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1jq1都市言情小說 大周仙吏 榮小榮-第19章 寶物之爭看書-48j16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直到此刻,所有人才意识到,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座殿前广场。
幻姬望着那宫殿,喃喃道:“妖皇宫……”
李慕头顶,那纸鹤煽动翅膀,缓缓向宫殿飞去,最终落在了宫殿前的石阶上。
这世上所有道页,都来自于《道经》,玄机子给他的符箓,蕴含一道道页气息,能够感应到其他道页的位置,显然,妖皇白帝曾经拥有的那一张道页,就在这宫殿之中。
北宗一位长老,手中的罗盘指针颤动几下,也指向了那座宫殿。
魔宗众人,以及各大妖王手下,望着薄雾中的宫殿,目中也都有异芒闪动。
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这次的目标,就在这宫殿之中。
但却没有一人轻举妄动。
走到这广场前的短短一段时间,他们便损失惨重,谁知道这妖皇宫中,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危险,没有人愿意迈出第一步。
最先有所动作的是灵阵派,道门六宗长老,在和妖尸群的战斗中,虽然消耗不少,但整体实力,都得到了百分百的保存,这也是道门六宗不同于妖王和魔道的底蕴。
事实上,六宗任何一个宗门,都能轻易的灭掉魔道某一分宗,但比起整个魔道,又远远不如。
而六宗联手,虽然能力压魔道,却承受不起剿灭他们的损失。
第七境强者的作用,与核弹无异,魔道,道门,朝廷,佛门,都是拥核大国,不管各方之间,有何等的深仇大恨,都不会轻易搅动上三境的战争。
如果不能一次性控制或剿灭对方的所有第七境强者,就要做好一起毁灭的准备。
随着灵阵派的行动,各方势力斟酌之后,也跟在他们后面,慢慢接近大殿。
虽然谁也不愿意打头阵,但站在这里,宝物可不会自己从妖皇宫飞出来,到时候,灵阵派吃肉,他们连汤都喝不上。
灵阵派没有顾忌,至少说明,此地没有阵法存在,他们可不想刚刚脱离妖尸之口,又被困在阵中。
李慕带领朝廷供奉和符箓派弟子,并没有走在前面,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无论是妖皇洞府的迷雾,妖皇宫四周,那一排排整齐的石碑,还是石碑之下,非正常死亡的古妖族强者,种种事件背后,都透着诡异。
随着众人走近妖皇宫,广场上薄薄的一层雾气,逐渐不影响视线。
妖皇宫全貌,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论面积,比不上大周皇宫,但仅就这座宫殿而言,却比皇宫任何一座宫殿都豪华。
宫殿之外,几根白玉石柱上,刻画着许多浮雕,浮雕呈现的内容,是百妖参拜妖皇宫的情形。
三千年前,妖皇白帝,是名副其实的妖中至尊。
他手下妖兵无数,又有十大妖王,各个都是上三境强者。
那是万年以来,妖族实力最强大的时候,强大到人族也要暂避锋芒。
妖皇宫前,屹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
雕像高约三丈,是一名威猛的中年男子,他站在妖皇宫前,俯视着整个广场,身上充满了睥睨天下的气势,仅仅只是一座雕像,也会让从心底产生臣服之意。
六宗长老和魔道中人还好一些,四大妖王的手下,各个面色苍白,低着头,脸上浮现出臣服之色,在曾经的妖族皇者面前,他们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李慕看着妖皇雕像,心中只有感慨。
任他的主人如何强大,也敌不过岁月的侵袭,三千年过去,再强大的存在,也免不了尘归尘,土归土。
李慕潜意识里总觉得三千年很短,但仔细想想,中华文明也才五千年,三千年前,中华大地上,还是西周,那时候,武王才刚刚伐纣……
顿时,李慕便觉得,眼前的妖皇宫,一阵古朴久远的气息,扑面而来……
妖皇宫,宫门大开。
众人最终在宫门前停下脚步,并没有急着走进去。
妖皇宫如果大门紧闭,他们或许会毫不犹豫的破门而入,但众所周知,妖皇寿元断绝之前,是将自己开辟出来的洞府,当成了墓穴,哪有人打开自己的墓穴,欢迎别人进入的?
