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丹田有手機
小說推薦我得丹田有手機
轰,
金光一闪,一刀斩过阴嗜狱主的魔体,阴嗜狱主魔体闪烁了一下,仿佛在一瞬间变成虚无,轻易就躲过了苏动这一刀。
“嗯?”苏动诧异。
“虚空主宰,这虚空浩瀚,强者无数,你我虽族群不同,可都成长不易,何必互相残杀,我可无意和你为敌。”阴嗜狱主连道。
“有趣。”苏动不由笑了,他的眼中神光闪烁,认真打量着面前的阴嗜狱主。
“阴嗜狱主,传闻中你胆小如鼠,只敢杀戮弱小,遇到强者都是转身就逃。没想到,论手段,你可比这冰猹狱主强的多。”苏动说道。
“一些小手段而已,上不得台面。虚空主宰,你今日放我一马,我必定送上诸多宝物,甚至你我以后都可多交易,我们炼狱一族法门和你们虚空生命法门不同,我们不在乎的宝物,你却需要…你不在乎的,我们却需要,两相互补岂不美哉。虚空中许多主宰可都是这么做的。”阴嗜狱主连道。
“和你们交易?”
“那是,斗来斗去有什么意义,修行证道。强大自身才该是我等追求的,不是吗?”阴嗜狱主丑陋的面庞上笑呵呵道。
“实力到了我们这一层次,追求的都是更上一层楼,喊打喊杀,做个样子,有个立场便是,虚空主宰,你我往日无怨今日无仇,我的提议你看如何。”阴嗜狱主说着。
“阴嗜狱主,你们先前吞食的虚空主宰味道如何?”苏动开口。
阴嗜狱主丑陋的脸庞脸色一变。连忙挥动触手:“那雨蝶主宰是冰猹狱主抓来,和我无关。我怎么敢杀主宰。”
“哈哈,是,你杀的都是圣灵,而且一杀一大把,现在杀圣灵,往后等你实力更强,自然杀主宰。”苏动冷笑。
“弱小而已,何必在乎。”阴嗜狱主摇头。
“可笑。”
苏动笑了,他弱小时,也曾杀过一鸡妖,那鸡妖若不成妖,只有被杀戮烹食的命,成了妖,反而大杀一方。
人吃鸡,有错吗?妖魔吃人,该杀吗?
在苏动眼里,就是没错,该杀!
族类不同,谈什么公平。弱肉强食,这是铁则,而若是一族群强者都不在乎弱小,根基慢慢消磨,族群就完了,那才可笑。
人开始都比妖魔弱的,怎么让妖魔忌惮,怎么在各方天地拥有立足之地,就是因为人族一辈辈前辈先贤的打拼,搏杀,这才有了地位,有了生存的资格和尊严!
强者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就是弱小时有更强者庇护。
这世上,哪里全是安定祥和,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披荆斩棘而已!
生而为人,自当为人族撑起脊梁!
“不断管弱小,会影响自己的修行路的。”阴嗜狱主还劝说着。
“阴嗜狱主,你还是准备受死吧。”苏动核心数据空间映照天地笼罩了阴嗜狱主。
“啧啧,虚空主宰,我曾蛊惑过六位虚空主宰,你是唯一一位这般坚定的,真不知道该说你道心坚定还是愚蠢了。”阴嗜狱主面庞上浮现恼怒神情,“既然要拼杀,那就来吧。”
它低吼着。
突然。
嗖,
整个巨大魔体顿时化成一道流光朝着洞窟外飞去,阴嗜狱主本身外表是乌贼形状,此刻背后却是长出了一对漆黑翅膀,那漆黑翅膀轻轻一挥,瞬间便飞出了洞窟。
“逃的倒是快。”苏动一笑。也是他核心数据空间映照天地范围太小,不然岂会被其逃走。
“定。”
远远一指。
一虚幻青莲浮现,无视距离,瞬间朝着阴嗜狱主魔体上落去。
“都怪我太贪吃,今日受这冰猹邀请,怕是要把命都留在这里了。逃,一定要逃掉,虚空飞遁我还是擅长的。”阴嗜狱主心中想着。
回头一看,那朵虚幻青莲已经追上来了。
“好快。”
嗡,
青莲落在高速移动的阴嗜狱主魔体上,阴嗜狱主再度尝试让魔体虚化躲避,可虚幻青莲直接落下,阴嗜狱主的身影顿时顿住,被牢牢定在了那里。
“这,这手段?”阴嗜狱主有些发懵。
苏动如今的意志威能何等强,加上时日久了,青莲意志法三大法门也都提升极大。困住阴嗜狱主自然轻而易举。
“灭。”
苏动一刀麾下。
轰,
突然被定住的阴嗜狱主又挣扎着动了,无数条狰狞触手胡乱抽动,疯狂抵挡着苏动的一刀。
噗噗噗。
一刀落下,阴嗜狱主一条条触手被斩断,可接着便恢复了。
苏动又是一刀落下。
这次刀光更快,刀法帝尊!
迷蒙刀光一瞬间撕裂虚空,落在阴嗜狱主魔体上,这次将阴嗜狱主的魔体都切割开一半,露出了阴嗜狱主魔体内的种种器官,阴嗜狱主体内器官都仿佛一个又一个狱主,每一个模样都不同,散发着滔天凶气,努力抵挡着苏动的刀光。
“这魔体…”苏动有些惊讶了,他的本命长刀向来无往不利,斩杀冰猹狱主都是轻易一刀解决的,没想到杀这阴嗜狱主竟然这般费劲。
“嘿嘿,虚空主宰,我不仅吞噬虚空生命,连炼狱狱主我也吃,只要对我实力提升有帮助,我都吃。”阴嗜狱主冷笑。“你的攻杀手段若是仅仅这样,就放弃吧,你杀不了我。”
“还有,你这定身神通,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位主宰来,他同样擅长刀法,同样用金色长刀,同样会定身神通。”
苏动看过去。
“模样气息可以改变,不过手段骗不了人,天泽江主宰王,黄泉道府的天泽江主宰王,虚空只传说你逊色于泣血主宰,哈哈,简直可笑,你可比他强太多太多了。”阴嗜狱主疯狂笑着。
“杀不了你?你再试试我这一刀。”苏动的神体猛地变身成帝血王体,狂暴血气爆发。
道尊体激发。改变天道法则,强化刀法!
轰。
一道虚线瞬间出现。
那一条虚线,比任何攻击都让人恐惧,虚线划过炼狱窟,炼狱窟一分为二,一刀划过阴嗜狱主,阴嗜狱主魔体也一分为二。
“这…一刀,触摸到世界层层次?”
阴嗜狱主满脸恐惧,绝望,憎恨。
这一天,冰猹狱主,阴嗜狱主同时身死,这一方炼狱窟也被毁个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