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uhe火熱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 ptt-第818章 開啓大航海時代-bqbu6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震惊!亩产两千斤的粮食居然长这样!”
一胎两宝:高冷老公呆萌妻
“出海,观狮山书院是认真的!”
“地球仪上的美洲,真的存在吗?”
“价比白银,高产粮食种子,观狮山书院愿意天价收购!”
各种各样的新闻,立马抢占了长安城的头条。
这个时候,这座人口超过百万人的国际性大都市,总算是有一点热闹的景象了。
当初长孙皇后离去给长安城上空带来的阴霾,一扫而空。
人只要有新的希望,什么事情都能走过去。
“各位客官,几天小老儿要给大家介绍的是这美洲,没错,就是这几天大家耳熟能详的美洲。”
五合居中,郭得志很是贴合热点新闻,快速的推出了新一期的说书内容。
虽然郭得志这辈子都没有出过海,但是结合各方了解到的信息,他却像是亲自到过美洲一样。
“这美洲,从登州往南走八千里,再往西走一万多里才能到达,一来一回,至少需要一年多的时间,说是万里迢迢,一点也不夸张。但是,越是遥远的地方,越是有稀奇的东西等着我们。以‘妖言惑众杨本满号’为首的船队,很快就要从长安城出发,他们将代表我们大唐,前往寻找传说中的高产粮食种子,为子孙后代解决吃饭问题……”
作为五合居的头牌说书人,郭得志有一帮固定的客人。
不少人甚至是冲着郭得志的精彩说书内容而选择了五合居用餐。
唾沫横飞的降了一个小时,郭得志完成了今天的说书任务,难得的在一个靠窗的雅座上坐下来用餐。
别看他是五合居的说书人,常年待在五合居,但是直接在大堂跟客人一起用餐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师父,您说的太精彩了,难怪前几天你非得拉着我去观狮山书院,听楚王殿下的讲座,现在看来是不虚此行啊。”
郭云鹤亲自给郭得志满上了一杯“烧刀子”,满是奉承的说着话。
虽然郭云鹤现在也是味之素的扛把子,说书的吸引力在长安城仅次于郭得志,但是他倒也没有忘记谁才是自己的师傅。
越是在下九流,对于这种尊师重道的习惯,有时候反而看的越重。
“你看吧,这出海发财,绝对会是未来几年最热门的一件事。没看到最近不管是《大唐日报》还是《月亮报》,上面几乎每期都会刊登一些海外的故事或者介绍资料吗?百姓们对这些信息非常的感兴趣,据说各个报社的报纸销量,最新又创造新高了。”
郭得志没有子嗣,也没有成过亲。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郭云鹤就是他的儿子。
所以,很多不愿意跟其他说书人分享的东西,他都会跟郭云鹤说。
“不管是玉米还是土豆,亦或是番薯,只要从美洲运回来,那就是价比白银的存在,有几个人不想去闯一闯呢?只要运回来一船的种子,船上所有的人这辈子,甚至是子孙几代都衣食无忧了。要不是我完全不懂水性,我都有点心动了。”
李宽开出来的种子价格,不可谓不高。
这段时间,原本以为招募水手会比较困难的长孙冲和郑海等人,居然发现有许多人人主动的报名。
基本上,现在只要有人打出一个旗号,说要组建船队去美洲,就能吸引一帮人报名参加。
