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黑色的箱子,威廉接过后,没有打开,就放在了自己的安全表内。
阿不福思本着有羊毛、不薅白不薅的原则,很快送上来一堆酒。
看上去就知道价格不菲。
怪不得猪头酒吧没有多少巫师,这样做生意,能有人就奇了怪了。
被如此占便宜,威廉也毫不在意,反而打开了青柠白兰地,给老妖精和自己都倒了一杯。
赫敏端起威廉的杯子,只是抿了一小口,感觉有点辣的她,伸了伸舌头,就不敢再喝了。
“来……”威廉端起杯子,笑眯眯道:“咱们该讨论剩下的欠款了。”
“史塔克先生,这还没到约定好的交款时间呢。”
老妖精也是个爱酒的,一杯接一杯,跟不要命似的。
当然,也可能是想趁机占威廉便宜。反正这酒,他不出钱!
“我们古灵阁不会跑路的,保证会按时还完,和卢多·巴格曼是不一样的。”
老妖精更想说……他们是《真还传》。
和卢多那种就差没跑路到国外的骗子,不是一回事。
“是吗?”威廉轻声道:“卢多·巴格曼怎么样了,还你们多少加隆了?”
老妖精的脸色阴沉起来。“他只还了两万加隆,据说躲在了霍格沃茨内?”
“大概吧。”威廉将杯子的酒饮尽,道:“我最近也没有见他。”
他给赫敏一个眼神。赫敏会意,凑到威廉耳边柔声道:“我去卫生间,一会回来。”
赫敏走远后,老妖精突然嘿嘿笑道:“史塔克先生,我告诉您一件事,千万别告诉别人。”
“什么事?”威廉晃了晃杯子。
“巴格曼又和我们开了一个盘,他赌罗恩·韦斯莱会在比赛中大获全胜……用来偿还之前的债务。”
威廉深深地瞥了眼老妖精。
卢多作为三强争霸赛裁判,做这种事,肯定是属于严重违规行为。
作弊虽然三强争霸赛的传统,但这种传统是对于教授和学生的,而不是裁判员。
既然如此,古灵阁老妖精还告诉威廉……这是在提醒他啊。
毕竟赫敏也是勇士之一,只要威廉能帮她赢,卢多·巴格曼自然输了。
这恐怕也是威廉向古灵阁租‘东西’,妖精们会这么快同意的原因之一。
本来就有不菲的租金,可以抵那百万加隆的欠款不说,还能帮格兰杰赢。
真是打着如意算盘啊。
老妖精快速把白兰地喝光了,又熟练地打开火焰威士忌。
“我先去上厕所,一会继续聊,我还有东西需要询问。”威廉站起身。
老妖精点点头,看着威廉离去,连忙将威士忌整瓶拿起,吨吨吨豪迈地朝着嘴里灌去。
反正是史塔克付钱,肯定要白嫖了!
二十分钟后,又喝了三瓶酒的老妖精,这才觉察不对劲。
他迷糊的站起身,四处瞥了一眼。
史塔克和格兰杰离开的时间,是不是有点久了?
难道掉厕所里了?
这时,阿不福思走来了,他将账单朝着桌面一放,恶狠狠道:“付酒钱!”
“可是,史塔克先生和格兰杰小姐呢……”老妖精迷茫道。“今天是他们请客!”
“他们俩都走二十分钟了!”阿不福思嘀咕道。
“……”
一瞬间,老妖精的脸都绿了。他不敢相信,史塔克和格兰杰就这样跑路了?
都赚了那么多加隆,
一点酒钱都不舍得付?
你们俩得多抠啊!
“付钱!不付钱,今天别想走!”
阿不福思掏出魔杖,朝着桌子狠狠一放。
……
……
跑路是必然的。
尤其是厕所遁……是前世逃单的必修技能。
威廉前世还没有修炼的时候,每次和室友出去吃饭,最后都是他买单。
所以,看见阿不福思一副要想宰他的模样,威廉就立马想跑了。
不跑路还能留下付钱吗?
在所两千,他明明就要两瓶黄油啤酒,谁让那老头上那么多酒!
还有那老妖精,也是一点都不客气。
于是,威廉先给了赫敏一个眼神,又找了借口离开。
最后叫上了赫敏,就直接拉着她幻影移形了。
至于那老妖精,以威廉对阿不福思的了解,不给钱也得洗盘子、擦桌子。
吃白食?不存在的!
傍晚,威廉与赫敏乘坐马车,回到了学校。
下了车,才进入礼堂,威廉就听到了耸人听闻的消息:
克鲁姆被哈利波特袭击了!
