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072超棒的都市言情 九品道玄笔趣-第六十章 黑暗深淵熱推-nssfy


九品道玄
小說推薦九品道玄
典籍中记载,有一种上古大阵,名为夺天造化大阵,首要条件就是遮天绝地,是一种疗伤修复奇阵。
传闻不管你受了多重的伤,那怕只剩下一滴血,也能恢复如初,甚至对自身还有着造化好处!
“在天元大陆能有布此阵实力的屈指可数,难道是他!”武凌云正思绪不断。
“武意凌云!好名字,实力也不弱,就是有着和那个人一样的气味!我非常的不喜欢!”
忽然间传来了一句冷漠的声音,来人一身黑袍,头戴风帽,玉雕面具遮面,双手怀抱,诡异的出现在武凌云正对面。
“你在这里等我很久了吧,魔宫七子,纳兰一尘!你口中说的那个人是谁?”武凌云依旧波澜不惊。
“不错,很精准的判断!我早就想会会你了,不知真实实力是不是和传闻一样呢?”
二人仿佛有默契一样,都不再说话。
极炎仙尊
纳兰一尘浑身红色血气神光隐现,双手挥出红色的匹练,缓缓成型一个血色红莲,周围温度猛然飓升,其上燃着妖异魔火,似缓似慢的直推武凌云面门!
武凌云不敢大意,刹那浑身超极限的杀气空间场域破体而出,一百零八种手印瞬间成印,周身渐渐形成一个白色的能量净瓶旋转着,印向了迎面而来的魔火红莲。
“轰!”
魔火红莲和白色净瓶同时爆裂!大阵上空空间震荡,两人范围之内,阴冥魔气刹那消失,武凌云原地未动,纳兰一尘稍微后退了半步,转身旋转,身法诡异之极,身影消失,留下了一句隔空传音回荡上空。
“不是想知道那人是谁?那就跟我来吧!哈哈大笑!”
武凌云很快来到一个椭圆形的山谷内,谷内很平整,没有了阴冥魔气。
当看到中间石台上三人时,顿时眦目欲裂,有撕心裂肺之痛!
豪宠小萌妻:买个老婆回家爱
石台上三人被锁链捆绑着,每个人胸前都三矛六洞,死不瞑目,他们正是怒刀万封,鬼影段天海,霸拳张韬。
“兄弟!二弟,三弟,四弟……!”从未有过的沉痛怒气滔天!
“纳兰一尘!如果找我的话,直接跟我面对面就可以了,难道是你没有那个勇气吗!”武凌云今天已经准备不顾一切的出手了!
“武凌云,我知道你的实力,你可要想好了再出手,你看!”
只见对面山头出现了一支黑衣甲士,都佩戴着黑甲丈九血矛,统一坐骑独角冥狮,冥气腾腾,为首的黑袍青年正是纳兰一尘,他的坐骑上还捆绑着一个红衣女子,正是修罗海棠,被横放在前面。
“大哥!不要前进一步,这里是个陷阱!你快走,不用管我们!”修罗海棠的提醒似乎已经晚了。
位面毁灭者 英雄王01
“武凌云,交出那东西吧!我就把她放了,我想你知道我要什么!不然你这个如花似玉的……,五妹是吧!被我扔到后面的队伍里,不知会是什么效果呢?”
“放人!”此时武凌云已经冷静下来,毫不犹豫的抛出了两个温神玉材质的盒子,”
黑袍青年接过了盒子并未打开,大喜!把人随手抛给了武凌云。
“武凌云,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我,春宵一刻值千金!慢慢享受吧!”说完带着黑衣甲士绝尘而去!同时武凌云俩人所在的椭圆范围之内猛然塌陷!
静!
出奇的静!二人不断的下落,武凌云用杀气震断了修罗海棠身上的捆绑,从空间戒指里取了件风衣给她披上。
“五妹,你没事吧?其它的不用管,我不会再让你有任何事的!”
“大哥,是我们没用,连累了你,这是他们的阴谋,想逼你成魔,你……,你不用再管我了,你自己快走!”
阴婚不散
“说什么糊话,二弟三弟四弟他们的血债,我会让他们用百倍的代价来偿还!”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无比的静,黑暗的空间,漆黑的一片,宛如深渊无止境。
两人一直下沉着,突然有风回山谷,又过很久之后才缓缓落地!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纳兰一尘布置的陷阱显示不会是什么好去处。
武凌云脸色还是一沉,这里竟然漆黑的一片,连他用神念都探查不出周围的一丝景象,甚至他感觉不到大地,双角仿佛踏在虚空之中!
冰冷,黑暗,无物,这是空间的特性啊,武凌云盘坐在黑暗虚空,开启蛮荒虚瞳,双目湛湛发光,看着无尽的黑暗深渊,心中陷入了沉思。
“看不见,摸不着,这绝对不是真实的!”武凌云心里非常惊疑,他也经历了不少险地,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景。
没有敌人,没有目的,什么都没有,连路都没有,显然他们是被困住了!
“大哥,你自己快走,不要管我了,快!”
这时修罗海棠不断的拉紧着披风。
田園日常重生 李松儒
“五妹,你怎么了?你放心我们只要破解了这个危机,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許妳東向有晴風 歸竹
“不,你快走,不要管我,都是他们的阴谋,他们给我吃了极乐六欲丹,没有解药的!”此时海棠玉容已经通红到玉颈处了。
“纳兰一尘这个畜牲!如果让我再见到他,定不会放过他!”武凌云知道要是一般的这类丹药,还有得救,只是这极乐六欲丹非常霸道,服丹之人没有解药,如果不能圆房的话,会爆血而亡!
“大哥,你快走!不要管我了!”可她披风已经不见了,不断的靠近武凌云。
未来之全身是宝
衣服还在不断的减少,此时呈现的江山花园,修罗魅惑之气,风情万种的眼神,都在无形中散发,汹涌的冲击着武凌云。
使得他鼻孔里喷出两道热浪,稍微的停顿,还是不忍后退了些,稍微的停顿怎么顶的住服丹后的她。
莫名奇妙的就冲到双方跟前,再也不愿意放开了,她仿佛抓住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身体温度不断上升。
不止多少次的偃旗息鼓后,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清醒的。
“你弄疼我了!”
“啊!”
清醒过来后的修罗海棠已经是无地自容了,如果真有个裂缝也就钻进入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