直到他们注意到,妖皇宫前,立着一块石碑。
三千年,灵玉会失去灵气,丹药会流失药力,法宝也会灵性尽失,但石头,却仍然是石头。
石碑上刻有文字,但却仍然是妖族文字,李慕不认识。
幻姬扫视那些文字一眼,目中露出喜色,却并未开口。
一名熊妖,则是忍不住喃喃念道:“余一生修行三百余载,游遍十洲三岛,得天书,获灵脉,成天妖之身,一统妖族,与六派争锋,罕有敌手,却终究敌不过天道,无法修得长生……”
六派长老站在恢弘的妖皇宫前,听着一代强者的遗言,脸上皆是流露出茫然之色。
连第九境的至强者,寿元也才不过三百余载。
他们如今,只是第五境,如果几十年内,不能晋级第七境,他们也和普通凡人一样,最终只剩下一抔黄土。
第九境至强者尚且如此,他们这些人,修行又是修的什么?
他们远离世俗,闭关艰苦修行,又有什么意义?
不仅仅是六宗长老,就连在场的魔道和妖族,在听到这些话后,脸上也浮现出浓浓的茫然之色。
对于李慕而言,长生固然好,但如果不能长生,和心爱之人长相厮守,白头偕老,也是圆满的人生,对于一个无法修行世界的成年人而言,这是每个人都必须有的觉悟。
感受到六派长老心情忽然低沉,李慕沉声道:“你们修你们的道,管别人干什么!”
在他刻意用法力加持下,这一声低呵,直接在所有人的耳边炸响。
六宗长老身体一颤,眼神迅速清明。
回过神之后,他们心中便是一阵后怕。
就在刚才,他们差点被白帝临死之前的感慨乱了心神。
修行最难的是修心,一旦他们的道心失守,心魔便极易趁虚而入,到时候,修为停滞和倒退都是轻的,一旦被心魔控制,极有可能会丧失神智,沦为心魔傀儡。
到那时,他们唯一的结果,就是被同门处理,以免为祸人间。
包括符箓派弟子在内,六派长老躬身对他躬身行礼,感激道:“多谢师叔!”
如果说在这之前,他们对这位符箓派的年轻师叔,心中还有不服,刚才那一声大喝,则让他们将这位年轻的师叔,彻底当成了师门长辈。
在他们修行遇到问题时,为他们指明方向,这正是师门长辈才会做的事情。
他刚才那句话,犹如醍醐灌顶,惊醒了心生迷茫的他们。
几名朝中供奉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躬身道:“多谢李大人。”
四大妖王的手下,但都对李慕抱了抱拳,只有一条手臂,无法抱拳的,也对他躬身行礼。
修行提点之恩,乃是大恩。即便他们是妖族,也懂得这个道理。
回过神来的幻姬,怔怔的看着李慕,目光变的有些复杂。
站在三千年前的妖族强者洞府前,听着这位第九境强者临终前的感叹,就连她,也被扰乱了心绪,如果没有人点醒,她以后的修行之路,会受到很大影响。
让她纠结的是,她和李慕明明是仇人,但李慕刚才却又有大恩于她,只报仇不报恩不是他们天狐一族的传统,但她应该怎么又报仇又报恩?
幻姬最终咬咬牙,天狐一族恩怨分明,凡事都要有个先来后到,就算是要报恩,那也是她报完仇之后的事情了。
众人都恢复心神后,李慕继续望向那名熊妖,说道:“妖皇还说了什么?”
婚后试爱:老公难伺候
那熊妖还没有开口,幻姬便抢着说道:“妖皇说,他死之后,妖皇宫的宝物,以及那一页天书,留给进入洞府的有缘人,希望得到他传承的有缘人,能够再次振兴妖族……”
李慕看了她一眼,问道:“真的吗?”
幻姬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信。”
他看向那名熊妖,再次问道:“妖皇还说了什么?”
