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無限重生
小說推薦位面無限重生
“好了,作为让你来见我的报酬,我可以回答你一些问题。”,盘古笑着说道,正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语气如同面对普通朋友一般,没有任何上位者的高高在上。
盘古的话让叶思雨顿了顿,随后深呼吸一口气询问道:“我想知道多元位面到底是什么?”
“这么快就注意到了?”,盘古略微惊讶的看着叶思雨。
“嗯。”,叶思雨点了点头。
“你这个小家伙却比其他那些老家伙聪明不少,不愧是时间一族第二位天道级。”,盘古笑着称赞了一声,那平淡如水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限時嬌妻
“望大人解惑。”,叶思雨恭敬道。
之前在和血色天道级交手的时候,叶思雨注意到了对方虽然讨厌自己,但每一次攻击都显得极其敷衍,完全没有置自己于死地的决心。
这样的情况在叶思雨看来非常不合理。
要知道两人分属秩序和混乱两大阵营,只要那几位大道级掌控者没有和解,那么两个阵营的位面战士就没有任何和解的可能,是彻彻底底的敌人。
能够修炼到天道级的存在,没有几个人是优柔寡断之辈,面对敌人绝对不可能放过对方,每一次都是抱着将对方灭杀的绝心。
如果血色天道级的实力比自己强许多,能够轻松碾压自己,叶思雨不会觉得这样的的心态有什么问题,但问题是血色天道级的整体实力除了多了一把天道级武器外,在新法则强度方面却远远比不上自己,打起来就是一个五五开。
这样的情况下对方还抱有那种心态,叶思雨觉得其中有很大问题。
而且在突破到天道级,得到多元位面诸多位面加持后,叶思雨发现了一件让他惊愕不已的事情,那就是多元位面不像自己最开始了解的那样无边无际,而是有边际的。
在多元位面最外围是一片比混沌虚空更加恐怖的混沌,这让叶思雨心中有个极其骇然的想法。
那就是多元位面真的是他想象中的多元位面吗?
这个想法在他前往不朽真界的时候一直在心头缠绕着,他必须要弄明白这件事情。
“关于你这个问题,需要坐下来慢慢谈才行。”,盘古笑了笑,随手一指,一张椅子以叶思雨完全理解不了的方式凭空出现在其身后。
“恭敬不如从命。”,叶思雨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你觉得多元位面的本质是什么?”,盘古一边给叶思雨倒了一杯茶水一边询问道,这茶水不是由什么珍惜的茶叶泡出来,而是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哪怕是普通人都能喝得起的劣质茶叶泡出来的,与盘古这大道掌控者的身份完全不相符。
“多元位面的本质……不知道。”,叶思雨愣了愣,思索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他被盘古这个问题问住了。
在他的理解中多元位面就是多元位面,其本质就是有诸多位面加起来的统称,可盘古现在这样问,显然答案不会这么简单。
“呵呵,你倒是挺直接。”,盘古轻轻一笑,伸出手指在茶杯中轻轻一搅,茶水中那劣质茶叶被搅得粉碎,然后沉入底部,紧接着又被搅动起来,周而复始,做完这些的盘古再次询问道:“现在呢?”
叶思雨闻言,那看着茶水的眼眸蓦然一缩,里面全是惊骇之色,“您是说?!”
叶思雨不是蠢人,一下子就听出盘古的话外之音。
“没错,多元位面就像我面前的这杯茶水,我们一直身在其中,无论内部如何闹腾,永远冲不出这个普普通通的茶杯。”,盘古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也就是说多元位面是一个大一点的位面……”,叶思雨语气苦涩的问道。
虽然在突破到天道级的时候,叶思雨就已经有这么一个想法,然而这个想法太过于惊骇,他很快就压下去,他担心想太多会让自己入魔。
盘古现在所说的话无疑是在对一个一直认为自己生活的世界是一个天圆地方的古人说世界只是宇宙中万千星球中极其普通的一颗一般震撼,一般让人怀疑人生。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谁知道呢。”,盘古耸了耸肩道。
“您也不清楚?”,强行压下心中震撼的叶思雨诧异道。
“至少我在混沌中没有找到第二个多元位面,可能存在第二个多元位面,也有可能不存在。”,盘古将茶杯的水倒掉。
叶思雨闻言沉默了,这个回答让他有些惆怅。
他害怕听到有第二个多元位面,但又很期待有第二个多元位面,内心矛盾不已。
“关于有没有第二个多元位面的事情不是现在你该想的,那是我和时间那些老家伙该想的。”,盘古重新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那多元位面现在的局势是不是您和其他掌控者们故意弄出来的。”,叶思雨听出了盘古的话外之意,那就是盘古和其他掌控者间的关系没有想象中那么恶劣,这不由得让他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多元位面目前混乱和秩序阵营之分是掌控者们弄出来的。
“没错。”
盘古点了点头,直接确定了叶思雨的猜想。
“为什么?”,叶思雨追问道。
“这是多元位面前进的道路。”,盘古说出一个让叶思雨愕然不已的回答。
“前进的道路?”,叶思雨愣愣的看着盘古。
“没错,就是前进的道路,多元位面就像这杯茶水,只要我不喝,它一直就是一杯茶水,不会有任何变化……所以我们觉得多元位面需要改变一下。”,盘古再次伸出手指搅动茶杯的茶水。
狂傲總裁的極品女人
只是这一次不像前一次那样影响的只有水中的茶叶,而是影响整个茶杯。
“啪!”
随着一道清脆的碎裂声,茶杯碎裂,茶水从缺口中流了出来,将桌子沾湿。
见此,叶思雨眉头一皱,“这样真的值得吗?”
