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为了振兴美国,我们必须振兴我们的民主。”
“……”
“美国人理应得到更好的待遇,而在今天这个城市里,有人想做得更好。”
“因此,我要对在座的所有人说,让我们下决心改革我们的政治,使权力和特权不再压制人民的声音。让我们把个人利益放在一边,这样我们就能感受到痛苦,看到美国的希望。”
“……”
“世界经济,世界环境,世界艾滋病危机,世界军备竞赛,这些都影响到我们所有人。”
“当我们的切身利益受到挑战,或国际社会的意愿和良知受到挑战时,我们将尽可能以和平外交行动。”
“今天,勇敢的美国人在波斯湾、索马里和其他地方为我们的国家服务,这证明了我们的决心。”
“你在一个明确无误的合唱中提高了嗓门。”
“你投了历史性的选票。”
“你改变了国会、总统和政治进程本身的面貌。是的,你们,我的美国同胞们已经迫使春天即将到来了。”
克林顿的演讲无疑是非常成功地。
可以说,他喊出来许多普通民众心里一直想要喊出来的东西。
强大的美国?
跟一个强大的美国相比,生活可以更好才是人们关心的,
但老布什政府的军备竞赛和军事行动却将税率提高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失业、破产,无法得到医疗,养不起孩子,这完全不符合人们的需求。
而克林顿如果当总统就不一样了,将会得到国会的支持,有国会的支持,政府就能够发行国债来向那些有钱人借钱发展经济。
所以,随着克林顿最后一句话吼出来,全场爆发了激烈的掌声,久久不息。
沈建南也在鼓掌。
作为一个跳出棋盘外的挂逼,他很清楚,现在似乎依旧没什么希望的克林顿,最后才是那匹令人意外的黑马。
并且,相比于共和党的人继任总统,金融财团支持的民主党总统,也更符合他需要的利益。
至少金融这个另类的战争中,他能够占据的先机更多。
“你很看好克林顿先生会获胜么?”
拿着热气腾腾的咖啡,乔治.索罗斯饶有兴致问道。
老实说,他自己对于克林顿都没有抱着绝对的信心,但看起来,沈建南却似乎表现的非常认可。
彼此都是投机者,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谁又会表现出如此强大的信心。
“当然。我非常看好克林顿先生会赢得这次大选。”
“可以说说理由么?”
“介意我抽烟么?”
“我在年轻的时候也会抽烟,虽然现在戒了。”
“那要来一支么?”
“当然。偶尔抽一支无伤大雅。”
啪——
递了一支烟给索罗斯,沈建南给自己点上火,深深抽了一口烟,等到烟雾从体内游走一个周天吐出来,他的眼神变得似乎有些缥缈和虚幻。
这是一场不该存在的会面。
但现在,却又会面了。
沈建南觉得很怪异,又有些啼笑皆非。
“我已经说过,我是一个战争厌恶者,我认为,在人类的利益纷争中,完全可以用更温和的手段来博弈,比如说金融。”
“而我本人,对于金融和经济也比较擅长。”
“但如果战争再继续下去,我想,金融体系将会逐步瓦解,我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乔治.索罗斯眼里闪过一丝认同之色。
作为犹太人,他一直认为,战争是极其愚蠢的行为。
财富是需要人来创造的,而只有人口足够多,财富才有其实际存在的意义。
而站在,却消减了人口带来了再难,令许多财富都化为了飞灰。
相比战争,金融完全可以解决人类战争利益的争端,还能够让财富继续流淌。
品尝着许久没有品尝的香烟,索罗斯吐出一口烟雾说道:“我很赞同你的观点,但这似乎和克林顿先生是否能够赢得最后的大选并没有直接关系。”
“不。我认为,这就是决定性的关系。”
“喔。为什么这么说?”
