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听得穷奇悲嚎,吴中元瞬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莫不是有谁暗中下手,加害了那只母穷奇。
想到此处,急忙提气拔高,来到山顶高处的宫殿废墟,心月岛上原本有巨大的宫殿,但是多年的风吹日晒,宫殿大部分已经坍塌,只有当初悬挂铜锣的那处尚能遮风避雨,穷奇便选了这里作为巢穴。
吴中元知道穷奇巢穴所在,急切前往,进去之后立刻发现母穷奇倒在东侧石壁下,由于这里经常刮东风,宫殿东侧便有些漏水,平日里穷奇是在西北角落栖身的,此番母穷奇倒在东侧石壁下,无疑是有人来到这里并将它扔向了东侧石壁。
此时穷奇正在焦急的用鼻子触碰母穷奇,这只母穷奇是今年早些时候吴中元自砚山带回来的,带回来的时候尚未断奶,由于时日尚短,尚未长大。
见吴中元来到,穷奇急忙转过头来,冲其呜呜低叫,双眼之中竟有泪光闪动。
吴中元与穷奇心灵相通,能够准确的感知到它的情绪,穷奇此时满心愤怒,无比悲伤,冲他低叫既是在求助,又是在寻求安慰。
吴中元对穷奇此时的心情感同身受,这可是个万年老光棍儿,得了童养媳之后日夜守护,百般疼爱,若是从未拥有也就罢了,但拥有之后又失去了,这种悲凉和愤怒已然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了。
“别着急,我能救活它。”吴中元冲穷奇送出了意念。
他之所以如此自信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发现母穷奇尚未死透,先前在穷奇的推动碰触之下还有轻微的抽搐。
送出意念之后,吴中元快步走到母穷奇身侧,延出灵气为其接续生机,野兽跟人不一样,人死之后在一定时间内是有魂魄元神存在的,但野兽七窍不全,一旦死透就很难救活,不过好在母穷奇虽然重伤濒死,却尚有一线生机,只要有一口气在,不管伤势有多严重,他都有把握救活。
吊住母穷奇的生机之后,吴中元开始检视它的伤情,母穷奇虽然没有外伤,但内脏肺腑和周身骨骼却多有损伤,五脏六腑没有一处是好的,周身骨折足有十几处之多。
似这种伤势,自然是大力抛扔所致,而西北角落残留的大片血迹则说明做这件事情的是参水猿,此前他曾经将参水猿拦腰斩断,参水猿狼狈遁走,躲在这里疗伤,结果却与母穷奇遭遇,唯恐母穷奇乱叫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参水猿才会试图将其摔死。
救治也有先后顺序,先愈合内脏,再接续骨骼,在接续骨骼的时候吴中元发现母穷奇的颈骨也有断裂,根据断裂的位置来看,先前应该是被参水猿捏断了脖子之后才扔向东侧石壁的,如此严重的伤势,母穷奇能够侥幸不死,实属奇迹。
不过转念一想,恍然大悟,此事不能归于奇迹和运气,母穷奇之所以硬撑着没有断气,与其自身的特殊体质也不无关系,公穷奇是拥有强大自愈能力的,母穷奇虽然年幼,却也拥有类似的能力,只是没有成年穷奇那么强大。
几秒之后,母穷奇发出了轻微的叫声,半分钟不到,母穷奇便站了起来,它对吴中元是比较陌生的,能够起身之后立刻蹿到了穷奇的身边,嘤嘤呜咽,告状诉苦。
眼见母穷奇起死回生,穷奇喜不自胜,它是个桀骜不驯的凶兽,虽然服从吴中元的命令却从未将吴中元视为主人,但此时它的举动和神态却是异常亲近,用头去蹭吴中元的肩膀,用舌头去舔他的脸。
救活了母穷奇,吴中元也暗暗松了口气,身为君王,理应关爱部将属下,在下属冲锋陷阵之时,一定要保护好他们的家眷。
时间紧迫,吴中元也没有允许母穷奇向穷奇诉苦告状,而是抱起了它向门口走去。
穷奇没有立刻跟上来,而是走到西北角落去闻嗅那滩血迹。
吴中元知道穷奇为何有此一举,由于此前已经与觜火猴等人约定休战一炷香的时间,担心穷奇会去追杀参水猿,便冲其送去意念,命其暂压怒火,不可轻举妄动。
吴中元将母穷奇带进了心月狐所在山洞,穷奇也缩小身形跟了进来,带着它的童养媳走到角落,舔舐安抚。
吴中元没有留在山洞里,而是走出山洞来到高处,觜火猴等人此时正在西侧的树林之中暂作休整,恢复灵气,由于有树木遮掩,便看不到他们具体在做什么。
由于时间有限,吴中元亦不敢磨蹭耽搁,催动灵气加速丹药释放灵气,与此同时再度尝试与吴荻等人取得联系,询问战况,不过很可惜,觜火猴等人所布下的灵气屏障阻隔了意念和灵气的传输,不但无法与吴荻等人取得联系,便是与大傻三爷等坐骑和扈从也无法建立感应。
