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守芯被蓝芸问得张口结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突然间,颐玦的神识降临了,“守芯你还真是个老实人,你俩虽然分开行商,但都是跟白砾滩配合,去找柳依依那小鬼协商一下吧。”
“柳依依?”守芯上人就是一愣,“应该找冯山主吧,小柳做得了主吗?”
“你倒面子大,动不动就找冯山主,”颐玦呵斥她一句,“让柳依依操办即可!”
然后两人就去找柳依依了,而在这个过程中,守芯把自己的操作方式告知了蓝芸。
蓝芸可是比她跳脱很多,思索了一下就大加赞赏,她甚至有点抱怨,白砾滩竟然有这么好的营销手段,为什么此前一直不跟自己说。
对于这一点,守芯却是有明确的认识,她说这个要求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白砾滩并不会主动干涉己方的经营——你没有要求帮助,别人怎么会助你?
蓝芸就是随口发点牢骚,她的真实意图并不在这里,而是在于白砾滩提供的种种操作细节——那些手段真的非常精妙,她相信自己仔细想的话,也能想得到,但是会耗费很长时间。
最后,她还忍不住笑话一下守芯:既然做了生意,就别想那么多口碑,大差不差已经足够,没能力猜出来材料内容也就算了,有能力却要把百倍的爆款都拿出来卖,那不是犯傻?
柳依依请示冯君之后,表示说蓝芸你的石头,老大也能帮着推演一下。
事实证明,蓝芸确实比守芯更懂人情,推演过后,她直接取出了一块含有冥莲化石的石头递给了冯君,表示说此物能够增强六识的感知能力,正合冯山主这推演高手使用。
这块石头不但有百倍以上的爆率,本身的价值也极高,卖给需要的人,起码一百块上灵。
但是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就送给了冯君,而且还有不错的理由。
冯君也确实有点垂涎冥莲化石,只不过他的身份地位都摆在那里,不可能故意隐瞒,也不好意思张嘴讨要。
就算现在,他都打算拒绝,不过转念一想,守护者那种大佬,都能收受他两百上灵的“孝敬”,自己做事也没必要那么刻意。
于是他很干脆地收下了冥莲化石,却又反手送了她一块磨盘大的太阴寒铁,“此物带在身上,对你的修炼会很有帮助。”
太阴寒铁也是虚空之物,不过不受现实气息侵蚀,现在天琴位面有少量存在,一般也都是虚空抛洒出来的,用来炼器是好东西,也能辅助修炼。
这么一块寒铁的价格,差不多能值三四十上灵,但是用来辅助修炼的话,这个价格……可就没有上限了,而蓝芸在修炼的过程中,火气偏大了一点。
太阴寒铁的寒气精粹却不汹涌,同时又细密绵长,正合适蓝芸使用。
蓝芸闻言,却是吓了一大跳,“这不会……不会是太阴寒铁吧?”
当她确认,自己的猜测正常的时候,忍不住忐忑地发问,“我这是……修炼出了偏差?”
“一点点吧,”冯君随口回答,“你可以问一问清矶长老,这块寒铁随身带着,起码能保证你成功结丹,其他的,你自己去打听吧。”
蓝芸闻言抬手一拱,一本正经地发话,“冯山主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容图后报。”
冯君愣了一愣,才笑着一摆手,“没有那么严重,就算没有寒铁,你一样也能结丹,我只不过让你少走一点弯路罢了。”
蓝芸心里却是明白,冯君的话还是说得轻松了,她现在是身有隐患而不自知,真的到了发作的时候再想治疗,除了要花钱,还要费时费力。
对修者来说,时间是最不重要的,同时也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出尘小修,真没有多少时间供他们挥霍,更别说这么大一块太阴寒铁,本身也值不少钱。
反正这次巴结人,她是巴结对了,再三道谢之后,她回去又跟清矶长老说起了此事。
清矶的推演水平一般,但是校验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她掐指一算,因为已经有了目的,所以很快就得出了结论,“你现在火气不算太大,不过方向有点偏,继续下去确实危险。”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低声感慨一句,“你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好什么呀,”蓝芸心里得意,却要做出一副苦脸,“前几日不查,赔了那么多灵石。”
清矶白了她一眼,“这些身外之物,不要太在意,能从中学习到点经验,才是重中之重。”
接下来的几天里,蓝芸和守芯的店铺,表现就相差无几了,而白砾滩的宗派弟子的购买力释放出不少,虚空石的成交额开始快速下降。
不过下降到一千中灵左右之后,因为有家族子弟的介入,价格也就降无可降了,倒是有不少人跟她俩商量,现在赌石的人越来越少,能不能再便宜一点?
