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PS:感谢我是你家小哥哥,苍狼001,saynol,几位书友的打赏。
粮铺掌柜陪笑着说道:“一听说总兵府这边要粮食,粮铺里便马上准备,这不,一凑齐马上就送来了。”
“嗯,不错,王掌柜有心了。”陈功面路满意之色,旋即对身边的家丁说道,“去把侧门打开,让粮车进府。”
被点到家丁跑回府内。
陈功笑呵呵的对粮铺掌柜说道:“王掌柜辛苦一下,先把车带去总兵府侧门那里。”
“都听陈先生吩咐。”粮铺掌柜客气的说。
大车上拉有盛放五千两白银的大木箱,自然不能在总兵府门前从车上往下搬,总要避着人一些。
陈功身边的家丁走出来一人,带着粮铺掌柜走向总兵府侧门。
当粮车来到侧门这里,粮铺掌柜发现侧门已经大开,门口站着之前跑进总兵府里的那名家丁。
粮车顺利的从侧门进入总兵府内。
守在门前的家丁等粮车一进来,便关上了侧门,并插上门闩。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先生马上就过来。”插好门闩的那名家丁对粮铺掌柜交待了一句。
粮铺掌柜点了点头,带着随行的粮铺伙计就在院子里耐心等候。
时间不长,陈功带着十几个家丁来到停放粮车的院子里。
“陈先生,银子都在粮车上,为了掩人耳目,上面铺盖了一层粮食。”粮铺掌柜迎上来,嘴里笑着解释道。
陈功点点头,对自己带来的家丁说道:“你们几个去把马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
十几个家丁走上前面。
粮车上的粮袋只铺了一层,家丁们搬开这些粮袋之后,里面的木箱露了出来。
陈功快步走到粮车跟前,伸手抓住其中一个木箱的盖子,抬手掀开。
亮澄璒的白银出现在眼前。
看到木箱里的白银,陈功喉结蠕动了一下,旋即合上木箱的盖子,对边上的家丁说道:“把这些箱子都搬下来,小心一点,别弄坏了。”
哪怕心中明知道银子不会被磕坏,他还是忍不住下意识叮嘱那些粗手粗脚的家丁一句。
这会儿周围的家丁也都知道了木箱里面装的是银子,很多人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银子在眼前。
搬动木箱的时候,家丁们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把一只只木箱搬下粮车,放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五个木箱不算多,几趟便都搬下了粮车。
陈功走到五只木箱跟前,挨个把木箱盖子打开,大手时不时从里面挑出一锭银子掂了掂,最后一脸不舍的放了回去。
作为王保身边的幕僚,经手的银子也不算少,但这么多银子摆放在眼前,还是第二次见,上一次也是虎字旗送来的五千两白银。
“陈先生,五千两银子都在这里了,要不要过一下数目?”粮铺掌柜面露谦卑的询问陈功。
听到这话的陈功收回看向银子的目光,说道:“不必了,你们虎字旗既然把银子送来了,相信数目不会少的,否则倒霉的也是你们自己。”
不软不硬的吓唬了粮铺掌柜一句。
粮铺掌柜哈着腰说道:“不敢不敢,保证是五千两,绝不敢在数目上欺骗总兵大人。”
“晾你们也不敢。”陈功冷哼一声,旋即说道,“行了,东西已经送到了,王掌柜可以回去了。”
收到银子的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这……”粮铺掌柜迟疑了一下,犹豫着说道,“不知能不能见一下总兵大人,这么一大笔银子送过来,总要有个准信我才好回去。”
听到这话的陈功眉头蹙起,声音陡然一冷,道:“你什么身份,也配见我家大人,就算你家东主来了,见到我家大人也要低头伏小,更不要说你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粮铺掌柜了。”
“陈先生误会了,我的身份自然和我家东主比不了,实在是这么一大笔银子送过来,我就这么回去,也不好和我家东主交代。”粮铺掌柜苦着脸说。
陈功哼了一声,道:“真当这笔银子我家大人想要,若是你们虎字旗不情愿,尽管用大车拉回去。”
“不,不,不,陈先生误会了,银子我们心甘情愿给,心甘情愿给。”粮铺掌柜不愿真的惹怒眼前的陈功,只好连连伏小。
还需要宣府总兵王保阻挡住来犯边的蒙古大军,他不会真的去得罪总兵府的人。
陈功见粮铺掌柜唯唯诺诺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之色,语气淡淡的说道:“我家大人拿这些银子,是用来给下面的人关饷,明白吗?”
“明白,明白。”粮铺掌柜连连点头。
陈功一摆手,说道:“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回你的粮铺去吧!”
“还希望陈先生能够在总兵大人身边多多美言。”粮铺掌柜给陈功行了一礼。
陈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一旁有家丁跑去侧门那边,重新打开了侧门,让粮车和粮铺掌柜等人从侧门离开。
当侧门再次关上后,陈功对周围的家丁说道:“把这几只箱子送去账房,清点过数后入库。”
五只木箱被家丁抬着送去了里院。
离开总兵府的粮铺掌柜等人驱赶着马车往粮铺赶去。
半路上,有伙计一脸不解的问向粮铺掌柜,道:“掌柜的,咱们干嘛给总兵府送去那么多银子,蒙古大军来犯宣府,本来就该是他宣府总兵出面解决。”
粮铺掌柜搬了一下盘起来的右腿,说道:“你以为咱们大人会闲着没事把银子白白给了别人?这些银子不是那么好拿的,是封口费,拿了银子就要管住嘴巴。”
“我明白了。”伙计恍然大悟。
心中对于给总兵府白送银子也不在那么抵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