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谢谢真人,谢谢真人。”
重新站起身,老人和老太太互相搀扶着,倚靠着,再朝着廉歌感激着说着,
“……老婆子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已经站不起来了……谢谢真人。”
“……谢谢真人施展妙法……”
老太太感激着说着,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站在地面上的脚,眼睛有些发红,
老人搀扶着老太太,感激着,朝着廉歌说道。
廉歌看了眼两人,微微笑着,摇了摇头,没多说什么,
转过目光,再看了眼老人,
老人身体比之前佝偻许多,似乎背负着什么,只是似乎浑然不觉,只是不时看看自己妻子,显得高兴。
老太太也紧随着,转过了头,看向了自己丈夫,
“……老徐,老头子……”
老太太看着自己丈夫,唤了两声,
“……诶,在呢。”
老人佝偻着身子,抬起头,笑着看着自己妻子,应道。
看着自己丈夫,老太太脸上,有些浑浊的眼底,也渐渐流露出笑意,什么也没再讲,只是另一只手也转了过来,握着,搭在了老人搀扶着的手臂上。
“……老婆子,我扶着你出去走走吧。”
老人佝着身,搀扶着自己妻子,望了望还闭着的堂屋门,出声说道。
恃寵而嬌:指定娃娃王妃
“……好。”
老太太看着自己丈夫,应着。
“……你等等,我去给你把鞋子拿出来。”
老人闻声,说了句,便要去房间里拿鞋子,
“就这样出去吧。”
老太太看了看自己的脚,笑着出声说道。
老人止住脚,看了看自己妻子的腿,也点着头应着。
老人搀扶着自己妻子,老太太也扶着自己丈夫,
都佝偻着身子,步履有些蹒跚,
两人互相扶持着,倚靠着,却走得很稳当。
……
缓缓转过身,这对老人一步步走到了堂屋门边,拉开了门,
一阵带着些凉意的清风,透过敞开着的堂屋门,往着屋里拂着,扰动着门边,两个互相扶持着老人的头发,衣襟,
院子里,落了些碎瓦片,杂物,
两人互相搀扶着,扶持着,走出了堂屋门,
站在院子里,两个老人互相倚靠着,
老太太抬着头,望向了远处,夜色笼罩下的山岭,眼眶渐渐有些泛红,
老人佝着身,低头望了望自己妻子的腿,看着自己妻子站在地面上,再抬起头,眼睛有些泛红,
“……有些时候,没这个时候出来了吧。”
仲夏未陌 唐都衞之k尊
“……是啊,有些时候了。”
又再一阵清风拂过,吹散了头顶夜幕中的云雾,一轮斜月斜挂在天边,往着地上挥洒着些月光。
……
“……吱吱,吱吱吱……”
看了眼堂屋门外,互相扶持着的老人,看着老人和老太太身上流转着的生机,再顺着两个老人,看了眼远处,廉歌再微微笑了笑,转回了目光,看了眼旁边桌上的小白鼠,
小白鼠正趴在那桌上,前肢立着,扒在那碗装着水饺的碗,背对着敞开着的堂屋门,似乎正护着那碗水饺,不被之前呼啸进堂屋里的风掀翻,
似乎注意到廉歌转过来的视线,小白鼠转过脑袋,朝着廉歌幽怨着叫了两声,又再转动着脑袋,望了望敞开着的门外,四下,又再悲愤着,围绕着那碗水饺战斗起来。
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再微微笑了笑,转回了视线。
狼王霸歡:棄妃難為
……
“……谢谢真人慈悲,救了我老婆子,也救了我。”
在屋外站了会儿,两位老人再互相搀扶着,重新回了屋,
99°再婚:男神boss甜甜寵 木頭頭疼
看着廉歌,老人止不住的,感激着说着,
“……真人,你稍微再坐坐,我去再把真人你晚上歇息的房间再打扫一遍,收拾一下……然后就去把那些粗浅手段,誊抄下来,给真人您。”
感激着,老人说着,便要又朝着旁边间房间里走去,
都市之民工的崛起
“……老婆子,我记得是不是之前我买过床新床单还没用过,我放哪来着……”
“……应该是放在那柜子底下了吧……我去看看。”
“……对对,应该是在柜子底下……”
老太太站在堂屋里,站着,笑着应着,也转过身,准备朝着旁边屋里走去,
廉歌看了眼这对老人,
“就不用麻烦,再收拾一遍了,有个落脚的地方就足够了。”
重生皇後逆襲記 羽十二
微微笑着,廉歌出声叫住了两人,
“……那……成,那真人我这就去把真人需要的那些个东西,誊抄下来。”
老人和老太太止住了脚,老人转过身,先是应了声,又赶紧说道,便又要忙活,
“也不用着急。”
廉歌语气平静着,再说了句,
“……那真人,我去给您烧点热水,您洗个热水澡吧,舒服些,您也忙了一天了……”
“……我去吧。”
老人带着感激,又赶紧着说道,老太太在一旁,笑呵呵着接过话,便要往厨房里走。
廉歌再笑着,微微摇了摇头,
“不用麻烦了。”
“……那……真人的这只灵兽还需要再吃点东西吗,锅里还有些饺子……”
老人又再赶紧着,又看了看桌上的小白鼠,再出声说道,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桌上的小白鼠,微微笑了笑,
小白鼠身前碗里的饺子已经消失,小白鼠正瘫着,肚子圆滚滚着,躺在桌上,
廉歌朝着小白鼠,微微抬手,
紧随着,小白鼠从瘫着,躺着,翻过身,重新窜上了廉歌肩上。
……
“……那真人您有什么事情喊一声就行……这里给您提了壶热水,这里有个水杯,没用过的……”
“……那真人你休息,老头我就不打扰了。”
老人又忙活几圈,重新退出了房间里,同时带上了门。
青年高手 海明
房间里再安静了下来。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房间窗外,
重新从云雾后钻出的斜月,往着窗下挥洒着些清冷的月光,
远处,近处,村子里一座座房屋,一户户人家里,还有些亮着灯,一盏盏灯火,点缀在夜色里,辉映着夜幕中的夜光。
“睡觉吧。”
收回目光,廉歌转过了视线,挪着脚,走至床边,
醜仙記 寞然回首
床上铺着床新被褥,显得整洁干净,
盘腿在床上坐下,廉歌闭上了眼睛,屋里的灯光,也随之熄灭,
搬运着法力,廉歌修炼起来,
肩上蹲着的小白鼠也趴了下来,圆滚滚的肚子再渐渐平复。
随着清风,堂屋里的话语声,不时在耳边响起。
……
“……我去给你烧点热水,你洗个热水澡吧。”
“……老婆子你先歇歇吧,你才刚好,我去就成了……”
“……我也不累,我顺便看看厨房,看看厨房里有没有被你弄得乱七八糟……诶,这厨房里怎么和以前还一模一样。”
“……嘿……”
“……想不想吃点什么,晚上去那边办喜事没顾得上吃什么东西吧?我给你煮点。”
“……我想吃老婆子你包得饺子啊。”
“……成,我去给你包。”
“……今晚就算了吧,也晚了,今晚我吃这锅里的垫垫就成了。”
“……也行,反正啊,以后时间还长。”
“……嘿,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