“这种名利双收的事情,一辈子能够碰到一次就算是非常了不得了。别说普通的百姓,就是长安城各家的勋贵子弟,动心的也有不少。
特别是那些庶出或者不是嫡长子的勋贵子弟,如果自身的才华不是特别突出,基本上不会有特别好的前途,这个时候,如果能去美洲搏一搏,指不定就能让家族上一个新的台阶呢。到时候,长安城多出现几个一门双国公的事情,一点也不奇怪。”
郭得志年纪已经不小了,又见多了各种各样的人,对于人心,把握的比一般人都要充分很多。
“确实是,农作物的长相和习性,在《大唐日报》上面已经刊登了,前往美洲的推荐航线,也在《大唐日报》上面刊登了,甚至连远洋出海的各种注意事项,都在《大唐日报》上面刊登了,可以说这一次出海的危险性,大大的降低了。”
全球最牛系统 神奇的逗比
“是啊,听说现在那份刊登了这些信息的《大唐日报》,过了几天之后,不仅没有变成废纸,反而有人高价收购了。原本一文钱一份的报纸,你现在就是出两文钱也收购不到,甚至你给人家五文钱,也不见得能买到足够的旧报纸,这也算是创造了一个新纪录了。”
郭得志想到自己家中珍藏的那份报纸,将心比心,就理解为什么这份报纸的价格反而上涨了。
指不定等到明年,前往美洲的船队从海外回来,到时候这份报纸还会升值呢。
“所以为师打算把探索美洲这个主题作为今后最主要的说书内容,楚王殿下如此鼓励大家出海,到时候大唐各地肯定会有无数的人去冒险,去探索;在这期间,肯定也会发生无数的各种各样的故事。我们只要把这些故事稍加收集整理,就会是很好的一个素菜。”
郭得志年纪已经不小了,在正式退出江湖之前,他准备把“探索美洲”这个主题打造成金字招牌,以后在说到美洲的时候,指不定他这个说书人,也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记录呢。
“师父您这个主意太棒了!最近一年,我们可以先以南洋和澳洲相关的故事为主题,让大家先对海外的各种冒险故事充满兴趣,到时候再加上美洲的故事,肯定可以吸引很多人的注意,说不定我们的说书内容可以直接跟上次的出征高句丽一样,在印刷作坊里头出版成书籍呢。”
“要出书,倒也容易,只要自己肯花钱就是了。但是,要再想碰到新华书店那样主动跟我们接洽出书的事情,就要看机缘了。如果观狮山书院的‘妖言惑众杨本满号’能够在这一次的美洲之旅取得非常好的成绩,那我们就还有可能再次出书。否者的话,难度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除了一些附庸风雅的文人,自己花钱出书的情况,在大唐还不算盛行,但是也不是没有。
不过,虽然纸张的价格已经一降再降,但是自己出书,还是要有深厚的财富底蕴才行。
“师父,既然我们准备做一个新的主题,徒儿有一个想法,看看您同不同意!”
“什么想法?”
“您看,人多力量大,如果徒儿收几个徒弟,那么帮我么查找资料的人就变多了,我们甚至可以安排一些弟子前往广州或者蒲罗中去收集素材,这样有针对性的整理资料,效果绝对比道听途说的内容要丰富、真实的多。”
郭云鹤虽然名气不小,也已经从郭得志那里独立出来,自己在味之素说书。
但是,自始至终,他都还没看开山收弟子。
借着这次机会,他准备迈出人生的重要一步。
“以你今天的成就,收几个徒弟倒也不算过。这些年长安城识字的普通百姓多了很多,愿意尝试说书的,应该也不少。你要是有好的苗子,那就收吧!”
