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qkx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緋聞女王 起點-第一百九十一章:女王賺了錢也丟了工作相伴-nf5yn


重生之緋聞女王
小說推薦重生之緋聞女王
王奕承又一次在秦若夭的面前意识到了两人之间的差距。
那到鸿沟越来越远,越来越深,让自己越来越不能站在她身边。
王奕承深深地看了眼屏幕上神采飞扬的秦若夭,悄然转身离去,没有跟任何人道别。
正驰骋在马场上的韩子佑见识到了秦若夭的速度,明明是刚接触的马,秦若夭居然能如此熟练,关键是这匹马场内最烈的马居然这么听秦若夭的话。
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
秦若夭天生就能让各种动物对她有浓烈的亲密感,这是她在第一世就发现的情况。
别的演员拍马戏个个都被马匹摔了个底朝天,就秦若夭上马一点事都没有,还得到了马匹的喜欢,不停地蹭着她。
重生婚然天成
那也是她拍的第一场戏,第一次机会,就是马带给她的!
“驾!”秦若夭又是一声高呵,拉紧缰绳,马蹄往空中一踏,狠狠踩向地面,激起满地灰尘,扰乱了后方韩子佑的视线,秦若夭又再次飞驰而去。
没多久,秦若夭就来到了终点,比韩子佑更先到达。
秦若夭翻身下马,拍了拍马匹的脖子,往一旁走去。
黑马乖巧地跟在秦若夭的身后,都不需要秦若夭拉着缰绳就乖乖跟着,连脚步都是轻快自由的。
已经知道成绩的韩子佑也没有追了,慢慢骑着马朝秦若夭靠近。
因为输了五百万,此时韩子佑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没想到自己居然拿还会输给一个女人,输的还是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马术。
“你有点本事,谁能相信你居然是农村出身的普通人。”韩子佑这话带着猜疑和审视,看着秦若夭的目光中不再是只有单纯的邪念。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啊。”不过是经历了两世,会的东西比别人多点,还有个什么都会的宝贝系统罢了。
韩子佑笑出了声。
朝马场旁边的助理招了招手,助理便拿着公文包走过来,把支票和签字笔递到韩子佑的面前。
韩子佑爽快地写下五百万的支票,“这次算你赢了。”
“那就多谢韩少了。”秦若夭拿过支票,笑道:“那赛车——”
“我还有事要忙,你可以先陪陪你的新朋友,我先走了。”韩子佑沉着脸道。
连输了两次,韩子佑已经知道了秦若夭的本事,不想再陪她玩下去了。
现在回想秦若夭一直以来淡定从容的样子,韩子佑才明白,原来被耍的一直都是自己。
韩子佑咬了咬牙,给了助理一个眼神,助理便立刻心领神会,叫人去调查秦若夭的身世背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人霧 人霧周刊
看着韩子佑独自一人从马场出来,颜菲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韩少,怎么样?好玩吗?”
“你的这个同事还真是有点本事啊,不愧是跟你一样,都是东鼎娱乐的顶梁柱。”这下韩子佑对秦若夭的称呼就变了,变成了颜菲的同事了。
仙夫專寵 玖月夢初
颜菲心里也松了口气,看来这次短暂的“游玩”之行让韩子佑彻底改变了对秦若夭的看法,也让颜菲对秦若夭更加好奇起来。
“我也一直相信季董的眼光,听说季董与若夭私交甚笃,非常看中她呢。”颜菲提到秦若夭与季玉枫的关系也是在提醒韩子佑。
想要对秦若夭下手,就要做好惹怒季玉枫的准备。
韩子佑对颜菲这话有些不满,脸上也带着温怒,“是嘛。我今天还有事,颜菲就得自己回去了。”
“我没事,韩少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颜菲礼貌颔首。
韩子佑默不吭声地带着助理离开马场。
尤子铭也松了口气,这个时候才发现王奕承居然不见了,“奕承去哪儿了?”
苗清芸哼笑道:“谁知道上哪儿自闭去了?”
尤子铭真是无法跟苗清芸好好聊天,无奈地叹了口气,也离开了马场。
既然现在什么都不没有,那也不需要他们盯着了,他对骑马可没什么兴趣。
众人都陆陆续续离开,最后马场就只剩下秦若夭的身影,她还带着黑马在马场附近的林子散步,身后还跟着工作人员,“这匹马有名字吗?”
“叫黑棋,围棋的棋。”工作人员笑答。
“真是个好名字。”
都市超級召喚 重慶間職
黑棋好似听懂了秦若夭的话,低头蹭了蹭秦若夭的肩膀。
工作人员还是第一次见黑棋对客人这么客气又礼貌,这要是被之前那些黑棋伤过的客人看到,绝对会惊呼黑棋是被人给换了。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耳麦中传来经理的声音,便抱歉地朝秦若夭颔首,走到一侧与经历交谈。
秦若夭也接到了《荒岛日记》导演罗骞的电话,让秦若夭意外的是,罗骞居然还是醉酒打过来的。
“是……嗝——秦若夭吧。”罗骞打了个酒嗝道。
“是我,罗导有什么事?”
美漫之至尊法神 幼兒園博士
“嗝!你说你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啊,老子的节目居然还被上头给点名批评了,第一个要求就是不让你上。”罗骞语气非常不满,“你说这群家伙都他妈算老几啊,那可是老子的节目,版权在老子这里,居然还想着换导演?!我呸!”
网游之影子传奇
罗骞乱七八糟地抱怨一通,听他说了将近半个小时,秦若夭算是听明白了。
《荒岛日记》被人举报了,举报的这个人还挺有权势,目的就是为了做整改,不让秦若夭上节目,如果罗骞不同意,上头就要换掉他。
至于这个举报的人是谁,秦若夭还是能猜出来的。
除了龙素还能有谁呢?
“罗导,您放心,您的节目绝对还会是你的。”
“你说的有什么用啊?你说说你,你之前还跟我说的这么漂亮,会让节目火起来,不会影响到节目,可怎么偏偏你一来就这么多事,还次次事情都不小。”
罗骞继续抱怨着,但秦若夭也明白了罗骞的选择。
他要听上头的安排,不让秦若夭再参加后面几期节目的录制。
“行了,罗导,我都明白了,您不用跟我解释。”秦若夭对这个节目也没多大的感情,也就是自己的一个工作,让自己能增加名气的工作。
既然现在这个工作不能让自己做了,那就不做了呗。
电话那边停顿了好久,罗骞似乎是有些酒醒了,声音变得清楚了些,“秦若夭,你很不错,真的。”
“我知道,罗导这是借着酒劲向我表白呢?”秦若夭调侃道。
“去你的!老子有儿子有媳妇了!妈的,我干嘛要亲自给你打电话,你给老子一边凉快去!”说完,罗骞就气愤地挂了电话。
秦若夭很是无奈地看了眼手机屏幕,摇了摇头。
一个工作而已,她也不缺这个机会。
“秦小姐,麻烦您跟我走一趟,我们经理想见见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