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溝裏的製造帝國
小說推薦山溝裏的製造帝國
黛丽丝说到这里扭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苏珊:“麻烦你去跟皮尔斯那个人渣说一声,让他今后老实一点,见了我最好远远的滚开,否则要是影响到了我的心情,我可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易的就放过他。”
苏珊早就知道黛丽丝跟牛小强之间的关系,她不敢怠慢,赶紧点头答应。
牛小强很快就带着人走进了宴会大厅,他刚准备带着人穿过宴会大厅离场,布莱德就满脸的恭敬之色迎了上来:“牛先生,您既然已经来了,不如参加完了慈善晚宴再走吧,我已经给您单独安排了一个小厅,您可以去那里就坐。”
牛小强摆摆手:“多谢你的一番好意,我还有事,就不多待了。”
牛小强说到这里扭头看向跟在后面的苏珊,吩咐道:“苏珊,麻烦你代表查尔斯财团捐一笔善款,具体的数额由你自己定,善款直接从你的公司划取吧。”
苏珊点点头:“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重生之阿修羅萌主
牛小强嗯了一声不在说话,在全场人的注视之下,带着一帮人离开了会场。
苏珊一直把牛小强送上车,等到车尾灯都看不见了,她这才收回目光。
裴淳华也跟了出来,她的眼神中充满了落寞。苏珊见状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老板不是一般人,不是你可以奢望的,咱们还是回去参加慈善晚宴吧。”
裴淳华有点不甘心的暗想:我可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只是没有遇到好的机会罢了,等我有了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
回去的路上,牛小强坐在车子的后排座位上闭目养神。
黛丽丝并未打扰他,过了一会儿牛小强睁开了双眼,掏出卫星电话拨打了墨无花的私人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牛小强开门见山的问道:“我是牛小强,你现在在哪儿?”
夜幕下的吸血鬼
異世界之真實戰記
墨无花如实的回答道:“我正在我别墅的浴缸里洗澡,你找我有事?”
牛小强嗯了一声:“我想跟你谈点事情,你的别墅在什么地方?”
墨无花报出了一个地址,牛小强这才知道墨无花此刻也在加州,并且就在洛杉矶。
宸少求倒貼:萌妻嫁一送二 落下雪
对于墨无花此刻身处洛杉矶这件事,牛小强并不感到意外。墨无花是匿名者组织派来的联络员,只要她得知了自己的动向,那就一定会尾随而来。
牛小强搞清楚情况后接着问道:“我过去找你还是你过来找我?”
墨无花想了想,然后回答道:“你那里人太多,我不是很喜欢,要不还是你过来找我吧。”
牛小强嗯了一声:“好,我现在就过去。”
牛小强挂断电话后拿起车载对讲机,把墨无花的地址报给了司机,并且要求司机立即前往这个地方。
司机答应一声,在下一个路口改变了前行的方向。
黛丽丝忍不住问道:“听声音你刚才应该是在给墨无花打电话吧?你这么急着找她干嘛?”
牛小强如实回答道:“我想问问关于匿名者组织的事情,比如说这个组织存在的目的是什么。”
黛丽丝闻言露出诧异之色:“我记得你以前曾跟我说过,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墨无花了,她当时好像说她也不清楚,既然如此,你现在跑去找她又有什么用呢?”
牛小强沉声道:“墨无花上次多半对我有所隐瞒,前不久我救了她一名,因此她这次有可能会如实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黛丽丝哦了一声:“那个女人挺有魅力的,要不你今晚就好好地乐呵乐呵吧,我就不去当电灯泡了。”
牛小强苦笑一声,他刚准备说话,黛丽丝就吩咐司机停车,然后坐上了另一辆帕卡德防弹汽车,朝比佛利山庄驶去。
黛丽丝就是这样的性格,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牛小强对此只能报以苦笑。
不到半个小时,几辆车停在了墨无花的私人别墅门口,牛小强下车后按响了门铃。
房门很快就通过遥控装置被人打开,牛小强推门而入,谢军带着众保镖在别墅外围警戒。
牛小强在一楼找了一圈,结果没有看到墨无花的身影。他只得迈步来到二楼。
二楼的卧室门半开着,牛小强听到里面传来拍打的声音,于是走到房门跟前探头看了一眼。
只见身穿真丝睡袍的墨无花正在往自己的皮肤上涂抹和拍打化妆品,一看就知道她正在做皮肤护理。
由于墨无花此刻的打扮太过通透,也十分的性感,因此牛小强不好贸然进入。
墨无花已经听到了牛小强上楼的动静,她头也不回的到:“你来了啊,进来坐吧。”
牛小强站在门口,笑着说道:“这似乎不大好,我还是去楼下等你吧。”
墨无花微微一笑:“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女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權路通途
牛小强刚准备说点什么,墨无花就转身指了指门边的一个架子:“那上面有一瓶爽肤水,麻烦你帮我拿过来一下。”
牛小强挠了挠头,苦笑着进了屋,伸手拿起爽肤水放在了梳妆台上。
墨无花上次带队去执行任务,结果遭到了匠人组织的沉重打击,她因此受了很严重的伤。牛小强走进之后发现她的肩膀和后背上满是淡红色的疤痕,此外在两条腿上,也有着很多类似的疤痕。
牛小强还没来得及感叹,墨无花已经通过梳妆台上的镜子看到了他的表情。
墨无花叹了口气,摇头苦笑到:“我身上的疤痕是不是很可怖?很影响美观?让你一看就觉得反胃啊?”
只要是个女人,就没有不爱美的,更别提墨无花还是外貌与气质并存的大美人了。
至尊總裁:55次捉拿小逃妻 十七雅雅
牛小强安慰道:“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肤浅的男人看的是外表,如果一个男人因为你身上的疤痕而反胃,那么这样的男人还是尽量远离他比较好。”
墨无花又叹了口气:“我以前还能穿裙子和旗袍,现在确实不敢穿了,只能穿长衣长裤,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