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
小說推薦元尊
“超越九品…”
抱着吞吞漫步于碎石小道上的夭夭,步伐也是在此时微微一顿,她眸光有些恍惚,片刻后方才低笑一声,道:“真难得你还记得这点。”
这天地间,源气分九品,以九品为最。
如今周元的源气,已是达到了世间绝顶的九品源气,论起品质的话,放眼整个天源界,都绝对算得上是名列前茅。
而当年在大周城时,夭夭首次将祖龙经给予周元时,当时就提过一句这卷功法有可能修炼出超越九品的源气,只不过那时候所谓超越九品对于周元来说实在是太过的遥远,谁能想到,一晃多年后,当年那个首次接触祖龙经的少年,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一步…
“你不会当时是忽悠的吧?”瞧得夭夭那奇特的神色,周元苦笑道。
其实自从他踏入法域境这段时间,也是翻阅了诸多古籍,而让得他感到惊讶的是,九品源气位列绝顶,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所谓的超越九品的源气…即便是诸多圣者,包括三位古尊,他们的源气凝炼为世界伟力,这种力量至强,但其本质,依旧只是九品源气,只不过其中融合了世界的意志与规则之力。
超越九品…闻所未闻。
夭夭轻轻揉了揉吞吞那柔软的毛发,轻声道:“超越九品的源气,古往今来,的确未曾出现过。”
周元撇撇嘴,眼神幽怨的盯着夭夭,果然如此么…
“不过,未曾出现过,并不代表着并不存在。”
夭夭明眸凝视着周元,清澈的剪水双瞳中倒映着青年挺拔的身姿,道:“但那一步并不是现在的你能够触及的,你想要借此入圣,怎么说呢…有点大材小用了。”
周元嘴角忍不住的有些抽搐,多少法域天骄毕生苦修,都是在追求这一条入圣之路,然而眼下夭夭告诉他,他想要走的这一条路,用来入圣太屈才了…如果不是眼前的人是夭夭,这天地间身份最尊贵的人之一,恐怕周元都会忍不住的一个大耳巴子过去,几个菜啊,说得出这种醉话?
夭夭的脸色在此时变得极为的凝重与认真,道:“周元,不要低估了祖龙经,那是真正的天地第一法,即便是那圣神,也对此有过窥探,你所接触过的那些圣族天骄,他们所修炼的古神经,其实就是那圣神凭借窥探所推演而出的。”
“祖龙经是祖龙所留,或许其中,有大玄妙。”
周元心头一震,夭夭所说,无疑是这天地间的顶尖隐密,这一点,或许连归墟神殿都不曾知晓。
他有着预感,这未来大势,若是真要扭转这天变之局,恐怕祖龙经将会是至关重要。
“你此次从源婴进入法域,算是前所未有的大跨越,虽说你底蕴这些年极为的牢固,但也不能松懈,这半年炼丹对你会是极好的一次锤炼,那三位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借助他们的伟力,你要尽可能让得自身底蕴坚不可摧。”
“前所未有之巅,需有前所未有之基。”
轻风吹拂而来,撩动着夭夭裙角,青丝飘扬间,绝美容颜如月宫神女,清冷尊贵,让人难以将视线转开。
周元则是眉头微皱,夭夭此次的话,略显晦涩,其中显然是有诸多未曾尽说之言,但他也没有再多追问,以两人间的情感,夭夭若是不打算说清楚,那自然是有她的考虑。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祖龙经非凡法,不可松懈。
“我知道了。”他默默点头,他的源气进化为圣龙气后,也还未曾深入推衍感悟,或许他也正好趁这半年的炼丹时间,将自身的所有一切,都彻底的疏通,只有理清了自身,他才能够破开迷雾,看清那未来的入圣之路。

当石龙秘境之争落幕后的一段时间,圣族收回了此前的诸多对诸天的试探,而这种圣族的消停,也是让得诸天这边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归墟神殿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他们对圣族太多的了解,虽说夭夭展现出来的力量相当具有震慑性,但不管如何,现在的夭夭,还并非是完整的第三神,所以想要真说要震慑得圣族不敢异动,那也是有些天真。
所以,在他们看来,圣族的这种诡异安静,应该是有其他所图,只是他们暂时未曾猜出,所以只能保持全力的戒备。
圣祖天,此为圣族的核心天域。
在圣祖天中央的地域,有一座无法形容的巍峨山岳矗立,那座山岳之古老,让人难以辨明其岁月,其上的味道,仿佛是天地初开时,这座山岳就开始出现…
这是圣族的圣山!
传闻天地初开时,圣神便是由此孕育而生。
无数道磅礴浩瀚的光环环绕圣山的每一处,圣族的所有人,每日都将会对着圣山的方向虔诚朝拜,因为那里有着他们的创世神祇。
圣山之巅。
金色大殿仿佛亘古不变,历经万物沧桑。
大殿内,地面上有着巨大空洞,空洞有无尽之深远,即便是圣者都难以窥探,那种极致的黑暗,让人感到无边恐惧。
大殿四周,光线暗沉,似是星空一般。
隐约可见七座莲台王座于黑暗中若隐若现。
莲台上,各有一具栩栩如生的雕像,然而即便是雕像,但却依旧是有着一种浩瀚,古老,强横的气息散发而出。
噗!
某一刻,大殿内有一道细微的波动传出,紧接着,七座莲台绽放出了微光,那七座雕像的眼瞳,竟是有着光芒绽放出来。
“石龙秘境落入诸天之手,那位第三神,竟然真的被孕育而出了…”
“真是没想到…”
“第三神将会是心腹大患,此时祂尚未完全复苏,这或许会是个机会。”
“没错,虽说吾神并不担心这第三神,但身为吾神麾下,吾等需提前剪除一切的威胁,待得吾神苏醒,这世界,将归吾族所有。”
“可有定计?如今那第三神躲入混元诛圣大阵内,恐怕没有机会,而且…即便未曾完全复苏,祂的力量也不可小觑。”
“……”
有晦涩,沙哑,古老的低沉声音,一道道从那七道雕像中传出。
不过,他们的争论突然的凝滞了下来,即便他们如今只是以雕像显化,可那眼中,依旧是有着震惊之意浮现出来。
因为他们见到,在那连他们都探测不到尽头的神秘空洞中,突然有着一缕缕带着神性的光辉升起,最后形成了一枚带着斑驳裂痕的矛头。
而在七位古圣震撼间,有一道飘渺而神秘的声音,仿佛从不可知处的空间中,遥遥而来。
“去…将祂诛杀。”