郭得志想了想,便痛快的同意了。
郭云鹤的徒弟多了,他这个当师父的,影响力自然也会上一个台阶。
……
“王爷,您这把‘妖言惑众杨本满号’等船只和人员从东海渔业里头分离出来,单独成立一个东太平洋公司,其实必要性不是非常的强,我们楚王府完全可以独立相关的费用。一旦找到那些高产粮食,带来的收益绝对是非常可观的,没有必要把这些钱财分给其他人呀。”
楚王府中,王富贵一脸不解的站在李宽身边。
最近,王富贵全权负责“妖言惑众杨本满号”等船只出海的相应物资,突然接到李宽的通知,要成立这么一家稀奇古怪的“公司”,他是很不理解的。
“我们要的是一个能够源源不断的给到大唐带来收益的美洲,而不是一次性的高产作物种子获取处。虽然我跟大家介绍美洲的时候,主要强调的是那里有超出大家想象的高产土豆、玉米等庄稼,但是其实美洲的富饶,远远超出大家的想象。
不客气的说,我们大唐的地大物博,放在美洲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而单靠我们楚王府的力量,虽然能够把土豆玉米这些东西的种子取回来,但是要进一步的开发美洲,还是不够的。”
财富对于李宽来说,现在只是一个数字问题。
霸宋西門慶
而开发美洲,如果只能给楚王府带来财富,那个意义不是很大。
作为一个彻底的走向了财务自由的亲王,李宽现在追求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在大唐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喜欢上了这片土地,喜欢上了这里的人们,他希望大唐百姓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带着大唐百姓走向小康,这可不只是一句口号。
“可是,东太平洋公司的股份,要给其他人分出一半,很多人还觉得我们是在找人分担风险,不是很想买的样子。王爷您的善意,很多人不理解啊。”
“公司者,数十商辏资营运,出则通力合作,归则计本均分,其局大而联。东太平洋公司作为在户部最新备案成立的股份制企业,对大唐商业的未来发展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虽然你现在没有办法理解这些东西,但是过个几年,你就能体会到本王的良苦用心了。好了,富贵,本王也知道你是在为楚王府着想,不过这事就这么定了,你想办法把股份卖出去就是了。”
东太平洋公司这一次是一次性招股二十万股,每股价值一个银币,其中李世民的内帑认购了三成,楚王府认购了两成,剩下的五成,李宽准备推向市场,让每个百姓都可以购买。
并且,为了避免出现其他勋贵一次性购买大量股份的情况,李宽还专门让王富贵制定了一个规定,每个人最多只能持有一千股。
当然,勋贵之家要是真的看好东太平洋公司,随便找几个家族子弟,甚至是以下人的名义去购买,也是有办法拜托这个限制的。
李宽也没有打算彻底的封住这条路子。
反正这些股份是可以交易的,所有的股权凭证,只要有买卖双方的签名和手印,是可以转让的。
这个属性,很多人还没有重视,但是对于未来的影响,却是非常的大。
“是,王爷您放心,左右不过是十万贯钱,卖肯定是卖的出去的。”
虽然很多人不见得看好这个新冒出的“东太平洋公司”,觉得这像是一种骗钱的手段。
但是以王富贵在长安城商圈的地位,真的要卖十万贯钱股票,还是不难的。
实在不行,找些大商家摊派下去,也是能完成李宽的任务的。
当然,他肯定会尽量避免这样做,因为李宽希望这十万贯钱能够尽可能的分散到各个百姓手中,让他们也从大航海之中获得一分利益。
与此同时,也算是为培养大唐的金融市场,奠定一些基础。
毕竟,大唐如果要从农业社会迈向工业社会,金融业的发展是必不可少的。
都说实业非常重要,这个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但是没有金融业的实业,发展速度会下降很多,只有相辅相成,共同发展,才能起的最佳的成果。
祖國的狙擊手
……
太液池中,李世民难得的跟李宽坐在一艘游船上面游湖。
“宽儿,市舶都督度下属的市舶水师,如今规模已经非常庞大,还有必要进一步的扩大规模吗?”
