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电话那头,忽然安静了许久。
然后就听见庄强的一阵唾骂:“你妹的,看来你是廖刚的人,耍我呢?”
顾晨:“???”
“庄先生,我没有耍你,我现在就在你妹的住所,嘉禾公寓,A栋1102号房门口。”
“我警告你,有本事冲我来,别跟我妹过不去,你要是敢动我妹一根汗毛,我不会放过你。”
看样子庄强还是不信,电话中,咆哮声越来越大,顾晨只能将电话移开,以免伤到自己的听力。
十几秒后,等庄强的咆哮声逐渐减弱时,顾晨这才道:“我再重申一遍,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
“呵呵,听你这声音也才二十出头吧?你就刑侦队队长?”庄强冷哼了两声,也是一脸鄙夷道:
“这芙蓉分局我可知道,那么大地方,刑侦队长才二十出头?你懵鬼呢?”
“你敢说你不是廖刚派来恶心我的?我告诉你,我庄强行的正,不怕你们歪门邪道,但是你要敢动我妹妹,我跟你没完。”
“嘟!嘟!嘟……”
电话忽然间……挂断了。
顾晨很无奈的看看大家,苦笑着摇头:“看来这家伙不信啊?”
“可能是顾师弟太年轻了,这年头,有几个刑侦队队长才二十出头的?换我我也不信啊。”卢薇薇倒是说得中肯。
就顾晨这种情况,自报家门还真有点诈骗的嫌疑。
毕竟现在的老百姓可精着呢。
但凡感觉有点不对,立马骂你是骗子。
“要不去他单位看看?人过去,他总该相信吧?”王警官也没其他办法,这是他想出来最好解决的方式。
顾晨微微点头:“也行,那我们人过去。”
……
……
离开嘉禾公寓,顾晨开车带着大家,按照名片地址,找到了宏盛装修有限公司。
这家装修公司位于商圈外围,一处后街位置。
从外观来看,像是一家大公司。
走进去,有漂亮前台在那接待。
“请问是想设计装修吗?”穿着OL职业装的前台小姐问。
顾晨摆摆手,解释说道:“我们是来找庄强设计师的,请问他在吗?”
“呃……”一听是来找设计师,又看着几人都穿着警察制服,前台小姐犹豫了片刻。
卢薇薇赶紧解释:“我们找他,是关于他妹妹的事情。”
“哦。”闻言不是合同纠纷,前台小姐顿时松上一口气:“他在二楼A区办公室。”
“谢谢。”卢薇薇道了一声谢,跟着众人一起上楼。
A区办公室,标准化的格子间。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手里的工作。
四名警察的到来,还是引起了不少员工的注意。
此时一名男子正想进门,顾晨直接叫住他:“请问庄强是哪位?”
“庄强?”男子一呆,对着办公区叫到:“庄强?庄强有人找你。”
话音落下,一个角落里,一名身材瘦小的男子,这才探出半个脑袋。
见四名警察站在门口,顿时脸色一怔,眼神不由自主的躲闪起来。
“叫你呢。”门口男子直接走过去,拍拍他肩膀,然后指着门口警察一阵介绍。
庄强愣了愣神,不太情愿的站起身。
他直接低着头,走到了A区办公室门外,来到一处较为宽敞的地方。
“你就是庄强?”卢薇薇看着身材矮小瘦弱的庄强,有点不敢相信。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身躯,竟然对着顾晨大声嚷嚷?
庄强有些难为情道:“你……你们是?”
“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刚才我们通过电话。”顾晨也是自报家门。
可这一说不要紧,庄强整个人立马紧张起来。
他瞪大眼眸,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位帅小伙,整个人也是陷入到深思。
“你说……你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没错。”顾晨点头应道。
庄强又围着顾晨转上一圈:“可你看上去才二十出头,警衔……”
瞥了眼身边的王警官,又瞥了瞥顾晨:“警衔他是两杠一,你是一杠二,他警衔都比你大吧?你是队长,那他是什么?”
“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副队长。”王警官扯了扯上衣,义正言辞道。
“副队长?”闻言王警官说辞,庄强整个人懵的有些厉害。
合着刚才自己这么一闹,还真是误会?
想着有些得罪顾晨,庄强立马赔礼道:“不好意思啊顾警官,刚才在电话里,实在是有些抱歉,我真不知道,你真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没关系,你现在知道了。”顾晨并不想跟他计较。
毕竟这种情况,顾晨也不是第一次碰见。
庄强有些后悔道:“可你这么年轻就是芙蓉分局的刑侦队长,这还真是很少见啊。”
可回头一想,刚才顾晨打电话好像跟自己说啥来着?自己好像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于是赶紧又问:“对了顾警官,你说你找我啥事?”