“就像阁下,以及巴菲特和其他财团支持民主党的原因一样。”
这是一句不完整的话。
但索罗斯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今晚在林顿山庄将举办一场宴会,我想邀请你一起参加。”
“荣幸之至。”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和索罗斯分别,沈建南漫步在时代广场街头,重回故地,以两个不同时代的空间角度欣赏这坐繁华的城市中心,别有一番独特的韵味。
世界各地顶级豪车在这里就像是普通皇冠一样并不算多么起眼,不时有法拉利、兰博基尼等跑车呼啸而过,车上载着的诸多女郎疯狂尖叫,令人既是羡慕又痛恨那些有钱人的腐败与堕落。
四周西装革履的型男型和身材各异花枝招展的各色美女,进进出出于四周的商场和娱乐中心,车水马龙彰显着这个城市的繁华与喧嚣。
由于时代广场是市内唯一在规划法令内要求业主必须悬挂亮眼宣传版的地区,四周摩天大厦以及各大商场和门店上密密麻麻挂着版面庞大的广告牌,密集度比起拉斯维加斯赌城也并无不及。
展示着摩登女郎绝佳身材的内衣广告,酷炫跑车的放大广告,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的招商广告等等,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西42借附近纵横林立的色情商店。
有夸张的成人标题电影广告牌,令人血耐喷张的画面赤裸裸勾引着人类的最原始欲望,衣着性感,打扮精致的女郎们站在路旁,朝过往的男士们抛以媚眼或扭以曲线,结合街道上夸张的特写画面,揭开了埋在曼哈顿这个金融中心最直白的金钱和色情。
这是一个时代的独有。
后来的曼哈顿,虽然依旧是金钱和色情的世界,但林立于街头的色情场所却都被驱逐到了其他区域。
穿过西34街和第五大道,高耸入云的帝国大厦就出现在了视野内。
跑了一个上午,沈建南多少感觉有些疲惫和饥饿,就返回大厦准备用餐。
吃什么好呢?
忽然没有女人跟在旁边,沈建南发现,自己好像成了巨婴,连吃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还好。
帝国大厦是纽约乃至于全世界都著名的地标性建筑,附近各种餐厅云集,也不乏米其林各个星级的餐厅,想吃什么看看就知道了。
踏入电梯,一行人很快到了楼顶的餐厅层。
一家法国米其林三星餐厅吸引了沈建南的注意力。
装饰贴近艺术风格,环境优雅,气氛得益,最主要是靠橱窗的地方坐着一名金发美女,肤色光洁、清新可人,令人一看就很有食欲。
吃饭嘛。
如果附近有一个美女养眼,肯定比对面坐着一名抠脚大汉要更能下饭。
就这家了。
沈建南朝着美女看了一眼,迈着步子准备进餐厅,但走到餐厅门口,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一个穿着白西装的黑人带着几个人,碰巧也要进去,几人围在一起一下子堵住了门,沈建南一行人只好停下了脚步。
一分钟,两分钟。
整整五分钟。
要进去的几人停在门口,拿着一部大哥大,叽里呱啦不知道说着什么东西,但就是不进去。
这特么是找茬啊!
唐敦厚不干了,自从来到美国,他很清楚,有些家伙总喜欢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不问青红皂白,专门找茬欺负黄种人的事情太多了。
眼前这几个家伙,摆明就是看他们都是黄种人,想要找麻烦。
“好狗不挡道,让开。”
挡着路的几人听不懂唐敦厚在说什么,但从他愤怒的表情中,也能猜到他在说什么。
一阵狂笑和戏虐从几人口里发出,还有一个家伙像是乌龟探头伸了伸脑袋,意图恐吓什么。
“尊贵的客人。你们好,我是餐厅经理霍顿。”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餐厅经理一来,挡路的几人默契狂笑了几声,朝着沈建南一行人露了个挑衅的眼神,有说有笑走进了餐厅。
唐敦厚拳头都攥到了一起。
实在是太嚣张狂妄了,彼此之间毫无冲突,却故意来找茬,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沈建南拍了拍唐敦厚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以他现在的身份如果还跟几个垃圾玩意动用暴力,传出去真的很丢人。
要知道,这里可是帝国大厦。
不知道多少政界名流或者华尔街大亨,可能都会在这里用餐的。
“谢谢先生!”
