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怎么样,找到了吗?”
谢池神色凝重无比,到得现在,他们已经在附近搜寻了两个多时辰,结果却还没有找到姚瑾莘的踪影。
一想到任务失败之后,回去即将遭受的惩罚,他便忍不住寒颤直抖,口中对同伴问道。
“我已经将秘法施展到极致了,却始终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另外一名散修李云满脸焦急说道。
一批七八人,俱都是实力不弱。
这些人非是圣极宗弟子,而是月海多年前收养的一批孤儿,传授法门,设下禁制,忠诚问题自然不必考量,白天认真教导调教,晚上亲体力行调教。
多年修炼下来,实力虽比不得宗门精锐弟子,但却胜在忠诚,而且与圣极宗没有半点关系,帮月海做一些不方便出面的事情,简直不要太方便。
就如现在……
他们实力虽然不强,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清穿之重設歷史 裁風
比起那些散修们,他们的实力可谓强大了,毕竟也是炼真境修士手把手,日夜不休教出来的。
而这次,他们的任务就是冒充散修,混进遗址的队伍,而后伺机斩杀姚瑾莘,好以此为苏荷青登基宗主之位做好准备。
月海便是如此吩咐的。
显然,她也深谙说的太多做的太多,很容易被人看穿,反倒不如真正像事儿的去做……如果成了自然是件大好事,而如果失败,嫌疑的种子自然也会埋下。
到时候,他们自然能通过这些人的功法或者别的地方找出他们的痕迹。
苏荷青这段时间里与蜀山走的太近,但她到底是个邪宗人士,而月海太了解那些正道人士了,他们对如苏荷青这种人的叫法,都是以妖女相称。
她就算讨好蜀山派,又能与他们有多深入的感情?
只需给他们中间埋下一个怀疑的种子,在时间的酝酿之下,种子自然会慢慢的生根发芽……而这就足够了。
在探寻遗址这种敏感的环境之下,这种子发芽的时间会被急剧加快。
到时候,一旦有了意图袭击蜀山下任掌教的罪名,苏荷青想要活着离开蜀山大本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当然,这是月海私下的盘算。
而在李云等人眼中看来,却是月海长老为了自己的弟子能够坐稳圣极宗宗主之位,不惜出手暗算蜀山下任掌教,以此来为苏荷青增加筹码。
而且她更是说下了狠话,若是完不成任务的话……到时,他们这些人将会被她采补成渣!
一个又丑又小的老女人,没人会喜欢这种死法。
所以李云等人是拼着命的想要杀掉姚瑾莘,从刚刚进入遗址,就一直等待着机会,好不容易等到姚瑾莘离开了她的师父,这可是最好的机会。
只是没想到这几人一直在天空中飞行,且一直不落地,速度极快,他们费了好大功夫才没有被撇下……如今他们好不容易落了下来,结果竟然又不见了。
“我也没办法。”
谢池苦笑道:“我不敢跟的太近,我的寻形搜迹大法按理来讲,是可以轻易避开神识的搜寻的,但只要我稍稍靠近,心头就会忽生警兆……好像再往前,就一定会被发现似的,你该相信我的直觉,我的直觉还从没有出过错呢。”
“但现在我们跟丢了怎么办?”
“这个……等等……找到了!!!”
谢池眼睛突然一亮,说道:“我感应到了有三名修士的气息,就在远处……我感觉到了,肯定是他们没错!”
“走!”
李云和谢池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明白对方眼底的意味。
我的細胞遊戲
要知道,五百修士看似不少,但如果真分散在这个广袤的世界的话,不是刻意搜寻,想要会面的可能是很低的……再则一个,又正好是三个人。
定然是他们无疑。
当下七把人同时向着远处飞驰而去,他们的修为虽然都不及姚瑾莘,但他们擅长一套合击之术,再加上以有心算无心,确实有很大的可能性成功。
只是当众人飞到前方,却皆是忍不住一怔。
只见前方一处一棵古老柏树之下,一名青衣少女正自悠然的坐在树下的石头上,脸上带着些微玩味神色,注意到他们过来,她微笑着摆了摆手。
而在她的身后,恭敬的站着一男一女。
虽然非是圣极宗之人,但李云还是认得,这两人正是休门门主盈盈,以及景门门主六伤。
而随着苏荷青的摆手。
谢池突然察觉到自四面八方,十余道灵光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这边冲来,只眨眼间便已经将他们众人包围……圣极宗二十人,竟然尽都汇聚在这里。
無限契約,老公索歡不愛
“我等你们很久了。”
苏荷青起身,拍了拍手掌,说道:“听说,你们想要杀了姚瑾莘,为我成为圣极宗宗主努上一把力,是不是?”
蝕骨危情 淇老遊
“这……”
李云等人顿时语滞。
有心否认,之前月海发布命令之时,可是说过必须要避开苏荷青的……可之前他们明明是循着那姚瑾莘的脚步来的,怎么反而会被苏荷青给包围了?
倒好像是被人守株待兔了一般,而对方既然来此,恐怕是已经掌握了十足的证据了。
苏荷青看着雪之霞,转头看向了李云,问道:“说吧,你们遵循的到底是谁的命令?”
李云等人顿时语滞。
妃常了得
“算了,我放弃用言语询问你们的打算,现在的话,六伤门主,我要活的。”
“是!”
六伤应了一声,喝道:“圣女的命令可听清楚了,她要活的……”
此时,六伤心头亦已满是愤慨。
他们众人进入蜀山谋求天材地宝,这已经是一种不小的冒险了……也就是圣女与那仙玄之体交情匪浅,才能有这机会。
神醫廢柴妃 公子夜
可在这种时候,竟然有人打着圣极宗的名号混在散修之中,意欲悄悄暗杀那位蜀山未来掌教,无论此事成或不成,恐怕这都将成为他们的取死之道。
他们在前面打生打死,但背后竟有阴险小人如此算计……如何教他们不怒?
誓要将这些人生擒,他日带回圣极宗严刑拷问,询问清楚到底是谁干的。
当下出手已是决绝之极,虽不能杀,但却能让他们狠狠的遭上一场罪。
而雪之霞没动,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同样站在那里望着她的苏荷青,她问道:“这些人定然是月海派来的了。”
苏荷青嗯了一声。
“但我很好奇,这些人不是圣极宗编内弟子,又没有编制,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会来在这里暗杀姚瑾莘的?”
淤青
苏荷青随意道:“我早知道我师父定然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易的将得到天材地宝带出去,所以我早就防了她一手……只是我没想到,她为了要我的命,竟然不惜让你也来陪葬。”
雪之霞淡淡道:“我是为了对付你的,如果你死了,我死不死其实意义也不大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哪比的上自己坐上大位来的自在?但你的理由太牵强了,月海卑鄙防不胜防,我问的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怎么确定他们在这里?”
“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苏荷青道:“走吧,这些人身上恐怕都有禁制,但只要把这些人都丢到老祖的面前,月海就算立即引动禁制,也是瞒不过老祖的了。”
说着,她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师父还真是精明,可惜啊,她只算漏了一点。”
“很完美的计划,可惜,她算漏了一点。”
嫡妃的逆襲
宋之梟雄盧俊義 常歡樂
而此时,早已经离开的方正脸上带着讥讽笑容,道:“幕后黑手忽略了我与青儿之间的关系。”
“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云芷清好奇问道:“之前那苏荷青曾经在树林里堂而皇之的脱衣勾搭于你,我那时还不信她,可现在看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难道说那时你们不是勾搭,而是通奸?”
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