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幣即是正義
小說推薦金幣即是正義
现在,这个人鱼之歌的会长竟然说有一支花妖精大军正在往瀚海城来?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想象的笑话!
“艾罗会长,玩笑……可不能这么乱开啊。你可知道花妖精……”
“花妖精很珍贵?我当然知道。”
艾罗表现的十分淡然,他冲着那边的芭菲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以前,我们人类将花妖精视为一种物品,只要发现了花妖精的地盘就会进去疯狂掠夺,一点都没有想过怎么才能绵绵不绝地持续获得花妖精的产出。而现在,我就在做这种可持续产出的事情。”
“相信用不了多久,花妖精们的大军就会抵达。那么问题就在这里了,我希望怀特会长做些什么事情呢?其实也很简单。”
在略微呼出一口气之后,艾罗脸上的笑容稍稍收起一点,带着些许严肃地说道——
“花妖精在我们人类的历史记载上成为一种‘物品’已经太长时间了。所以,即便这次花妖精们因为信任我们人鱼之歌公会而前来,可能一路上也不会有多么的太平。尤其是在进入瀚海城这座如今汇聚了那么多的魔法师和冒险者公会的城市之后,她们的安全始终是一种需要我们人类做出承诺的东西。”
“我认识一名领主,他这次应该也会一并随行保护那些花妖精。不过,这还不够。那名领主并不是瀚海城的本地人,再加上他也不太可能携带太多的兵力前来觐见。”
‘为此,我需要一些熟悉瀚海城,在瀚海城扎根,并且还能够说得上一些话,进行一些联络活动的公会作为协同。”
艾罗摊开手,缓缓说道:“既然你们飞鱼公会发现了芭菲的存在,那么我也就干脆找你们吧。怎么样?你们是不是愿意一起担任花妖精的护卫,在花妖精抵达之后向其他的公会宣扬和平的精神,并且能够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呢?”
这名水魔法师显然有些不太相信艾罗口中所说的话。
不管怎么说,花妖精主动前来人类的帝国并且寻求庇护这种事情怎么听怎么都像是一个童话故事。
在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这名水魔法师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帮你们?帮你们的话,我们公会又能够有什么好处?”
艾罗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面有大约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小的一滴液体,放在桌子上。
“花妖精是来寻求庇护,以及期望和平的。既然要和平与庇护,那么必然就要有互利互惠的条件。作为她们的朋友,我很有幸能够拿到这些东西。我想,用一个成本价把这东西卖给你们公会,并且以后你们还可以率先拿货。这样的条件怎么样?”
没有魔力亲和的人或许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一旦有魔力亲和的人看到这一小瓶液体,立刻就能够感受到这里面所传达出来的强大而纯粹,没有任何杂质的魔力!
水魔法师默默地看着这瓶药剂,另外一边的自然法师已经是安耐不住,直接伸手就要过来抓了。当然,他的手在伸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被忌廉扣住,凝固在半空。
“你们庇护花妖精,保护花妖精此次来到瀚海城的行程不要出现什么大的岔子,同时向其他的公会尽量宣扬和平的理念。等到花妖精在瀚海城的行程稳固,并且沟通起一个良好的贸易通道之后,你们就可以得到这些。”
听完艾罗的介绍,飞鱼公会的成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之间都有些许将信将疑的表情。
过了片刻,那名飞鱼会长在沉吟良久之后,终于起身说道:“艾罗会长,能不能请去旁边的房间,我们两个单独谈谈?”
艾罗十分礼貌地回绝了这个建议,笑道:“我所谈论的事情没有必要瞒着我的公会成员。如果怀特会长您有事情想要瞒着您的成员,那么现在不说就罢了。”
穿越之農家好婦 天妮
“啊,这倒不是,没有什么想要隐瞒的,只是……哈哈,只是想要更加深入地聊聊而已。”
没有办法让艾罗离席,飞鱼公会的众人再次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等了许久之后,那个会长才开口说道:“艾罗会长,请您和您的成员在这里先慢用,我们需要先商量一下这件事情。”
烈火暴君,狂傲妃! 梵音瀾
说着,他起身,向着飞鱼公会的成员们招了招手之后,一起走出餐厅,开始商讨去了。
等到这些飞鱼的人全都离席,众人这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甚至就连艾罗现在也不由得伸了一个懒腰,抬起手,略微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芭菲探出身子,稍稍嗅了嗅桌上这些食物的味道。在回味了片刻之后,她冲着众人轻轻点了点头。这下,众人才算是松了口气,开始拿起刀叉吃了起来。
“哎,会长,你说他们会同意我们的这个要求吗?”
