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啪,”冯君一抬手,狠狠地拍一下额头,这还真怪他。
谁让他为了遮蔽气息,抬手丢出去个灵气罩呢?果然还是手欠惹的祸。
不过紧接着,他轻咳一声,“我把你叫过来,伺候到你先天了,结果你怪我?”
“没有,没有没有,”徐雷刚忙不迭连连否认,“我就是说,感觉自己很有潜力,可能是百丈先天的那种,只不过……遭遇了一点莫名其妙的外力影响。”
“你还千丈先天呢,直接上天好了,”冯君眼睛一瞪,“别说话了,护住你丹田一口先天气,要不然回头境界跌落到高阶武师,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徐雷刚马上果断地闭嘴——我都奔五张了,混个先天容易吗我?
徐雷刚的晋阶,大约就是界域眷顾的最后一幕了——前后一天半时间,昆浩界也差不多。
此后,还有人继续在朝阳的山里待了一两天,最终有什么收获不好说,但是真的没人再晋阶了,而冯君也已经离开,带着自家的部队回了洛华。
朝阳这边,他没有派专门的人留守——其实以他父母亲蜕凡高阶的实力,再加上他金丹初阶的精血护符,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可以在这里放肆了,更别说……还有守护者大佬盯着。
回到洛华之后,冯君就没有再召集道门中人了,因为脾脏虽然对地球也有好处,但就是润物细无声的那种了,界域眷顾也许有,可真的不算多。
这也是他为什么看重肺部的原因,单从表象上讲,肺部是最能直接改变界域环境的。
其实吞星族的肝脏也很重要,能从根本上增加界域灵机的蕴藏能力,不过这东西真的有点脆弱,容易受到各种伤害,没有肺部那么皮实,而且……表象能力也不好,被人忽视也正常了。
脾脏已经埋下去了,阵法的激发由他来控制——其实这一点也不是很重要,如果不控制的话,过一段时间,脾脏也会慢慢地跟大地融为一体。
所以冯君做了一个试验,他把自己要打的手诀记录在一块黑曜石上,然后将洛华的人都召唤了过来,现场推演一下,看谁能在这一波里再晋个阶什么的。
不过非常遗憾,正如他所料,这一批次,还真的没谁能晋阶了。
冯君有点不甘心,所以激发了阵法,然而等了两天,还真的跟他估算的一样。
然而,虽然没有明显的效果,庄园里依旧是欢声笑语一片,因为大部分人基本上都在这两次界域眷顾中晋阶了。
其中最夸张的,就是徐雷刚的,这条大家公认的咸鱼,居然就先天了!
先天到炼气一层,还有一个坎,而且在昆浩界的人看来,这是一条很难逾越的天堑。
但是对于洛华庄园——或者说对于冯君来说,高阶武师到先天,才是最难逾越的障碍,这纯粹需要一点一点的打熬,才能完成这个过程,没有半点投机取巧的可能。
正经是先天高手到炼气一层,那就简单多了,堆资源即可。
昆浩的凡俗界“海关”处,就有很多先天高手在求资源,但是更多的先天高手都懒得过去了——因为他们知道,那是没有什么希望的行为。
与其指望那些虚无缥缈的机缘,不如选择混迹凡俗界,也能逍遥一生。
凡俗界的大多数先天高手都留在了凡俗界,说明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以武入道除了激发自身的潜力,那就是要资源来弥补了。
这些资源珍贵吗?对于凡俗界的先天高手来说,那真的是弥足珍贵。
但是对于现在的冯君来说,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他可是金丹真人了,而且还跟很多真仙交往颇深,这点资源……也算个事儿?
身份和地位不同了,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不同了,关键是:他手底下就没有几苗人。
昆浩界的金丹,有一个算一个,除了那种在无尽之海或者燃烧荒漠做下三滥事情的,都有自己的根脚,而他们身后,带着一大片的族人。
别的都不用说,就说皇甫无瑕,她是出自金丹家族,当初带给了冯君很大的压力。
但是整个皇甫家族,玩的就是一个金丹期的皇甫老祖——或许可能还有金丹期的供奉,但是基本上大差不差,皇甫老祖是旗帜。
皇甫老祖背负着上万族人,虽然里面的嫡系只有千余人,但是旁支也不能不认,否则要被人戳脊梁骨,除此之外,皇甫家还保护着七八个附属家族。
想一下皇甫老祖的负担,再看看冯君的负担,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他不在乎这点资源了,而且冯山主捞钱的能力,还远在皇甫老祖之上。
所以徐雷刚想进炼气期,那真的太轻松了,不过该有的积淀还是要有的,王海峰尚且要在先天等待两年,徐雷刚想进炼气期,也要过些时日。
所以脾脏的激发,并没有给庄园带来什么肉眼可见的改变,但是三天之后,喻老爷子还是发现了一些状况,“怎么我感觉,最近思路越来越清楚?”
