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王雪虽然尽力在掩饰着自己的心情,但人可以说谎,眼睛不能。
从她的眼神中,李达多少也看出了一些不舍。
李达也知道王雪是个念旧的人,虽然王雪不曾说过她的这个特点,但是李达比较擅长观察。
自己说出的特点那能真的是特点吗?
很多人对自己的认知是不全面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样子。
王雪是个什么样的人,李达心中自有判断。
他知道王雪很喜欢这个房子,她买了很多东西装饰着这里,她自己的房间也很有家的感觉。
李达知道,王雪这是把这里当成她的家了,虽然房子不是她的,但以两人的关系,以及两人现在的财力,这个房子是谁买的,其实也不重要了。
李达对钱财看得并不重,若是原来的他,可能会比较在意,但重生之后,钱来得太简单了,对他而言,虽然没有豪横到可以说钱是一串数字,在他心里却是这么想的。
毫无疑问,他和王雪之间的感情更加重要。
若不是怕王雪误会,李达都打算把这个房子转让给王雪了。
这会儿王雪说要搬出去,李达当然不会答应。
“你要买房子的话,就买我这个吧。”
李达顺其自然地提出了这个建议。
这应对,让王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雪姐,我知道,你其实把这里当成你的家了。”
看到李达一脸坦诚的样子,王雪反倒害羞起来了,擅自把别人的房子当成自己家,这听着就像个厚脸皮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事啊!
可是,李达说得这么笃定,王雪都不好意思反驳了。
“所以,我怎么忍心让你从你喜欢的地方搬出去,你要是不说买房子,我可就准备白送给你了,你现在说要买,正好,可以给我省点钱。”
李达当然知道王雪不会白要自己的房子,甚至自己说让她买,她可能都不太好意思接受。
但是,李达说要送,她就肯定会买下来了。
鲁迅先生说过,中国人的性子总是喜欢居中调和的,你说要开窗,别人不答应,但你若是要把屋顶钻个洞,他们便来调和,同意开窗了。
这个道理运用广泛,用在这里套路王雪也很实用。
见李达所言非虚,王雪只好点点头,道:“那好吧,去年你买的时候是一万,过去一年,就涨了两千,我按照明年可能的市场价给你算吧。”
王雪的这个方法算是比较公道,但李达哪有可能和她算的这么清楚。
“涨价就算了,毕竟我也想蹭着住一下嘛,涨价的部分,就当是房租吧,现在想在公司附近买个这么近的房子可不容易。现在还多了个悠悠,也给你添麻烦了,刚才和她妈妈打电话,她挺不放心我的。”
李达也很想吐槽一下李瑜。
你说要是她不放心吧,早就该不放心了,不会让唐悠悠出来,结果放出来之后,又不满李达和唐悠悠住在一起。
岳母娘果然是天下最难缠的。
但李达对岳母总是有更多的宽容,她的想法也是很好理解的。
星河戰警 星河戰警
虽然默认了两人的关系已经超出了界限,但明目张胆地同居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李达就说了,会安排另外一个姐姐照顾唐悠悠,并且随时欢迎考察。
这样一说,李瑜才算是放过了李达。
至于说的考察,李瑜哪来的那个心思,飞这么远过来看一下,有什么意义嘛!
人家该干嘛的时候肯定还是在干嘛的,不会因为她瞄了一眼就不一样,那样说,纯粹就是找个台阶下而已。
王雪现在的心情也略微有些复杂。
刚才想着自己差不多该搬出去了,这里是别人家的地盘,结果现在李达告诉她,让她当家做主,李达和唐悠悠才是蹭住的。
这……
很奇妙。
那她因为觉得自己要搬走了,伤心了好久,是不是有点傻啊?
“你找我就是为了说房子的事情么?”
“不是啊,是说我要搬出去,拜托你多多照顾唐悠悠。”
虽然王雪在李达眼里,还有这喜欢女孩子的这个误会,但是李达相信她的人品,不至于对唐悠悠做些什么,她和洛冬青相处了那么多年,不也什么都没做么?