忌廉切了一块牛排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道。
掀翻時代的男人 為情成癡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燭
“我看啊,够呛。”玛歌舀起一口蔬菜沙拉放进嘴里,咀嚼了两下说道,“看他们的眼神,明显不是很相信会有花妖精大军来到这件事情。相比起放长眼光,我看他们现在更加想的反而是把芭菲夺过去。”
芭菲飞起来,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个拳头挥舞的动作,一脸自信地说道:“想抓我?开玩笑,我还没有那么容易被抓呢!虽然我的力量不算很强,但他们也别想那么轻松地抓到我!对吧,布莱德?”
布莱德也是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会保护芭菲的。哪怕是豁出命去!”
看到这个大个子和这只小花妖精再次说出这种话,一旁的玛歌直接翻了个白眼,同时还故意露出一副十分恶心的表情。不过当可可问她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玛歌则是立刻搪塞了过去。
“我觉得,要让他们承认这件事情, 还是需要讲究一定的实力。”
艾罗思索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的这场决战,飞鱼公会是故意输给我们的。这样就能够导致我们人鱼之歌欠了他们一个人情的同时,还能够保证他们自己出线。”
星怒
“可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够在战斗场上正面打败飞鱼公会,所以他们即便真的认为我们说的是事实,恐怕也不会愿意心甘情愿地和我们进行合作。”
布莱德微微一愣,脸上立刻浮现出优容:“啊?这样的话……该怎么办啊?”
艾罗笑了笑,宽慰道:“还能怎么办?再打一架呗?”
噗地一声,忌廉把刚刚喝进去的酒全都吐了出来。他连忙擦干净自己的嘴角说道:“打一架?等会儿就要打?就在这里打?我去,那我们现在要立刻准备准备!”
艾罗倒是显得没那么紧张。他看了看手中的怀表,说道:“好啦好啦,虽然的确要打,但也别那么紧张。对方是为了确认我们的实力而已。当然啦,大家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也是应该的。不过……啊,旁边的窗户开一下吧,这里有些太闷了。”
可可起身,将旁边的窗户打开了一扇。见此,艾罗点点头继续说道:“总而言之,大家也别太紧张,对方现在应该处于将信将疑的状态。这不是什么不死不休的死战,放平心态,就当做今天白天战斗的延续就好了。”
虽然艾罗说得轻松,但是除了起司以外的其他成员们现在可没有那么轻松。
芭菲更是直接飞到艾罗的鼻子前,双手抱住艾罗的鼻子,紧张地拍打着翅膀:“会长!你这是什么话?白天我们是五对五,但是现在飞鱼公会可是又十个人啊!我们这边要怎么打?什么叫做白天比赛的延续啊!”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鐵血兵王之不滅軍魂 六月星語
艾罗哈哈笑了笑,现在也是伸出手,将这只花妖精从自己的鼻子前挪开,放到布莱德的掌心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餐厅大门再次打开,飞鱼公会的一群人再次鱼贯而入,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严肃,一时间让人也看不出来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很快,飞鱼公会再次入座。对面的怀特会长略微咳嗽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艾罗会长,我们经过刚才的商讨,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你说……有一支上百的花妖精队伍,现在正在向着瀚海城而来?这听起来实在是有些太过荒谬了一点。我觉得吧……如果艾罗会长真心想要谈论这桩生意的话,务必还是需要留下些许的抵押来的更加明了一点。”
豪門花少追情:兒子,我是你爹地
艾罗呵呵一声冷笑,说道:“抵押?该不会是要我把我们公会的成员之一抵押给你们吧?”
重生之錦繡庶後 竹宴
迷情女記者 王小六
面对这种直截了当的提问,对面的水魔法师似乎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在沉吟片刻之后,他的脸色略微阴沉了下来,缓缓说道:“想要合作,那么这就是合作的途径。艾罗会长,如果到时候您真的有了那么大的一支花妖精军团的话,那么我们自然也会恭恭敬敬地将你们的花妖精成员还给你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绝对不会亏待她分毫。这也是为了我们彼此之间继续互信互利,长远合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