那熊妖说道:“她说的没错,妖皇已死,他将妖皇宫,和里面的宝物,留给了后来的有缘人……”
至此,妖皇宫之所以没有关闭,也有了解释。
妖皇即便是身死,心中也念着妖族,将妖皇宫留给后人,顿时让在场所有的妖族,心中肃然起敬。
这才是真正的妖中之皇。
李慕望着这石碑,心生疑惑。
如果白帝想要将他的妖统传承下去,为什么不在当时就传承,而是要等三千年?
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不过,看那一帮妖物看着妖皇宫,目录崇敬,就差跪拜叩谢的样子,李慕也并未提出质疑。
他并不指望这些一根筋的妖物,能想明白这些事情。
他只是在心里,又提升了几分戒备。
幻姬走到石碑之前,看着李慕等人,说道:“你们不能进去。”
李慕瞥了她一眼,问道:“为什么?”
幻姬挺起胸脯,理直气壮的说道:“你没看到这石碑上写的吗,妖皇要将妖皇宫传给妖族,你们人类来凑什么热闹?”
李慕双手环抱,说道:“反正我们又不认识妖文,说不定是你们串通好了骗我们的,再说了,人妖都是天地间的生灵,人是人他妈生的,妖也是妖他妈生的,大家谁也不比谁高贵,凭什么你们能进,我们不能进?”
幻姬嘴唇动了动,被李慕说的一时无语。
其实从心底来说,她还是挺喜欢李慕说的这句话的。
人族为万物灵长,是最高贵的种族,相对而言,妖族是他们眼中的低等异族,很多修行者,对妖族大肆屠杀,取妖魂抽妖魄,也没有任何负罪。
即便是妖族,也不否认人类万灵之长的身份。
她们费尽艰难的想要修成人形,变成人类的样子,不也是对此事的无形默认?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也是妖他妈生的,大家谁也不比谁高贵……,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人类这么说。
如果李慕不是她的仇人,也不和她抢妖皇的宝藏,就凭他这句话,她也要和他成为朋友。
可惜他是大周朝廷的人,她们注定只能是敌人。
幻姬冷笑道:“妖皇的传承,是给我们妖族的,你们人类也来抢,还要不要脸了?”
李慕反驳道:“妖皇说的是有缘人,又不是有缘妖,你们有什么脸来抢?”
幻姬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李慕挥了挥手,说道:“什么也别说了,不如打一架吧,谁赢了谁进去……”
李慕和幻姬吵着吵着,发现妖宗和四大妖王手下,已经走进了妖皇宫。
这些该死的妖物不讲武德,李慕和幻姬对视一眼,在第一时间达成了默契。
哼!
哼!
炎龍之子
两人同时冷哼一声,甩过头去,带领各自的人进去。
与此同时,妖皇宫,第一层大殿内,刚刚走入的那些妖族,近乎是同时发出了惊呼。
“帮助兽类开启灵智的开识丹?”
“让他们塑成妖体的塑胎丹?”
“让塑胎兽类提前化形的化形丹?”
“这种丹药,能增加化形妖物的凝丹几率……”
“这,这是能让第五境妖物迈入第六境的破境丹……”
“随着妖皇的陨落,这些丹药不是早就失传了吗?”
……
李慕的目光望向殿中,看到了一排木架,木架之上,摆放着一枚枚晶莹剔透的玉瓶。
特工女教師
从外面可以看到,玉瓶内有着一颗颗丹药,丹药表面,还有灵气流转。
任何丹药,都不可能保存三千年,这些丹药到现在还没有散失灵力,一定是因为这些玉瓶的原因,这些晶莹剔透的丹瓶,锁住了丹药的灵力。
每一个丹瓶之前,都有妖族文字介绍。
李慕虽然不认识妖族文字,但听那些妖物议论,也大概明白,这些丹药,对于妖族的重要性。
这一排排丹药,从开识丹到破境丹,能够提供一条龙服务,在十几或者二十年内,造就出一大批妖族高手,从野兽到第六境妖王,或许只需要三十年。
这种速度,丹鼎派也能做到,但炼制类似于破境丹这种丹药的难度,不亚于在没有李慕的情况下,让符箓派画出圣阶符箓。
即便如此,能用二十年时间,造就一名第五境的妖族强者,也是很快的速度了。
詭刺 紛舞妖姬
难怪白帝为妖皇时,妖族实力这么强大,最后又逐渐没落,最起码这一套妖族晋升的丹药炼制方法,他并没有传下来。
除了丹鼎派的长老,看着这些丹药,面露感兴趣之色,其余人,只是看过一眼之后,就不怎么关注了。
这些丹药再强,也是给妖族用的,人类和妖族身体,到底还是有区别,妖族大补的丹药,人类吃了或许会要命。
但对在场的妖类来说,这些丹药,则有着致命的诱惑。
这里的妖族,皆是第五境,有几只,甚至已经是第五境巅峰。
只要得到那一刻破境丹,回去之后,就有很大的可能晋升第六境,成为一方妖王,那只妖能抵挡住这种诱惑?