她只是喜欢女孩子而已,这并不过分。
李达不会对她有偏见的。
再说了,唐悠悠的力气很大,李达都不知道她那么大的力气是哪里来的,总之,放在这里,他还是很放心的。
之所以他要搬走,也是觉得和唐悠悠在一起恩恩爱爱,对王雪来说也是一种刺激,谁乐意见到别人相亲相爱,自己孤身一人的。
李达之前是考虑不全面,后来在回家的时候,隐隐察觉到了王雪的心情不太妙,通过反思,他觉得王雪应该是觉得孤单了,这才做出了住在其他地方的决定。
正好,学校那边马上要考试了,李达便打算过了期末考,就去考个驾照,自己开车。住哪里都方便。
王雪其实想挽留一下李达,她想要让李达留下来,但是,她没有一个挽留的理由。
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对她而言,自然没有独居来得轻松自在,至少,独居的时候,她从来不需要担心自己偷偷做什么被李达看到,她在自己家里,想干嘛就干嘛。
但是,和李达在一起的时候,这个家才有家的感觉。
李达不在,这只是个住的地方了。
但这些心里话,王雪都是不能说的。
李达要搬走,她也只能同意了。
这时候,唐悠悠也洗了澡出来了,王雪便道:“你先去洗吧,时候也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
“嗯。”
李达回房去拿衣服,他的东西还在次卧。
唐悠悠和王雪打了个招呼之后,也回到了房间,关上门之后,才小声道:“雪姨答应了吗?”
她的叫法和洛冬青是一样的,都是叫雪姨,都叫习惯了,其实听着李达叫雪姐她还有些不自然,但她也知道,李达那样叫也没什么问题,像她和洛冬青,才是把雪姨给叫老了。
只是现在也有些奇怪,叫李达达叔,叫王雪雪姨,就像是他们两个才是一辈人似的。
路過漫威的騎士 碎影星沙
而且,这称呼太有CP感了。
“那必须的,我出马,有搞不定的事情么?”
李达有些得瑟的把唐悠悠搂在怀里,唐悠悠才刚洗完澡,身上带着股清香的气息,这是沐浴露的气味,在人的身上散发出来,却格外的有诱惑力。
“你松开,一身汗臭,快去洗澡!”
唐悠悠推着李达的胸口,李达并不臭,唐悠悠只是在表态而已。
李达依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又小声道:“换好衣服,等我回来。”
唐悠悠又是一阵脸热。
换衣服等李达回来,显然只有一件事。
丫鬟上位守則
上次不是把李达折腾得够呛吗?
这才过去几天,他又行了?
唐悠悠发现自己低估了李达的恢复能力。
很快,李达就回来了,而唐悠悠还在纠结要不要换衣服。
“怎么还没换好?”
“新衣服要过一遍水才能穿,这是常识好不好!”
其实不是贴身的衣服并不用这么讲究,但唐悠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在犹豫呢,于是就只能把锅甩给衣服不能穿了。
時尚女之戀 赫麒
“行吧,反正你这样也很好看。”
李达并不介意,还是朝唐悠悠扑了过去。
唐悠悠大羞,虽然和李达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羞羞的事情,之前还有更荒诞的,但那时候,可没有被人在。
这个屋子里可是还有一个人。
異陸龍魂 邊北狼王
“你门关紧了没有!”
唐悠悠依然不从。
李达只得答应道:“我都反锁了。”
炮灰女配的仙俠路
“那外面会不会听到?”
“你声音小点就可以了。”
李达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是在暗想,我报仇的机会来了呀!
上次你和洛冬青两个打一个,这次被我抓单了,看我怎么报复回来!
李达是越战越勇的男人,最开始的时候他连应付洛冬青都很艰难,但慢慢的就熟练起来了,上次虽然战败了,但那是因为对方有两个人。
这次只剩孤立无援的唐悠悠,看她怎么求饶!
