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点点赤红光烁,蕴含智慧魂念,随“幻境珠”的爆碎而现。
塔楼废墟中,浑浑噩噩的齐雲泓,感受到召唤和吸引,然后脸色茫然,却近乎本能地,开始在一小片范围来回走动。
那片范围,便是赤红光烁,如雨点般,洒落之地。
齐雲泓那双浑浊,愚昧,没有光华的眼眸,因点点赤红光烁逸入体内,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秦雲站在齐雲泓前,挡着屈靖和黄铭,暗自警惕。
“好一个齐雲泓……”
虞渊暗施秘法,打开“慧眼”,清晰地看见,每一点赤红光烁里头,皆是齐雲泓的魂魄缩影。
转念一想,他就意识到那点点,蕴含智慧魂念的光烁,其实就是齐雲泓的天魂。
蜕变为阳神,又因阳神碎灭,从而倒退显化的天魂。
阳神躯体,为魂魄的盔甲外衣,内藏的主体核心,还是由天魂进阶淬炼的魂魄。
齐雲泓不惜魂魄碎灭,让精心炼化的“炽魂殛电”,随阳神碎块一起爆炸,就是要毁去“幻境珠”,让器魂魂飞魄散。
现在看来,他成功实现了自己的疯狂设想。
“幻境珠”化作漫天珠粉,那位少女形态的器魂,十有八九也消亡了。
但,齐雲泓的天魂精芒,则趁机溅射开来,而被本体真身接纳。
星星之火可燎原,那点点赤红光烁,蕴含的智慧魂念,就是天魂的火种,落入齐雲泓的识海小天地后,能生根发芽。
假以时日,齐雲泓的天魂将恢复原貌,令他依旧具备再次凝炼阳神的可能。
地魂,承载记忆,天魂,意味着智慧的结晶。
因此,在那点点赤红光烁,雨点一般,落入他识海小天地后,那个被黄铭当做疯子,以为得了失心疯的怪人,就变得正常起来。
齐雲泓的本体真身,从畏缩不安,茫然无措,变得镇定。
他朝着虞渊,略一躬身,道:“主人。”
这声主人喊出,虞渊就知道,随着天魂回归,眼前的狂人,又变成了齐雲泓。
轻咳一声,握着“魂木灵偶”的虞渊,看着灵偶一根指头,浮现的齐雲泓,想着他的阴神还被幽禁着。
“我将你阴神弄进去,是为了通过你,克制那些要命的‘殛魂雷电’,是想要破开‘幻境珠’,没想到……”
虞渊开口解释了一下,又忽然噤声。
他发现,他的念头思想,通过“魂木灵偶”可瞬间表达,一息间传递完毕。
他于是尝试了一下。
同样在“魂木灵偶”的齐雲泓阴神,在他道明心迹时,就知道了他的所有解释,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离开“幻境珠”,而不是当真想要,永久地拘禁自己的阴神,奴役自己。
但……
“你可以离开,将阴神回归本体真身,变成你齐雲泓自己。”虞渊低着头,看着那“魂木灵偶”,轻声说道。
言出法随!
他的这缕念头和心声,得到“魂木灵偶”中阴神拓影的响应,然后就看到他的阴神拓影,按在桌台的一只手,抬起来指向了齐雲泓代表的灵偶。
呼!
齐雲泓的阴神,从灵偶体内慢慢漂起来。
这时候,齐雲泓发现有一条条粘稠的丝线,黏在他魂体形态的阴神之上。
他的阴神,慢慢离开灵偶时,不断地感到虚弱。
仿佛,有一层皮,从阴神身上剥离。
他阴神还在向上,他低头看,就见一条条粘稠的丝线,其实就是他阴神的魂念。
这些魂念,在阴神离开时,被那灵偶拉扯着,从他阴神内剥夺。
然后,一条条丝线在灵偶体内,集结为一个魂魄印记,被永远留在了那灵偶中。
终于,齐雲泓的阴神,还是飞离了“魂木灵偶”。
在虞渊和秦雲,还有屈靖、黄铭,不少七神宗修行者的眼皮子底下,逸入他真身的眉心穴窍。
齐雲泓轰然一震,眸中光芒骤然明耀。
他的神情,沉静中透着癫狂,如一座被死死压抑着邪念的火山,底部汹涌澎湃,外面看着波澜不惊。
“由我阴神的魂念,意识,缔结了一个灵魂印记。此印记,在那灵偶体内,还能限制我,能知晓我的动静……”
看着那“魂木灵偶”的齐雲泓,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我本已死亡,我爆灭之后的阴神碎片,是因为他,从而被再次聚涌。我是因他,因那奇异的木偶,死而复生。”
“还有就是,他……”
不自禁地,齐雲泓想到在灵偶内部,所看到如古老神王般的巨大虚魂。
那种只能仰望,不可直视的威严,让他此刻想起时,都颤栗恐惧。
他很快有了决定。
天魂归来,阴神逸入,从阳神境跌落到魂游境的齐雲泓,再次向虞渊恭敬行礼,“您,忠心的,卑微的麾下,齐雲泓,誓死为您效忠!”