这是皮皮鬼传播的,据说穆迪教授在犯罪现场发现了哈利。
按照皮皮鬼的说法:
哈利想带着克鲁姆回宿舍,克鲁姆不同意,哈利就把他强行打晕,想来个梅林硬上弓。
他最终没有得逞,被附近的费尔奇抓住了。
再加上之前丽塔的报道,哈利以一敌二,打败了韦斯莱和马尔福。
好家伙,短短几天内,他已经袭击过三位勇士了。
一时间,不少不明真相的勇士们都胯下一凉。
克鲁姆被袭击了,最生气的是卡卡洛夫。
他坚持认为这是霍格沃茨的阴谋,就因为他们学校的勇士,比其他学校的多!
这是赤裸裸的嫉妒。
他要求把哈利波特送入阿兹卡班,和那些万恶的食死徒,关在一起。
克鲁姆并不认可这个说法。醒来之后的他,指控是那个哑炮管理员干的。
费尔奇也在附近,还一直盯着他,似乎很恨他。
但这个说法没有市场。
费尔奇只是个哑炮,如何能袭击克鲁姆这个成年巫师呢?
“不,费尔奇是有能力做到的!”
有求必应屋内,威廉一边布置着防御魔法,一边如此说道。
“费尔奇从我这买了不少恶作剧产品。
克鲁姆既然被卡住了腿,偷袭的情况下,是可能做到的。”
“但是,那样肯定会留下恶作剧产品的痕迹。”赫敏施展了一个‘统统加护’后,停下说道。
“没错,费尔奇可能做到,却肯定不是他。”威廉点点头。
“哈利也不可能呢,我问了他当时的情况,他说自己准备去校医院找罗恩。”
哈利的话应该是可信的。他没有撒谎,也没理由对付克鲁姆。
好吧,还是有点理由的。威廉知道哈利故意坑害过他。
比如,误导他去斯内普教授办公室。
“罗恩说,他当时正在和巴格曼谈世界杯的事情。”乔治补充道。
“是穆迪最早发现克鲁姆倒在了楼梯上。”
“穆迪吗?”威廉眯着眼睛。
还有……罗恩在和巴格曼谈论世界杯?
如果听了妖精的话,威廉差点就信了。
“那会是谁干的呢?”芙蓉疑惑地说。“为什么要袭击克鲁姆?”
是啊,为什么呢?
这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为了防止出现复方汤剂事件,威廉还专门用霍格沃茨地图,看了一眼。
克鲁姆还是那个克鲁姆。
“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威廉抬起手,把远处布置魔法的秋和塞德里克也叫来了。
“我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你们第一个项目的内容。”
“是什么?”
“火龙!”
“什么?”塞德里克抬起头来说。
“你没在开玩笑吧?”秋有点脸色难看。
“是啊。”乔治也无法淡定了。
芙蓉也没有了平时的镇定自若,脸色显得非常苍白。
只有赫敏面色如常。
从古灵阁第一次碰见火龙开始,到威尼斯的那条白龙……她跟着威廉,也算是身经百战了,有着多次面对火龙的经验。
如果这么多经历,还不能让赫敏无比淡定,那就真的是一点成长都没有了。
看着威廉脸上不像是撒谎消息,大家终于勉强接受了。
“第一个项目具体的内容是什么,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有一点……”
威廉微笑道:“你们肯定要和火龙打交道,所以这段时间,我会教你们如何对付它。”
大家都有点兴奋,威廉亲自指导魔法,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赫敏还是无比淡定……每晚都要魔法指导。
除了最开始有点受不了外,她现在早就习以为常,甚至乐在其中。
“练习如何对抗火龙,最好的方法当然是面对火龙了。”
威廉说着,从安全表里掏出一个箱子。
“我已经给你们搞到火龙了!”
“你在开玩笑吧,兄弟?”乔治惊呼道。
威廉当然没有开玩笑了。
这可是他五千加隆一天租的……租到下周呢。
短短几天,数万加隆就砸出去了。
当然了,威廉也就租这几天,如果租一个月,那就得十五万加隆!
还不如直接掏钱买一条火龙呢。
五千加隆一天,看似很贵,但妖精们还觉得委屈呢。
他们觉得是看在威廉老债主的份上,打了折才租给他的。
毕竟古灵阁的火龙,比一般的火龙更安全。
而古灵阁的心思也很简单,既能卖威廉一点面子,还想着让卢多·巴格曼输!
一举两得。
不过说来说去,五千加隆一天仍然是个天价了。
如韦斯莱先生一年的收入,还不到一千加隆。
三强争霸赛的奖金,也只有一千加隆。
而威廉呢,光是租金就数万加隆!
从经济的角度肯定得不偿失,但比起经济的损失,他更想锻炼几人。
不然搞这么多人,参加三强争霸赛干嘛呢?
这些人现在强一些,未来就少死一些人……仅此而已。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