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2v6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txt-一五六 陰陽兩隔不隔愛,夜色銀幕開眼界讀書-u08p6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7场第1场次——一个超级温暖的夜晚。
花璟末轻叹一声:真是胡闹,这个小统怎么跟女人一样八卦?怎么就好奇上了外太公和田寡妇的事了?又耽误上了一会儿功夫。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小统……你在不在?
叮:主人,我在呢!
花璟末:你说的是四场战斗,剩下那两场呢?
叮:主人,女人打架有什么好看的?不是掐 就是扯,要不用嘴就咬上了。不,说错了,是女鬼打架!
花璟末:为什么打架?
從城池到不滅帝國 宴會之神
叮:主人,为你啊!主人堪比“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在那些女鬼看来——秀色可餐啊!
车身左面有一个大块头、紫脸庞、魁梧身的老太婆,一手抓着一个女鬼的头正在玩“碰碰车”,一边碰还一边骂:
“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恶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吓人的鬼样?还敢靠近我宝贝孙子末末的车?都不怕他超强的阳气磁场把你们这些见不了太阳的恶鬼给趋散了?让你们滚回十八层地狱里!”
战流 羽佳可可
花璟末:高大身材的太婆是我祖母,我的高大个是完全遗传了她的良好基因。
叮:主人,你的祖母这边绝对是胜券在握。可是车右边有些不妙啊!
史上第壹大盜 木雲峰
花璟末:如何不妙了?
叮:车右边是个年轻漂亮的女鬼,看年龄不会是你的外婆吧?
花璟末:是不是长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梳着两条麻花辫,眉心有颗红痣?
叮:是,主人。可是她的麻花辫现在已被几个女鬼抓在了手上。唉……
花璟末:啊?她是我的堂姐花芷儿,头秃了吗?
叮:那几个女鬼想扒开车窗,亵渎你的美,其中一个女鬼伸出红红的长舌头,就想舔你的脸!
可是,你的堂姐死活不让她们靠近车门,已经被她们撕秃了头皮,红红的在不断地往出渗血。
花璟末:够了!不要说了!我那可怜的堂姐打小就是个病西施,温柔怯弱,最后越来越严重的心脏病摧残了花骨朵般的一个姑娘。
她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大声说过一句话,没有和谁红过一次脸。死了还不得安生,为了保护我,和那些恶心到呕吐的女鬼扭打在一处。
原来,我给逝去的祖先及亲人们带来了一场场战争……如果我还无动于衷,那我还是个人吗?我不来个釜底抽薪,还待在这里干嘛?
说着,他发动了车子,逃离了这个不见硝烟与战火的战场。
叮:主人,你的眼角挂上了亮晶晶的东西?
花璟末不言不语,任泪水轻轻滑落……
他输的还不是那么彻底,他以为自己早已众叛亲离,却没料到爱自己的亲人,即使阴阳两隔了,也没有隔断他们对自己的爱,还在为保护自己而迎战!
那么,据此推断,活着的亲人们无一人不是为了爱自己,而疏离自己?责怨自己?
他想,这真是一个超级温暖的夜晚,是一个不虚此行的夜晚,是一个突破阴阳两界、收获人鬼大爱的夜晚……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46场第2场次——夜幕电影。
花璟末开了四十几分钟的车,在距离双福市还有二公里的路上靠边停车了,他又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两点。
花璟末收获了一份份来自阴间亲人们的大爱,就像注入了一剂高端配方鸡血,跑了一天了,未曾合一眼,却精神倍增。
花璟末心里默念:小统,回到上一个问题上,你不是要给我播放下午绑架事件的画面吗?
叮:主人,您只管看着车子前挡风玻璃,就有视频播放,有人物、有动作、有语言、有表情,画面感极强。
不过,主人你要集中精力,一分一秒都不要分神,不然,视频损坏,播放失败。
还有,小统的神力只能支持一次播放,您要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都记录在脑海中。不会有重播、循环播放的机会,
花璟末闭着眼,向后靠着,养了一下精神。大概有十分钟之久,他睁开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的眼睛,底气十足地说:
“小统,开始!”
挥剑即天涯 难回
叮:主人,好,请您凝神观看!
花璟末盯着与黑暗夜色融为一体的车前挡风玻璃,把它当成了夜色银幕,就像等待一场电影似的,等着开演:
银幕上出现了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和黑色墨镜,有意遮挡脸部、形迹可疑的年轻男子,他嘴里叼着一支烟。穿着一件皮夹克,敞着拉链,露出了里面戴的一条玉观音项坠。
他在街道溜达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扔掉了烟,立马接听。
同时,他全身绷紧,稍微的卑躬屈膝也没有逃脱花璟末锐利的眼睛,他猜想这是上面打来的电话,只听他说:
“喂,是,大哥!我是阿毛……嗯……知道了……我会立刻联系大壮,一定完成大哥交代的任务,请大哥放心!”
最后他对着电话卑微的点了几下头,连说了几个是是是之后,挂断了电话。
接着,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在等待接听的时候,右手按在耳朵边,左手插进了裤袋口,挺胸仰头,在天上乱瞟。
嘴里不知道在哼哼着什么曲子,右腿有节奏的抖动着,看起来有点小兴奋、小刺激。只听他说:
“大壮,你现在在哪里?”
“忙……你能忙个你外奶个脚,你忙?又不知在忙哪个小婊纸?限你十分钟到新民街‘彬彬有礼’冷饮店,不然这个生意我找其他人做了,你到时候不要眼红!”
说完,他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狠狠地朝着马路边吐了一口痰,粗俗地骂了一句:
“他个奶奶的,你爷叫你过来,必然有好事等你,你还有个屌事让你忙不过来的?无非是又惦记上哪个野店里的野鸡了,要不就是认识什么二手货了,看把你怂给忙日塌了桑!”
絕癥女友逃犯情人:血愛
骂完,他又使出一脚,踢飞了一个小石子,才算是气消了一点。
他抬头看了一下“彬彬有礼”冷饮店,不就在路边吗?他先是不急着进去,用手揪了一棵长绺草叶子,放在嘴里嚼,就痞子似的蹲在门口,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路过的女孩们。
有一对手挽着手的女孩从远处走来,他就偏着头,下死眼地看,眼睛随着女孩的越走越近而变换角度,就像舞台上追逐演员的两束灯光一样移动……
两个女孩在走近他的时候,放慢了一下脚步,手拉得更紧,犹豫着敢不敢再朝前走了,有这样目光、这样形象的人可不是好人,有点像传说中黑社会的小混混。
她们在走近他的时候,突然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而去,这个痞子还追着人家的后影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