要知道多元位面现在秩序和混乱之分将多元位面搅动得比过去任何一个混乱时期都要混乱,一不小心,可能会让多元位面半数位面消失。
“值得。”,盘古挥手将茶水恢复如初并说道:“你作为位面掌控者,应该非常清楚多元位面一切有形存在最原始的本能是什么?”
“是进化……”,叶思雨低喃道。
多元位面中,无论是没有灵智的弱小动物,还是普通的人类,或者是强大无比的生灵又或者位面本身,其所做一切事情都是会了更好的活下去,让自己迈入下一个层次。
“没错,就是进化。”,盘古点了点头,“多元位面已经平静太久,必须要来一次量劫,不破不立。”
“只是这样做的代价会不会太大?”,叶思雨皱眉问道。
虽然说不破不立,但这一次破得也太彻底。
整个多元位面,除了大道级外,其余无论是天道级还是多元宇宙级都牵扯进去,稍不小心就会陨落。
“大?不大。”,盘古笑着摇了摇头。
盘古的这个笑容让叶思雨觉得寒气冲顶,毛骨悚然。
“呵呵。”,感受到叶思雨的情绪变化,盘古轻轻一笑,然后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叶思雨说道:“虽然说你刚刚突破不久,但身为时间一族的你有些不太及格。”
“大人,何出此言?”,叶思雨平复一下心中的骇然后问道。
頭文字d超速行駛
“你可以去看一看时间长河。”,盘古给了叶思雨一个方向。
“时间长河?你是说多元位面有时间长河?!”,叶思雨眉头皱得更紧。
一直以来,在叶思雨了解中,多元位面是不存在时间长河这种东西,能够代表多元位面时间的只有时间位面。
“谁告诉你多元位面没有时间长河?你这个时间一族难道不明白时间的本质是什么吗?”,盘古笑着反问道。
“存在。”,叶思雨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两个字。
时间不同于力量、空间、火焰等特指某种存在的概念,其没有标准,力量可以是时间,空间可以是时间,火焰可以是时间,只要存在,无论是有形还是无形,即拥有时间。
叶思雨不知道多元位面存在多久,但只要是存在,那么就有时间,只要有时间,那么必定诠释万物存在的时间长河。
“你看一下时间长河就会明白我刚刚是什么意思,答案就在那里。”,看到叶思雨想明白,盘古笑道。
叶思雨点了点头,双眸闭上。
下一秒,身体蓦然一震。
果然和盘古所说的那样,多元位面存在时间长河。
这是一条囊括整个多元位面万物存在,万物变化的时间长河,他在这里能够看到多元位面从诞生之处到现在的一切变化。
要不是叶思雨这个时间一族对于时间方面的感知非常敏锐,不然他是绝对发现不了这条时间长河。
叶思雨顺着时间长河逆流而上,查看起来,看看盘古所说的答案。
家有悍妻,憨夫成龍 江清淺
“这是!”
当他在时间长河逆流而上到某个时间点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件让他骇然无比的事情,那就是盘古和其他大道掌控者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混战。
这一场混战直接让整个多元位面的位面毁灭于一旦,然而这场战斗发生的时间点却不是多么久远的事情,而是在数亿年前,那是叶思雨也存在的时间。
可叶思雨对于这一场波及到整个多元位面的混战却没有一丁点印象,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叶思雨继续逆流而上,他就发现盘古等人不仅仅发生过之前看到的那一次混战,而是发生过无数次。
没错,就是无数次,多到叶思雨数也数不清楚,仿佛这场混战永远都没有停止过一般,陷入一个无尽的轮回。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思雨低声喃喃,他被这一切震惊得整个人的精神都混乱了。
“这只是我们几个人寻找前进道路时发生过的一次论道而已。”
这时候,盘古淡然地声音在叶思雨耳边响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叶思雨身旁和他一起逆流而上。
随着盘古的出现,叶思雨注意到连同过去盘古在内原本正在混战的那几名大道掌控者停了下来,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方向。
感受到盘古等人的目光,叶思雨身体蓦然一震,他们注意到自己这些从未来逆流而上的存在。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能注意到就是代表这个时间段不仅仅是时间长河记录下来的投影,而是真实存在。
想要改变过去,那是需要回到过去才能改变,就像叶思雨过去的重生能力,靠着时间位面让自己回到过去,现在的他虽然看到了过去,但他没有离开时间长河,也就代表他没有回到过去。
而时间长河之外的那几名大道掌控者却看到了自己,这已经是一种改变了,这一瞬间,让他觉得自己不再明白时间是什么。
在叶思雨被这一切弄得整个人要疯掉的时候,时间长河外的几名大道掌控者再次混战起来,仿佛之前没有注意到叶思雨一般。
“不要想那么多,继续看。”,盘古开口了,平淡的语言抚平了叶思雨波涛汹涌的内心。
叶思雨点了点头继续逆流而上。
天涯俠侶 臥龍生
混战!混战!混战!
叶思雨发现盘古等大道级从时间长河源头开始,无时无刻都在混战,除此以外,他还注意到一点,那就是盘古他们一直都是大道掌控者,没有从弱到强的修炼过程,仿佛生而就是大道级。
“大人,这一切究竟是?”,叶思雨现在的脑袋就像浆糊一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问什么,心中除了疑惑就是疑惑。
“继续看。”,盘古右手一抬,时间长河流动。
外面的景色不再是大道掌控者们的混战,而是过去开了一家小便利店混日子的自己,是在位面空间中不停重生的自己,是越来越冷漠的自己,是创造出世界的自己,是创造出位面的自己。
只是这些自己,所做之事却和他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给他一种不是自己却又是自己的诡异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