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自信强势的女人,娇艳欲滴的双唇。
看着身下任君采撷的叶玲菲,林凝默默地咽了咽口水,恶向胆边生。
摁手,闭眼,低头。
“呼,你似乎一点也不激动?”
一触即分的吻,带着丝大海的味道。
闭着眼的林凝,吹了吹唇边的毛发,声音轻柔,吐气如丝。
“呵呵,感觉如何?”
“当然。。。。”
叶玲菲的声音多了丝笑意,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林凝连忙睁开眼。
视线里,近在咫尺的是一张肉嘟嘟的脸,是一对湛蓝的眼眸,是一只欠揍的猫。
“喵。”
“你大爷。。”
“呵呵。”
事实证明,电视里那什么一吻定情,都是骗人的。
鼓足勇气吻了个猫,真是有够逊的。
连忙站起身的林凝,长腿飞奔,那矫健的背影,一点也不像是崴了脚的样子。
“总有一天我要把叶玲菲睡了,你不要,也不许拦我。”
二楼书房,瘫坐在沙发上的林凝,一手揉着有些发酸的脚踝,愤愤道。
“需不需要我把她打晕给你送上来?”
后脚进书房的林红,说话的同时,上前将林凝的腿,抱上了自己的双膝。
“滚,我是那样的人吗?时间还长,她早晚是我的。”
“嘿嘿,你开心就好。”
“你记一下,从今天开始,荼荼游泳次数加一倍。”
“一天4次,每次15分钟?”
“嗯,它不是精力旺盛,好管闲事儿么,就这么来。”
“唉,好吧,我会跟丽莎说的。”
林红轻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
林凝轻飘飘一句话,家里负责泳池的帮佣们,工作量瞬间翻了一番。
“怎么了,干嘛唉声叹气的?”
“约翰有规定,但凡用过的泳池,要及时消毒,清洗,换水。”
“我去,这么麻烦。”
“的确是这样。”
“行吧,让约翰给荼荼盖个小泳池,以后就它和酸奶用,别太大,收拾起来方便点。”
没必要给别人添堵,这是父亲生前常跟自己说的话。
林凝微皱了皱眉,接着说道。
“新泳池的账单,让约翰寄给叶玲菲,就说是我说的,干妈不能白当。”
“好。”
“孙凌宇和白杨呢,走了没?”
“走了差不多15分钟。对了,那个叫白杨的姑娘,已经把协议签过了。”
“走了就好,省的叶玲菲这疯婆子借题发挥。”
“借题发挥?”
“这不明摆着么,500吨AD钙奶,那可是大几千万。”
林凝撇了撇嘴,系统升级的几亿经验还不知道打哪来呢,真以为钱是大风刮来的。
“好吧,难怪你急着让他俩走呢。”
“行了,遇不到就行。你回头让林山盯着点,但凡她有找孙凌宇的想法,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
显而易见,书房的两人,似乎都忘了威斯庄园的私人公路,到底有多长。
通往童话镇的路上,高跟鞋哒哒作响。
看着脚下这双没穿几次的华伦天奴6cm细跟高跟,白杨这会儿,恨不得一脚送姐夫进宫。
“加油,导航显示还有3公里,到时就可以叫车了。”
白杨身侧,孙凌宇看了眼手机,加油打气道。
“都怪你,那么客气干嘛,这辈子我都不想穿高跟鞋了。”
没好气儿的将包丢到孙凌宇身上,白杨扭了扭鞋里的双脚,华伦天奴有多嗜血,谁穿谁知道。
“唉,我也是刚才反应过来这条路是私人的,特喵的出租车居然进不来,也是醉了。”
眼前笔直的公路,一望无际。
孙凌宇长叹了口气,必须承认,贫穷果然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刚应该回去找人送的。”
“那疯婆娘就在里面,万一被她遇见了怎么办?”