“你妹妹庄青,被人发现死在观湖旁边的山岗上。”顾晨说。
“我……我妹妹?”庄强哽咽了一下,整个人天旋地转,差点没站稳。
王警官一把扶住他:“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我妹妹怎么就……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庄强努力平复下心情,将眼角的几滴眼泪轻轻擦去。
此刻一股难受的心情涌上心头,虽然强忍着,但庄强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忽然间痛哭起来。
卢薇薇给他递来一张纸巾,安慰着说道:“你没事吧?请节哀。”
“谢谢。”
“你觉得你妹妹是自杀?”顾晨看着面前的庄强,也是好奇问他。
庄强默默点头:“我妹妹一直都有抑郁症,也一直在吃药,之前曾有几次想要跳楼的念想,都是我在陪着她,安慰她,才让她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可现在,病情明明才刚好转不就,她怎么又……”
说道这里,庄强再次蹲在了地上,捂住脸哇哇大哭起来。
几名A区办公室的员工探出脑袋,想要看看外边的情况,见顾晨瞥了一眼,赶紧又缩回了脑袋。
顾晨一把将庄强拉起,说道:“你妹妹是中毒身亡,我们目前还无法判断她是否自杀,所以,我们想去庄青的公寓搜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那么……你有钥匙吗?”
“有。”庄强痛苦点头,说道:“我妹妹生前给了我一把钥匙,就在我办公室里的公文包里。”
“那……”
“我去给你们拿。”
还不等卢薇薇把话说完,庄强直接转过身,朝着办公室走去。
没过多久,他跟同事打好招呼,请好假,直接走出办公室:“跟我来吧。”
大家跟着庄强,一起来到楼下,随后庄强搭乘顾晨的警车,一起返回到嘉禾公寓。
电梯里,庄强跟大家介绍了一下妹妹的近况。
跟何俊超调查情况基本相符。
庄青的丈夫几年前去世,由于两人非常相爱,因此从那段时间开始,庄青开始变得郁郁寡欢,终日消极度日。
曾经有过几次亲生的想法,都被家人及时发现所制止。
随后的日子,庄青看过心理医生,也在不断吃着抑郁症药物。
为了让妹妹转移自杀的念头,哥哥庄强让她学会了织毛衣和刺绣。
依靠这些打发时间的东西,也算稳定住了庄青的情绪。
“叮!”
电梯门打开,大家一同走出电梯。
顾晨随口又问:“那庄青不上班,怎么养活自己?”
庄强掏出房门钥匙:“她有保险,她丈夫买过保险,受益人是她,所以她丈夫不在的日子里,我妹妹可以依靠保险度日。”
话音落下,门锁“咔嗒”一声被打开。
庄强刚想进门,却被顾晨一把拉住:“等一下。”
“怎么了?”庄强扭头,表示不解。
顾晨从装备包里,取出手套,脚套,头套和口罩。
庄强一瞧这架势,感觉顾晨还挺专业的。
可回头一想,就知道顾晨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于是忙问道:“我需要吗?”
“给他一套。”顾晨对着袁莎莎说。
袁莎莎立马从装备包内,取出一套防护装备,并叮嘱道:“进屋后,不要随便走动,也不要坐沙发,也不要去碰任何东西,等我们检查结束后,你才可以随意,明白吗?”
“呃,好吧。”虽然感觉挺别扭,感觉警方有些小题大做,但人家毕竟是专业的,这么做有这么做的道理,想想也是不再计较。
几人穿戴好防护装备后,这才走进了房间,开始对房间各处角落进行搜查,查看是否有可疑线索。
顾晨最先去了庄青的卧室。
和自己想象的一样,一个爱摘抄诗句的女子,房间内整整齐齐,收拾的很好。
不仅是房间,从刚一进门顾晨就发现,整个公寓都干净整洁,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庄青所住的房间内,顾晨并没有发现可疑情况。
回到客厅位置,书架上摆满着各种诗词读本,还有已完成和未完成的刺绣作品。
顾晨随手拿下一本诗词读本,随意翻看了一遍,却发现许多折页的部分。
根据这些折页部分,顾晨又发现大量用铅笔画出的诗句和段落。
其中有几句,顾晨在张青那本手抄笔录本上看见过,都是关于赞扬死亡的诗句。
语句有极度悲观的,也有对死亡毫无畏惧的,甚至是期待的诗句。
这让顾晨连连摇头。
顾晨拿着诗句读本问庄强:“你妹妹喜欢看诗词,这事你知道吗?”
“知道啊。”庄强说。
顾晨直接将诗词本丢给他:“你自己看看,你妹妹看的都是些什么?”
“呃……”
感觉有些不明觉厉,可顾晨既然这么说,庄强索性拿在手里翻阅起来。
可只是跟读了几句,庄强的脸色就明显起了不少变化。
他惊诧的抬头看向顾晨。
顾晨问他:“你妹妹每天看这种文字,病情能好转吗?”
卢薇薇也跟腔道:“这里面的所有诗句,都是极度悲观,看多了对生活失去希望,你说你这个当哥的怎么回事?难道就不会检查一下妹妹的读本吗?”
