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
小說推薦蒸汽時代的旁門劍仙
就跟人们肉眼看到雷雨天的打雷闪电一样,当你能看到电蛇飞舞的时候,其实闪电早已经轰击下去了,肉眼的视觉根本就捕捉不到闪电的速度。
约翰挥出这一件亦是如此,真正的剑光早就在极短时间内就切割掉克莱斯勒和俄利克斯两人身外那层层魔法防御,这一剑下去,两个光荣议会元老的心都在滴血,因为他们亲眼捕捉到身上各种魔法装备的瞬间爆开碎裂。
一丁目 九生
封神榜之教主通天
这可都是钱哪!
但是两人都来不及心疼一身防御装备了,因为很快在他们反应不及的时候,那剑光已经破开了他们认为万无一失的重重障碍,那些装备仅仅阻隔了剑光不足十分之一秒的瞬间,直接没入了两人的身体中。
如果是一般剑气剑光之类的招式,如此锋锐的攻击,肯定会从中两人身体中穿过,只留下极为狭窄的贯穿伤口。如果是切割伤还好,起码造成的伤害巨大,不死也要残废,但要是穿刺伤,那么除非是正中心脏或者大脑,不然以白银超凡者的肉身恢复速度,这种伤势都能够坚持到得到真正的救治而不死。
但是约翰动用的是之前一直拿在手中的半神器鬼切仙剑,这把仙剑的力量可不光是体现在它的无坚不摧的锋利之上,更是具备了杀戮神性的剑光,在没入两个光荣议会元老体内的瞬间,就将他们体内包括生命力与灵魂在内的全部能量收割干净,转化为杀戮之力返还滋养剑身。
補天記
当然,作为鬼切仙剑的主人,约翰也可以选择接受这股返还的力量来全面提升自己,这种杀戮之力在他看来,就跟前世玩的网络游戏打怪升级的经验一样,是万能的,完全可以用来提升自身体质、精神和技能等各个方面。
不过约翰厌恶这两个依靠吞食无辜者鲜血炼制的药剂来维持自己腐朽罪恶生命的老不死,所以这辈子从小贵族生活养成一些洁癖的他,根本就不想吸收这样恶心的人的力量,再者他一身力量强横直逼传奇,生命形态更是仅次于半神之躯的完美神性生命状态,也根本犯不着额外再补充其他的力量,即使通过杀戮神性转化回来的这股力量分外精纯、根本没有原主人一点气息和杂质残留也是一样。心理上接受不了。
见到曾经如同大山一样压在他们和所有光荣家族成员头顶上的元老,就这样被约翰轻描淡写的给解决了,在场的汉密尔顿兄妹都不知道是如何想法了。
東床 予方
近身兵王 青光楚辭
倒是华兴顿和汉密尔顿到时早就见过约翰的强大,只是惊叹了一下,就将目光放在了最后一位元老弗里斯兰的身上。
就见弗里斯兰面色坦然的看着两位老友。
“艾瑞克,你很明智,没有跟汤姆和梅丽尔一样愚蠢的挣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反抗也是徒劳的,只会让你们死的更惨。”
弗里斯兰摇摇头开口说道:“我早就是要死的人了,早死晚死也都没什么区别。这位陛下不愧是古老海森赛尔家族的继承人,竟然连独立宣言的力量也能够抵抗,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要知道即使是当年布鲁克的传奇强者也不会踏足白鹰联邦的土地,就是因为有这份独立宣言的存在。”
部落沖突之領主系統 江璃
奪心魔女哪裏逃
约翰闻言摇头评价道: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你们,好好的国家让你们这些人整的乌烟瘴气,以至于内部动乱,国力衰微,凝结了白鹰联邦所有人民精神力量的独立宣言自然也是随之衰弱,不然要突破这层力量,我还做不到今天这么轻松,可以说克莱斯勒这两人之所以会这么轻易死在我的手里,归根结底还是他们自己作的。”
弗里斯兰听了约翰这话不由苦笑一声。
穿越東晉末年 酥酥麻麻
白鹰联邦内部的乱局归根结底还真跟他们光荣议会有着直接的关系,要不是这些年,汤姆·克莱斯勒和梅丽尔·俄利克斯两个元老一心扑在了如何寻求延续生命恢复青春的事情上,扔下联邦内部事务不顾,甚至为了免除那些政客和资本家集团们脱离光荣议会的掌控,他们还故意放任这些家伙内斗,将联邦境内搞得乌烟瘴气,以至于吸引了那些邪神信徒和恶魔追随者都加入到联邦境内搞风搞雨。
而他自己其实也难辞其咎,虽然掌握着情报部门与秘密警察机构,他也一直在暗中尽量维持大局,这才有联邦几十年的相对稳定。
但是他其实当年也是出于对生命的贪婪欲望,同意了生命转移药剂的研制,很多时候也都放任两个老友去行差踏错,没有及时阻止,以至于他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这些年有些想明白的弗里斯兰其实已经好久没有服用那种吃人的药剂,准备迎接生、命的终结,直面正常的死亡,所以对于华兴顿和汉密尔顿两位老友能够在他回归死亡之前到来,见到最后一面,他的心情是十分释然的。
“动手吧,托马斯,我现在放弃独立宣言的契约,希望是由你来结束我的生命,我死后把我的所有财产和传承都捐献给联邦的贫民吧,也算是对我后半生的罪行做一点救赎!”
对于弗里斯兰主动求死的选择,托马斯·华兴顿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作为他中一生除了汉密尔顿和罗德里格斯之外最亲密的朋友,虽然很多时候他跟弗里斯兰都是互相竞争的关系,但是这种亦敌亦友的关系却更让他们互相惺惺相惜。
感情上他是不希望弗里斯兰就这么死去的,理智上却明白弗里斯兰的罪行必须得到惩罚。
巾幗紅顏:穿越之我是穆桂英
而汉密尔顿就跟他不同了,别看方才这位嘴里喊着要消灭三元老,实际上真到了动手的时候,尤其是弗里斯兰这样主动求死丝毫没有反抗的时候,他反而却心软起来。
在约翰看来,汉密尔顿这种性格的人无疑是最适合交朋友的对象,因为他们忠诚热情,又单纯正直,不会嫉妒你的优点,还会包容你的缺点,在你犯错之后只要低下头求情,他也会因此心软而原谅。
北朝奸佞 素裳心影
这样的朋友他也想来一打啊!
起码他自问做不到这种水平。
人心是无比险恶的存在,无论前世今生,约翰都会保持警惕,故意与身边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也只有上辈子已故的老师和爷爷,这辈子的兄弟克劳斯这样在一起相依为命生活了几十年的存在,才能真正让他毫无防备之心。
所以见到这幅场面,他主动站出来打圆场说道:
“查理,我记得你说过,弗里斯兰元老在三位元老之中是服用那种药剂最少的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