李宽今天会进宫找李世民,自然也是有目的的。
如今大唐的大航海时代即将开启,为了确保大唐船只的安全,大唐水师的进一步发展就显得非常有必要。
但是,长安城中,能够意识到水师重要性的人,却是不多。
哪怕是像李世民这样的帝王,也觉得大唐最需要发展的还是骑兵。
“陛下,别看市舶水师现在有超过一百艘海船,人员将近两万。其实他们分散在登州、平壤、汉城、难波津、扬州、杭州、明州、泉州、广州、崖州和蒲罗中,每个地方的市舶水师,力量其实非常的单薄。
这几年,大唐的海贸发展的非常快,许多商家都从中获得了丰厚的收益。而这种情况,却是刺激了海盗的发展,南洋各个岛屿上面,这几年新冒出的海盗数量,比以前多了好几倍。如果我们大唐要进一步的发展海贸,那么保持各条航线的安全,变得迫在眉睫。”
李宽这话,倒也不算是危言耸听。
虽然东海渔业旗下的海船,还没有被海盗抢劫过。
穿越寶寶:我的財迷後媽
但是其中落单的商家,隔三差五就有被海盗掳走的消息传开。
南洋有成千上万的岛屿,蒲罗中市舶水师根本就没有办法保证所有海盗都被剿灭了。
哪怕是岭南道外海,也不时有一些海盗出没。
“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的新式海船,朕也看过相关的介绍资料了。单单一艘的造价就已经达到了一万贯,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水师的新式战船要基于最新式的海船来打造,那么一艘战舰的造价肯定也是超过一万贯。你这一张口就说大唐需要有十万水师……你这是要把户部给掏空吗?”
市舶水师现在就两万左右的人手,李宽要么不提扩张,一提就翻了五倍,直接就把李世民给吓住了。
真的要是按照李宽的说法来搞,单单战船的制作,户部就至少要划拨两百万贯钱。
长安城十六卫的将军们,还不得闹上天?
蔓蔓情深
毕竟,户部每年划拨给兵部的钱财是有限的,市舶水师用的多了,其他部队自然就用的少了。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国家的海军和陆军的关系,往往都不是很好的原因。
都是钱闹的啊!
“陛下,两百万贯估计不够!”
李宽讪讪的说道,然后嘴里冒出来一个吓了李世民一跳的数字,“五年之内至少需要一千万贯。因为不仅需要补充三四百艘海船,还需要扩建一些港口,甚至专门建设一些军港。除此之外,人员的招募、训练也是需要大量钱财的。水师毕竟不同于十六卫,大家都在海上漂泊,危险性要高很多,所以待遇自然也要好一些。
十万人,哪怕是平均一人一年的俸禄是五贯钱,也需要五十万贯,这还没有考虑到训练的消耗。另外,船只也是需要修剪专门的造船作坊进行维修和保养,并且一旦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有新式海船出来,我们都是需要第一时间购买的……”
薄情总裁的温柔陷阱 柚晗
李宽的话越说,李世民的脸越黑。
感情这十万市舶水师的花费,比大唐其他所有将士加起来的都还要多。
李宽这哪里是在扩建水师,这是在烧钱啊。
“海贸虽然可以给大唐带来非常大的收益,市舶税的金额也一年比一年大。但是要让朝臣们同意追加这么一笔费用给市舶水师,单靠你说的这些理由是不够的。”
“陛下,大食帝国,您应该听说了吧?”
李世民有点不明白李宽怎么突然把话题跳到这里,忍不住皱起眉头说:“自然是听说了一些,但是这跟水师的建设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关系大着呢。不是微臣涨敌人威风,那大食帝国,绝对会是大唐未来几十年最主要的对手。如今他们已经征服了许多国家,就连强大的波斯帝国都被他们给灭了。在南洋,大食商人的影子随处可见,至于西洋,几乎更是被大食商人给垄断了。
如今我们大唐也把触角伸向了海外,跟大食帝国的冲突,几乎是难以避免的。而那大食帝国离长安城非常的远,如果从陆地上进攻他们,只能一路前往西域,然后继续往西几千里,才能打到他们。这样的出征……”
劍氣九訣
不用李宽继续说下去,以李世民的军事才华,自然知道这种仗,没法打。
哪怕是长安城的水泥路已经修建到了凉州,凉州到肃州的水泥路也快要修通了,但是从肃州到西域,还是有非常远的路要走。
而那大食人,是在西域的西边。
这仗,没法打啊!
“是你想使用水师来攻打大食人?”