虞渊愣了一下,灿然大笑,点了点头,道:“好!”
“这里是七神宗,是我们本来的目的。”笑罢后,他扫视了一下,闻讯而来,惊疑不定的七神宗修行者,吩咐道:“你配合他,他叫秦雲,斩杀那些,他认为需要死的人!”
齐雲泓点头。
秦雲精神大振。
反观黄铭,还有那些看热闹的七神宗修行者,则轰然变色。
同样变色的,还有灵虚宗的屈靖。
“你是我的。”
虞渊跳出大鼎,向虞依依传递一个心声,黝黑大鼎猛地凌空。
之后,大鼎迅速膨胀开来,在七神宗的半空中,如化作遮天蔽日的黑色巨/物。
一股,令所有人魂魄都觉冰寒的气息,因寒妃的浮现,开始向八方蔓延。
咔!咔咔!
很多七神宗的低微修行者,牙齿打颤,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却发现裹紧衣服,或再多穿几件衣服,对抵御这股寒冷,其实并没什么帮助。
哧!
一束绯红剑芒,蕴含着杀穿九天,破灭星河的凌厉剑意,从虞渊手中剑鞘飞出。
早就警觉的屈靖,看到一点绯红闪现的霎那,抓着大黑伞,转身就向外面走了。
大黑伞,被他撑着,伞面在后背,朝向虞渊。
还有虞渊挥出的那一式“陨月斩”。
绯红剑芒,一束接着一束,延绵不绝地,向屈靖,还有大黑伞射去。
屈靖背对着他,看似缓慢,实则极快地往前走,如施展缩地成寸的神通秘术,几个呼吸,就到了十里之外。
绯红剑芒紧追不舍,“噗噗噗”地,刺入大黑伞的伞面。
空中,如一尊冰寒神祗的寒妃,纤细雪白的手臂,隔空指向逃离的屈靖,晶莹嘴角微动,吐出神罚般的模糊音节。
撑着“幻灵伞”,借助此器物神妙的屈靖,在古木繁茂的林间穿梭。
一株株略矮点的树木,在屈靖走过以后,奇妙的化作了屈靖,有血肉气息,有灵魂的波动,宛如真实存在。
蓬!蓬蓬!
一连七个屈靖,体内有绯红剑芒炸开,血肉模糊落地前,化作了树皮和根茎。
屈靖不知借助什么秘法神通,将一束束“陨月斩”挥出的绯红剑芒,转移到那些虚幻的树木,助他抵消伤害。
连绵不绝地,持续挥动“陨月斩”的虞渊,魂念意识明明精准锁定屈靖,一道道暗含剑意的虹芒电光,也都刺入到“幻灵伞”。
可是,剑芒射入伞面,虞渊的感觉也是石沉大海。
再然后,就见一个个屈靖似被剑芒碎灭,等真正爆开后,全化作了树木花草。
撑伞的屈靖,不着急离开从这片林间脱身,就背对着他,四处游弋,将更多的树木,变化为屈靖的身影。
“陨月斩”的精髓是持续性,是一剑连着一剑,后续的剑光威能逐步提升。
可如果,每一剑的力量,不论叠加增强多少,全刺在空处,还是没什么意义。
除非……
此念一起,虞渊突然看到屈靖藏身的林间,树木花草,大地,正以惊人的速度结成霜冻。
幽蓝寒雾,如一层纱,笼罩着山林。
从九幽寒渊而来的极致寒流,骤然加剧。
喀嚓!喀嚓!
所有的树木花草,纷纷被冻裂,一个个被“幻灵伞”和屈靖秘法影响,短暂成了他提升的“假人”,被冻的啪嗒落地,碎为冰块。
撑伞的屈靖,站在一地的碎块中央,突觉举步维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