玄幻:我壹劍重回十萬年前
可惜,破境丹只有一颗,这里的妖族,却足足有二十个。
一名狼妖的速度最快,伸出爪子,直向破境丹的丹瓶而去。
虚空中闪过几道寒光,另一只虎爪出现,目标不是破境丹,而是那狼妖的后背。
狼妖猝不及防,后背挨了一爪,立刻皮开肉绽,鲜血狂喷,伤口深可见骨,它发出一声嚎叫,怒视着妖宗的一名虎妖。
那虎妖贪婪的舔了舔手爪的血珠,咧嘴道:“问都不问我们一声,太过分了吧?”
受伤的狼妖,和另外两名同伴站在一起,虎妖身后,也有三道身影站了出来。
经过了妖尸之地后,狼妖损失了两位,妖宗损失了一位,对上妖宗,他们并不占上风,同时,蛇族,豹族,熊族几妖,也在一旁虎视眈眈。
破境丹,对这里的所有妖物,都有致命的诱惑。
那虎妖扫视群妖,冷冷道:“谁敢动这枚丹药,就是和我妖宗,和魔宗作对!”
他以魔宗压制众妖,大步向放着破境丹的木架走去。
然而,当他的伸出虎爪时,一条鞭子,却缠在了他的手腕上。
一只蛇妖,手持长鞭,拽着虎妖的手臂,冷冷道:“妖国可不是魔宗的地盘,想要此丹,不如拿出点真本事……”
说罢,他看向五名熊妖,说道:“黑瞎子,我们一起拿到此丹,出去之后,不管最后此丹归谁,都得给另外一方足够的补偿,你们的意思呢?”
五名熊妖没有说什么,却和四名蛇妖站在了一起,暂时结成同盟。
见此,都只剩下三妖的狼妖和豹妖,也心照不宣的并肩而立。
某一刻,不知是谁先动手,妖宗,豹狼同盟,蛇熊同盟,为了争抢一枚破境丹,混战在一起。
这些妖物使用最顺的,就是他们的锋利的爪牙,蛇妖一族,则是以妖法和毒攻为主,弄得整座一层大殿乌烟瘴气。
李慕等人,对一层的妖族丹药没有兴趣,飞身上了第二层。
妖皇宫第二层,放着诸多法宝,竟然也都封存在特制的玉盒中,灵性不减。
此外,在第二层的最中心处,还有一个小小的玉瓶。
玉瓶中空无一物,似乎什么都没有。
然而,不管是幻姬,还是六宗长老,刚刚踏入第二层,便直奔那玉瓶而去。
感受到耳中忽然传来的嗡鸣,李慕抬起头,平静说道:“此瓶我要了,谁赞同,谁反对?”
他话音落下,六宗长老身体一顿,最终缓缓的退回来。
幻姬的手已经伸出,听到李慕的话,回头看了他一眼,猛地跺了跺脚,收回手,咬牙道:“现在,我不欠你什么了……”
李慕知道,刚才在妖皇宫外,他算是救了幻姬一次。
从她的语言和行为来看,幻姬很有可能也是天狐一族。
所以,殿外的喝醒之恩,她不得不报。
不过,她想要用这玉瓶,来换她念头通达,李慕是不可能让她得逞的。
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不用她让。
李慕看着她,说道:“你可以反对。”
幻姬眼中浮现出怒色,一把握住那玉瓶。
李慕双手环抱,对六宗长老及朝中供奉道:“给我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