又过两天,终于还是有人晋阶了,不过这次是彻彻底底的外人——沈青衣从炼气四层晋阶炼气五层,而她上次晋阶距离现在,还不足两年。
要不说昆仑三秀真不是吹出来的,能在这种门派里拔尖的,都是当之无愧的天骄。
沈青衣在门中得不到太多的资源,进了洛华之后,聚灵阵敞开用,破中阶这个境界的时候难了点,四层晋阶五层就异常地轻松。
当然,这依旧是有吞星族肺部和肾脏的加成——洛华距离朝阳虽然远了点,但是五百公里都不到,天地间的大欢喜自然能影响到。
沈青衣在经历过晋阶的欢喜之后,又有一些怅然——她的速度倒是不慢,可是张采歆已经炼气八层巅峰了,就连喻轻竹这后起之秀,都已经炼气四层了!
她真的很难准确形容自己的感受,跟同门相比,她是杰出的,甚至将来超越门主,成为又一个出尘上人,她也有相当的信心,但是……跟洛华就没法比了。
丸药、法器、功法……都远远不如对方,这种巨大的差距,真的很容易让人不平衡。
又过了两日,杨玉欣终于敲定了两块地,晋省平阳的那块地,正是庄家石洞所在的山地,划地的时候,直接就将石洞划了进去。
庄家或许在当地小有办法,也很看重自家的祖地,但是杨玉欣所走的门路,对于庄家来说,根本就是碾压的姿态。
可以用另一块地来做对比——塔可拉玛干沙漠那边,杨玉欣要的是两万平方公里,但是上面大手一划,直接划出去两万八千多平方公里,差一点就三万了。
而且这么大的一块地——不要钱!
不光不要钱,每年还有治沙补贴,更要紧的是:就在那块地周边,又划出了三个练兵场地——也就是说,可能有军队在周遭保护他们搞绿化。
不过杨玉欣和冯君心里都清楚,这不是保护的问题,想必朝阳那边发生的事情,已经被人关注到了——那么多人现场晋阶,这消息哪里瞒得住?
所以关于冯君买晋省和塔克拉玛干的地,别人当然也猜得到,他打算做什么。
晋省那边不好做大动作,沙漠那里却是划出了三个练兵场,将来想必军队进入绿化区帮忙“种树”,也很有可能。
但是冯君反而很高兴他们这么做,说良心话,沙漠那块地,他还就是留给国嘉的,他的人手太少了,这么多地根本看不过来。
如果不是担心平阳那里会有人捣乱,或者说有人误入山里,造成什么意外,平阳那块地他都不想去管,所以才让杨玉欣派人去看守。
可是他心里愿意让出塔克拉玛干的地盘,还不能明说,只能让对方自己琢磨——你们要是琢磨明白了,就慢慢地蚕食那块地好了,大家心照不宣。
很显然,他的意图马上就被对方猜透了,那么多人为他做心理画像,不可能白画,再加上杨玉欣大致也能感受到冯君的心态,所以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于是冯君点点头,“这就好,尽快敲定承租合同。”
第二天,两份合同就被送到了洛华庄园,由此可见华夏人的办事效率,真不是一般的高,而合同的主体就是冯君这个自然人!
而据杨玉欣说,她派出的安保人员,已经进入了平阳,在山上已经扎好了帐篷,下一步就是建造活动板房和设置隔离带。
这就成了,冯君的神识向北边天空蔓延过去,“前辈,我已经把地买好了。”
冯君侧头想一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个我确实想过,但是洛华人的气运已经不差了,分润出去一点也无所谓,我们的主战场应该在异位面。”
“而且,分润出去气运,也未必就是坏事!”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