几个黑人进去后,餐厅经理霍顿连忙朝着沈建南道谢了一声。
他并不是没有眼色的人,眼前这位先生一身行头价值不菲,还出行带着大群保镖,一看就是非富即贵。
凭他丰富的经验,很可能是曰本来的商业大亨。
但对付,却没有因为有人无理取闹而为餐厅带来麻烦,这种修养和气度,足以令人感激了。
沈建南没有说什么,报以微笑点点头,算是回应,随后,迈着步子到了餐厅大厅。
环境优雅的餐厅一下子进来很多人,顿时引起了食客们的注意,不少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像是土匪一样找位置的几个黑人,又转移目光看了一眼后来先止的沈建南一行人。
当然,并没有谁说话,只是有些人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显然很不满意餐厅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独自临窗而坐的艾薇儿.也不由皱了皱眉,几个黑人轻兆挑衅和四处游离的目光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就像被一只恶心的苍蝇从面前掠过,令人很是倒胃口。
餐厅很大。
但能够一次坐几个人的大桌子并同时在用餐时欣赏整个曼哈顿风光的地方并不多。
沈建南扫了一眼四周,觉得艾薇儿附近的位置挺不错,虽然并不能全览纽约风格,但如果能够对着美女吃饭,也是相当的赏心悦目。
圣人都说,食色秀也嘛!
可惜,总有喜欢挡道的黑狗。
沈建南定好目标刚走两步,就被之前在门口阻拦的几名黑人挡住了去路。
“嗨。伙计,这里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
一个脖子上布满纹身,套着黑色西装,看起来应该是跟班的家伙,很没礼貌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沈建南说道。
白色的皮鞋,花色的衬衫红色的领带和光秃秃的脑壳,令人不由想到了一个成语——沐冠之猴。
对于这种货色,沈建南自然不会生气,总不能被狗叫两声,还要朝着狗叫两声吧。
朝附近大概是被惊扰到的艾薇儿露出一个抱歉笑容,沈建南露出玩味的神色,直勾勾看着应该是领头人的白西装黑人,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只猩猩,轻蔑、厌恶、鄙夷和深深的讥讽。
再没有比这种眼神更能刺激人的神经了。
被沈建南的眸子扫过一眼,整暇以待满脸笑容准备看好戏的白西装,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嗨。混蛋,给我滚出去,现在,马上。这里不是你这种黄皮杂碎可以来的地方。”
唐敦厚如猫一样,滑步到了沈建南面前,虽然他听不懂眼前这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在吼什么,但敌意还是能够感受到的。
同行的暗影成员也如扇形散开,齐齐将沈建南护在了中间。
而找事的黑人一方,似乎也不是善茬子,一看唐敦厚一行的反应露出森森白牙阴笑着,跃跃欲试的样子,任谁都知道他们早已经等这个结果很久。
沈建南被围在中间,但完全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朝旁边似乎有些紧张的艾薇儿看了一眼,刚好迎上了一双蓝色的眸子。
精致的容颜没有什么瑕疵,并没有太多的粉黛装饰,干净,光洁,令人一眼就感觉非常有好感,留着一头短发,看起来英姿飒爽。
沈建南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说道:“美丽的小姐。真是很抱歉,打扰到你用餐了。请给我两分钟时间,我会马上让这些混蛋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消失。”
“哈哈——”
“兄弟们,你们听到没有,这只黄皮猴子居然要让我们消失?”
听到沈建南口出狂言,几个找事的黑人夸张嘲笑着,有人更是已经摸到了一把椅子,准备给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一些颜色看看。
酒店经理霍顿早已皱起了眉头,如果是一般人,他早就叫来保安将人给轰出去了。
他又不是瞎子,哪里看不出来眼前这帮黑人就是在故意找麻烦。
但他不能。
他认识领头的黑人,巴蒂安,皇后区黑人帮派的首领,一个彻头彻尾的杂碎。
如果他得罪了这些人,饭店以后的生意就麻烦了。
“先生!”
霍顿朝着沈建南喊道,棕色的眸子中,传达出了复杂的神色,隐隐提示着眼前这帮家伙并不好惹。
沈建南笑了下,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本,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霍顿先生,我想把这家餐厅买下来,你自己填个数。如果你没办法做主,可以留着给你的老板。”
看着递过来的空白支票,霍顿脑袋都是懵的。
这尼玛,哪里蹦出来的土豪,买东西都不问价格的。
但沈建南却没有心思理会霍顿的想法,拍了拍霍顿的肩膀说道:“现在,我希望你能够把某些不符合留在这里的东西请出去。”
霍顿如梦初醒,朝巴蒂安为首的一行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先生。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马上出去。”
“混蛋。你居然敢叫我们出去。你们这是种族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