“这……这是我的错。”庄强脸色凝重,也是一脸憋屈道:“我平时只管我妹妹状态,没怎么注意她这些细节。”
“之前为了转移妹妹的注意力,所以想办法让她学会了织毛衣和刺绣,用来打发无聊独居的时间。”
“可后来,我的确发现妹妹开始喜欢看书了,我原本以为是件好事,毕竟看书能从书中吸取营养,可没想到她在看这些悲观的东西,这……”
说道这里,庄强看着手中的读本,气得直接准备当场撕碎。
顾晨一把抢了过来,说道:“别撕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不要损毁。”
“可不撕毁这些东西,我妹妹……”
话音落下,庄强气得有些哽咽。
双手叉着腰,在公寓内不知所措。
是站也不是,坐也不行,整个人显得十分焦躁。
此时此刻,顾晨又想起之前庄青邻居告诉自己,庄青去看过心理医生,都是庄强带过去的,于是赶紧问庄强。
“对了庄先生,之前您妹妹去看过心理医生吗?”
“看过啊,请的是市里最好的心理医生,问诊价格还挺贵的。”
“一直是那位医生在给她做治疗吗?”顾晨又问。
庄强狠狠点头:“一直是,包括周期性复诊和开药,全部都是听从医生的建议。”
顾晨继续问他:“在哪看的?医院还是诊所?”
“第三人民医院里的精神心理科,有个郝医生,是个权威的心理医生,开处方也是他。”庄强说。
顾晨伸手:“那现在带我们过去看看。”
“行。”庄强爽快的答应。
结束了对嘉禾公寓,庄青住所的搜查后,大家再次辗转,来到了第三人民医院的精神心理科。
在办公室里,郝医生正在对一名病人进行心理指导,顾晨只能站在外头稍作等待。
送完病人离开,已经是15分钟后的事情了。
郝医生理了理白大褂,主动走到门口问:“庄先生,怎么你一个人过来,你妹妹呢?”
“她……她死了。”庄强说出这几个字时,几乎是一字一顿,硬挤出来。
声音略带着哽咽。
闻言庄强的说辞,郝医生整个人脸色一怔,不可思议的反问道:“死了?这病情才刚好转,怎么突然这么过激?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
“我也不是很清楚。”庄强摇了摇脑袋,忽然想起身边的顾晨,他这才赶紧向郝医生介绍说:
“对了郝医生,这位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是他们接到报案,发现我妹妹死亡地点,这些都是刑侦队的同志。”
“你好。”
“你们好,要不进来说吧。”感觉让大家站在门口也不好,郝医生主动让出一个身位,邀请大家进去说。
所有人零散的坐在各处角落,郝医生摘下眼镜,用白大褂衣角擦了擦镜片,问庄强:“能说说你妹妹的具体情况吗?”
庄强看了眼顾晨,道:“还是让顾警官说吧,他毕竟清楚情况。”
顾晨也毫不客气,主动接话道:“是这样的,今天一早,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发现观湖旁边的山岗上,有一块塑料布,揭开一看,是一具女子尸体,也就是庄青,所以我们立马赶到现场查明情况。”
“来到现场的时候,庄青已经是死亡状态,我们初步排查得出的结果是,氰化钾中毒。”
“氰化钾中毒?”闻言顾晨的说辞,郝医生眉头微微一蹙。
“有问题吗?”顾晨问他。
郝医生摆摆手:“顾警官,您继续说下去吧。”
“好。”顾晨微微点头,又道:“根据我们同事进行身份排查和确认,发现她叫庄青,所以我们又根据庄青的身份信息,找到了她现在的住所,并联系上庄先生。”
“但是考虑到庄青生前有严重抑郁,也时常来看心理医生,所以,我们想道您这里来了解下情况,您最好能详细跟我们讲解一下。”
“这个没问题。”考虑到警方办案的需要,郝医生戴上眼镜,也是一脸认真道:
“庄青这个女病人,我了解的也比较多,因为她丈夫几年前去世,所以心理遭受很大打击,曾经抑郁到想要自杀。”
瞥了眼面前的庄强,郝医生又道:“所以这位庄先生,也就是庄青的哥哥,才坚持不懈,一直让妹妹庄青来我这看病。”
“我也给庄青开了一些药物,也让她学会转移注意力,把注意力转移到积极向好的方向上。”
“可她看的都是这种书。”顾晨从取证袋中拿出一本,丢在桌上给郝医生参详。
郝医生不太明白顾晨的意思,于是卢薇薇替顾晨讲解道:“书里面,都是一些悲观负面情绪,而庄青用笔所圈出的部分,也都是对死亡充满期待和赞扬的。”
“不仅如此,她还把这些对死亡充满期待和渴望的诗句,一点一点摘抄到手写笔录本上。”
“你作为庄青的心理医生,难道对这种情况一无所知吗?”
“我?”
被卢薇薇这么一问,郝医生显得有些措手不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