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g87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239,曖昧的風情畫:第四章(3)閲讀-xk8c8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陈栋一路上心事重重,很是低调,其他人以为他是这次活动的主角,故作深沉,才那样少言寡语。
如果有人跟陈栋讨论画的事时,他会侃侃而谈,表现出他是名画家的派头。
3
美协的成员们,晚上选择吃烤全羊的地方,竟然是陈栋的车轮轧死主人家白羊的那家店——星星烤全羊店。
该死……陈栋以为这辈子不会来灵山,这么快就来了,而且他们吃烤全羊的地方,竟然是他轧死小白羊的那户人家。让他感觉,这不是美术协会的安排,是上天故意让他这么快来这里,经受内心的煎熬,或者根本就是林芸芸在怨他!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
陈栋走进星星烤全羊店时,一直很紧张,生怕女主人看到他,并认出他,到不是他轧死了女主人的羊,是他希望她不记得他的长相,若是记得,会让他很被动。那样,若那天有人向她问起他,有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她要是记得他,会带给他麻烦。他当然是怕警察有一天会找到这里来,询问白羊的女主人他有没有带一个姑娘经过他们这里。
直到他们点的那只羊,在火上快被烤好,陈栋也没有看到女主人,自始都是她雇佣的服务员服务于他们。
陈栋不由放下心来,没有看到她是好事,就算当时记住了他的长相,时间久了,她也会忘记的。他不由得希望,自己的长相很普通,就算别人看他很多遍也会记不住他的相貌。
香喷喷的肥羊完全烤好了,飘香四溢,陈栋正要跟大家大快朵颐时,有人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哇,原来是你呀!”
邪王的神医宠妃 笑白
陈栋回头一看,原来是白羊的女主人,不禁心上咯噔了一下,白羊的女主人记得他的长相。
陈栋一时语塞,都不知道说什么时,白羊的女主人爽快道:“你能成为我的顾客,真是缘分,我跟你喝一杯。”
坐在陈栋身旁的刘仓,看女主人说话如此豪放,于是倒了一杯白酒给她。
女主人眉飞色舞地对刘仓道:“我家养的羊,都是不加饲料的,全是天然放养,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吃。”
刘仓道:“是吗?天然放养的羊,味道肯定比饲料养的羊要鲜美。”
女主人灌了一口酒,指着陈栋道:“他可以证明的,之前他开车撞死了我放养的一只小白羊,当时我真是伤心得很,但我也没有为难他,他态度很好地给了我赔偿。再说,中国有句俗话,不打不相识,有了那次的经历,今天我们见面不是就额外热络么!”
陈栋听女主人这样说,心上七上八下的,真是一个多事的女人,好好招待客人就行了,干嘛要在这又喝酒又说那没用的。当然,对她来说,那只不过是他跟顾客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但对陈栋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女主人记得他的长相。
武道仙农 东城令
刘仓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说道:“不用他证明,我吃一口羊肉,就知道你的羊是天然放羊的,还是饲料喂养的。”
女主人把剩下的酒灌下,说道:“我看着你吃,然后告诉我结果。”
陈栋马上把他切好的那块羊肉递给刘仓,刘仓大咬了一口,品尝的差不多了,一口吞下去,伸出大拇指,“还真是天然放养的羊的味道鲜美,你说的真是没错,你的羊都是天然放羊的。”
女主人笑嘻嘻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们继续吃,我去忙别的了。”
女主人走不了多远,又折回来,对陈栋说:“你上次开车轧死的那只羊,本来我打算吃掉的,我侄女说,那羊死相太惨了,觉得很可怜,要把它好好埋葬。我侄女说,她知道灵山某个隐秘处,有一个天然花圃,她把羊埋在那个花圃里去了。”
陈栋听女主人这样说,惊讶的一口羊肉差点从嘴里吐出来,他强忍着吞了下去,心不在焉地说道:“你的侄女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女主人道:“我觉得侄女的做法,跟林黛玉葬花一样不可理解,羊喂养了本来就是吃的。”
陈栋微微笑了一下了,女主人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离开了……
陈栋本来想问女主人的侄女把羊葬在那个天然花圃的,但想着问多了,会引起别人不必要的猜测。
等女主人走后,刘仓敬了陈栋一杯酒说道:“看来你很喜欢灵山这个地方嘛!一开始你还不愿意来。”
素爱
陈栋道:“就是因为来过这里,知道这里也就那么回事,才不愿意来灵山。”
九玄天帝
刘仓道:“当初我问你为什么不愿意来灵山,你也不说出一个理由,如果你当时告诉我,你不喜欢再来灵山了,我们可以选择别的地方去游玩,你就不用勉强自己来灵山了。”
陈栋道:“我以为你们喜欢灵山,也就没有提别的建议,毕竟这个地方,一直是大众喜欢的旅游胜地。同时,我感觉也挺好的。”然后敬了刘仓一杯酒,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大家大块吃肉,大杯喝酒!
突然,刘仓没头没脑地对陈栋说:“你之前到灵山来,不会是带着情人到这来私会吧!背着太太暗约偷香,是现在男人间流行的一种消遣方式。”
陈栋红着脸道:“那有这样的美事,带情人来约会……我没有这个艳福呀!来了几次都是和画家朋友一起来的。我到是想有个情人,带到这来约会。”
虽然女主人记得他的长相,但她自始没有提他当时开车带着林芸芸的事,所以他可以肯定,女主人当时没有看到车上的林芸芸,这也算是万幸。
刘仓道:“你撞死了这家店的羊,怎么不见你提起?”
陈栋道:“都是过去了事,撞死一只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说你对这样的事,应该也不会感兴趣,不提也罢。”
刘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陈栋细微地观察着刘仓的表情,看他对他是不是有什么质疑。看表面,刘仓也只是跟他随便聊聊,并没有太在意他来灵山有什么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