唐悠悠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这一晚的折磨开始了。
折磨是给王雪的,唐悠悠算是痛并快乐着。
这房子的隔音效果真的不怎么样,而李达又是故意让唐悠悠害羞,让她闹出动静,于是,王雪都听到了。
话说,李达并不知道隔音不好这一点,因为他和王雪在家,基本上都很安静,没有去验证过。
于是,这一夜,王雪辗转难眠。
次日,只有唐悠悠一个人是精神焕发的。
李达倒不显得萎靡,只是不如昨天精力充沛。
王雪出门的时候还打了个哈欠,看到她这个哈欠,唐悠悠不禁联想了很多。
而李达早上刚起来没多久,脑子不太清醒,只是看到王雪打哈欠,才问道:“雪姐昨天没休息好么?”
王雪:“……”
我为什么没睡好你心里没数么?
李达平时倒是挺敏锐的,怎么今天还有些呆萌了?
算了,姐不和精力旺盛的小男生计较。
“还行,我只是睡眠质量比较轻,昨天楼下的小孩哭了半夜,让人睡不着。”
唐悠悠顿时满脸通红。
王雪明显是在暗示他们吧?
“小孩哭?我怎么没听到啊。诶,这忽然有点灵异的气氛了。”
李达最开始就是写灵异小说的,一下就有感觉了。
互相有默契的王雪和唐悠悠对视了一眼,确认过眼神,咱们的思路是一致的。
今天的李达很像个铁憨憨。
唐悠悠羞恼地掐了李达一下,不仅仅是因为他昨晚上胡作非为,导致她现在丢脸,也因为现在他太呆了,继续说下去,她都快受不了了。
“主卧和次卧不在一边,你听不到也是正常的,不要说鬼故事吓人了,走吧,该上班了。”
唐悠悠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李达也没太在意。
三人是打车去的公司,王雪的车昨天没开回来,龙雅本来是说早上来接他们,但李达也没那么娇贵,不想让龙雅那么辛苦,就决定自行坐车过去了。
在路上,唐悠悠看着外面的车,忽然一拍脑袋,惊道:“我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她很危险了!”
“嗯?”
什么危险?
李达也有些懵逼,好好的坐车,你这是怎么了?
“你说谁危险啊?”
李达还是很在意这个事情的,王雪也看了过来,唐悠悠这才紧张地道:“没有谁危险啦!就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而已。”
唐悠悠没好意思说自己和季玉见了一面,就觉得她很危险,要是让李达知道了,肯定会觉得她很小心眼的。
傅家金龍傳奇之紫貂血
而且,人真的很奇怪,昨天她一直在想着为什么会觉得季玉危险,根源在哪,却一直没有答案。
因为李达对季玉并不热情。
虽然因为有过补习关系,让唐悠悠警惕,但旁边那个俏皮可爱的女孩子,她就完全没有多关注。
想不明白,她也就没有硬想,可是在刚才,她忽然灵光一闪。
她忽然明白了,季玉和原来的她特别相似。
不是长相上的相似,而是气质上相似。
回想起和季玉的短暂接触,唐悠悠现在更加笃定她的灵感是没错的。
季玉和以前的她很相似,都是看上去很沉稳的女孩子,实际上,心理活动不知道有多少。
但好不容易想出了答案,唐悠悠却又觉得离谱。
就这?
李达已经有了她了,哪里还会喜欢一个像她的人呢?
總裁前夫
与其为这个原因警惕,还不如担心是补习功课的原因呢!
“你怎么一惊一乍的,吓死个人了。”
李达戳了戳唐悠悠的脸蛋,倒是没继续追问了。
这件小事李达都没太往心里去,唐悠悠也没有再继续想继续的事情了。
昨天审问过了,大概李达和季玉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虽然直觉觉得她很危险,但直觉又不是百分百正确的,所以,大可不必太担心。
何况,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现在的李达,肯定不会再有勇气在外面沾花惹草了。
所以,一个和她有点像的女孩子而已,不足为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