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在忍者世界
小說推薦苟在忍者世界
“父亲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别说是佐佐木诚司,就连日向将也的亲儿子,日向德间都根本没有预料到这般的骤变,被着一番变化给弄德头足无措。
他好像傻了一般站在原地,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中一片茫然,直到过了一阵之后,才终于忍不住发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
他呆呆地望着站在自己眼前的似乎非常陌生的父亲,仍旧不敢相信,作为帝国右大臣的父亲,还有帝国精英的日向一族,居然在敌人到来的时候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关于这个问题,还是让我来回答你吧。”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个清晰的声音。
在他们身后,那扇自从日向一族进入后就被关闭的房门再次被打开了来,从门外走进一位面容温婉,但双目之中却透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坚毅的,让日向德间感觉到十分陌生的,同样有着一对白眼的女性。
“你是谁?”
日向德间皱眉问道,从白眼上看,这人是日向一族的,但是他之前从未在族内见到过,作为族长的儿子,他可以完全肯定,日向一族里绝对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这位是雏田大人,第七代火影的夫人,也是我们日向一族的先祖。”
日向将也走上去,迎接上去,顺便对着他介绍道。
没错,这名在这时候进入火之城警备中心的女士,正是鸣人的老婆,日向雏田。
“第七代火影!”
听到这个名号,日向德间猛地一惊,他不知道第七代火影是谁,但是他知道,反抗军的首领似乎就是第八代火影。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是帝国的敌人,是反抗军的人。
“父亲大人,你们为什么要……”
他咬着牙齿,再一次环视了一遍四周的局势,双手握拳,竭力按捺住自己想要出手的冲动,沉声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没有为什么,只是一直都是这样而已。”
日向将也回答了一句,然后转过头对着日向雏田说道。
“雏田大人,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现在整个警备中心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
“干得好,真实麻烦你了。”
日向雏田左右看了看,笑着说道。
由于事发突然,根本没有人有任何防备,以至于整个警备中心指挥部在半分钟之内从上到下全员被俘,此时此刻,日向一族已经掌控了指挥部门的全局。
“但是还得注意一些,千万不要让消息传出去。”
她认真的提醒道,虽然是突然行动,但是也不能保证在场的这些人里是否有几手绝活,一旦有人挣脱开来跑出去,导致消息泄露,后果不堪设想。
要知道,帝国内部的日向一族和角都一样,身上也是设置有术式的,如果他们反叛的消息传出去,被大筒木一族的人知晓发动术式,所有人都会死。
“我知道。”
日向将也神情凝重地点头道,他也了解这一点的重要性,所以才吩咐手下先用柔拳封印住这些人的查克拉,然后收走他们身上的所有机械设备,束缚住四肢,将他们关押起来。
“那么,外面的那些人怎么办?”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他才指着监控器上各个战场的情况,问道。
“暂时先不要动。”
日向雏田回答说,现在还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
“在没有确定情况之前,先维持这个样子,不要做太大的改变,慢慢地入侵帝国的通讯总系统。”
她说道,虽然他们掌控了指挥中心,就可以通过指挥中心给前线发布错误的指令,让帝国的攻势减缓,但帝国里也不是没有聪明人,如果发现指挥中心总是传达错误的命令,肯定会对此有所怀疑。
毕竟,角都的事情刚刚才在一天之前发生过。
“我知道了。”
日向将也点点头,这关系到自己的性命,自然会注意一些。
然后他们又花了十几分钟,让雏田带来的忍者配合着日向一族的成员,将整个警备中心上上下下所有地方都检查了一遍,替换成自己人后,才结束了这场短暂又不起眼的动乱。
在前线战斗的火之城警备队和影子军团不知道,就在他们与四赤阳阵较劲的时候,自己的老窝已经被敌人给端掉了。
“德间,你有什么问题现在问吧。”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日向将也才带着人重新回到指挥室,对着坐在角落里满脸呆滞的日向德间问道。
“为什么?”
日向德间颓废地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问的依然是同一个问题。
“答案很简单,因为你们日向一族,一直都是我们安插在帝国内部的卧底。”
日向雏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走过来,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
“什么?”
