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贾充的这个算计十分的歹毒,就是要利用并州军给司马伦带来的无穷压力逼迫他就范。
司马伦虽然兵多,但是这些兵马都是来抵御并州军的,曹亮的这次进攻兵分三路,刀刀直刺司马军的要害,也就是说,现在司马伦根本就没办法调出一兵一卒来,他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长安易主却无能为力。
说实话,司马昭恨了曹亮一辈子,这一次却要感谢他一回了,正是因为他出兵拖住了司马伦,才让司马昭有了上位的机会,否则司马伦一怒之下,带兵返回长安,司马昭屁股还没有坐热的情况之下,就得又把权力拱手相让了。
至于司马伦会不会一怒之下带兵向曹亮投降呢?司马昭对这个问题一直是比较担忧的,如果真得如此的话,这边他刚刚篡夺大权,那边司马伦便引狼入室,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过把瘾就死,司马伦和曹亮联手打到长安城下,司马昭根本就抗不住。
贾充却认为司马昭的担心是多余的,司马伦向谁投降也不可能向曹亮投降,司马伦一直以来都做曹亮视做是杀父仇人,心心念念地想要向曹亮报仇血恨,如此深仇大恨,司马伦又怎么可能会投降曹亮呢?
其次司马昭执掌朝廷之后,可以派一个能言善辩之人当说客,劝说司马化放弃兵权,同时司马昭也可以给司马伦做出承诺,只要他交出权力,司马昭可以保证他富贵永享,绝无性命之忧。
司马昭和司马伦之争,说到底那也是兄弟之争,是家族内部的争斗,他们和曹亮,却是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所以贾充认为,司马伦至少有九成的概率不会投降曹亮,只要司马昭能够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来,贾充相信司马伦还是会顾全大局的。
司马昭当然愿意去相信贾充的判断,总而言之,为了这权力,司马昭已经把司马家的前途命运给赌进去了,此时的他,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了,纵然有风险,但和司马昭取得收益相比,这些风险还是值得的。
更何况,贾充不是分析过了吗,司马伦投降曹亮的概率,还不足一成,所以司马昭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如果他此刻放弃的话,也难免会有风声泄露到司马伦那儿,到时候司马伦能不能饶得过他亦未可知,但光是司马昭的这一条断腿,就让司马昭绝不会轻言放弃了,否则的话,他的这条腿岂不是白瘸了吗?
司马昭没有做过多的考虑,他让贾充一切按原计划行事,所有参与起事的军队,都将会在子时三刻布署到位,举火为号,城里城外一起行动,封锁长安城的所有城门,然后司马昭会亲自带兵前往皇宫,去面见天子曹髦。
提起曹髦,司马昭的脸上就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笑容,是天子又能怎么样,还不照样被司马昭拿捏地死死的,要他生,要他死,完全是司马昭一句话的事。
去年迁都的时候,曹髦执意不肯走,还不是司马昭把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逼着他屈服的吗?这样的天子,还不是任由司马昭揉捏拿,要他圆,要他扁,全凭司马昭的兴致。
这次司马昭带兵进宫,如果曹髦识时务肯配合的话,司马昭倒不介意让他继续来当这个傀儡,但是如果他还是那副执拗顽固的样子,司马昭毫不介意将他给废了,重新立一个人来当皇帝,反正曹家的子嗣多的是,这次同样都被挟持来了长安,哪个听话一点,司马昭便拎哪个来当皇帝,听说燕王曹宇之子曹奂挺老实的,算是一个比较合适当傀儡的人选。
总而言之,司马昭此刻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把这无上的权力紧紧地给攥在手中,而现在这个时机刚刚正好,错过了这个机会,恐怕他就再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入夜了,长安城一无既往的平静,虽然潼关一线激战正酣,但距离长安实在是太遥远了,居住在长安的人丝毫也感受不到那战火的气息,他们依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栖的生活,天一黑,喧嚣的长安城很快便安静了下来。
原本的长安城人口并不太多,比起前汉时期的繁华显得冷清的多,不过这次迁都,洛阳的人口大多迁到了长安,一下子便让长安变得拥挤了起来,人流熙攘,摩肩接踵,热闹非凡。
只不过这仅仅只是白天的景象,到了夜间,长安城却如死一般的沉寂,为了方便行动,身为卫将军的司马昭几天前就下令在长安城之中实行宵禁,当然表面上,司马昭找得理由也是冠冕堂皇的,并州军大举来袭,潼关前线吃紧,为了防止并州军的奸细在长安城的活动,这个宵禁是极其必要的。
所以一到天黑之后,长安的大街小巷除了巡逻的禁军之外,基本上都看不到人影了,禁军往来巡视,一旦发现有人还在城中活动,便会立刻擒拿,并进行严刑拷问,所以胆小怕事的人天还没黑透就已经早早地回家了。
当然,再胆大的人也不敢和禁军对着干,军队那可是最不讲理的地方了,真要是谁被以宵禁的名义给捉住了,那不死也得脱层皮。
司马昭提前清场,就是为了他行事方便,临近午夜的时候,长安城内突然出现了无数支队伍,迈着齐整的步伐,奔向了长安的十二座城门。
许多的城门令,还是在一脸懵逼的状态下,就被勒令交出了城门的控制权,而这些城门令,大多都不敢反抗,因为接管城门的军队个个身着虎卫营的军服,手中还持有卫将军司马昭的令箭,毕竟整个长安城的防卫,还是由卫将军司马昭说了算的。
尽管守城门的军士对这突如其来的命令感到很纳闷和不解,但军令如山,容不得他们去质疑,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长安城的所有城门,都直接控制在了司马昭亲信心腹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