自众人开战之初,岛屿下面的玄龟就开始向东移动,此时仍在继续,玄龟虽然沉睡了数千年,但丝毫不见衰弱老朽,移动的速度很快,根据岛屿东侧溅起的高大海浪来判断,玄龟的移动速度至少达到了每小时一百公里。
如果在天上飞翔,这个速度算不上快,但是在海里移动,这样的速度已经堪称恐怖了,要知道大部分的军舰,包括航母在内,其正常航速都在三十节左右,一节约等于两公里不到,三十节就是时速五十多公里,而玄龟移动的速度能够达到时速一百,几乎是军舰航速的两倍,劈风斩浪,疾速向东。
玄龟的移动速度快对吴中元来说是好消息,因为玄龟速度越快,越能及早赶到目的地,神龙甲的丹田护甲已经变色,说明神王白牧已经脱困,只要将心月狐送过去交到白牧的手上,他就算善始善终了。
想到神王白牧,吴中元心中甚是矛盾,一方面他希望白牧在脱困之后有办法尽快恢复修为,只有白牧恢复了修为,他才能够卸下这副担子。另一方面他又希望白牧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修为,因为白牧一旦恢复了修为,他和他所统领的人族都将陷入极大的被动。
就在吴中元皱眉思虑之时,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座岛屿,那是一处不大的岛屿,位于玄龟的东北方向,岛上少数树木,显得很是荒凉。
在看到岛屿的同时,他也看到岛屿高处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都穿着鸟族的盔甲,乃是鸟族的勇士。
对于鸟族勇士出现在这里吴中元并不感觉意外,因为此前他曾经命中原勇士往四方搜寻外道余孽,而鸟族勇士负责向东搜寻,搜寻半径是一万里。
吴中元看到了那两个鸟族勇士,那两个鸟族勇士也看到了他,控驭盔甲凌空飞起,向他所在岛屿疾飞而来。
到得岛屿上空,两个鸟族勇士被挡在了外面,看得出来二人是在高声呼喊,但是岛屿上空足足有七道灵气屏障,声音根本就传不进来。
中原的勇士吴中元不一定都认得,但各大城主他却了如指掌,屏障外的二人乃是九梓城主黎长生和副城主黎元生,与吴熊和吴罴一样,黎长生和黎元生也是一对兄弟。
见吴中元抬头上望,兄弟二人再度呼喊,尝试与他对话。
吴中元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冲二人下达何种指令,这兄弟二人一个是太玄修为,一个是洞渊修为,似这种战事,他们也插不上手,让他们回援东关也没什么实际意义,在与觜火猴等人开战之前,他已经施展千里传音命黎泰和姜振等人驰援东关了,由于各族勇士都分散在各处,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尽数召回并增援东关。
见吴中元始终没有回应,二人越发焦急,他们已经发现吴中元听不到他们的呼喊,便改用手语,尝试询问此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交流有困难,但吴中元如果愿意的话,还是可以告知他们自己目前的处境,但他却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一旦黎长生兄弟知道他正在被六位天仙围攻,极有可能回去搬救兵,在他们看来他的安危才是头等大事,其他事情都可以放弃。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中元凝变土石,自地面上凝变了两个硕大文字,“随行。”
意简言赅,兄弟二人立刻领会,不再急切询问,控驭盔甲,凌空随行。
吴中元让他们随行也有自己的考虑,眼下他们二人的确插不上手,但是待得他与觜火猴等人打到弹尽粮绝的时候,二人就有可能帮得上忙了。
虽然灵气的恢复较为理想,吴中元却并不乐观,因为觜火猴等人此时不但在恢复灵气,还在集思广益,急思对策,待得重新开战,必然是另外一种打法。
就在吴中元前瞻觜火猴等人可能会以何种手段发起进攻之时,突然发现东南方向的海面上出现了巨大的水浪漩涡。
伴随着翻滚的水浪漩涡,几个骑乘龙驹的东海水族浮出了水面,这些水族都是人形,短暂的观察过后,重新入水,消失无踪。
见此情形,吴中元眉头大皱,这些水族无疑是龙族麾下,它们也不会就此离开,暂时隐去乃是通知东海龙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