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呢?”
魏孝德沉声道:“陛下,臣觉得,这件事情可以高高举起,轻轻的落下,比如说,我们可以对外说,正在对血杀宗进行一次大检察,但是检察的人,我们可以用东卫或是骠骑卫的人,不让六部的人插手,这样就可以了。”
仙帝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这个方法到是不错,好,就这么办,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六部的人插手,如果让六部的人插手的话,那就麻烦了,看样子这有可能是他们的一次反扑啊。”
魏孝德应了一声,接着他沉声道:“陛下,我觉得我们也必须要提醒一下刘公公,免得到时候,他们在把手伸向其它的军队之时,那也会让刘公公措手不及。”
仙帝点了点头道:“理应如此,到时候朕会提醒刘伴伴的,不过魏伴伴,这件事情到是让朕,有了一些别的想法,你觉得这件事情,会不会是一个机会。”
魏孝德一听仙帝这么说,他到是一愣,随后他有些不解的看着仙帝道:“陛下的意思是?”他是真的不太明白仙帝是什么意思。
仙帝看着魏孝德道:“魏伴伴,你也应该知道那些军队的组成,那些军队,可全都是由各各宗门组建的,虽然说他们是我的亲军,但是那些军队之中,各宗门的印记,好像是太重了,要是真的有什么事儿,你说他们是会听朕的,还是会听他们宗主的?包括血杀宗也是一样,血杀宗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他们只会更加的团结,你说如果我们在这件事情上做一做文章,那会不会把这种印记,变淡一些?”
魏孝德一听仙帝这么说,他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的脸色不由得一变,接着他马上就明白了仙帝的意思,仙帝也知道那些军队,全都是由各宗门组建的,说是仙帝的亲军,但是现在那些军队,听那些宗门的命令,更甚于听仙帝的命令,这对于仙帝来说,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甚至是仙帝所不能容忍的,仙帝一定想着,要完全的掌控那些军队,而这一次的事情,好像真的是一个机会。
一想到这里,魏孝德马上就道:“老奴明白了,那陛下,我们该如何处理血杀宗的事情呢?”魏孝德现在虽然明白了仙帝的意思,但是他还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的处理这件事情了,毕竟现在血杀宗名义上,还是天子亲军,要是一个处理不好,那也会是十分麻烦的。
仙帝微微一笑道:“很简单啊,好好的查一查血杀宗,然后在找一个借口,把血杀宗的宗主,调到仙都这里来,在派人去接手青鳞山那里的军队,这样不就可以了吗?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到是可以在想别的办法,比如掺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