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二狗子随即起身回家,但两日后的下午他又招来叶若夫:“为了协助你完成工作,你可以提一些对你有利的要求,好好想想,然后写下来交给我。”
就为这句话,他将对方从十公里外招来,然后再让他滚蛋。
他连水都没给他喝一口,也从无笑脸。
叶若夫却感激涕零,只差磕头谢恩的回去。
鱼儿看的都崩溃,说:“他怎么怕你怕的这样?”
“哦,他是沙俄宫廷里的公公,本来就是个奴才。”韩怀义轻描淡写的说,接着他就去找小情人了。
克瑞斯正在忙着她的作业。
她告诉父亲,老师是天下最可恶的生物。
韩怀义也不否定她,但问:“那么老师对你的成长有帮助吗?”
“有。”
“那么就努力去发现他的闪光点,再做结论,而不是单纯的靠情绪表达感受。。。”
“爸爸,蒂娜姐姐那天来找我玩,说你会吹口哨。”
韩怀义。。。。C。。。梅洛应该不知道吧。
“爸爸,你吹给我听听呢。”
“嘘–嘘——”韩怀义很气短,不行了。
他说:“选一天吧。”
“什么?”
“维克多家族的传统,你的哥哥们都有,每个月的某天,只我和你,我们一起去玩,聊天,设想人生,给彼此提建议。”
“还吹口哨。”
“!谁告诉你的。罗杰斯是吧,他出卖他可怜的眼睛快瞎了的老父亲,得到了什么?”韩怀义含泪问。
克瑞斯咯咯咯的笑:“他得到了我的零花钱,他和我借了200美元。”
“他的钱呢?”
“他说得存着买子弹保护我。”
“这个萨比连亲妹妹都骗,他辜负了家族。”韩怀义破口大骂起来,他致电机场:“去三角洲,是的,马上。”
“走,闺女,爸爸带你去打哥哥。”韩怀义背着女儿这就出了门。
当天下午五点,客机侧对美丽的夕阳降落在特区机场。
直升飞机将他们父女送去天堂岛。
大腿已经快玩掉了的罗杰斯听说老子来了,还很兴奋。
但是韩怀义上去就是个黑虎掏心。
然后他傻眼。
因为蒂娜以及特么的小玛利亚,还有很多年轻女孩都在这里。
拉着克瑞斯的韩怀义立刻恶狠狠的看着儿子。
“梅洛叔叔带蒂娜来的,这不关我的事情,再说了。。。”
“克瑞斯怎么知道的,200美元?”
“啊?”罗杰斯很懵逼。
得知情况后他很愤怒:“爸爸,这是男人的秘密,我怎么会说给小女孩听,还骗她200美金?前天克瑞斯才和我拿了200美金好吗。”
父子两个说完不由面面相觑。
外边却传来克瑞斯和蒂娜的大笑声。
没错,克瑞斯想来玩,于是她撩拨父亲诬蔑哥哥,如果韩怀义不上当她还会有其他办法。
反正她和蒂娜约好了。
可是妈妈要她做作业。
晚饭时韩怀义垂头丧气的和老友承认错误,梅洛听的都无语,他故意大叫:“你居然对我的女儿吹口哨,你是不是想叫我岳父?你这个混蛋。”
“好了,梅洛。我被女儿耍了。”
“这很正常,我也是。”梅洛叹了口气:“这些小女孩以玩弄长辈为乐趣,查理,我们该管管。”
“是的,我准备回头建立女子军校,让瓦坎达的女生也进行为期3个月,每年一次最少三年的培训,教育这些孩子学会责任,荣誉。一个好母亲将让家庭进步。这是我们的短板。”
韩怀义借题发挥道,但他说的非常正确。
于是这项政策很快出炉,白俄女教官将毫不客气的对付所有女生,包括权贵的后代。
而在处置这件事的同时。
埃德加忽然通过渠道通知韩怀义,巴拿马以北的尼加拉瓜局势不稳定,一个叫桑德诺的人和自由党的蒙卡达试图对美国在那边的势力进行暴力对抗。
他们筹备炸毁美国的投资,顺带也将新罗马定义为敌人。
原因很简单,尼加拉瓜有丰富金矿,银元体系在那里有一定投资。。。
“真特么的。”
韩怀义了解内情后认为这个桑德诺的脑子明显不好。
这货也不想想,怂恿他的墨西哥人和苏俄为什么不亲自出面呢。
尼加拉瓜靠近巴拿马运河这条至关重要的经济动脉,虽说他们中间还隔着个哥斯达黎加。
帮帮忙,桑德诺等人成功的话会放过哥斯达黎加吗?更何况埃德加的情报显示,苏俄在哥斯达黎加已有棋子。
说实话,韩怀义一直搞不懂苏俄整天要做世界老大干什么。
他们哪里都要折腾一把。
这完全是约瑟夫那颗扭曲的心造就的。
他似乎要通过海外的“成功”证明自己的伟大,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其实,这完全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距离实在太远太远。
在1926年这个种年代中,折腾这些比在冷战时期还要让人觉得无语。
埃德加的信以及前段时间的间谍案让韩怀义非常的恼火。
他决定出兵尼加拉瓜,彻底解决这种麻烦。
南美只有两个势力,美国,瓦坎达,除此之外不可以有任何一个存在。
在这一点上,他和那位卡尔文总统是有共识的,或者是他和整个美国高层都已经达成共识。
而埃德加的情报果然准确。
不久,桑德诺就在某日炸毁金矿。
他的人员越拉越大,而自由党的蒙卡达率领的三千多人在尼加拉瓜的拉斯梅赛德斯会师后,开始继续扩张。
那个白痴居然将新罗马的资源瓜分后用来补充部队。
他在做无本生意,所以“人人欢迎”。
但是真正从事生产的百姓都陷入水深火热,失去工作流离失所,甚至被暴徒杀害。
韩怀义确定消息后,立刻授意谢苗领军出征。
11月1日。
瓦坎达的航母部队抵达尼加拉瓜海域,收到政府军的欢迎。
但墨西哥忽然发表意见,认为这是别国内政。
韩怀义是个非常直接的人,他道:“如果我方在墨西哥的生意遭遇这种情况,我方也将兵临城下!不会说话就特么闭嘴。”
怂恿政府出声的势力立马给国内骂成狗,你吃饱了撑的惹他?
赫斯特和新罗马的新闻媒体很快刊登出军情人员拍摄的,那些被洗劫的居民们原先和现在的生活情况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