“你说你没事儿惹那女的干嘛?那气质,那气势,奥斯卡影后都演不出来。”
先前会客厅的画面,印象深刻。
回想起那个从入场都不带看自己一眼的女人,白杨这会儿,仍有些小心怵。
“我也冤着呢,好么。特喵的,一个热衷给猫打赏的网友,居然是个霸道女总裁,还是贼霸道那种,也是没谁了。”
孙凌宇轻扇了扇自己的嘴,早知道飞零叶是这么个货,当初就不应该在直播间说骚话。
“你刚不是还说你们经常在直播间聊天么,就她说话那口气,你难道看不出来点什么?亏我姐还给我说你情商有多高,有多聪明。”
“她说她家有两万七千多员工,有十几架私人飞机,游轮。。。她说穷人才玩表,有钱人现在流行玩岛。。。你听听这是人话吗,我要信我才是傻子好么。”
“我怎么感觉她说的都是真的。刚才我有偷偷观察,她身后那帮子精英男士手上的表,就没下百万的。”
“可不么。。。额,完犊子。”
“又怎么了?”
突然捶胸顿足的姐夫,反应还挺大。
白杨皱了皱眉,疑惑道。
“没什么,先走吧。”
直播间吹牛,在正常不过。
想起早先那句一日七次,孙凌宇这会儿,整个人又不好了。
“有机会见的话,给你安排上,少一次,你不想知道结果。”
记忆里,飞零叶似乎是这么说的。
步行还在继续,9公里的路走了近两小时。
快到私人路段入口的时候,俩人身后,汽车的喇叭声,挺有节奏。
“哔,哔哔。”
豪车,美女,缘分,惊喜。
在这个普通的下午,在这个普通的路口。
有人惊艳了时光,有人悔青了肠子,有人,磨破了脚。
。。。。。
威斯特领,童话镇,偏远郊区,农庄。
睡眼惺忪的莎莎,又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梦里的那张床,有人曾经来过。
浑身乏力的感觉真不怎么好受,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越睡越累就罢了,还疼的紧。
“她有说什么?”
小木屋外,神清气爽的林凝,嘴角带笑,视线里的花花草草,是春天的味道。
“原话是,丝袜,短裙怎么没了,睡前明明穿着呢啊。”
林凝身侧,林红的口技,惟妙惟俏。
显而易见,屋里的莎莎,又怀疑起了人生。
“这傻子,也算是梦想成真了。”
“梦想成真?”
“她之前不是说吃了睡睡了吃挺好么,这不正好满足了。”
“额,好吧。”
“让你安排的新住处,安排了么?”
伸了个舒展的懒腰,似是想起了什么的林凝,笑着捋了把头发,接着说道。
“安排了。这边不像国内大多都是期房,这边的房子都是精装修,可以直接拎包入住那种。”
“那就转移吧,总往这儿跑,那些有心之人,想不注意都难。”
“有林海在,即便被发现,也没人能走近这里的。”
“我懂,没必要。眼下这个节骨眼,没必要起冲突,还是低调为主吧。”
未来还很长,孤立于世那得多无聊。
林凝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让李勇找个借口,给莎莎她父亲在沪市安排个工作。”
“工作?”
“挂个副总,年薪百万,其他随便。”
怎么说也是自己女人的父亲,莎莎既然有这份孝心,林凝并不介意顺手扶一把。
“好。”
“去吧,打晕,转移。”
“你不见她了?”
“我现在可不想回答她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过阵子在说吧。”
不用想都知道莎莎要跟自己说什么,在没找到合适的答案之前,林凝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姑娘。
威斯庄园,主楼,书房。
叶玲菲来电话的时候,林凝正拿着手机发呆。
ins那边给的2000万磅价码,在正式继位前,因为遗产委员会的缘故,公爵府只能拿出一半。
“呵呵,有个惊喜给你,来我这儿一趟。”
电话那边的叶玲菲,心情似乎很不错。
林凝皱了皱眉,犹豫再三,借钱的话还是没说出口。
“怎么不说话?”