“没错!使用水师是最省钱、最优先的办法。如今我们已经在南洋站稳脚跟,到时候我们重点发展市舶水师在南洋的力量,甚至还可以专门成立一支南洋水师来统管大唐在南洋的水上力量。”
自己是市舶都督府,名义上市舶水师都是属于自己管辖。
这个时候,李宽突然觉得继续把扩大后的水师力量全部留在市舶都督府,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哪怕是李世民勉强同意了,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后悔。
十万人啊!
这个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
毕竟,大唐的各个将军,平时手中能够直接管辖的将士,还不到这个的一成呢。
“南洋水师?”
李世民也敏锐的抓住了重点。
“没错,朝廷可以专门成立一个大唐水师,分别以登州、扬州、广州和蒲罗中为中心,分成登州水师、扬州水师、广州水师和南洋水师四支力量,其中南洋水师作为优先发展对象,确保大唐船只在南洋的安全性,也为了确保澳洲的开发能够有一个安全的环境。”
虽然南洋诸国,单打独斗,没有一个是大唐的对手。
但是人家如果只是给你大唐在南洋的商船使绊子,方法还是很多的。
这几年,南洋的海盗数量猛增,背后也跟那些国家的纵容和支持有一定的关系。
毕竟,看着大唐在南洋获得大量的利益,要说他们不眼红是不可能的。
“你具体整理一下资料,到时候朕再考虑一下!”
这个时候,李世民的口风总算是有了松动。
“没问题,微臣明天就可以把奏折递上来!户部要是暂时资金调派有困难的话,可以考虑从大唐皇家钱庄借贷。适度的让户部背负一定的债务,对我们大唐经济的发展,其实是有好处的。”
“行了,朕自有安排,还不如说一说你那‘东太平洋公司’的事情。”
这今天,东太平公司把长安城搞得天翻地覆,李世民自然早就从李忠口中听说了这个机构,甚至还让兰和送去了六万贯银票,算是认购了三成股份。
“陛下,‘妖言惑众杨本满号’的成功,几乎是必然的。但是,单靠几艏船只,是完成不了美洲的开发,我们需要让更多的百姓走出家门,走向海洋。大唐,需要向大航海时代迈进。”
“大航海时代?”
对于李宽时不时的冒出来的新名词,李世民虽然已经有了很高的忍受能力,但是还是有点不明白大航海时代到底意味着什么。
“没错!海洋的重要性,远远超出大家的想象。虽然在短时间内,大唐的敌人不可能来自海洋,但是我们却是可以通过海洋去获得更加广泛的利益。在陛下的励精图治之下,大唐百姓已经普遍解决了饿死人的问题,但是距离吃饱饭、吃好饭,还是有一些距离的。要想让百姓的生活过的富裕起来,那就不能将眼光局限在陆地上面。”
李世民的内帑已经从海外贸易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所以他对海洋的重视程度,其实已经提升了不少。
不过,还是没有达到李宽期望的程度。
“让百姓走向海洋,就能变得富裕?”
“没错!我们大唐有几千万人口,只要有半成的百姓走出国门,就能够让大唐百姓的生活变得富裕起来。最起码,让九成的人填饱肚子,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李宽倒也没有吹牛皮,看看后世的西班牙、葡萄牙,再到后面的大英帝国,就可以看到航海给一个国家带来的利益有多大。
“你给朕具体说一说航海的事情,如果真有那么大的好处,大唐水师扩建的事情,朕今天就做主同意了!”
不知不觉之中,市舶水师已经变成了大唐水师。
不过,李宽对此倒也没有太过纠结。
不管是什么部队,最后还是要由人来带领的。
以大唐如今的局面,大唐水师的建设,只可能是在市舶水师的基础上进行扩张,根本就不可能立马摆脱李宽的控制。
至于几年以后的事情,李宽又不是天天在家造人不干活,怎么可能让人那么容易夺走控制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