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小說推薦詭異降臨到我身邊
准备完毕,殷若若直接用剑气在四下的玻璃上打了几个孔,果然,有水流了下来。
不过殷若若没有直接把所有的玻璃打穿,她只是打开了几个小孔。
否则要是让水直接压下来,他们可能会直接被挤扁。
几人静静地等着上面的水不断地留下来,在空间中积累。
这段时间,几人只能耐心等待。
不过气氛却逐渐地变得紧张起来。
凉风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口了。
“殷若若。”
“哦?有事?难道是生死关头打算对我告白了?”
“不,我是想让你趁着这段时间把费用结一下,等会手机要是进水或是你被淹死了,那我找谁要钱去?”
“……”殷若若心里突然有点不爽,不过看在凉风帮了她的份上,加上现在的危机情况和她也有关系,她还是开口了,“那个黑水之婴算是我们一起击杀的,额外给你算一笔,算你五十万,至于人头,按照说好的,三十万一个,除了之前的那只鬼,你在下面还杀了多少人?”
凉风沉默了一下,好像是在回忆,“有,十个,嗯,是十个。”
“加在一起就是十一个人头,算是额外的五十万,一共是三百八十万。”
“没错,是这个数。”凉风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钱真好赚。
不过凉风知道,可能他这辈子也就只有一次这种机会。
这次殷若若会出价这么高,完全是因为这些人和殷若若有仇,且干系重大,殷若若冲动了,下次殷若若可能就要压价了,况且,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而且下次殷若若还会不会找他也犹未可知。
殷若若倒是没有任何赖账的想法,直接给凉风把钱转过去了,然后露出了一个有些神秘的笑容,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
当凉风看到手机收到的到账提示,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看在钱的面子上,如果等会儿殷若若带不动他们,他可以出手帮帮三个女生。
羽魂变 海市蜃书楼
学霸养成计划 被狙击的魔王
其实不仅是凉风,宫久久和闫曼也受到了一笔钱。
殷若若充分表现了狗大户是如何潵币的。
在转完账后,殷若若看向了凉风:“等待的时间有些无聊,凉风,唱两首歌吧。”
“呵,不可能的,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
“一首歌一万!”
“我给你两万你给我唱一首?”收到钱了,凉风就是这么豪横。
黑篮之淡蓝天空 凤羽零落
学霸终结者 浙东匹夫
然而让凉风没想到的是,殷若若直接开口。
“如果这不是结局,如果我还爱你,如果我愿意相信,你就是唯一……”
宫久久和闫曼都是一头黑线。
凉风黑着脸,过了一会儿才憋出了一句话,“别说,唱的还挺好听。”
一曲结束,殷若若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第二首。
凉风急忙制止。
不过殷若若却没有要闭嘴的意思。
凉风只能祭出杀招。
“大龄剩女别开腔。”
锵——
闫曼急忙喊道:“前辈,你们不要闹了!”她非常担心,在出去之前他们就因为内讧而闹出人命。
……
独家霸宠:boss,要抱抱!
殷若若闭上嘴了,不过接下来就是无聊的继续等待了。
凉风将手机和身上的杂物塞进藏尸包,确保藏尸包中不会进水。
见鬼:一个货车司机的离奇经历 孤夜の魅影
其实凉风也不知道藏尸包防不防水,凉风也只能赌了。
随着水流的落下,玻璃上的裂纹也越来越多,不断地有碎片掉落,连着玻璃的笼子也终于支撑不住,掉落下去。
不过四人却没有跟着笼子一起掉下去。
这还得益于闫曼的遗具。
闫曼用遗具扎在了四周的石壁上,然后四人都拉着闫曼的遗具,挂在石壁上。
可惜闫曼的遗具能延长的长度终究还是有限,否则倒是可以尝试一下连接上远处的通道口,然后沿着通道走回去,也就不用继续冒险了。
随着上方玻璃破碎的范围越来越多,水流下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很快,水就没过了几人的身体,不过几人还是借助连接在一起的锁链稳定住了身体。
几人没有尝试随意异游动,因为上方有水落下,在水下形成了漩涡,如果现在无法固定身体的话,只会被漩涡卷入水下,更不要说游到另一边的出口了。
终于,水下留存的空间越来越小,他们也可以尝试游上去了。
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邪魅老公找上门 落雨卿秋
棋逢对手:高冷上司晚上好 鄀宁宁
水也彻底将几人淹没。
殷若若也发力了。
她手中的长剑再次出鞘。
又是一条剑气长龙出现,不过这次捡起长龙却缠绕上了她手中的长剑,然后带着她在水中冲向上面。
这招凉风见过,在桥上竞速的时候,殷若若就是用这种方法冲到了终点。
没想到这一招竟然能在水下使用。
冷面君王的丑颜凰后
殷若若被拉着向上,同时一起连在锁链上的三人也跟着殷若若冲向了上方。
……
湖水突然出现了漩涡,好像水在下流一样。
这引起了在附近工作和生活的人的注意。
只是此时湖边已经被警察拉起了隔离线,其他人无法靠近看个究竟。
当湖中的水消退了差不多一半后,湖上出现的漩涡逐渐消失了。
又等了几分钟。
水面突然破开,四道身影从水中游了上来。
“噗——呸呸、”
“咳咳咳……”
“呼——”
正是凉风四人。
“注意这边,救生圈!”湖边,徐姐一边喊着一边将几个救生圈扔向几人。
几人游动身体,分别抓住一个救生圈。
“安全了。”
……
之后的事情就和凉风没有关系了。
凉风四人被转车送到了殷若若所在的酒店。
然后就是洗澡和换衣服了。
四人的衣服被酒店的工作人员拿去清洗。
小雪初晴 温瑞安
为此,凉风也不得不将身上的几张饰品卡衣服化作普通的衣物。
好在这几张饰品卡都是普通的白板饰品卡,扔了也不可惜。
殷若若的住所是套房,有不止一个可以洗浴的地方。
凉风单独享受了一个。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凉风套上浴袍走出了房间。
殷若若三人还没出来,凉风自顾自地在客房中转了起来。
不愧是高级的套房,还给配置了冰箱。
凉风打开冰箱看了看。
“木瓜……酸奶……黑芝麻……”
最后凉风选择了酸奶,然后拿着酸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套房的门就被敲响。
“是来送衣服的吗?”
凉风用纸擦了擦嘴上粘着的酸奶,随后将纸团起来扔到了桌子上,接着穿着浴袍打开了房门。
让人意外的是,房门外的不是工作人员,而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看着凉风,好像比凉风还意外,不,应该说是震惊。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还是这幅打扮!!!
殷吏的脑子短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