“我知道你说的惊喜是什么,这会儿没工夫跟你玩。”
打孙凌宇上那辆奔驰G63起,林山那边就已经给林红传了消息。
捉襟见肘,为钱所困的林凝,这会儿是真不想跟叶玲菲闹。
“呵呵,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
“没怎么,想怎么样划下道,你扣孙凌宇不就是为了我么,白杨是我的人。”
“大气。Tracy刚给我算了笔账,1吨AD钙奶是60000。以我名义捐500吨,对你应该不难吧。”
“一想就知道是这事儿,敢不敢有点新意。”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本来就缺钱,这又是3000多万。
林凝无语的摇了摇头,真想抽孙凌宇这个笨蛋一顿狠的。
“要新意吗?那就100所农民工子弟小学,以飞零叶和你基金的名义,钱一人一半,我们自己搞。”
“绕来绕去你就是想讹我的钱,说个数。”
“两个亿,华币。”
“我。。。”
如果说先前只是想抽孙凌宇一顿,那么林凝这会儿只想抽自己。
一句新意,瞬间多了17000万,还真是嘴贱的可以。
“看来我们的林老板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富嘛,呵呵。”
“你。。”
“缺钱跟我说,我不介意扶贫的,5个亿,够吗?”
“你。。”
“看来你是不需要了,给你三天,再见。。。嘟,嘟嘟。”
“。。。”
童话镇,某英式花园洋房,书房。
挂了电话的叶玲菲,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目前看来,林凝的确很缺钱。
“林凝怎么说?”
叶玲菲对坐,一袭高定职业套裙的墨染,依旧是男声。
“没说,但我敢肯定,她一定会把钱打过来。”
冲动是魔鬼,嫉妒也是。
叶玲菲轻咬了咬唇,林凝只要一日不服软,就一日跳不出自己的节奏。
“2个亿华币也才两千多万磅,威斯特应该不差这点钱才对。”
大脑飞速运转,翘过套着肉色丝袜的腿,墨染沉声道。
“在正式继承爵位前,林凝可用的资金不多,这两个亿是家里再三确认后的数字。而且,我的人有得到消息,这丫头不知道又发什么疯,在ins上下了一千万粉丝的订单,就为了捧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姑娘。”
“姑娘?客厅那个白杨?”
“没错,不然我为什么要把她俩带回来,不然我为什么要针对孙凌宇,呵呵。”
“唉,有种跟你合谋骗小孩的感觉。说真的,你这人哪哪都好,就是太能算计这点,很不招人喜欢。”
墨染轻叹了口气,两个加起来50多的人,算计一18岁的小姑娘,这事儿说真的,真挺臊得慌。
“呵,我需要别人喜欢吗?新公司我必须说了算,不把她的现钱耗光,我怎么占大头?”
“好吧,整天这么算计,你不累吗?”
“我也想跟你一样全凭喜好做事,可我能吗?不为别的,就为那两万七千多员工,和他们身后的家庭,我就不能累,就不能输。”
“唉,难怪叶老让你当继承人。”
“不说这些了,你这边抓紧时间,赶在继承爵位前,新公司必须定下来。。。算上荼荼那5个点,59以上的占比,这是我的底线。”
“知道。不过你似乎忘了一点,她有钱朋友挺多的,几个亿应该不难借。”
“呵,相信我,她好面子,拉不下这个脸。”
“。。。”
城市另一端,威斯庄园。
叶玲菲口中好面子的林凝,这会儿正在视频问人要钱。
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收账。
“不带你这样的,拿我家的钱做慈善,亏你想得出来。”
视频另一头,长椅上的唐雯佳,翻了个好看的白眼,没好气儿道。
“睡都睡了,还分什么你我,4个亿,快拿来,我急用。”
“还讲不讲理了,你把我睡了,还问我要钱,不想和你说话,挂了。”
“信不信我这辈子都让你吃不到桃子。”
“你。。。你怎么知道我吃桃子?”
“要不是我派人暗中保护你,你这会儿估计都凉了。”
“暗中保护我?所以那个砸老唐窗户的好心人,是你派来的?”
父亲的回忆里,那晚的确是被人吵醒的。
唐雯佳轻咬了咬唇,不确定道。
“不然呢,难不成是酒店保安啊。”
“算你有良心,等着,我去给老唐说。”
“加油,一哭,二闹,三上吊,他要不给,就地打滚。”
“你想多了,先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