日向德间面容一阵扭曲,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虽然通过之前的一系列变化,他已经有了类似的猜想,但是当这个情况被证实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一阵的荒谬。
“这种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
他忍不住发问道,如果说,日向一族是反抗军在帝国的卧底的话,他作为族长的大儿子,不应该会一无所知才对。
“为了保守秘密,这个事情,是只有每代家主才知道的情况。”
日向将也说道,与其他家族不同,日向家族使用的是一种非常专制的家族统治,宗家的地位至高无上,并且掌握着所有分家的生死存亡,所以只要控制了宗家,就等于控制了整个日向一族。
两百年前,帝国就是使用这样的方式,利用月球的大筒木分支控制了宗家,从而掌控了那时的日向一族。
而现在,反抗军也是用的一样的方法,策反了宗家,然后通过宗家来影响分家。
所以,尽管日向一族里的大部分人也有些不明究理,但是长久以来的服从性,让那些分家在宗家们的命令下,还是实行了反叛的行动。
“原本,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应该是你的。”
日向将也沉声说道,日向一族被反抗军策反是近百年之内的事情,来自月球的某位大筒木后裔逝世以后,反抗军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使得后来的某位宗家家主认识到了帝国的潜在用心,从而开始与反抗军进行秘密接触。
这个事实是历代家主口耳相传的,只有真正属于家主的心腹才能得知一二,而且除了每代的家主之外,其他知情者的身上都设置有隐秘的舌祸根绝之印,来保证这件事情不会被泄露出去。
当然,日向德间从顺位的身份来看,的确是下一代家主的人选,但是他却不知晓家族的真实情况,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一开始,我也的确考虑过你。但是,你的个性太直,几乎藏不住任何秘密,而且对于那些家伙的谎言深信不疑,我担心如果让你知道了真相,会将整个家族推向万劫不复之地。”
日向将也一字一顿地陈述道,日向德间原本应该了解这些,但是日向将也却不敢将宝压在这个快要被帝国洗脑了的儿子身上,所以才选择了隐瞒。
“所以,你就……”
日向德间嘴唇轻轻颤抖了一下,感觉到喉咙里有几分干涩。
在这一刻,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猜测。
“没错,所以后来我选择了德川。”
日向将也点点头,说出一句让日向德间感觉到震耳欲聋的回答。
日向德间的弟弟日向德川,曾经是日向一族少有的年轻高手,并且差一点就做到了火之城警备队队长的位置,他和日向德间,就代表着日向一族辉煌的未来。
直到那件事情发生之前。
两年前,作为警备队副队长的日向德川被人偶然发现行踪诡异,进一步查探之下,帝国发觉到他那段时间接触的人里,有着可能是反抗军间谍的人物。
这一个发现在帝国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少见的出动了影子军团,在一次伏击中,将疑似背叛的日向德川和间谍一起抓获。
后来,事实证明了与日向德川见面的人,的确是反抗军的间谍。事情出现之后,为了展现自己对帝国的忠诚,日向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亲手处死了日向德川之后,才给这件事情画上了一个终点,保住了日向一族。
日向德间一直以为,这件事情是日向德川被反抗军的作乱分子蛊惑后一个人做出的行为,但是现在才知道,这一切,其实是自己的父亲,日向将也一手主使的。
日向德川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父亲在背后操控。
“但是,这怎么可能”
他难以置信地道,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在日向德川被捕之后,并不是没有经过审讯和大脑窥探,牵扯到反抗军的事情,他经历的审讯几乎可以算作是极其严格的了。
可是后来种种迹象都表明,日向德川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自己个人的想法和决定,和其他人无关,日向一族并没有牵扯在其内。
因为这个关系,日向一族才能够脱身出去,如果,日向德川所做的这一切的事情都是日向将也吩咐的话,他又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潜脑操砂之术。”
对于这个问题,日向将也也给出了回答。
“使用这一招就可以封印住所有与我,与日向一族有关的记忆,只要术的效果不被解开,即使是侦查记忆也很难看到那些被隐藏起来的东西。”
潜脑操砂之术,这是曾经晓的成员蝎所使用的忍术,将极小的针刺入人脑部的记忆体,从而封印住对象的一部分记忆。
原著里,蝎曾经将这一招给被自己控制的砂忍上忍由良使用,而后者在记忆被封印的情况下,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蝎的手下,甚至还一度做到了砂忍村高层的位置,为蝎和迪达拉入侵砂忍夺取一尾提供了有力的帮助。
“原来是这样。”
弄明白了这一切后,日向德间咬着牙道,目光不住的闪烁着。
这下子,他总算明白两年前的那起事件的始末了。
能够封印住记忆的术,再加上负责审讯的人是影子军团的成员,然后再进一步考虑到影子军团的首领角都刚刚暴露是叛徒,那么,其中的过程究竟如何,一下子就清楚了。
“原来,德川就是这样死的。”
他身形颤抖了一下,神色恍惚,口中不住喃喃说道,这一刻,日向德间终于搞清楚了自己心头长达两年的疑问。
“没错,德川他是为了我们,为了家族,为了这个世界的未来自愿牺牲的英雄。”
日向将也凝声回答道,当年那件事情爆发出来之后,如果让真正的秘密暴露,不仅是日向德川和日向将也,整个日向一族都有可能受到牵连,所以为了保护日向一族和他们的未来,日向德川选择了牺牲了自己。
这就是他的小儿子,日向德间的弟弟,日向德川的真正死因。
“而且,在世界上,这样的英雄还有很多,在昨天牺牲的角都,前段时间为了提供情报而暴露的土方政宗、冈本山原、小山惠子、野原小次郎,还有之前死在审讯室内的许多忍者,都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切而牺牲的英雄。”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日向德间紧咬住牙关,心中依然万分不解。
日向德川的死因弄清楚了,但是他们反叛的缘由又是什么?
要知道,角都和日向将也,他们在帝国内的地位可不低,一个是影子军团的首领,一个是帝国右大臣,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到了他们这个地位,想要什么得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让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的。
日向德间想不明白,他们有什么理由非得这么做?
因为,我也是忍者。
对于这个问题,一天前,大筒木龙式也这样问过当时的角都,然后得到了那样的回答。
日向德间那个时候正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在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但是,不是忍者,没有经历过两百年前的那个变化的他却无法理解这句话里的含义。
是忍者又怎么样?是忍者就一定要反抗帝国吗?是忍者就得和帝国作对吗?
忍者这个已经几乎被历史遗忘的名号,就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吗?
日向德间无法理解,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曾经是忍者,后来被迫加入帝国的人,对方的生活虽然不算好,但比起原来东躲西藏的日子总会好许多吧?何必抛弃原本光明的前途去做这样的事情呢?
“原因很复杂。”
日向将也叹息一声,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口中缓缓说道。
他们之所以会做出这一切,当然不会只是因为忍者这个名号,不过,大筒木一族的事情牵扯很多,就连他也是一知半解,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说的清楚的。
“你只要知道,我们是为了这个世界的未来就可以了……”
两人说到这里,这是,门外突然传来另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
“家主大人。”
一位日向忍者推门走进来,来到两人面前,面色严肃地说道。
“我们按照您的吩咐,向皇城的两位殿下传递了消息,但是,皇城的人告诉我们,现在两位殿下根本就不在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