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小說推薦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我同意。”鬼鲛的鲨鱼脸就跟在笑一样,实质是正常的面无表情,他冷声道:
“根据我的理解,千手柱间的覆盖体表的查克拉层,应该是纯粹的身体能量的外放。”
这下连飞段带迪达拉等人都惊了,一直在旁听的山中井野都忍不住问道:
“这……这可能么?单纯身体内的生命能量,还能够外放出来?要知道,那可不是查克拉啊!就相当于体内的劲儿,本质上就是细胞内的生命力在发挥作用。”
很多晓组织的成员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天道佩恩缓缓开口了:
“如果是千手柱间的话,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实现的,不要忘了,他是木遁之力的源头,而木遁之力,在本质上,是最接近于纯粹生命活性的一种特殊的力量,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将体内的生命力外放出来的话,那么就只能是千手柱间了。”
日向宁次感叹道:
“我平生第一次见识到,身体能量的外放,竟然能够强大到这种程度,在白眼的视野中,初代火影体表覆盖的,简直就是压缩了一万倍的龙卷风,如果他一指头点向我的话,除了大幅度激活体内七尾的力量之外,我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抗衡。”
天道佩恩用轮回眼的余光扫了一眼日向宁次,他认为日向宁次是过度谦虚了,千手柱间此刻展现出的力量确实是极为强大,一拳把尾兽给轰倒在地都做得到,但日向宁次也未必只有体内的七尾之力才能够抗衡。
还有他觉醒了一半的转生眼,长门一直对转生眼的力量极为推崇,所以在他的心目中,如果说雨隐村里还能找出一个年轻一辈的潜力,能够和漩涡香磷相媲美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日向宁次了。
要知道,在长门的心里,漩涡香磷的潜力,是可以和漩涡鸣人相媲美的。
轰轰轰轰轰!!
千手柱间和卑留呼的能量对撞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天空竟然出现了诡异的奇景,二人经过的地方,往往会让人出现诡异的视觉错位,就如同那一部分的空间塌陷去了一样,等二人离开之后才恢复。
木叶这边,仰头望向天空的纲手姬默默留着眼泪,她当然知道,爷爷之所以如此爆发自己的力量,就是因为自己遭受的痛苦,爷爷是给自己复仇。
旗木卡卡西则是明显感叹道:
“我从来都不知道,初代火影前辈竟然还掌握着如此强大的体术,从表面看起来,这跟鸣人的九尾查克拉模式是很相似的,但是仔细分辨的话,是有本质的不同的。”
漩涡鸣人点头道:
“其实我能够看得出来,初代火影前辈的查克拉外放,其实不能叫做查克拉外放,因为覆盖他体表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查克拉。”
“那是什么?”春野樱和李洛克几乎同时开口问道。
漩涡鸣人看向了春野樱,认真道:
“小樱,你没有感觉到,有种熟悉的气息么?”
“熟悉?”春野樱擦了把眼泪,她刚刚还在因为纲手姬的遭遇而流泪,此刻她实话实话道:
“你的意思,这是我熟悉的力量?完全没有半点感觉。”
漩涡鸣人用肯定的语气道:
“如果你也擅长感知的话,必然能够感受出来,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的话,初代火影的力量,应该就是小樱的怪力拳的进化版,属于能量外放版的怪力拳。”
“啊!?”春野樱是真的惊呆了。
李洛克不由自主说道:
“原来怪力拳修炼到高深境界,可以达到这种可怕的程度么?完全超出了普通体术的范畴啊!也许这才是体术修炼者们应该追求的方向么……”
看出了李洛克眼眸当中的疑惑,奈良鹿丸目光湛然道:
“小李,你无需妄自菲薄,因为你所掌握的八门遁甲,一定是这个世界上体术修炼的最高峰,如果说体术修炼有终点的话,那么只可能是八门遁甲修炼到极致的忍者,才有资格触碰到这个终点。”
李洛克惊讶的看着鹿丸,眼眸当中渐渐涌出了自信而坚定的光芒:
“我明白了,鹿丸,我会坚持自己的道的!”
砂隐阵营当中,闭目盘膝的我爱罗缓缓睁开了眼睛,沉默地注视着天空中的激烈战斗。
“我爱罗,你恢复的怎么样了?”手鞠关心地问道。
“差不多了。”
我爱罗语气低沉,眼眸当中的悲伤之意一闪而过,变成了一种刻骨的仇恨,勘九郎的死,他绝对无法释怀,不把卑留呼彻底杀死,他绝对不会罢休。
另外一边,云隐阵营中的达鲁伊砸吧了一下嘴,把目光从半空的激烈交战中收回来,看着身前的雷影道:
“雷影大人,看来我们出手的机会近乎没有了啊!”
“初代火影和卑留呼打成这样,那显然是朝着三日战争的方向去了啊!如果没有人制止的话,他们就会打上三天三夜,一直到筋疲力尽为止,显然初代火影就占大便宜了啊!因为他是典型的无限体力,并且可以无印治愈,卑留呼肯定是中了老狐狸的套了啊!”
萨姆依则是冷笑一声道:
“脑容量小的人,总是会时不时提出来幼稚的观点。”
达鲁伊瞥了一眼萨姆依,慢条斯理道:
“是想激怒我么?嘿嘿,我可不上火,要是跟你斗气,那早就气死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胸这么大,可以容得下那么多气受么?”
萨姆依气得咬牙切齿道:
“你这混蛋,说什么废话!?”
“好了,你们别吵了。”四代雷影注视着半空,声音低沉道:
“在我看来,形势不容乐观。”
“啊?”达鲁伊露出了迷惑不解的神色,因为根据他的观察,目前交战双方确实是势均力敌的局面,而千手柱间又确实是整个忍界最擅长打持久战的存在了。
“千手柱间,已经力不从心了。”雷影艾目光严肃道。
“什么?这……”
达鲁伊赶紧仔细观察,但依然没有看出来千手柱间有什么力不从心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