这二位的态度很明确,说便宜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天琴位面应该已经有人听说了这里,没准有人会专程下来采购虚空石。
然而,有消息灵通的人表示说,天琴位面的冰雪板块,也有人在售卖虚空石,既然这样,有需求者又何必专程来一趟下界?
两名上人还真没在乎这消息,事实上,守芯已经从颐玦那里得知,九彤真人是怎么售卖虚空石的,她和蓝芸这“好闺蜜”商议一下,觉得还是此地的售卖,更符合修者的消费习惯。
九彤真人终究是自己做生意,哪怕有藏菁长老这个师父,但她是自己独立操作,危险要大一点,成本也要高一点,所以她的操作,就显得有点小气。
而且白砾滩这里,还有个很关键的优点:好几个宗门都在这里有别院,天然就具备成为枢纽的特点,再加上同道气场,如果出了好商品,真的很容易引来客人。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引来的并不仅仅是零散客人,更多的是请冯君推演的金丹巅峰——他助人凝婴的口碑,终于开始在天琴发酵了。
至于说起源,肯定是袁真人的元婴庆典,他为了不让人注意到自己的经济问题,有意渲染冯君推演的效果,所以很多人都听说了,昆浩这个下界,出了一个非常强的推演高手。
好死不死的是,颐玦前一阵大闹灵木道,又斩杀铁骨长老的传闻,热度尚未退去,很有一些人对冯君有点印象,这么一来,印象就更深刻了。
而冰原板块出现大量虚空石,这个消息也瞒不了人,接下来自然有人发现,此事似乎跟冯君也有关,而且金乌门还有一个刚从下界飞升的真仙,在帮冯君看护九彤真人的产业。
玄水门名下灵石矿的消息,其实并没有传出去——太虚门也不想让别人看了热闹去,至于说灵石矿的其他股东?一个个的都巴不得低调。
但是夏霓裳来自下界的赤凤派,这做不了假,更关键的是:赤凤就在昆浩界域!
白砾滩的同道气场终究档次低了一点,而助人凝婴……那诱惑力就不是一般地大了。
像陌燃真人这种,尚未凝婴就掌执一城的太虚弟子,纵然嘴上表示,凝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一旦得知冯君推演的能力,也要私下相求,那么别人的反应只能更甚!
不过来的人里,大多数是想请冯君去天琴推演凝婴事宜,不是他们要端着,而是这种推演,一般来说都要考虑界域影响,去上界推演的话,效果才会最真是。
也正是因为如此,冯君以往表示,在昆浩不能推演凝婴,上界的修者很快就接受了。
对于这些纷至沓来的邀请,冯君惯例是推辞了,尤其是很多邀请来自秘境家族,他要去的是其他下界或者二级位面,这就让他越发感觉心里没谱。
紧接着,蓝芸和守芯寻找的托,终于从上界赶到了。
冯君并不知道这些托是什么人,最近一段时间,上界来的人格外地多,宗派、家族甚至散修,源源不断地赶过来,白砾滩的真仙都多达十九位了。
亏得他刚埋了一个吞星族的肺部下去,还佐以脾脏和肝脏,否则就白砾滩这小地方,估计界域之力会直接把人弹飞。
那么他为什么断定,那两位的托儿到了呢?因为她们珍藏的那些石头,开始往外放了。
最早是蓝芸放出的,一块爆率接近两百倍的石头,实际价值接近三百上灵。
石头解开的时候,赌石市场直接就炸了,蓝芸直接报价回购,跟别人一路竞争,争到了四百二十上灵,终于成功地抢下了这块石头,感觉灵石就像不要钱似的。
不过冯君认为,这估计就是不要钱——随便找个散修当个托,不计成本地高价回购……啧,感觉有点刻意了,剧本设计得不太好。
次日,守芯的店铺也出了爆款,幸运儿是一个金丹高阶的灵植师,用一百中灵,博到了价值六万中灵的虚空材料,有人用六百上灵买,这灵植师愣是不卖。
感觉这个剧本更合理一点!冯君认为这么操作比较好,反正灵植师未必要怕灵植道。
然而在第三天,蓝芸又秀了一把神奇的操作。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